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王二驢的浪漫史
王二驢的浪漫史 連載中

王二驢的浪漫史

來源:google 作者:牽着白雲放風箏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牽着白雲放風箏 王二驢

一個農村的老光棍,做夢也沒有想到,老了老了,半輩子都沒有遇上的美事,悄然尋上了他,是好事?是壞事?只有天知道展開

《王二驢的浪漫史》章節試讀:

他想要發難,質問朱老闆是不是宰人?可是,看了看朱老闆那魁梧高大,雄偉健壯的身體,粗的像檁條一樣的胳膊和腿,心裏有些發虛。這時後廚也轉出了一個眼神犀利,身體精壯的漢子,斜斜的倚在廚房的門口,不懷好意的盯着二驢子。

飯店裡其他吃飯的客人,感覺出了氣氛的異常,紛紛草草的吃了飯菜,匆匆忙忙的結賬走了出去,有幾個好事兒的男人,走到遠處還偷偷的往這裡窺探。

雖然二驢子不敢發作,但也不想就此坐以待斃,他楞了一會兒,慢慢的走回自己剛才的座位,坐下,這時的他想吸一根煙,他平時是煙不吸,酒不喝的,畢竟,這些癖好都是需要用錢來維持的,他二驢子缺的,就是這個錢。所以,他要喝酒吸煙,都是靠着蹭別人的煙酒。沒有的時候,他也無所謂有癮。什麼癮,憋一憋也就過去了。

但是,現在的他急於想找一根煙抽,想用煙來穩定一下自己的情緒,理一理混亂的思維。他記得女神那會兒吸煙來着,就往女神剛剛呆過的位置看了看,沒有煙盒,連個打火機都沒有了。看來,剛才女神走的時候,該拿的,都記着拿走了。只有煙灰缸里還有幾個吸剩的煙屁股,他無所謂的拿起剩的較長的一根煙屁股,想要找火點上吸兩口。可是,他剛剛把煙屁股湊近了嘴唇,就聞到那沾着鮮紅口紅的煙屁股,竟有一股令人作嘔的腐臭氣味。大概那女神還有着嚴重的口臭。他想起,自己還曾經有過那麼一刻,幻想着能與女神像和電視里演的,來個狂野而又甜蜜的接吻,現在想來,簡直令人噁心。

他恨恨的把那一截煙屁股扔了出去。煙屁股輕快的落在飯店老闆的腳下,還調皮的翻了幾個跟頭。

飯店老闆看了看落在腳下的煙頭,又看了看二驢子,若無其事的從兜里掏出來一盒軟中,抽出來一根遞給了二驢子,並用打火機替他點着。然後,倚坐在二驢子對面的椅子上,靜靜的看着他。

二驢子深深的吸了兩口,果然情緒稍稍的穩定了下來。細細的回想,從他對女神心動的那一刻,他的心智就處於一種極度的混亂當中,全程都被女神牽着鼻子在走。這哪裡有一點點兒像是相親的樣子嘛?整個過程,就沒有互相問過姓名,互相了解一下對方的家庭背景,更沒有談論那個成家以後的日常生活。全程就是一個字:吃!喝!二驢子的頭腦,當時完全就是一種混亂而癲狂的臆想狀態。現在,可以肯定的是,他被女神狠狠的算計了,「呸,去他媽的什麼女神,完全就是一個臟貨!爛貨,爛的肚子里都臭了,還他媽的喪盡天良的干這種齷齪事兒。」二驢子心裏暗暗的罵著。

至於這場陰謀當中,有沒有飯店老闆的參與,現在他還不太確定。

深吸了一口氣,二驢子儘力的平復了一下情緒,減緩自己的音調,使自己顯得不卑不亢,又不會讓對方產生對抗情緒。「朱老闆,這賬真的沒有算錯?」他輕聲問。

「沒有。」朱老闆眯着眼睛,微笑的看着他回答,同時還伸手從櫃檯上拿過了一個電子計算器,遞給二驢子,「我們都是明碼標價的,牆上有價目表,桌子上有食譜價格表,絕對不會多收您一分錢的,我們也是守法經營的生意人,靠誠信吃飯的。」

二驢子接過了計算器,卻沒有真的去按照價格表算賬,而是再次降低了一個音調,「朱老闆,實在是對不住啊,我是剛從那種地方出來的,在裡邊呆了好幾十年了,對現在的這個社會不太了解,所以,今天帶的錢真的不多,怕是不夠,您看看這事兒能不能少算點兒。」

他的話,聲音雖然很低,很低聲下氣,但是老闆聽了,眉頭卻皺了皺,斜眼看了那個精壯漢子一眼,那漢子搖了搖頭。他們聽出了這話的弦外之音,「我是剛從監獄裏出來的,你們應該明白,能判幾十年的,大多都是命案,別逼我逼的太緊了,我就爛命一條,大不了再拼一次。」

這個世界,橫的怕沖的,沖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一個人,要是連命都不要了,什麼事情都乾的出來。

