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是霸總的獨寵小貓咪沒錯了
是霸總的獨寵小貓咪沒錯了 連載中

是霸總的獨寵小貓咪沒錯了

來源:google 作者:粟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薛瑤 陸霖淵

萌寵甜文沙雕霸道總裁愛上我薛瑤因為見義勇為重生了,成為一隻毛茸茸軟乎乎的小貓咪,還是個金漸層,得了,這輩子可以享福咯,開心與她想像的一樣,這輩子她的確可以享福,山間別墅,大花園,無邊泳池,每天一睜眼就有帥到天怒人怨的霸總在旁邊,這日子不自在?然而薛瑤的日子可沒有現象中舒坦,只因這位眼角眉梢彷彿透着永不融化冰棱的男人,真的很不好伺候!「小肥貓——」「喵!」狗男人管你是什麼霸總,看我不一套貓爪撓的你滿臉花!本喵哪裡肥了!只是圓而已!「這貓有點傻」「喵!」啊啊啊看本喵跳起來給你一套南拳北腿!可以變成人的小貓咪,超甜日常展開

《是霸總的獨寵小貓咪沒錯了》章節試讀:

陸霖淵聞言,眉目疏離,手指一摁就要收回手機,蘇卿之擋住說「別啊,我還沒看夠,這小貓真是越看越伶俐。」

這話聽得陸霖淵突然不想理會要綁架軟軟的陳霄,直接看向蘇卿之,向來冷漠的眉眼此刻也帶上一絲不敢苟同,輕笑着道,「你說伶俐?」這小笨貓貪吃又憨的要命,動不動就摔跟頭,摔得他一度懷疑這貓能不能順利長大。

「這不伶俐,這是小奶貓,還知道爬上掃地機械人身上玩,你看它那會兒癱在上面多愜意自在,目標很明確,就是動作慢了點,沒辦法,小貓嘛,這還在喝奶呢。」蘇卿之一臉你得多包涵啊的表情。

其實軟軟在寵物店的最後幾天沒喝奶了,沒想到來到陸家又給弄上了,恰好這個點她也的確有點點小餓。於是就忍不住喝了,沒想到這口感和寵物店提供的天差地別,滋味絕佳,說不出的鮮甜,這個甜不是加了任何東西營造出來的口感,而是這瓶奶本身所呈現出來的品質,原來羊奶可以這麼好喝!

喵喵喵,我要把這一瓶都幹完——

幾人看完軟軟的吃播,看着她被傭人清理乾淨,在大大的貓窩裡滾來滾去最後攤着四肢露着肚皮睡得不省貓事才關掉監控。

陳霄抽出一根煙遞給陸霖淵,他接過後夾在手指間,並未點燃,他並無煙癮,此刻不太想吸,便只夾在手中。

蘇卿之有煙癮,陳霄剛點燃,他手裡那根都快抽完了。

「X國那個案子搞定了?」

「嗯。」

「那邊的人是真事兒逼。」蘇卿之一臉懶得再跟那些人打交道的樣子,最後深吸一口,吐出繚繞的煙霧,將煙頭按在煙灰缸內。

「工作嚴謹罷了。」陸霖淵沒有抱怨,甚至語氣讚賞。

三人開始聊工作上的事情,隨口便是幾十億的案子,彷彿街邊隨手就能買到的煎餅果子。

蘇家陸家本身便是世家,陸家世代經商,而蘇家往前數三百年都有族譜記載。國內某出名的私家園林便是陸家的產業,別說陸家事業做的大,光是祖上繼承的古董真跡便足以讓人瞠目結舌,某一些捐給國家,一部分陳列在國家博物館內,陳霄是某跨國企業的亞太區總裁,家裡書香門第,父母都是高校教授,能被三人聊的項目自然也非同尋常。

包廂內的熱鬧讓陸霖淵的眼神帶上一絲疲憊,又與二人喝了兩杯便起身離開。

離開時,陳霄還在旁邊念叨。

「我說真的,你那貓是真不錯,你要不想養,我抽空過去一趟,親自給拎回來。」聽這話是真惦記上了。

「滾。」

他說完走出酒吧,司機將車停在門前,保鏢麻利地打開車門,陸霖淵坐上後直接離開,懶得跟他倆多說一句。

*

陸霖淵回到家先洗澡,換上睡衣,原本是想去一趟書房,走出房間,腳下意識往貓房那邊轉,他在貓房站定,三秒後沒有猶豫直接推開還開着夜燈的房門。

不算明亮的燈光,足以看清貓窩內攤着爪子亮着肚皮的軟軟,肚子因為呼吸而鼓起落下,那圓肚子一看就沒少喝奶,此時她顯然正睡得香甜,甚至嘴巴還時不時吧唧一下,像是做夢還在吃東西。

真是個十足的吃貨。

陸霖淵走近一些,在貓窩前蹲下,伸手摸了摸那圓滾滾的肚子,沒動靜,又摸了摸那小爪子,還有粉色的肉墊,依然沒動靜。

睡得挺沉。

看她睡得這般香甜,陸霖淵一向不錯的自制力在此刻變得薄弱,一隻手便包裹住小貓的身體,捧起來,依然沒有要醒的意思,甚至腦袋仰後垂下,四隻爪子也歪歪的,像是沒有骨頭一般,軟趴趴的。

這都不醒?

