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嘆梅落
嘆梅落 連載中

嘆梅落

來源:google 作者:夢蝶山人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墨子軒 文崖山

在《天工開物》中有這樣一句話:「丐大業文人,棄擲案頭,此書於功名進取,毫不相關也」期間的悲哀或可見一斑雖我這書實不必天工開物,但也卻要仿着他寫一句話:「丐有志趣不在文藝之人,棄擲案頭,此書於嬉戲玩物,毫不相關也」我寫此書,或許是為了一個自己的夢想,也是對於古代那些古仁人的敬意,中國自古不缺有脊樑的人,如許由,巢父,微子,屈原,賈誼,霍光,唐宋八大家,辛稼軒,文天祥,于謙,王守仁......這些都是我們需要牢記的人,他們的詩文中所含有的思想,也跟是我們不該,也不能忘記的便將此書獻給古仁人者,與我的家人們展開

《嘆梅落》章節試讀:

深夜,長春宮,朱廉坐在桌前,獃獃的望着那跳動的燭火,盯的出神,「皇上又在煩惱些什麼?」朱廉猛地一回頭,方才注意到是錢皇后來了,繼而苦笑了一下「沒什麼大事」,卻見那錢皇后緩步走到桌前坐下,雙目盯着朱廉的眼睛,見他那虛心的樣子,笑道「讓妾想想,莫不是前朝又有什麼大事?」她見朱廉的樣子,繼而又說到「北方戰事新定,韃靼都已經稱了臣,瓦剌那群狄族雖略成氣候,但也非迫在眉睫,當今安南也已攻下,東邊倭寇雖有麻煩,但也並非迫在眉睫,莫不是白、韓,魯三家又在試探了?」

朱廉聽聞,又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還是瞞不過梓童,最近大哥生了個兒子,朕讓劉公公去打聽,誰知他告訴我說,大哥兒子出生時是紫氣東來,滿屋紅光,金龍騰空,彩鳳引唱,十里梅花全部綻開,滿城飄香,這分明是暗示朕,希望朕懷疑那孩子是帝王之姿,屆時讓墨家落個滿門抄斬,省去他們的麻煩」。

錢皇后聽聞笑道「皇上既然知道真相,那不信便就可以了嗎,又何故在此發愁?」朱廉苦笑道「朕分明是恐大哥他道聽途說,信以為真,朕雖知大哥他絕無反心,只是三人成虎啊,這不是真的,屆時也怕要成真的了」。

錢皇后的笑容頓然在臉上消失了,她不無擔憂的看向朱廉「皇上切記不可妄動,昔日高貴公輕躁忿肆,自蹈大禍,前人經歷歷歷在目,皇上若此時清算,白、韓,魯三家必反,而曹,義兩族立場未明,飄忽不定,若是五家共反,皆時大明必亂,皇上性命必危,還請皇上靜待時機」。

朱廉聽聞,臉上的愁苦頓然化作笑臉「梓童,朕又未曾言語,只是爾憑空猜測罷了,放心,朕自知厲害」,他繼而看看屋外「天色不早了,還是快快就寢吧,明日朕還要早朝呢」,他繼而喃喃的嘟囔了句「該死的早朝,非要定的這麼早,」轉而吹滅了蠟燭,上了龍床。

夜深,暴雨也早已停歇,天空中閃着點點星光,似乎一片祥和,但墨府上卻認是雞飛狗跳的,也許墨子軒是真的受了涼,當晚便高燒不退,屋漏偏逢連夜雨,墨子軒母親巢韻也突然大出血,兩人都是半昏半醒的躺在床上,郎中請了,為兩人開了藥方,墨涵為兩人煎藥煮葯,忙活了大半夜,代兩人都飲了葯,漸漸的睡了過去去,方才悄悄的出了屋。

進了正廳,便見青白正半靠在椅子上,雙目微閉,呼吸勻稱,顯然是已經睡去,或是墨涵進屋吵醒了青白,只見他睜開了眼,抬頭望向墨涵,問道「嫂子和侄子都睡了?」墨涵點點頭,滿臉憂愁的樣子「不知這次他們能否挺過,郎中說了,恐是凶多吉少啊」,青白聽了,也是滿臉愁容「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大哥也不必擔心,我侄子出生不是天降異象嗎,這次定會化險為夷。」

青白正說到這,恍然間想起什麼,轉向墨涵問道「涵兄,嫂子怎無緣無故大出血,我記得之前不還好好的,莫不是吃了什麼不該吃?」墨涵想了想,略顯疲憊的答道「她也未亂吃什麼,要說有,便是飲了碗生化湯......」,他想到這,猛然間抬起頭,對着青白道「莫不是喝了碗生化湯的緣故?」青白想了想道「這生化湯本是養血祛瘀,溫經止痛的,照理來說不會有大事,大哥可否取來,小弟我也學過藥理,可以看看。」

