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蘇棠棠顧墨恆
蘇棠棠顧墨恆 連載中

蘇棠棠顧墨恆

來源:外網 作者:皇叔的神醫寵妃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皇叔的神醫寵妃

醫毒界的大國手蘇棠棠穿越了,成了鎮國公府,養在鄉下的廢材嫡女,被算計被羞辱被毀容,且看她翻雲覆雨,手撕白蓮,吊打渣男,狂虐極品;皇叔不喜她的惡毒粗俗,成親當日就承諾,醫好他,就寫放妻書,功成身退時,皇叔卻抱着她的大腿不肯放人,蘇棠棠鳳眼輕眯:「聽說皇叔押了五千兩銀子,買我跪下求王府收留。」顧墨恆立即跪了下去:「求娘子收留!」展開

《蘇棠棠顧墨恆》章節試讀:

顧墨恆臉色黑青,雙眼緊閉,靜靜躺在床上。

雙唇已經泛紫。

的確是毒發的跡像。

蘇棠棠擰着眉頭,房間里是濃重的藥味,可藥味之中還夾着淡淡的香氣。

不仔細分辨,根本無法發現。

抬眸,看到床邊有一盆開得正旺的鬱金香。

香味應該是這花發出來的。

而且這花應該是經過特殊培育的,她一進來,就覺得不舒服。

她也沒有猶豫,順手拿起花盆,打開窗戶就扔了出去。

然後才到顧墨恆床邊,動手給他號脈,心裏只有一個念頭,讓他活過來,寫和離書。

這王府,她一刻鐘都不想呆。

陪葬是絕對不可能的。

「你做什麼?」顧墨恆卻突然睜開眸子,漆黑如墨,冰冰冷冷。

一邊用力掙扎了一下,想把手腕從蘇棠棠的手裡抽走。

明明剛剛看過他一眼,還算正常。

此時卻感覺雙頰都塌陷下去了。

看着顧墨恆如此,蘇棠棠冷哼了一聲「就這樣,三歲小孩子都能殺了你,凶什麼凶!」

真是看不清形勢的人。

顧墨恆險些一口氣沒上來。

眼底的厭惡更深了「滾出去。」

「我也不想進來看你這奔喪一樣的臉,那你現在寫了和離書,我立即滾出去,絕對滾的遠遠的,再也不會出現在王爺面前。」蘇棠棠才不與他廢話。

她的目標很明確。

顧墨恆一口氣差點沒上來。

這些年來,踩他的人不少,可也不敢明目帳膽的懟他。

最多背後下黑手。

這少女果然是傻子。

傳聞不假。

本來蘇府換一個新娘子給他,他就已經怒火中燒。

想到自己這副樣子,好人家的姑娘自然不會嫁過來,只能忍了。

可換個傻子給他,他就很生氣。

「你連被休棄都不配!」顧墨恆一字一頓,冷漠的說著。

如此囂張跋扈,不懂禮數,口出污言的女子,他真的打心底的厭惡。

自然也不會給她好臉色。

一邊說一邊咳了起來。

蘇棠棠號脈的手收了回去「那就喪夫,既然你這麼不喜我這個王妃,死了也一定不想見我的,你留個字跡,告訴他們,你實在厭煩我,換人陪葬。」

「咳咳咳!」顧墨恆青黑色的臉都被氣白了,「做夢!」

咬牙切齒的瞪着她。

他覺得自己真的是見識少了,世上怎麼會有如此無恥之人。

蘇棠棠就認真的打量了一番顧墨恆。

人很瘦削,精神尚可,應該是被病痛折磨的。

周身帶着肅殺之氣,應該是被她氣的。

不過,上位的貴氣和威壓還是掩不住的。

「你這樣做,就是損人不利己。」蘇棠棠決定與他講講道理,「不如這樣,我們談一談,我醫好你,你寫一封和離書,然後天涯陌路,免得你看我生氣,我看你心煩。」

直視着顧墨恆。

顧墨恆用手帕捂了口鼻,又咳了一陣。

也開始打量蘇棠棠。

「你醫好本王?」顧墨恆覺得聽到了一個笑話,因為咳了一陣,臉竟然有些泛紅了。

「嗯,這樣,你不相信的話,我們來一個立竿見影的,聽說你快死了,我就,讓你活到明天!」蘇棠棠不在意他的態度,行醫多年,什麼樣的病人沒見過啊!

