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御墨辰
天御墨辰 連載中

天御墨辰

來源:google 作者:天御墨塵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墨彼岸 奇幻玄幻 羽花殤

通天地,曉陰陽,天地源氣,萬物之靈,背負滅國之痛,確無能為力的他,天生九魄玲瓏之體的她,只因一朵彼岸花而相識………….展開

《天御墨辰》章節試讀:

「呦,這不是墨岩王朝那廢物皇子嗎,還沒死啊。」

墨彼岸順着聲音的源頭看去,一個又矮又胖的胖子被兩個轎夫抬着,胖子抱着一個小女孩,肥胖的大手肆意的在女孩身上摸着。

「原來是炎月王朝的王孝天,王大公子啊,怎麼上次沒死,現在還是這麼肆無忌憚啊。」銀鈴般的聲音充滿戲謔,很顯然是極其厭惡王孝天。身穿淺白色長裙,烏黑的長髮用發簪盤在腦後的墨月兒正巧路過街邊,便看到王孝天,隨即出言嘲諷道。

「原來是月兒妹妹,王哥哥我可想死你了。」王孝天看到是墨月兒,頓時心花怒放。

「呸,誰是你月兒妹妹,真不害臊。」墨月兒一臉嫌棄,看着遠方的身影,然後一路小跑到墨彼岸身邊,一雙玉手捏着墨彼岸的臉,反覆確認着,「彼岸哥哥,你沒死,太好了,月兒想死你了。」墨月兒確認是墨彼岸後,直接撲進墨彼岸的懷中,大聲哭起來。

「月兒,我這不是平安歸來了嗎,不要哭了。」墨彼岸一邊拍着墨月兒的後背,一邊輕聲安慰着。

「月兒妹妹,你這廢物哥哥有什麼好的,跟着我王孝天,我保證你會比呆在他身邊舒服。」王孝天淫笑道。

「彼岸哥哥,我們走,皇舅這幾天一直在找你呢。」墨月兒絲毫不理睬一旁的王孝天,直接拉住墨彼岸的手準備向岩宮而去。「你是?」墨月兒看向和墨彼岸在一起的羽花殤。

「忘了告訴你了,她是我在日延森林遇到的朋友,她叫羽花殤。」墨彼岸和墨月兒剛介紹完,「朋友。」墨月兒嗤笑着,「是的,朋友,快走吧。」墨月兒說完也不管羽花殤同不同意,直接拉住兩人的手向岩宮而去。

「哼,墨月兒,你遲早是我的。」王孝天看着遠去的三人,「黑影,去搜集一下岩都的情報。」王孝天對着旁邊的空氣說著,只見旁邊的影子一陣波動後便消失,隨後王孝天繼續摸着懷裡的女孩,轎夫則重新抬着王孝天走去。

岩宮

「彼岸,你能回來我也就放心了。」凌天看着回來的墨彼岸。墨彼岸看着眼前焦急的皇舅。明白凌天的一番心意,卻也知道凌天的無能為力。

在墨岩王朝,本來最有可能成為當今的王上的是墨彼岸的母親,也就是凌天的姐姐凌薔薇,然而她母親卻在外出歷練的時候遇到了墨彼岸的父親墨傲天,後來遇到了一些事情便不見了,只留下墨彼岸和墨傲天夫婦收養的養女墨月兒,後來,王朝動亂,而墨岩王朝不可一日無主,隨後便由王朝老祖凌岩出面鎮壓後,由凌天繼任墨岩王朝王上,但凌天先天不足,實力弱小,雖然是王上,卻無法真正的號令王朝強者,所以表面上王朝是凌天為王上,實際掌權者確實王朝老祖凌岩。

「皇舅,我這不安全的回來了嗎,不用擔心我了。」墨彼岸安慰道,雖然年齡不大,但墨彼岸的心智已經十分成熟。

「就是,皇舅不要擔心了。」墨月兒在一旁同樣安慰着。「咦,彼岸你已經成功開脈了?」凌天右手摸着墨彼岸的肩膀感受着墨彼岸體內的內力波動驚訝道,「是的,我被困在日延森林的這幾天僥倖打通了經脈。」

