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欲言又止的神色
他欲言又止的神色 連載中

他欲言又止的神色

來源:google 作者:薄祥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穆春江 鄭監市

魄地往回走,卻在門口遇見了穆春江我多想理直氣壯地質問他一句,可我一開口,卻發不出一點聲音我怕問題的答案,我不想聽穆春江眼神幽深,緊抿了唇,許久才說了一句:展開

《他欲言又止的神色》章節試讀:

魄地往回走,卻在門口遇見了穆春江。
我多想理直氣壯地質問他一句,可我一開口,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我怕問題的答案,我不想聽。
穆春江眼神幽深,緊抿了唇,許久才說了一句「何明月,你應當去往生的。」
連句抱歉都沒有。
是啊,我總要去往生的。
所以沒有長久陪伴他的資格。
鄭監市騙我。
原來會覺得遺憾,是因為相愛。
但穆春江不愛我,所以他覺得我是負擔。
..
鄭監市還是常常來我攤子上喝茶。
卻再也沒提過穆春江。
好多次,我看見他欲言又止的神色。
天氣漸漸轉涼,茶攤的生意也越來越好。
鄭監市說,明年初,他便可以去找嬸子了。
監市每百年一輪迴,鄭監市已快到任期。
我忽然覺得有些傷感。
鄭監市卻笑着安慰我,他說他用百年的孤獨,換來了嬸子一世安寧。
「小何,明年我就可以見你嬸子了。」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我揉了揉眼睛,準備為他泡上一壺好茶。
忽然有幾個客人來了攤子。
他們說,閻王將一個女子帶回了府中。
他們還說,那女子容貌昳麗,連忘川之中的魚兒,都為之沉醉。
有個瘦瘦的男人忽然指着我「據說還與何娘子有些像呢!」
我一愣,滾燙的茶水潑在我的手背上。
鄭監市板着一張臉,斥責道「瞎說什麼!」
他們不是瞎說,那位女子,我見過。
幾人看着我的方向噤了聲,目光憐憫。
我未曾覺得疼痛。
只是在想,冥府的人可真八卦啊。
明明數月前,還在問我何時與穆春江成親。
鄭監市拍了拍我的胳膊「小何,聽叔一句勸,閻王大人心裏有你,別留遺憾。」
若是我未曾親眼見過,我應當會聽鄭監市的話吧。
可惜如今,我只能強忍住心中的酸澀,故作輕鬆地讓他放心。
鄭監市故意與我岔開話題,他說要去買點玫瑰酥。
「自你嬸子走後,我再不敢吃玫瑰酥,都快忘了什麼滋味了。」
說罷站起身來「小何別傷心,明日我帶玫瑰酥與你。
你嬸子說,玫瑰酥最是適合女孩子。」
我開心地一笑,險些笑出淚來。
收了攤子,我拖着疲憊的身體慢吞吞地往回走。
深秋的風可真冷啊。
我凍得眼睛發酸,眼淚流得滿臉都是。
有幾個小孩跟在我後頭笑...

《他欲言又止的神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