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聽此戩心
聽此戩心 連載中

聽此戩心

來源:google 作者:約伯地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敖聽心 楊戩

好嗑敖聽心和楊戩,寶蓮燈後來二哥看敖聽心的眼神真的有不一樣!戩四值得,寫個同人,劇情都改了,但大致不變不喜勿噴嘻嘻展開

《聽此戩心》章節試讀:

聽此戩心第一卷第一章初見  彩雲縈繞,金宇樓台現於**,千百仙靈自四方前來瑤池慶三界之晏。

「四公主!快些!」一黃衫女子駕雲向那瑤池,輕巧的行於雲霧中,若隱若現的活潑妙齡少女,妝容清淡,雙眼極為靈動。

而她叫的那人,則在她身後不遠處,一襲青藍紗裙,面容姣好清瘦又多了些許英氣,額前眉間有一胎生的晶瑩雪花狀印記。一環裝銀扣將柔絲般的金髮低盤,看這樣子,就不是很願意去這宴席。

這路是她這麼些年和父王來天庭述職偷偷發現的捷徑,可以輕鬆避開那些討厭的仙族男子,省的又來人到東海不知死活的找她和親......

「這就來了。」她應了三聖母楊嬋,若不是聽說嫦娥會獻舞,楊嬋也不至於興奮地找她尋小路。聽楊蓮說,她哥哥楊戩喜歡嫦娥,經常愛望着白月。所以,楊嬋便想來瞧瞧,這讓二哥時不時叨咕的美人究竟長什麼樣子。

過了前面的一小片花叢,便就要到瑤池了。

龍族的女子個個都是水生的俊俏,況且她亦為現如今東海一方水族將兵的統帥,在出現於眾仙面前時,自身的傲骨就已經讓那些胭脂俗粉暗淡了。面容輪廓清晰,故意低盤的頭髮讓她又多了些許柔和。

她很少出席這些場所,因為她不喜歡,她厭惡那些女仙,亦是討厭那些男仙。這次若不是因為好友不願意只身前來,她可不會來參這熱鬧。

「二哥!」隨着楊嬋的叫聲,所有人又朝着那對兄妹看去,

「是二郎神!天哪,果然是千百年一遇的容顏啊!」聽着這些女仙的花痴話,讓聽心有些好奇,越過這些個人,視線定格在他的面容上。

而此時的他也正好聽了楊嬋的呼喚,望着不遠處的聽心。  四目相對,好像一切都成了雲煙,此處只有二人而已。是他?

敖聽心的思緒有些混亂,他竟然是二郎神,是玉帝的外甥。她眉目中有着些許的不舍,讓楊戩覺得熟悉,可完全記不得這人在哪裡見過。敖聽心被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兩個人嚇到,恍惚一下便又恢復了之前那般狀態,

「東海敖聽心,見過真君。」二郎神的地位在天庭確實不是一般的存在,不管是出於東海還是自己,她都應該行這份禮。

楊戩只是一笑回禮,「四公主不必如此」

楊戩沒有看見聽心的苦澀,他果然還是沒記得自己。那年在溶洞的幾日,是她最放鬆的幾日。只是,那時的楊戩,還是被天庭追殺的二郎。 直到他和楊嬋在前面說笑,她還是有些不甘心的失望,但卻也只能看着他而已。

直到一個聲音從背後傳來,敖聽心感覺自己後背都髒了。

「原來是東海四公主,怪不得氣質非凡。不如,我過些日子上門求親,公主可願意和我一同白頭啊?」

不知道是哪家的少爺,端個腔湊了過來,敖聽心對這些人早就見怪不怪了,況且她也知道,王母搞這一出,就是為了給這些個權謀公子哥找媳婦好鞏固自己的位置,只是她沒想到,她敖聽心今日會來。

「白頭怕是不行了,我這一頭的金髮,就是你親娘死了,都白不了。」  「你!」

任由那男子在那處吃癟,聽心頭也不回的走了。原本有些擔憂聽心能否應付的楊嬋和楊戩,一時間都有些失笑。

「你何時認得的這四公主?」楊戩和楊嬋低聲說著,他忍不住回頭再看一看她。  楊嬋倒是好奇自己哥哥怎麼對四公主這般上心,手肘杵了楊戩一下,「喂,二哥,你方才就看人家不一般!你不是芳心暗許嫦娥嗎?」難不成自己哥哥也是這般三心二意之人?真是不爭氣!

