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貪心道姑皇帝命
貪心道姑皇帝命 連載中

貪心道姑皇帝命

來源:google 作者:梧鳳棲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梧鳳棲 霍曄瑩

【爽文】【女強】【逆襲】【替身】美強慘小道姑專心搞事業終於逆襲成一代女帝出身不好?那就換成大將軍府的千金小姐!情路不順?那就專心搞錢搞事業!有人阻攔?通通除掉!野心勃勃的腹黑王爺/意氣風發的少年將軍/多疑霸氣的大叔皇帝通通當我的手下敗將吧!腰纏十萬貫,騎上揚州鶴!展開

《貪心道姑皇帝命》章節試讀:

靜訓迎着月色出現在林茗面前,她有些詫異,但隱隱察覺她此番前來是為了今夜之事。

靜訓沉靜淡然,語氣平靜問「掌門和林師叔可有法子應付霍家的人了?」

「怎麼?你有辦法?」掌門試探着問

「是有個辦法,既能讓掌門您交差,也能讓霍家人安心的辦法。」

「什麼辦法?說來聽聽!」

「據曄瑩和素兒說,霍將軍一直征戰在外。偶回家鄉見面還是在她三四歲的時候。後來燕地邊境不太平他便駐守在外,再沒見過曄瑩。」

「你的意思是......」

「既然沒見過,那不如找個合適的人前去認親。但是此事關乎性命,從外頭找個人來恐怕日後敗露,不如找個觀內的弟子頂替了是最好不過的。」

聽了靜訓的話,林茗冷笑一聲「靜訓,你不會是說你自己吧!」

「我和曄瑩不過相差幾個月,年齡最合適,加上我與她多日相處,她有什麼習慣小節我全然知曉,日後哪怕有人問起我也能應對。況且我甚少與旁人交際,少了我也並不會讓人起疑。所以要圓這個謊也並非難事。」

靜訓毫不避諱,掌門和林茗面面相覷,心裏感慨這胡靜訓竟不似從前了。

「我深受雲清觀的養育之恩,今晚之事又與我有關,不論是為了山門還是為了自己我都絕不會把這件事透露出半個字。」

她轉過身看了看掌門笑着問「自師祖羽化登仙之後,雲清觀再無人登上國師之位。當今聖上雖說依然崇道,可掌門卻遲遲未被封為國師。如今霍大將軍大勝還朝,他又是皇帝的寵臣愛將,有他的美言,您的國師之位指日可待。」

說到這裡,掌門也不免有些動心了,他與林茗相視,二人不約而同的會心一笑「霍家前來接人必有信物相認,那霍曄瑩隨身之物早已隨大火燒成灰燼,恐怕沒那麼容易吧!」

「這點掌門放心,她和霍將軍相認的信物是個金制掐絲琺琅蝴蝶和一把玉柄金鞘的匕首,這兩樣東西都裝在她隨身帶着的包袱里,這包袱現在就在我手上。」

林茗聽到這裡,心裏不由地產生了一個可怕的想法。

她似乎已經洞察了一切,可還是將信將疑着問「今晚霍家娘子的死不會是你乾的吧!」

「就算是我又如何?霍將軍只會遷怒整個雲清觀,為了你們自己的性命和前途,你們也要配合我。否則你們向霍將軍告發我,什麼也得不到,甚至還要承擔其責難。」

掌門和林茗面面相覷,那神色里有為事情敗露的驚恐,亦有對前途和名利的期待。

可更多的是對靜訓所做所言的吃驚。

那個任人欺負,隨便被人呼來喝去唯唯諾諾的小姑娘卻能為了榮華富貴連殺兩人,還神色淡定的跑來善後。

到底是什麼樣的決心和絕情才會讓她變成這樣。

二人滿腦子的疑問,可是思量了一番,又找不到任何反駁她的理由。

眼下,那二人屍體已經燒的焦黑,就算是要追查也很難查出什麼。

掌門捋了捋鬍鬚,看着手中茶盞微微盪起的漣漪,他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事到如今也只能像她說的那樣,死馬當活馬醫。

京城裡大將軍府來的人比預計的快了些,不過兩日便抵達了雲清山。

領頭的少年看上去十八九歲,眸如星子,意氣風發。

他身騎一匹玄色駿馬,背後銀槍閃爍,帶着身後帶着百十人皆是一身戎裝。

山門處的道士稟報了掌門後便帶着他來到後堂。

掌門內心不免有些忐忑可臉上還是掛着那慣有的和善微笑。

少年頗有教養見到掌門便行了禮「在下霍晏,家父特派在下來接回小妹。小妹進京路遇山賊,幸得雲清弟子仗義相助,家父聞聽此事甚是感念。」

「將軍客氣了,我雲清弟子個個俠肝義膽,見二位姑娘身負重傷豈能見死不救?只可惜那素兒姑娘傷勢過重,觀中弟子雖多有精通醫道者卻也是難以救治,哎,可憐這一條人命就......」

