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天降小萌寶:王爺爹爹休想逃
天降小萌寶:王爺爹爹休想逃 連載中

天降小萌寶:王爺爹爹休想逃

來源:google 作者:清風在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月漓 祁墨、許澈

「娘,他們都欺負我」粉嫩包子撇着小嘴委屈巴巴地說楚青漓翻了個白眼,頗有些恨鐵不成鋼地說:「你不會打回去嗎?」「可是我打不過哎」「打不過也得打,氣勢不能輸!」「哦,可是打完我們今天就會沒有飯吃……」楚青漓想了想語重心長地說:「有沒有飯吃不重要,只是包子你還小不能打架鬥毆,暫時放他們一馬吧」包子意味深長地回了個「哦~」楚青漓老臉一紅……展開

《天降小萌寶:王爺爹爹休想逃》章節試讀:

「夫人,您覺得這件如何?」阿香正舉着一件水紅的縷金雲錦外袍問道。

楚月漓懶懶的看了一眼擺擺手「太俗。」

糯包子站在一旁點點頭「嗯!太俗!」

阿香在衣櫃里又翻了一遍,拿出一件寶藍色軟煙羅裙。

「太艷。」

糯包子「嗯!太艷!」

「小公子!別添亂!」

阿香將衣裳拿了個遍,楚月漓就吐槽了個遍。

「夫人,二夫人送來這些衣裳都是極好的料子,您一件都看不上嗎?」阿香很心塞。

楚月漓想着就來氣,傍晚的時候謝嬤嬤帶着兩個丫鬟送來了這些衣裳和一些首飾,明日許大公子生辰,相鄰各府都要來赴宴,讓楚月漓好好裝扮裝扮,別丟了許府臉面。

「請謝嬤嬤代月漓向二夫人道謝,只是月漓如今身子尚未恢復不便見客。」楚月漓才不想去那勞什子宴席。

謝嬤嬤嘲諷道「前兩年三夫人便是用身體不適拒了,二夫人懶得計較,今年再推脫可就說不過去了。」

「月漓粗鄙之人,又不懂禮數,若是擾了貴客那才是真的丟許府臉面。」

「三夫人放心,您看好小公子就可以了,其他無需您費心。」

「還有這些衣裙首飾您可仔細了,別弄髒弄壞了,挑好後剩下的叫阿香送還。」

楚月漓一聽這話臉色就難看起來「嬤嬤,還是將這些全拿走吧,月漓低賤之人穿不來這些貴重衣裳。」

「三夫人莫說氣話,總不能明日穿您那些破舊吧,二夫人一片好意別辜負了!」謝嬤嬤說完就帶着丫鬟離開了。

「我*你***,真是欺人太甚!」楚月漓越想越氣,忍不住飆了一句髒話。

糯包子「我*你***!死太婆!」

楚月漓「……糯包子!閉上你的嘴!」

「娘!我不是幫您罵她嘛!」

「幫我罵可以,但是不能說髒話!」

「我跟娘學的!」

楚月漓語塞……

第二日天未亮許府已經燈火通明忙碌起來,阿香將楚月漓拖了起來,給她擦臉凈手,直到坐在梳妝台前,楚月漓才清醒過來。

任由着阿香一番折騰,楚月漓坐得快沒了耐心,打着哈欠問「阿香,還有多久啊?」

阿香將手中木梳一放「好嘞夫人!」

只見銅鏡中人黑髮如瀑,日日鍛煉皮膚白裡透紅,眉若輕煙,清新淡雅,杏眸流光,水色瀲灧,挺翹的鼻下是點粉色的櫻唇,這張容顏原本算不上傾城傾國,可經阿香一雙巧手點扮,眼角眉梢隱有惑人之姿。

咦~這古時候的環境的確是養人啊,楚月漓已多日不曾照過鏡子,沒想到自己的臉蛋好看了許多,心中美滋滋!

