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蘇粟寶的小說
蘇粟寶的小說 連載中

蘇粟寶的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福寶三歲半,她被八個舅舅團寵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她被八個舅舅團寵了 福寶三歲半 都市言情

【團寵,奶萌,馬甲】林家不受寵的小災星粟寶,遭後媽誣陷後被狠打一頓,跪在雪地里一天一夜奄奄一息。將死之際粟寶聽到了別人聽不到的聲音,指引她打通小舅舅電話,八個大佬舅舅強勢趕到!重獲新生的小粟寶只想有口飯吃、平平安安長大,卻不想被八個大佬舅舅寵上天,外公更是要把家產過繼給粟寶!後媽整容前來裝白蓮?揭穿她真面目!養父以血脈至親威脅打錢?不好意思,可以打骨折!「四舅舅,粟寶給你送一幅畫……」國民影帝震驚發現,爆火的萌派繪畫大師竟是自己小外甥女!「外公,粟寶今天做了一個支架……」蘇老爺子看着全球搶破頭都買不到的黑科技,拐杖都抖掉了。「粑粑,粟寶覺得這塊地前景有大發展哦,風水寶地!」薄總前腳用低價競標下一塊地,後腳經濟開發的文件就下來了。他看着軟萌的小奶團陷入沉思:小傢伙到底還有多少馬甲?展開

《蘇粟寶的小說》章節試讀:

穆沁心手裡拿着一隻兔子,正是粟寶那隻布偶兔。

「爸媽,你們放心,粟寶的兔子落在家裡,她肯定會回來拿。」

別人不知道這兔子對粟寶的重要,穆沁心卻知道。

這是粟寶那短命鬼媽媽留給她的唯一物品,死丫頭天天抱着,被她打得最厲害的時候都沒撒手。

穆沁心還記得有一次,她怎麼掐粟寶粟寶都不哭,可一把她兔子搶過來剪了耳朵,她就哭得可厲害了。

林鋒看着穆沁心手裡那隻破破爛爛的兔子,皺眉問道「你確定她會回來?」

他不相信,一隻破兔子有什麼值得惦記的。

穆沁心笑得溫柔「鋒哥,你平時都沒空陪粟寶,當然不知道她最喜歡這個小兔子。這是她媽媽給她留下的唯一念想,對她很重要的。」

林老夫人想了想,的確是這樣。

這一年來那死丫頭就沒撒過手,上廁所都要帶着小兔子。

她欣喜道「太好了,希望她真的會回來!」

只要回來,一個小孩還不好哄嗎?

穆沁心垂下眼眸,掩蓋住了一閃而過的精光。

粟寶絕對會回來,除了這個兔子,她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小夥伴』在這裡――一隻鸚鵡。

這隻鸚鵡不知道是哪家走失的,就住在林家別墅後的那座小樹林里。

別人都沒辦法靠近它,只有粟寶出現鸚鵡才會飛過來。

這就是穆沁心篤定粟寶一定會回來的原因。

兔子可以派人來拿,但鸚鵡只有粟寶才能帶走。

穆沁心說道「我剛剛把兔子縫好、清洗好了,等粟寶回來她一定很開心的。」

林鋒高興的抱住穆沁心,說道「辛苦你了!唉,你真的是太善良了,粟寶都那樣害你了,你不但不計較還幫她縫好兔子……等我們翻身了,我一定好好補償你。」

穆沁心靠在林鋒懷裡假惺惺說道「只要能為鋒哥分憂就好。」

林老夫人急吼吼的說道「快快,把家裡收拾一下!」

林家人破產後傭人就走光了,現在林家一個傭人都沒有。

於是,剛剛還說要好好補償穆沁心的林鋒,立刻又吩咐起穆沁心打掃整理。

穆沁心溫順的照做,但在他們看不見的時候眼底浮起一絲狠毒。

**

幾輛黑色的邁巴赫開到林家別墅門前,停了下來。

八個身姿挺拔、俊宇非凡的男子下了車,後面被扶下來的是蘇老爺子,這陣勢就算放在京都也得讓人震驚。

如今卻是為了來拿一隻布偶兔子……

穆沁心很聰明的沒有下樓,躲在三樓的陽台偷看,眼底都是羨慕和嫉妒。

原來這就是蘇家八子!

看着蘇家八個氣宇非凡的男人,穆沁心眼熱不已,要是能傍上其中一個……

忽然她愣住,看到其中一個身穿黑稠襯衫的男子,他單手插兜,環視一圈、漫不經心的推了推鼻樑上的金絲框眼鏡,渾身透出一種斯文敗類的氣息。

――蘇落!

穆沁心頓時激動不已,蘇落是娛樂圈裡屹立不倒的國民影帝,也是她夢中的男神啊!