楊戩無奈,彈了楊嬋一下,「誰和你說我芳心暗許嫦娥了!再說,男子能用芳心這兩個字嗎?」

楊嬋揉了揉腦門,一臉小委屈,「那你沒事兒老盯着廣寒宮看什麼?」楊戩只是微微停住腳步,在聽心看來,他雖然身姿高佻神色不凡,但還是如那時一般,孤獨,冷清。

「月色皎潔,望月思親,望月念舊人。」他也沒忘了,那年溶洞內,和自己相依數日的「女妖」。那個一襲紅衣,為救自己不明所蹤的女妖。但他已經不記得那個女妖的樣子了,出了溶洞,他便高燒不退,被師傅救了之後便只記得那個輪廓了。

敖聽心跟着他們倆落座,看着楊戩對楊蓮的一顰一笑,那日的場景如同昨日般浮現。

她算到那日有雷劫,便藏進了溶洞,想要藉著溶洞的隱蔽躲避雷劫,可外面卻傳來了嘈雜難忍的聲音。她透過幻境,看到了場景,是那時才有了些能耐的楊戩,被天兵追殺。敖聽心從未見過這般樣貌的男子,不禁看痴了。

傻傻的對着幻境笑了幾聲,  「這人,生的怎麼這般好看?」可緊接着,他被人擊中。她不禁有些心疼,這般好看的人,怎能被俘?

趁着天兵不注意,楊戩跳入海里,還未反應過來便被一個大力拽進了一方溶洞。他奮力的想要掙開那雙禁錮着自己的手,進了溶洞沒了海里的阻力,睜開眼便被眼前的女子獃滯了。

她雖然看着憔悴,但眼眸微嗔,一襲紅衣還披着暖陽般的金髮。四目相對,一時語塞。楊戩才要出聲便被眼前女子一個大力捂住嘴摁在了牆邊,聽心比他矮了一頭,他正好聞到她頭髮上淡淡的香氣,兩個人貼在一起,溫度都互相融洽,看着她盯着外面的追兵直到他們沒看見溶洞離開了水裡。

聽心淺緩一口氣,如釋重負,她一抬眸,便和楊戩的一雙黑眸相對。她這才想起來什麼男女有別這些說法,她趕緊鬆開手,退了幾步。

「你是何人,為何被追殺?」聽心開口問着,試圖緩解尷尬  楊戩輕咳了幾聲,看着聽心好像不是什麼壞人,但還是要留個心眼,便開口想胡謅個理由,可半天想不出來什麼「我,,,」

可聽心並未強求,只是故作老成的樣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我皆是避難之人,即入溶洞,不問出處,不告身份。」可這舉動在楊戩看來,倒是有些孩子氣。

「姑娘叫我二郎便好,我母親,經常喚我二郎。」他想掩蓋他內心的痛苦,但是好像沒什麼用途。他應是蒙了冤,家中怕也是無人在了。

「既然你將母親喚你的稱謂告訴了我,那我也告知你,我叫聽魚。」

楊戩不由得一愣,聽魚?

「姑娘也是來此避難的?」楊戩開口問着,

「我都說了我叫聽魚,你要叫我聽魚,我以後喚你二郎。」她倒是無心,笑靨如花,亂了少年的思緒萬千。

「聽, 聽魚,你也是,來避難的?」  聽心被他小心翼翼又不好意思的樣子搞得咯咯笑了起來,

「你這反應也太傻了,我是,我確實是來避難的。」不單單避難,她不知為何,可能遠古鮫人曾經設下的陣法,她一進來便發現自己的法術在此地絲毫無用。

楊戩被她笑的撓了撓頭,也笑了幾下。

「喂,二郎,你餓了么?」楊戩原本想看看這幻境是何構造,可還未看仔細便聽見身後靠在石壁上抱着胸的聽心傳來這麼一句。已經,很久沒人叫自己二郎了,他心顫了幾下,好像,死去的那大部分心都活了。他驟然轉頭,那女子挑眉望着自己,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

楊戩眉目間傳來的些許柔情更讓聽心確定,他定是很痛苦。

「如果,你不願我叫你二郎,我其實可以直接叫你,喂。」聽心走向他,緩緩開口。

可這次換楊戩答得急促,「不!你就喚我二郎便好。」

《聽此戩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