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神醫贅婿凌天
神醫贅婿凌天 連載中

神醫贅婿凌天

來源:外網 作者:凌天蘇清雅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凌天蘇清雅 都市言情

凌天奉師命下山報恩,成為美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從此左手救蒼生,右手通幽冥,在都市縱橫逍遙展開

《神醫贅婿凌天》章節試讀:

眾人全都傻了。

誰也沒想到,凌天竟然敢打王喜。

王喜是誰,飛宇集團董事長的獨子,雲海四大公子之一啊!

打王喜,不要命了嗎?

就連蘇清雅,都神態錯愕,一臉的震驚。

王喜捂着臉,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不由勃然大怒。

「你他么敢打……」

啪!

「卧槽你……」

啪!

「你死……」

啪!

……

王喜捂着臉,不敢說話了。

屋中的人,全都嚇傻了,看着凌天,眼中露出恐懼之色。

這個民工,是真狠啊。

王喜只要一張口,就是一個大嘴巴。

太霸氣了!

「老婆,不早了,回家吧!」

凌天則沒事人一般,看着蘇清雅,淡淡道。

他看出來了,如果只是因為誤會自己跟蹤,蘇清雅不會哭成這個樣子。

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王喜了!

所以,凌天這幾巴掌,除了因為王喜挑釁自己,更是在為蘇清雅出氣。

蘇清雅咬着朱唇,皺眉看了凌天一眼,就要往外走。

「等一下,現在誰也不能走!」小麗突然擋在了門口。

「王少不能白挨打!」

王喜這才反應過來,說的對啊!

自己當眾被凌天抽了好幾個嘴巴,這事可不能完了。

要是不找回場子,以後還怎麼混。

王喜趕忙退到了最裡邊,確定凌天夠不着他了,才咬牙道。

「凌天,你敢打我,你死定了!」

「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誰!」

凌天用關懷傻子般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淡淡道。

「反正不是我。」

「這個問題,我覺得,得問你媽。」

噗!

凌天話一出口,房間中的人,差點噴了。

一個個憋得臉通紅,才強迫自己沒笑出聲來。

本來壓抑至極的氣氛,蕩然無存。

這個回答,真他么絕了啊!

王喜氣得差點吐血,老子他么是問你這個呢嗎?

這是句威脅的話,不能按字面意思理解,懂不懂啊!

沒文化,真可怕!

「行,你給我等着!」

「今天不收拾你,我跟你姓!」

凌天聳了聳肩,一臉無辜道。

「跟我姓,你爸也不是我。」

「這問題,真的得問你媽!」

混蛋啊!

王喜氣得暗罵一聲,也顧不上和凌天鬥嘴了。

拿出電話,就撥了出去。

「爸,我快被人打死了!」

「你快來吧」

打完電話,王喜的臉上,再次浮現囂張之色。

「小子,你死定了,我爸馬上就到!」

「有種你就別走!」

你爸要來?

凌天不屑一笑,臉上忽然露出玩味之色。

好巧啊,一天見三次嗎?

「凌天,你完了!」

「王少的父親,可是飛宇集團的董事長,在雲海無人敢惹。」

「弄死你,跟碾死只螞蟻一樣容易。」

「以後,看你還怎麼纏着清雅。」

小麗在一旁,滿臉揶揄道。

蘇清雅的臉上,不由露出一絲擔憂之色。

這個凌天,看上去蔫了吧唧,怎麼這麼莽撞。

今天,怕是不好收場了。

過了也就十分鐘,一道威嚴的聲音帶着怒意,在門外響起。

「是誰狗膽包天,敢打我王飛宇的兒子!」

話音落地,王飛宇一臉陰沉,氣勢洶洶的走了進來。

身後,還跟着四個凶神惡煞般的壯漢。

強大的氣場,讓包間里的空氣都為之一凝,氣氛一下子壓抑的讓人窒息。

在場的人,心臟瞬間提了起來,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出了。

「爸,你可來了!」

「就是他!」

王喜頓時大喜,趕忙跑過來,指着凌天兇狠道。

王飛宇一臉怒火,轉頭望去。

可當看清楚凌天的容貌後,王飛宇臉色一變,冷汗刷的就下來了。

凌,凌少?

「哼,凌天,你倒是狂啊!」

「今天,誰都救不了你!」

王喜一臉得意,囂張跋扈,指着凌天吼道。

啪!