「娘!咦?你是誰?我娘呢?」糯包子睡眼惺忪出現在屋裡。

「你說我是誰?」楚月漓失笑。

糯包子捂住雙眼「娘好美呀!澈兒眼睛快閃瞎了!」

「好好說話!」

「娘,你真好看!嘻嘻!」

「行了行了,你這馬屁拍得太明顯了,阿香快給包子更衣。」

阿香帶着糯包子離開了,楚月漓又看了看鏡中人,抬手將滿頭珠釵卸了下來,拿起一旁的木簪將長發盤起,又拿過面巾將臉上胭脂水粉擦凈,這才脫下繁複華貴的外袍,拿出一件素色水袖長裙換上。

「嗯……還是這樣合適我!」

這時阿香在外叫道「夫人,時候不早了,去晚了可不行!」

「來了!」楚月漓打開了房門。

阿香抬頭一看見她清湯掛麵的模樣就叫了起來「夫人!您這樣去赴宴嗎?」

楚月漓轉了一圈「這不好嗎?」

「不好!這也太素了些!」阿香狠狠點頭。

「嘿!我覺得好就行!」

阿香有些失落「夫人,是不是阿香手笨沒讓您滿意?」

「傻丫頭,你的手可巧了,我自己都化不出你那樣好看的妝容來!」

「那夫人您為何?」阿香很是不解。

「阿香,你信我就好!」

阿香聞言只得將滿肚子的話咽了下去。

「娘,你看澈兒今日帥嗎?」糯包子興沖沖跑到面前。

一身赭紅錦袍,將小圓臉襯得愈發紅潤。

「帥!不過不能穿。」楚月漓拿了一件常服給包子換上。

糯包子一聽不幹了「為什麼不讓我穿!我要去

「包子,你房裡還有洋蔥嗎?」

「有!」糯包子撒着小腿就奔向了卧房,一會兒就拿着半個洋蔥出來。

楚月漓接回來分了一半藏在袖袋裡,又塞了一半在糯包子手裡,三人這才一同朝主院走去。

還未到就已經聽見熱鬧的人聲了,待進了主院才發現來的人真不少,看穿戴皆是非富即貴,不過楚月漓一個也不認識,見沒人搭理她,便拉着糯包子和阿香找了個最角落的地方坐了下來,看着來來往往言笑晏晏的眾人,或真心或假意,好一出浮世繪。

片刻,眾人紛紛落座,今日算是家宴,來的都是與許家交好的氏族,又是為大公子慶生,大多帶了府內的小公子和小千金,是以並未男女分席,將整個院子坐得滿滿當當,主位和下首的位置都還空着,也不知還有誰要來……

王府內,一襲黑衣的暗衛正在彙報着許府的近況,祁墨神色淡淡,看不出在想着什麼。

暗衛說完便立在原地,久久未聽到王爺開口,卻不敢抬頭。

祁澤側頭看向祁墨,王爺臉色不虞,骨節分明的手指有一搭沒一搭敲着桌面,嗒嗒聲聽得人心顫。

暗衛感覺自己冷汗都快下來了,王爺雖不是暴戾濫殺之人,可雷霆手段也是讓人膽寒,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何錯?

祁澤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揮揮手讓他走了,暗衛如釋重負行了一禮便匆匆離去。

「暗影那小子去哪了?」祁墨終於開口。

「王爺不是讓他休息些時日嗎?」

「這都幾日了?看來本王對你們是疏於管理了,一個個愈發憊懶了!」

祁澤心想這是哪門子的鍋砸過來了,不就是暗衛漏了那母子倆嘛!心中腹誹又不敢反駁,只得趕緊回道「屬下這就讓暗影盯着許府去!」說完就要開溜。

「站住!陪本王去許府一趟,今日許府設宴你我也去湊湊熱鬧!」

「誒……王爺不是不愛湊這些熱鬧嗎?何況許府也沒遞請帖來啊?」祁澤驚奇道。

「本王如何行事要你置喙?」祁墨臉色一沉。

「不敢不敢,屬下這就去備車!」看着祁澤落荒而逃,緊抿的薄唇舒展開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天降小萌寶:王爺爹爹休想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