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神醫太撩人:王爺他又吃醋了!
神醫太撩人:王爺他又吃醋了! 連載中

神醫太撩人:王爺他又吃醋了!

來源:外網 作者:趙輕丹慕容霽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趙輕丹慕容霽 都市言情

神醫皇后意外魂穿敵國王妃,誰知身份還沒捂熱,就差點成了下堂妻。為了生存,她斗綠茶,虐渣渣,讓各路妖魔瑟瑟發抖。她用一雙妙手,治好了夫君「眼瞎心盲」的毛病,清醒以後的宸王殿下痛改前非。她對付他的側妃,他就給她遞刀! 「惹你不高興的人,殺了就好,本王只想你開心。」小妾哭哭啼啼:王爺您不心疼妾身了嗎?宸王冷笑:滾,別髒了王妃的眼睛。外人心存嫉妒:王妃她不敬丈夫,目無尊卑!宸王拔劍相對:我們家夫人為尊,再廢話割了你們舌頭。殊不知,冷酷無情的王爺回家之後卻喜歡裝可憐。「王妃,本王又病了,要王妃投懷送抱才能好。乖點,給本王親一口~」展開

《神醫太撩人:王爺他又吃醋了!》章節試讀:

慕容霽也上前一步,果然在抽屜里看到了一把細長的匕首。

許是之前擦得不仔細,刀尖上還殘留了零星的血跡。

靈兒連着叫了好幾聲,嚇得直往趙輕丹懷裡鑽。

慕容霽動了動喉結,眼神複雜地朝趙輕丹看了一眼。

這女人似笑非笑地盯着他「怎麼樣?」

夏嬤嬤跪在地上發抖「王爺,這匕首一定是王妃讓人偷偷放在這裡,為的就是要嫁禍給側妃。否則一隻畜生怎麼可能告知王妃這一切,她毫不猶豫地走向這裡,根本就是提前知曉了位置。」

「夏嬤嬤難怪這麼受側妃器重了,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這張嘴真是白的都能被你說成黑的。誰人不知沈側妃被王爺當成心肝兒似的護着,怕是半個王府的侍衛都用來保護側妃了,別說是一個大活人不可能不聲不響的進了側妃寢室,就是一隻老鼠都進不來啊。」

趙輕丹拿起匕首,因為看的細緻,在底部看到了一個小小的「霽」字。

她不由笑出了聲「呦,這匕首怕是王爺送給側妃的定情信物吧,這麼貴重的東西竟被夏嬤嬤說成是臣妾的?臣妾可沒這福氣得到王爺這等賞賜呢。」

慕容霽的臉色瞬時陰沉得難看,從第一眼看到匕首,他就認出來這是自己送給沈月秋的了,所以夏嬤嬤的說辭定是不成立的。

他冷冷地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森然開口「夏嬤嬤,你如何解釋?」

「嬤嬤,難道真的是你?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

沈月秋看起來毫不知情,一副天塌下來的震驚模樣「枉我那麼信任你,你卻這般陷我於不義?」

趙輕丹冷笑了一聲,真想給她拍拍手了,好演技啊。

沈月秋都這麼說了,夏嬤嬤哪能不認。

她整個人伏在地上痛哭流涕「是奴婢一時鬼迷了心竅,因為被王妃打了一巴掌心存怨恨,便對靈兒下了狠手來嫁禍給王妃。奴婢該死,但此事確與側妃無關,王爺,側妃一向心地純良,否則也不會第一時間為王妃求情了,一切都是老奴的錯,老奴願一人承擔。」

沈月秋也跪了下來,哭得梨花帶雨「王爺抱歉,是妾身管教不當竟讓下人做出這等荒唐的事情,妾身無地自容。」

趙輕丹故意長嘆了一聲「哎,側妃還真是水做的人兒,明明是本宮被人給冤枉了,本宮這還沒哭呢,你倒是先哭起來了。」

說完,她看了一眼邊上的慕容霽「王爺可說要為靈兒做主,不知如今換了個人,還舍不捨得下手啊?」

慕容霽怎能聽不出她話里話外的諷刺,有些為難地看了一眼地上垂淚的沈月秋,沉聲道「你想本王如何做?」

「我還記得夏嬤嬤說,要以性命發誓不是她所為,若要是今天保住了性命,這種毒誓豈不是人人都敢發了。」

夏嬤嬤哇得叫了起來「王爺饒命,王爺饒命啊!看來老奴盡心儘力地伺候側妃的份上,就饒了奴婢這條賤命吧。」

「王爺。」沈月秋一雙明眸含着淚水,緊緊地抿着嘴唇。

那眼神就跟帶鉤子似的,楚楚動人。

趙輕丹扯了扯嘴角「王爺貴為龍子,應當知道什麼叫一言九鼎吧。」

他不悅道「就算夏嬤嬤有錯,也罪不至死。」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剛才王爺可是差點對我下了殺手,原來王爺捨不得殺側妃身邊的一個下人,卻捨得殺自己的王妃,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

慕容霽徹底冷下臉來「本王有何捨不得,來人,將夏嬤嬤拉出去,杖斃!」

「罷了。」趙輕丹面無表情地吐出兩個字「就將她打五十鞭子,攆出王府,再也不準靠近這裡半步。」

沈月秋只好硬着頭皮對她說「月秋替嬤嬤謝王妃不殺之恩。」

「側妃該對本宮說的,恐怕不該是個謝字吧,難道本宮平白惹了一身騷,還擔不起側妃一句道歉嗎!」

沈月秋低着頭可憐巴巴地說「是妾身的錯,妾身給王妃賠不是了。」

「好了。」慕容霽溫柔地扶起她「你罰也罰了,月秋也道過歉了,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你別再抓着不放了。」

「慕容霽,這是第二次了。」趙輕丹不咸不淡地提醒他「還希望下一次再遇到類似的情況,你身為王爺能公允一些,事不過三,次次都給我潑髒水,我可是很不高興的。」

她的眼尾一挑,竟是像在威脅。

慕容霽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面對這樣的趙輕丹,竟覺得格外陌生。

很顯然,她跟過去差別太大了,幾乎像是變了個人,到底怎麼了?

趙輕丹卻無暇管他,而是低頭查看靈兒的傷勢,朝紅螺道「蒲公英給我。」

拿到了蒲公英,她用手將莖葉搓揉成泥狀,慢慢敷在靈兒的傷口處。

慕容霽用力捏住她的手腕,語氣寒沉「你在做什麼?」

《神醫太撩人:王爺他又吃醋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