話音沒落,王飛宇掄起巴掌,狠狠抽在了王喜的臉上。

「你給我住口!」

王喜一下子傻眼了,捂着臉看着王飛宇,簡直不敢相信。

「爸,你,你怎麼打我啊?」

「混賬東西,我打你都是輕的!」王飛宇氣得臉都綠了。

這個不爭氣的玩意啊,上午是怎麼囑咐你的?

凌少與坤爺有關,不能招惹,不能招惹啊!

自己在商場,裝了一中午的孫子,才好不容易與凌少攀上關係。

結果你他么晚上就把人給得罪了。

效率用不用這麼高啊?

你真是坑死我了啊!

「還不給凌少道歉!」王飛宇臉色鐵青,大聲呵斥道。

道歉?

王喜都懵了,一臉的不可思議。

爸你倒是搞清楚狀況啊,挨打的是我啊,怎麼還讓我道歉?

「不是,爸……」

「我讓你道歉!!!」王飛宇氣得大吼。

王喜見王飛宇真生氣了,嚇得一縮脖子,不敢說話了。

恨恨的看了凌天一眼,很不情願的說道。

「對不起!」

「真誠一點!」王飛宇抬腳踹在了王喜的屁股上,把王喜踹的一個踉蹌。

王喜心頭一跳,還從來沒見父親發過這麼大火。

若是不讓父親滿意,今天這關怕是過不了了。

深吸一口氣,王喜只好將心中的怒火先壓下,等過了今天之後,再找凌天算賬。

王喜朝着凌天,深深一鞠躬,語氣誠懇道。

「對不起,剛才是我錯了。」

王飛宇見王喜態度誠懇,這才長出一口氣。

擠出一絲笑容,朝着凌天,卑微笑道。

「凌少,都怪我管教不嚴,惹您生氣了。」

「還望看在我的面子上,放過他這一次吧。」

王飛宇這話一出口,包間里的眾人,全都震驚的張大了嘴巴,簡直不敢相信!

在雲海威風八面、不可一世的王飛宇,竟然在向凌天求饒?

現在的民工,都這麼逆天了嗎?

「讓他以後,不要再騷然我老婆。」

「否則,下次可沒這麼便宜了。」凌天淡淡道。

「是是是!」王飛宇趕忙點頭答應,額頭上的冷汗,一下子又冒了出來。

這小子是真能捉死啊,竟然騷擾凌少的老婆?

看來回去後,得好好管教一番了,否則遲早把老子給害死。

「這裡挺熱鬧啊!」

突然間,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在包間外響起。

這裡又吵又鬧的,早就引起了人們的圍觀。

一個氣質不凡,帶着金絲邊眼鏡的年輕男子,分開眾人走了進來。

「你誰啊!」王喜正一肚子氣沒處撒,抬手指着男子,喝問道。

然而,眼鏡男子連看都沒看王喜一眼,徑直走到了蘇清雅的面前,微微一笑。

「沒想到,雲海還有這麼漂亮的女孩。」

「你好美女,介意陪我去喝杯酒嗎?」

卧槽!

眾人的眼睛,一下子瞪圓了。

這誰啊,當眾挖牆腳,太狠了吧?

沒見王喜,剛挨完揍嗎?

蘇清雅黛眉一蹙,冷冷道。

「對不起,我不認識你。」

眼鏡男子卻是淡淡一笑,直視着蘇清雅,說道。

「沒關係,喝杯酒,就認識了。」

說著,伸出手就要去摟蘇清雅的香肩。

王飛宇在一旁,頓時心頭一喜。

這小子,簡直就是及時雨啊!

自己兒子剛得罪了凌少,他正不知道如何彌補呢。

沒想到,討好凌少的機會,就自己上門了。

王飛宇上前一步,擋在了蘇清雅的面前。

眼鏡男子的笑容,瞬間一僵,臉色一下子陰沉,開口道。

「滾!」

王飛宇眼睛一眯,臉色陰沉,冷聲道。

「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誰說話?」

眼鏡男子不屑一笑,陰冷道。

「哦?那你倒說說看,你是誰?」

王喜直接站出來,昂着下巴,一臉囂張道。

「你站穩聽好了!」

「我爸是飛宇集團董事長!」

「你現在跪下道歉,還來得及!」

「飛宇集團?」眼鏡男子嗤笑一聲。

啪!

突然一個嘴巴,抽在了王飛宇的臉上。

譏誚的聲音,冷漠的響起。

「那你知不知道,你又是在和誰說話?」

《神醫贅婿凌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