墨涵聽聞,忙取來那藥方,青白接過一看,頓然神色巨變「涵兄,這郎中可是何人?」墨涵見他神色不對,也頓然緊張了起來,「這郎中乃是太醫院來的,說是皇上派來的,怎得,有問題?」青白聽聞嘆息道「問題大了,涵兄,你看這方子,其中加有一味蓬術,《大明本草》中言『治一切氣,開胃消食,通月經,消瘀血,止撲損痛,下血及內損惡血等』,嫂子本來無事,吃了這一味蓬術,便定然要大出血啊」。

墨涵一聽,也亂了手腳,恍然間又想起什麼,取來兩張藥方道「白兄,這是另外兩張那太醫開的藥方,二弟也請看看」,青白聞聲接過,只看了一眼,便拍案而起「這太醫在何處」,墨涵忙說「現已回去......」,正在這時,只聽一下人喊着「老爺,不好了,夫人血崩了,恐是快要沒了氣了,少爺也是命懸一線了......」

青白聽了,忙指着那下人道「快去藥鋪,就說取一副茯苓四逆湯的方子,再取一副固沖湯的方子,要快」,又忙拿起墨涵的手說「快去看看嫂子他們的情況」,言罷,便領着墨涵到了屋內,眼見兩人都是氣若遊絲,青白搭了下巢韻的脈,臉色頓然蒼白,又搭了搭墨子軒的脈,也搖了搖頭,長嘆了口氣,墨涵見狀,忙問道「你嫂子他如何?」青白搖搖頭,遲疑了片刻道「恐是無力回天了」,墨涵頓然間跌坐在地上,抓着青白的衣袖「真的無力回天了?」「真的」青白神色凝重的點點頭,遲疑了片刻又說道「涵兄,此事絕非天意,乃是人為啊,方才那兩副方子里,嫂子的那副加了一味丹參,而侄子的那副方子,分明就是大青龍湯,這都是醫家大忌啊,」言罷,又重重的嘆了口氣。

話說墨子軒自喝了大青龍湯後,只覺得迷迷糊糊的,身上一冷一熱,而又頭疼欲裂,恍然間似乎看見蘇雲那面帶笑容的面容,耳邊又聽見自己那便宜父親的哭聲,不覺心中煩悶,只覺是上氣不接下氣,感覺神魂飄飄而起,方才驚覺「自己這是咽了氣去了」,卻見眼前那桃花林是越來越清晰,他甚至看見蘇雲面向自己舉起的酒杯,只聽得耳邊恍然一陣翅膀撲騰的聲音,惹得他一驚,定睛一看,方覺是那青鳥銜着那塊「清梅映月」的玉,耳邊隱隱約約的聽聞蘇雲對自己說了句話「因果未了,還請稍待」,便又沉沉的睡去了。

再說墨涵見母子二人雙雙咽氣,不覺是悲上心頭,頓然間失聲痛哭,青白站在其邊上,也是沉默不語,良久過後,青白見一隻三足鳥銜着塊玉飛盡屋內,長叫一聲,停在了墨子軒身邊,將玉掛在其身上,青白見狀,便悄然走過去,一摸脈搏,繼而驚異的叫到「大哥,侄子活了」,墨涵聽聞,忙站起身,那三足鳥見狀,便長叫一聲,飛出門外。

墨涵口中喃喃的念叨着,起身看了看墨子軒,發覺他的的確確又活了過來,轉眼又看見巢韻咽了氣的屍體,一時不知是悲是喜,還是青白提醒道「大哥,當務之急是先保住侄子性命,再安排嫂子後事,不可再拖啊」墨涵方才恍然間醒悟過來,抱起墨子軒,到了側室,命下人燃起了爐子。

待一切都安頓好後,青白彷彿想起了什麼,問道「大哥,方才那神鳥銜來何物?」墨涵聞聲也會想起來,便伸手取下那玉傳與青白,青白取過玉來,細細端詳了一會,口中喃喃的讀着玉上的字「清......梅......映......月, "繼而又將玉還給墨涵道」這玉定為仙物,還請大哥好好保管「,見下人端着熬好的茯苓四逆湯,便叮囑者墨涵道」這湯侄子喝完後定會好轉,末要擔心「,轉而又面露冷色道」我也該入皇宮,去算這筆賬去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嘆梅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