這是她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到自己的男神,穆沁心捂住心口,心跳越來越快,激動得臉都紅了。

早就等在門口的林家人看蘇家人果然來了,立刻迎上去。

「喲,親家!蘇總!大駕光臨……」

一邊說一邊伸手想跟蘇一塵握手。

蘇一塵冷冷的看了林鋒一眼,單手插兜十分不領情。

林老爺子堆笑道「親家,您是第一次來南城吧?我就說這段時間南城天氣怎麼那麼好呢!原來是你們來了!快快裏面請!」

蘇老爺子冷笑一聲「天氣的確不錯啊,把我外孫女都凍得進了醫院,你們林家好樣的。」

林老爺子頓時尷尬不已。

林老夫人笑道「哎喲,老親家您真是開玩笑啦,我們對粟寶一直都很好的,那天她跟她阿姨發了脾氣,她爸爸也是怒其不爭才小小的教育了她……」

她一邊說著,一邊慈祥的看向粟寶「小粟寶,快來奶奶抱抱!好幾天沒見到你,奶奶可想死你了!」

粟寶抿唇不語,一隻手緊緊揪住了蘇意深的襯衫。

蘇老爺子冷笑「好一個怒其不爭!把我蘇家的小外孫女打得骨折、只穿着單薄的睡衣跪在雪地里,這叫小小的教育一下?」

林家人神色訕訕,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不過林家都破產了,林鋒也被打了一頓,差不多就得了吧……

怎麼說大家也是親家呢!

林老爺子上前想拉蘇老爺子進門「哎呀,進來再說嘛,不管怎麼說,林鋒也是粟寶的爸爸……孩子可不能沒有爸爸。」

他一邊說一邊給林鋒使眼色。

林鋒堆笑道「對對。粟寶,以前是爸爸錯了,你原諒爸爸好嗎?雖然你犯了錯,可爸爸也不該這樣打你。」

他做出一臉懊悔和心疼的樣子,想靠近粟寶,卻被幾個保鏢攔住。

粟寶把頭抵在蘇意深臉頰旁,根本不看林鋒。

林鋒心底又急又不悅,這該死的丫頭,不知道這次見面對林家很重要嗎?還在耍小性子!

「粟寶。」林鋒壓住聲音,語氣中藏着威脅。

以往他只要這樣喊粟寶一聲,她會立刻乖乖聽話的。

粟寶聽到這熟悉的語調,小小的身體條件反射的一顫。

蘇家幾兄弟頓時面如寒霜,感覺那天還是下手太輕了!

沒廢掉林鋒,簡直是失誤!

蘇意深道「不用跟他們多說了,我們是來拿東西的。」

蘇老爺子杵着拐杖,冷冷問道「粟寶的那隻小兔子呢?」

林老夫人眼神微閃,點頭道「在的在的,不過被雪埋壞了,粟寶她阿姨正給她縫呢!親家你們先進來坐嘛!」

蘇一塵抬手,幾個黑衣保鏢直衝進門,嚇得林鋒以為又要打他,連忙抱住頭。

卻見黑衣保鏢徑直進去了,他頓時尷尬不已。

蘇一塵冷笑「這就怕了?」

他打粟寶的時候,怎麼不知道怕。

林鋒有點下不來台,只能看向粟寶「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粟寶啊,咱先進去好不好?」

蘇意深正要拒絕,這時候粟寶卻扯了扯蘇意深的襯衫,說道「小舅舅……」

她猶豫的看向林家裏面,她的小五還在裏面,別人帶不出來的。

林家人以為粟寶心軟了,不由得心底一喜!

果然是小孩子,畢竟這裡是她的家,孩子嘛,怎麼可能不回家、不要爸爸?

「來來來,親家進來坐進來坐!」林老爺子和林老夫人熱情的招呼,滿面笑容。

蘇一塵看向粟寶,不知道她要幹什麼,不過只要她想去的地方他就帶她去。

蘇家人冷着臉踏入林家。

看着這破別墅,他們不由得皺眉――對蘇家人來說,林家的別墅就是破別墅。

這樣的破別墅,他們的粟寶是怎麼過來的?

保鏢很快下樓了,把別墅里所有有關的布偶玩具都拿了下來。

粟寶掙脫蘇意深的懷抱,把那隻最破舊的布偶兔抱在懷裡。

小奶團臉上露出一絲歡喜。

小兔子,粟寶來接你了哦。

粟寶絕不會拋下你的……

粟寶緊抱着兔子,除了小兔子,她還有一個好朋友小五。

想到這裡粟寶有些着急的想往後院跑,但很快又轉身回來,牽住了蘇意深的手。

後院。

穆沁心躲在小樹林里,耐心的等着粟寶。

粟寶知道鸚鵡怕人,肯定會自己溜出來找鸚鵡。

沒有別人在場的情況下,一切都將由她主導,她只需要在這裡等粟寶自投羅網……

手機版閱讀網址

《蘇粟寶的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