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逃荒,我是全村的希望
逃荒,我是全村的希望 連載中

逃荒,我是全村的希望

來源:google 作者:安安如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夕溪 龍凌燁

【空間正能量女強輕鬆搞笑】一朝穿越,差點被吃掉在逃荒的路上,遍地屍體,滿目蒼痍前方是未知的危險,也是活下去的希望;後方是敵國來襲,也是死路靠着空間,林夕溪一路開掛一個人養活了全村誰知隨意救了個男人還得幫他打仗這還不算,還要以身相許「你救了我,我以身相許,報答你的恩情吧」「給老娘滾」「不要嘛,我可以是小奶狗,也可以是大狼狗哦」「滾,男人只會影響老娘的拔刀速度!」展開

《逃荒,我是全村的希望》章節試讀:

保安室的柜子里,十幾個電棍整齊的擺放着,而且還是滿電的狀態。

林夕溪高興壞了,使用電棍可比用麻醉針方便多了。

之後又收拾了大概能用到的東西,如防狼噴霧劑,乙醚噴劑,硫酸,手電筒等物品。

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了,吃人的老大和老四老五過來看了他們,給他們每人喂一碗水。

然後就走了,一點吃食都沒有,也對,他們吃人了,哪還有吃食。

因為這個洞比較深,他們幾個又是被丟在最裏面,所以和那幾個人離得比較遠。

不知過了多久,洞里已經黑得伸手不見五指了。隱約能看見遠處的火堆忽明忽暗的,傍邊睡着三個男人。那個老二和老三出去洞口守夜去了。

意識進入空間看時間,已經是凌晨1點多了。

林夕溪碰了一下林文景,林文景睜開眼睛,看見妹妹手腳上的麻繩已經解開了,也沒有多問,就在林夕溪準備幫他解開繩子時,才發現林文景早就解開了。

可以啊,怪不得敢說晚上帶她逃跑。

林文景輕輕的搖醒小柿子,然後幫他把綁在手腳上的繩子解開。小柿子很懂事,醒來後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

林夕溪伸手進破布包取了三個饅頭和三瓶小礦泉水出來,其實她更想取出肉包子或者麵包的,怕有香味被發現,才取的饅頭。

每人分一個饅頭和一瓶水,林夕溪率先吃了起來。

吃飽了才有力氣搞事情,命都要沒命了,管不了那麼多了。林文景接過饅頭和水,疑惑的看着妹妹破布包,妹妹什麼時候把這些東西藏進包里?還有這水瓶好奇怪啊。

算了,還是不要問了了,省得妹妹生氣,吃就對了。小柿子可能是餓極了,接過饅頭就大口開吃。

嗯,這樣就對了了,省得還解釋。

吃完饅頭,林夕溪開水喝。林文景也學着妹妹的樣子,打開蓋子,把水喝完,吃飽的感覺真舒服啊!

林夕溪在想要不要給林文景一根電棍,又怕嚇着他,也怕他不會用,在糾結給他什麼東西當武器。

或許是察覺到林夕溪的異樣,林文景小聲問道「妹妹你別怕,哥哥會保護好你的。」

聽着林文景真誠的話,林夕溪心中微暖。

前世的她被丟在山裡,不知父母是誰,所幸被無兒無女的老中醫孟老收養,成為了孟老的孫女,兩人相依為命。雖沒有父母,但也過得幸福,無憂無慮的,性格開朗還有點逗比。

孟老是中醫大夫,林夕溪從小就耳睹目染,跟着學了中醫,長大後,上大學也就選擇了學醫。

研究生畢業後,剛工作一年,孟老就去世了,也就是去年走的。孟老走後,林夕溪就變得越來越沉默,只知道拚命的工作,感覺忙碌會讓她充實,讓她忘記孤單。也因為一直工作,所以到現在二十八歲了還沒有談過戀愛。

「謝謝你哥哥。」

說這話的時候,林夕溪是真心的,也接受了這個哥哥。小孩就小孩吧,至少她也有家人了,她願意做個被人疼愛的小孩。

最後想了想,林夕溪伸手進破布包,拿出一把大的尖頭殺豬刀,遞給林文景。沒辦法,誰讓咱武力值弱呢,得找幫手。

林文景的眼睛瞪的像銅鈴,張着嘴巴,發不出聲音,震驚的表情無法形容。

想起之前妹妹突然的消失,然後又出現,林文景激動的湊過來對着林夕溪的耳朵小聲問道。

「妹妹,你這個包是被神仙施過仙法的嗎?」

林夕溪一愣,好傢夥,這腦洞可以啊!這樣也好,借口都有了,省得畏手畏腳的。

林夕溪故作神秘的忽悠道「對,我這個包包已經被仙人施法變成百寶袋了,你可不要告訴別人啊,不然就失靈了。」

林文景認真點頭,保證誰也不告訴。

還好有林文景擋着,再加上天黑,小柿子也沒有看到他們在幹嘛。

在林夕溪兄妹倆看不到的地方,小柿子眼裡閃過一抹精光,隱晦的看了一眼林夕溪破布包,隨後又裝作什麼也不知道。

在林文景好奇的目光中,林夕溪又從破布袋裡取出了一根電棍。

隨後對兩人道「我走在前面,哥哥你跟我,小柿子離遠一點,保護好自己。等會我動手,哥哥你補刀,別被傷到了。先把裏面這三個解決了再出去解決外面那兩個,不然我們很難逃出去。」