「好好好,能回來就好,這幾天在日延森林定然不好過,快回去休息吧。」凌天說完。「是,皇舅」墨彼岸和墨月兒異口同聲道,然後便拉着羽花殤向宮外走去。

「這女孩不簡單,小小年紀就已經是藏師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從偏殿走出,雖然老者身體已經佝僂,但身上散發著濃郁的生命力和強大的氣息,他看着隨墨彼岸一起的羽花殤說道,「老祖」凌天弓着腰對着老人一拜,「哼,這墨彼岸當真是好運氣,竟然會遇到她。」老者隨後恨恨的說道,語氣中透露着對墨彼岸的極度不滿。王天佑等王朝護衛之所以會放棄墨彼岸去救其它富家子弟,很大一部分就是因為當朝的老祖並不喜歡墨彼岸,甚至是厭惡墨彼岸。

「老祖,我這樣對那個女孩不聞不問真的可以嗎,會不會」凌天對着老者說道,「哼,不過是大陸來的世家子弟罷了,有什麼害怕的。」老者怒道,隨後閃身離去。

「但願這不會對你和王朝有影響。」凌天嘆了口氣。

「奇怪,為什麼皇舅都不問花殤姐姐呢?」墨月兒疑惑的問道。「皇舅不問,自然有他的做法,我們不要管太多。花殤,你今晚和月兒一起吧。」墨彼岸對羽花殤說道,「好啊,好啊,終於有人能和月兒一起了。」墨月兒歡喜道。

墨彼岸回到自己的宮殿之後,便迫不及待的原地打坐,開始內視自己體內內力的流動,「開脈之後的感覺簡直和之前是天差地別。」墨彼岸內心興奮道,看來明天要找一本武學修鍊了。墨彼岸將內力在體內運行一個基本的大周天之後便早早睡去。

「你接近彼岸哥哥到底想幹什麼。」剛到寢宮的墨月兒瞬間變了一副面孔,本身嘻嘻哈哈的臉色轉瞬間嚴肅起來。「哦,終於露出真面目了嗎,你覺得,我如果說我對他沒有任何想法,我只是想吃他做的烤魚你信嗎。」羽花殤擺了擺手說道。

「但願如此,如果你敢做對彼岸哥哥不利的事情,我就算拚死也會殺了你。」墨月兒說著。「哼,我才不會對那個登徒子做什麼事呢。」羽花殤剛到寢宮便聽到墨月兒的威脅,內心也是非常不滿,她知道以墨月兒的實力對她不會構成傷害,於是便回懟過去,「我去睡覺了,別打擾我。」羽花殤憤憤的走到床邊蓋上被子便睡去了。

「希望如此吧。」墨月兒喃喃自語道,隨後走向另一張床睡去。

第二天

墨彼岸早早的便起床到岩宮東南方向的練武場修鍊,很小的時候他便已經形成習慣早起去練武場練武。墨彼岸坐在練武場上,迎着第一縷陽光的照射,清晨的源氣緩緩的向著墨彼岸的身邊涌動,「喝!」墨彼岸鼓足體內的內力,將內力化作小溪流一般流向第二條經脈,在內力的沖刷下,經脈的薄膜被一點點的沖刷,一點點的變薄。

「七皇子,王上請你去王殿。」一個僕人的聲音傳入墨彼岸的耳中,「好」,墨彼岸早已習慣這種在修鍊中被人打斷的感覺,因為他知道,在自己沒有絕對的實力之前,不會有人看得起他,即使對方只是一個僕人。

「彼岸,再過三個月便是古武殿開啟的時間,如今你也已經能夠開脈,而古武殿的要求也是只能是開脈者,你要不要去嘗試一下。」凌天看着墨彼岸說道。

「古武殿,這麼快又三年了嗎。」墨彼岸說道,「上一次開啟,我沒有機會,這一次我不會錯過的。」墨彼岸握緊拳頭,說道。「好,我墨岩王朝的好男兒自然要有雄心。」凌天拍了拍墨彼岸的肩膀。「這三個月你如果有什麼需要就拿着這塊令牌,你自會暢通無阻。」凌天拿出手上的王朝令牌,在令牌上面刻着一個黑色的岩字。

「謝皇舅!」

「嗯,去吧。」凌天揮了揮手。

《天御墨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