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睡夢天尊
睡夢天尊 連載中

睡夢天尊

來源:google 作者:太子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別夢寒 奇幻玄幻 皇甫輕煙

天生絕脈的少年,四歲前的記憶竟是空白,與爺爺相依為命,學醫練武,爺爺突然離開,少年獨自踏上尋找身世之路,由太平人間進入命如草芥的血色江湖,看到恃強凌弱,殘酷殺戮因禍得福,打開修鍊之門,觸道、悟道、逆道、證道丹武雙修,立志此生兩件事,殺人與救人,只願人間多些溫暖,世間多些正義,追尋「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萬世開太平」的自然大道變強之心堅決,左手無情刀,斬敗來犯之敵,右手長恨劍,蕩平世間邪惡兄弟生死相隨,紅顏知己相伴,殺伐果斷,刀出飲血,劍出索命,一路找到家人揭開驚天陰謀;開宗立派,大戰天外來敵;九死一生,打破弱肉強食的「偽道」,修成正果,一念滄海桑田,一念身化天地展開

《睡夢天尊》章節試讀:

丹藥分1一9品等階,而每一品階又分上中下和極品四個檔次,而極品鮮有人練得出來,所以大多數人只知道上中下三品。

爺爺給他煉製的丹藥從來都是極品,只有幾次是上品,而下品和中品丹藥都只出現過一次。後來他才知道,爺爺是為了讓他學會辨識丹藥,才那麼做的。

他也習慣了每次都先觀察丹藥,把以前背過的醫書知識融會貫通,判斷出這是什麼丹藥,然後才會去吃。這些年,聚氣丹、通脈丹、凝血丹、洗髓丹、鍛骨丹等等好多丹藥他可是當零食吃。有時還偷偷給小白龍和彩鳳吃。

這次的丹藥,他想了半天,也沒看出是什麼來。至少四品以上,因為品階他判斷不出來,四品以下的丹藥他是認識的。高品階的丹藥,四枚極品,應該不少了。少年心裏想着。

抓起一顆,啪,少年直接扔進嘴裏吞了下去,又把其餘三顆收了起來,然後起身走向南坡的葯園子。

龍鳳山遍山草藥,卻唯有向南這片葯園子,是爺爺精心種植的,草藥等級也高,有些是萬金難求的,當然這是爺爺告訴他的。否則,他真以為這就是白菜一樣,種了就有了。哪裡知道,外面的人想找到這種藥材,要歷盡千辛萬苦,可能連命都會丟掉的。

從小他就學着打理葯園,吃了人家的飯,就得給人幹活呀,他心中時常抱怨一下,卻也慶幸,總好過背書吧。

從小爺爺每天都教他背醫書,一本百草經,一本炎黃藥典,還有半部玄天丹經,據說另一半不知所蹤。背不下來會挨揍,所以他總是以最快的速度背下來。爺爺發現他記憶力極好,就又拿了好多書給他自己看,主要是醫書,丹方醫方,他真的全部記在了腦中。

直到七年前,爺爺不再給他新書,卻在院子里煉丹,最開始隔一天煉一爐,一年後,就是斷斷續續的。煉了丹很少收起來,少年開始是提心弔膽的偷吃,後來就理直氣壯的偷吃。

他也和爺爺說過他想學煉丹,可爺爺搖頭不說話。現在一些丹藥他聞着味就知道是什麼丹藥。可惜他仍然無法煉丹。爺爺也從來不和他說煉丹的事。

少年並沒有在葯園子里呆太久,因為他突然感覺全身粘乎乎的,很難受。

他回到了山上,爺爺還在屋裡休息,他直接脫下了衣服,來到熱汽蒸騰的大鼎旁,身子輕輕一躍便跳了進去,竟沒有激起半點水花。

閉目盤坐其中,熱氣蒸騰的藥液直接淹沒了少年的脖子,瞬間滿臉通紅。這也是他每天必做的功課之一,葯浴。

少年感覺藥液又如以往以樣,向他體內滲透,藥力就如衝鋒的將軍,手持一支鋒利長矛,毛孔就是他衝鋒的戰場,自此入皮膚,入骨髓,入五臟六腑。

而隨着藥力的衝殺,體內如有八條河流賽跑的感覺再次生出,波濤洶湧,氣血奔騰,在全身遊走。不,這次他還感覺到了第九條,像是一條新開闢的河流一樣,有些窄,有些短,一股血氣如錐子一樣一點點奮力的向前拱。

他不明白怎麼回事,反正身體是越來越強壯,力氣也越來越大。八年前,他第一次感覺到體內好像有兩條河流的時候,和爺爺說了,爺爺高興的給他查看,開始的時候,一臉高興,後來眉頭時而舒展,時而皺起,結果最後還是一臉的失落和無奈,以後他說什麼爺爺也不再有表情。他也就不再說了。

當少年沉浸在血氣奔騰帶來的狀態中時,突然感覺異樣,血氣似乎逆轉,從體內向外衝出,所有的毛孔脹開,大量的東西被排出體外,黑黑的,臭臭的,就像穿了一身被雨淋透的衣服。他忍(ren)不住抬手捂住口鼻。

少年有些懵。感覺骨頭裡都有東西再往出冒。我得病了,還是怪病?可他馬上又反應過來,這些好像是身體內的髒東西,稍一冷靜就知道了。以前有過一次,可沒有這麼多,怎麼會有這麼多雜質呢。不合理呀。

這時,爺爺從屋裡走了出來,道「洗髓脫塵丹起作用了,順其自然就好。」

直到半個時辰之後,那種感覺才消失,而少年身上也結了層黑黑的污漬,像衣服一樣。他身體突然用力抖動,儘力的將髒東西從身上抖掉,然後一躍從鼎中躍出,捏着鼻子,一陣噁心。

他沒有發現,他的皮膚變得晶瑩如玉,光澤閃亮。老者看着他的身體,露出了笑容,溫和的說道「不錯,不錯,把葯湯全部倒掉吧,重新煮一副。」便轉身回屋了。「還有今天的丹藥短期內不要吃了。」屋裡又飄出一句話。

少年身上仍掛着一些污漬,正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拿着麻布帕子在擦試。聽了老者的話,少年愣了愣,沒聽錯吧?這鼎里的葯湯十年來從沒扔掉過,都是往裡不斷的加藥材,而且火也沒有熄過。

他倒是提出過一回,泡了那麼多次是不是換一換,爺爺瞪着眼睛說「這裡邊有天下難尋的靈藥,倒掉了你去找啊?」即便他後來知道這葯浴是用來煉體的,對裡邊的草藥知道個七七八八了,他也不知道那天下難尋的藥物是什麼,倒掉的想法就再也沒有生出過。

少年探頭看向鼎里,漆黑如墨,又熏的馬上躲開。是呀,這樣子了,你不讓倒掉,我也是不會再泡了。少年忍(ren)着臭,拿來一桶水就要去滅火。

「讓你倒葯湯,沒讓你滅火!」,屋裡突然傳來爺爺的喝斥聲。

嗯?不滅火?那麼熱,怎麼倒呀?難道一下下往出舀嗎?少年站在那沒有動。

「怎麼還不動手?把鼎拿的遠一些再倒,睡覺前必須把新葯湯煮出來。」又是一聲喝斥。

少年極不情願的向葯鼎走過去。你這不是害我嗎?那麼燙,手不燙化了嗎?我的手又不是鋼筋鐵骨?

他不敢反駁,硬着頭皮伸手抓住大鼎,好燙!卻發現手沒有想像中的起大泡。

《睡夢天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