兩人點點頭,表示知道。

妹妹都得仙緣了,聽她的准沒錯。

三人偷偷摸摸的走到那三個男人旁邊,林夕溪二話不說就給那個老大電上,才幾秒鐘的時間,那老大抽搐了幾下就暈死了。

拿着殺豬刀的林文景妹妹真乃神人也!這仙器太厲害了。

這時,旁邊的老四老五聽到動靜,立馬睜開眼睛,抓起身邊的大刀,林夕溪在老四還沒有起身時,快速上前,電棍就戳到了他的肚子上。

老四「啊,啊,滋,滋~」,沒一會,老四嘴裏冒着煙倒下了。

同一時間老五的大刀對着林夕溪就砍了過來,還好被林文景拿殺豬刀擋住了。老五隨後又朝林文景的面門砍去,林文景舉着殺豬刀擋住,,隨後向老五踢了一腳。

等林夕溪把老四被電倒後,林文景和老五已經過了好幾招了。

這時老五對着林文景下盤橫劈一刀,林文景錯身閃開。

林夕溪看準時機,在老五衝上來的時候,拿着防狼噴霧劑噴向老五的臉,隨後響起殺豬般的聲音。

「啊~我的眼睛。」老五手中的刀掉落在地上了,雙手捂着眼睛,痛苦的大喊着。

趁他病要他命,林夕溪舉着電棍就往他身上戳,可能電的時間比較長,老五頭髮豎起一臉黑炭,口中還吐出黑煙,像是被雷劈了一樣。

然而,在外面守夜的老二和老三,聽到動靜,正往洞里走來。

林夕溪聽到腳步聲,趕緊躲到一邊。

老二和老三進來時,林夕溪身體貼在山洞邊緣,昏暗的環境下,根本看不清哪裡有個人。所以他們只就看到林文景手中拿着一把大的殺豬刀,和他身後不遠處站着的小男孩,而他們的隊友全都躺在地上了,造型也讓人無法理解。

老二老三心想這是怎麼回事?老大他們這是被雷劈了?

老二提着手中的大刀,指向林文景

「小兔崽子,你做了什麼?你妹妹在…」

話沒有說完,兩人身體就一陣抖動,啊啊啊的叫了幾下,沒一會就倒在地上,頭髮豎起,滿面黑炭,抽搐幾下就沒動靜了。

在他倆倒下後,露出了站在他們身後,兩隻手拿着兩根電棍的林夕溪。

這一幕帥呆了,一直遠遠躲着的小柿子兩眼放光,一臉崇拜的看着林夕溪。而林文景心裏直呼,妹妹太酷了。

這麼暴力的場面,林夕溪還擔心小柿子會害怕,誰知他一臉興奮跑過來對林夕溪說「姐姐,你好厲害啊!戰神都沒有你厲害!」

「妹妹,這是什麼武器啊?太酷了!」

呃,兩位土著,你們是不是偏題了啊?現在不應該是害怕嗎?或者是劫後餘生的幸運也行啊!你們這反應也太與眾不同了吧!

林夕溪舉着舉着電棍,一臉驕傲的說道「電棍,永遠的神。」

林文景看着這樣的妹妹,一臉寵溺,更多的是驕傲,這是他的妹妹。

「妹妹,他們是死了嗎?」林文景雖然害怕,卻不膽怯。

「還沒死。」

「不能放過他們,不然只會有更多人遇害。」

看着地上還有些骨頭,林文景心頭很是難過。要不是妹妹得了仙緣,我們可能也成了別人的食物,骨頭隨意的扔在這山洞吧。

嗯,有愛心,也知道善惡分明,不錯。

對這種毒瘤,林夕溪當然是不會留的。

「放心吧,他們活不了了。」

林夕溪拿出來的是警棍,威力比較大,被電了那麼長時間,就算暫時沒死,身體也受到了不可逆轉的傷害,根本活不了多久。

他們現在是在大山裡,山裡未知的危險太多了,不適合趕夜路,林夕溪決定就在山洞過夜,等天亮了再走。

「把他們都綁起來,丟到角落裡去,我們等天亮了再走。」

「我來就可以了,你和小柿子休息會。」

《逃荒,我是全村的希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