「惡毒!」顧墨恆冷冷瞪着她,竟然詛咒他。

他放在身側的手用力握了,手背上青筋暴起。

蘇棠棠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著「一定沒有你的白蓮花溫柔了,我只喜歡說實話。」

「表哥,你醒了。」沈月推門進來,看到顧墨恆和蘇棠棠時,眼底閃過一抹錯愕,很快又掩飾住了,眼尾掃過床頭,這才發現花盆不見了,幾乎掩飾不住的驚了一下。

她身後跟着一個老者,拎着醫藥箱。

「看來,王爺今天不用換血。」老者眯了眸子,也有些疑惑,「病情有好轉!」

「換血?」顧墨恆和蘇棠棠同時問了一句。

剛剛蘇棠棠給顧墨恆號過脈,的確是胎毒,浸入了五臟六腑。

一點點折騰着他。

拔毒不太容易。

如果在後世,換血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可這個年代,怕是做不到。

「嗯,陳老,王爺現在無事,麻煩你多跑一趟。」沈月忙對着老者歉意的說著,小臉上帶了幾分愧疚,「管家,送陳老。」

她的表情倒是極自然。

蘇棠棠卻開口說道「且慢,現在無事,不代表一會兒無事吧!」

「表哥已經醒了,自然就是沒事了。」沈月低垂了眉眼,語氣裡帶了幾分不快。

「沒有往年那麼嚴重,就不必了。」陳老似乎吁出一口氣來。

「前輩還沒試脈吧?」蘇棠棠覺得這個老者和沈月都挺奇怪的。

「望聞問切,草民看着就知道了。」陳老有些卑微的說著,始終低了頭。

「王妃做什麼?你懂醫術嗎?哦,你是辛老的徒弟,可你的醫術,如何與陳老相提並論啊,你這樣,是有意為難陳老吧,而且陳老家在城東,有些距離的,請王妃娘娘不要耽誤他的時間。」沈月長的柔弱,說話也是輕輕柔柔的,這語氣是一點攻擊性都沒有。

不過,這話,可是不容置疑。

「白蓮花小姐,你在心虛嗎?我找陳老看病不行嗎?怎麼哪裡都有你。」蘇棠棠很不爽,她可不吃這一套。

一邊拉過陳老「前輩,可有九針?借我一用。」

陳老多看了一眼蘇棠棠臉上纏着的紗布,沒敢多說什麼,麻溜的從醫藥箱里取出一套九針,恭恭敬敬的雙手遞上「草民贈與王妃娘娘了。」

然後,逃也似的離開。

「表哥,你和王妃繼續,我先去送送陳老。」沈月的眼底閃過一抹慌亂,沒在意蘇棠棠的風言風語,留下一句話,就向外走,順便將門關了。

「不太對勁兒!」蘇棠棠眯了眸子,看着前後離開的兩個人。

然後,頓了一下,才抓着一套九針對着顧墨恆說道「咱們繼續,我一定說到做到,讓你活到明天。」

「如果明天本王還活着,可以談談。」顧墨恆的面上也帶了幾分疑惑,不過,他不想與蘇棠棠說,甚至他也不抱一線希望。

據說她連草藥都辨別不清楚。

這時蘇棠棠卻後退了一步,因為她看到,顧墨恆的雙眼有些紅,讓人不寒而慄的紅。

《蘇棠棠顧墨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