這個念頭剛升起來,陸霖淵又反問自己,現在已經0點,為什麼要讓她醒過來?甚至期待她醒過來,這個問題在腦海里過一遍,他又默默將這沒了骨頭,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年的傢伙重新放回貓窩。

陸霖淵離開後,軟軟翻個身繼續呼呼大睡,夢裡正在啃雞腿,那叫一個開心,吧唧吧唧嘴,狂吃一通,口水又不知不覺流了出來。

睡到半夜被尿意憋醒,閉着眼睛掙扎着從貓窩裡爬下來,在地上像條在海里游泳的章魚,一縱一縱地往前移動,期間睜開眼看一看貓廁所的方向,確定沒有偏離目標,繼續閉上眼睛前行,直到腦袋撞上去才打着哈欠睜開眼,抬起上半身費力地蹬上去,其實旁邊有小樓梯啦,特意為小奶貓安裝的,她懶得多移動,就順着另外一邊爬進去。

說是爬,其實是一頭栽進去,然後翻個身起來,開始解決。

解決完稍微有了點精神,抖抖毛從廁所出來,在旁邊掛着的毛巾上磨磨爪子,蹭蹭屁屁,做一隻愛乾淨講衛生的小貓咪。

軟軟大眼一掃,邁起爪子往貓碗走,看到裏面有少量的濕糧,滿意地低頭開吃,把濕糧全部幹完後舔乾淨嘴角,美美的重新回到貓窩開始補眠。

天都只是蒙蒙亮,說明現在還早得很,而且小貓咪正在長身體,需要狂吃狂睡很正常啦,軟軟這般想着緩緩閉上眼睛,攤開四肢爪爪,彷彿帶着微笑一般,滿足又舒服地會周公去了。

直睡到傭人進來打掃衛生她才睜開眼看一看,發現不是要吃東西,繼續睡。傭人忙完後,給米寶準備了羊奶,只消在她的鼻子前晃一晃,這小貓就自動睜開眼,軟軟則更絕一些,眼睛不用睜開,張嘴就直接叼住奶嘴咕咚咕咚幹起來了。看得傭人心尖如雪水融化,軟得一塌糊塗,忍不住一邊餵奶,一邊伸手去順軟軟睡得有些凌亂的貓毛,還給捨不得起來的軟軟脖子後面墊一個小枕頭,不至於嗆奶。

「你可真是個可人愛的小傢伙。」傭人感慨。

軟軟迷迷糊糊地聽到這話,心裏下意識回一句可不是,咱就是這麼可人愛,嘿嘿。

陸霖淵進來的時候,軟軟還閉着眼睛在喝奶呢,傭人看到他,剛要起身問好,他擺擺手,讓她不要動,隨後接替傭人的位置,親自拿着奶瓶給躺在貓窩中的軟軟餵奶。

軟軟一邊享受着新鮮奶源的快樂,一邊被按摩身體,知道聽到一聲熟悉的挑剔之語。

「你倒是會享受,莫名見不得你這麼舒服。」陸霖淵說著直接把軟軟送到懷中,一下一下地摸着她的下巴,彷彿這樣他也舒服了。

軟軟睜開眼便經歷騰空而起,下意識抱緊,生怕摔下去,隨後落入結實的臂彎中。男人溫熱乾燥的手指腹蹭過她的下巴,脖子,軟軟從他身上嗅到了淡淡的薄荷香氣,應該是洗面奶的味道,對方揉揉她的脖子後又捏一捏她的小爪子,表情看不出來,但從動作已經感覺到了愛不釋手,想到男人昨天對她的惡劣行徑,軟軟直接傲嬌地抽出自己的爪子不給他捏。

不要打擾人家吃飯啦!

理由很充分。

軟軟瞪着眼睛瞅着陸霖淵,這任誰都能看出來那眉頭皺的,是在表達不滿。

陸霖淵直接拿開奶瓶,鄭重其事地說「你不想喝了?」語調透着你要是真不喝了,那我可就拿走了。

軟軟眉頭皺的更狠了,但她想到還有小半瓶奶呢,怎麼不喝,於是低頭裝乖,小爪子碰一碰奶瓶,哼唧喵嗚一聲,嬌嫩軟糯地撒嬌「喵~~」

眉頭也不皺了,聲音也甜美了,動作也柔順了。

很好。

陸霖淵滿意地重新讓軟軟叼住奶嘴,軟軟這次可沒那麼悠閑地享受早餐,生怕一會兒又被大少爺捉弄,乾飯乾的更急,咕咚咕咚,瘋狂吸入,只喝的耳朵尖都冒汗了,可給孩子累壞了。

可惡的資本家,周扒皮,喝個奶還要人家撒嬌賣萌,狠狠鄙視!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是霸總的獨寵小貓咪沒錯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