「掌門莫要掛懷,說到底還是因為小妹貪玩才至如此,家父人在家中驟然見信知曉此事,又急又氣。這孩子自幼不在父親身邊,母親早逝,是少了些管教,待回到京中是要多加約束才行。」

霍晏四下看看,「說了這麼久,怎不見小妹出來?」

「瞧我這記性!」掌門趕忙吩咐起弟子,「去西廂客舍請霍娘子過來。」

靜訓早已在房中演練了無數遍,要如何面見霍家人,是痛哭流涕,還是神色慌張,還是淡定如常?

她換上一身平生從未穿過的鮫綃衫裙,在小道士的指引下來到了後堂。

見她到來,霍晏激動上前感慨說「總算是見到你了!都怪我這做哥哥的疏忽大意,本該回鄉接你,卻無奈軍中瑣事繁多,哎,都好了都好了,咱們很快就回家了!」

話霍晏眼圈泛淚,而靜訓竟一時手足無措,指尖也不自覺地有些顫抖,不知如何回應。

掌門見她如此生怕她露了痕迹便故作無奈的說「哎,突遇山賊讓娘子受了驚嚇,皮肉之傷醫得快,可這驚悸之傷,傷在神思,回去之後還要恢復一陣的!將軍莫要再責備她才是。」

「道長所言甚是,家父一收到來信便特地叫我帶着百名甲士護送小妹回府。我便帶人馬不停蹄的趕來了。」

霍晏自知有些失態,連忙用衣袖拭淚,恢復了語氣,「道長,家父擔憂,我等略作休整明日一早我等便離開。」

「本想多留你們些時日,既然如此那也就不勉強了,娘子是應該早些回去好生休養了。」

一聽說次日一早便啟程,靜訓倒迷茫了。

自己是急切地離開這清貧又任人欺凌的現狀還是更擔心自己的謊言是否會被揭穿?

夤夜已過,趁人不覺間,靜訓偷偷來到掌門房中。

掌門若有所思的看着她,驚覺她已不似當時那般戰戰兢兢唯唯諾諾的畏縮樣子。

眼前的靜訓脊背挺直,目光堅定,神色間似有一股讓人難以親近的孤傲清冷之姿。

「掌門這麼晚喚我過來可是有事吩咐?」

「你既選擇了走這欺世盜名之路便再也無法回頭,萬事皆要小心謹慎。」

「掌門如此語重心長的叮囑,弟子感佩於心。我並非不知恩圖報之人,待我安穩下來,也必會盡全力報答。」

「哎,先過了眼下這關再說什麼報答不報答吧!只盼望着不要東窗事發便好!否則整個雲清山都要給你陪葬了!」

靜訓冷笑一聲回答「掌門寬心,事關生死,我亦有所畏懼。不過這件事本就無需多想,只要我們一口咬定我是霍曄瑩,豈容旁人起疑?來日方長,我會想個萬全之策,讓霍家知道了真相也要認我這個女兒。」

堂堂雲清觀掌門聞此也不免有些意外,心裏悔愧當初小看了靜訓,一個「大將軍府千金」的身份竟可以讓一個人脫胎換骨到如此地步。

她回到房中,整夜輾轉反側難以入睡。

天際泛白時她赤腳走在院落中,看着那熟悉的清晨,梨花,屋檐,石階,而這些馬上就要成為歷史。

臨行前她只和掌門和林茗簡單拜別。

她將自己之前為數不多的所用之物埋在了一棵梅樹下,臨行前的回望,似在與過往告別。

一身着皮甲的士卒架着一輛四駕軒車停在山門,又把杌凳穩當地擺在靜訓面前,畢恭畢敬地請她進車。

靜訓掃看着那車身,是上等楠木所製成的。車身上還繪着七彩圖樣,車頂蓋着平常人連做衣裳都捨不得用的赤色緞子四周墜着瑪瑙。雖不如當日見的潘貴妃的車駕那般奢靡,卻也是靜訓平生從未有過的華貴。

霍晏翻身騎在一匹通體黢黑不見一根雜色的駿馬背上,看着她滿眼皆是寵愛「這本是陛下賞我的車駕,我素日騎馬慣了所以還一次都沒坐過,這次來接你也算派上用場了。快上車吧!」

她安穩地坐在車內,玉手撩撥起車簾望向那高聳的山門,靜訓心中暗暗篤定了一個信念

這世上再無胡靜訓,只有霍曄瑩。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貪心道姑皇帝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