朱老闆自己也抽出一根煙,點上,悠悠的吸着,默默的看着二驢子。二驢子並不看他,只是低着頭,看着自己前面的地面,那裡有一雙皮鞋,朱老闆的黑皮鞋擦的閃着幽暗的光。

兩個人就這樣默默的對坐着,朱老闆看二驢子,二驢子看地面。

「哎~」過了好久,朱老闆嘆了口氣,「那您身上帶了多少錢?」語氣同樣的緩和了,完全就是在和二驢子商量的口氣。

二驢子把今天帶的所有的錢,又都掏了出來,先數了一下,四百五十八塊。然後都遞給了朱老闆,又轉了一圈,把所有的兜都翻了過來,讓朱老闆看。

朱老闆並沒有數手裡那沓錢,不用數也知道不夠。他嘬着牙,一副為難的樣子,「兄弟,真的不是哥們兒故意為難您,您這點錢,真的連我一瓶紅酒的價錢都不夠,您也知道,這酒我也是從人家別人那裡批發來的,光一瓶酒的進價就遠遠的超過了這個數,要知道,您倆可是喝了我兩瓶紅酒啊!哥們兒從東北,拋下老婆孩子,跟我那個兄弟,來到這裡,租房子,裝修,花了不少錢。還要起五更爬半夜的,又是買菜做飯,又是刷盤子洗碗的,為了啥?還不就是為了掙幾個錢嗎?可您老哥倒好,領個女人跑這裡約會,一通吃喝,完了一下抹嘴,說我錢不夠,您這也說不過去吧?您要是差個三百五百的,我們哥們兒就當交您這個朋友了,算我們今天白忙活啦,給您免了。可是……這……也差的太多了吧?」

「那……您想怎麼辦?把我扣這裡,給你們刷盤子洗碗?」二驢子說話雖然客氣,但話裡帶刺。

朱老闆並沒有在意,仍然語氣很柔和,話里同樣有威脅,「那哪行啊?我剛才說啦,我們都是遵紀守法的良好公民,哪裡能知法犯法呢?現在可是人人都知道,限制人身自由是違法行為的,我們是絕不會那麼做的。這個……」

他好像思考了一下,接著說:「您看這樣行不行?我們也讓一步,少要一點兒,您這不是給我四百多塊錢了嗎?我也不堅持我那兩千八百九十六了,咱湊個整數,您給我打個兩千塊錢的欠條,您先回家,該幹啥幹啥。啥時候您有錢了,啥時候再過來贖回欠條。您看這樣總可以了吧?」

二驢子想了想,同意了。還能怎麼辦?耍賴皮?他二驢子不是那種人,況且,今天這陣勢,就算是真想耍賴皮的人,也得琢磨琢磨。欠債不還?他二驢子更是做不出來這種事情,他二驢子今生今世最恨的,就是那些欠債不還的人。

他覺得,這已經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了,況且,人家也沒有限定期限,更沒有人跟着他回家拿錢,已經給他留足了面子。

他二驢子不能怪人家飯店宰了自己,的確,人家飯店裡菜單上,甚至牆上,都明碼標價,寫着什麼東西多少錢,據說,這價格也是在工商局備案了的,你還閉着瞎眼的,偏要消費檔次高的,怨得着誰?只能怪那個臭女人,一開始就是在算計他的。其實,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的。

當然,二驢子更是痛恨自己,你二驢子長的什麼德性,自己不知道嗎?看到個女人,就當天仙,跟灌了迷魂湯似得,主動找着上套?

他一路自怨自艾的往家裡騎,再也沒有了早晨路上的意氣風發。那輛單車的交響伴奏樂,更使的他無名的光火,曾一度跳下單車,對着車子狂吼着一頓亂踹。

他這一反常的癲狂行為,嚇得很多路人紛紛躲避,以為這個人犯了精神病,甚至有人打起了精神病院的電話。嚇得他趕緊騎上車子,逃離了案發現場。

所幸的是,這個老古董,質量竟然出奇的完美,任他盡情的肆意蹂躪,仍然堅強的完好無損,可以馱着二驢子一步三晃的繼續往家裡走。

回到家裡的時候,天色已將近黃昏。老太太心情焦急的在院子里轉彎。不時的出門抬頭向高家店鎮方向看一看。見到二驢子進了院門,就笑呵呵的迎了上來。

可她的笑容,瞬間僵在了臉上。他看到了二驢子那張寫滿怨恨的臉,不用猜就知道事情沒有如她希望的走下去。

在屋裡,二驢子如實的向老娘訴說了飯店的經歷。老太太除了震驚,就是怨恨與自責。

那會兒,人家二驢子可是那麼的強烈反對,不願意去相親的,是她強行的逼着二驢子去的,沒有想到,結果,竟然是這麼一個樣子的。

這一次事件,使得娘兒倆都感覺到臉上無光。好長一段時間,誰都不願意出門。

但有些事情,是耽誤不得的。二驢子家裡,雖然從村子裏分的地不多,總共也就是四畝多地,這些地,全都種上了小麥。

因為二驢子這麼多年不在家,丑兒叔就每年給了隔壁臭屁家一些錢,托他們幫着老太太把日子過下去,當然也包括把地種上再收回來。

這個時節,正是小麥長高長壯的關鍵時期,人們正在忙着排隊占井,澆地施肥。

過去,二驢子不在家,當然不用操心這些事情,現在回來了,就無可避免的要承擔起家裡的農活。雖然就這麼一點點地,農活也並不多,但總是要有人乾的,不幹,莊稼不會自己長的旺盛了。而且,人家臭屁家已經催了好幾次了。這農時不能耽誤的,您耽誤他一會兒,它就耽誤您一年,讓您一年顆粒無收。

就這樣,二驢子不情不願的跟着臭屁家一塊兒澆水施肥,當然不能只干他二驢子自己家的,也得跟着澆臭屁家的。

這天,他們正在澆臭屁家村東面的一塊兒麥子地,這塊兒地的邊上,就是他們村與高家店鎮的的交通要道。只見公路上,遠遠的騎過來,一個身穿綠色郵政衣服的男人,在金色的暖陽里,騎着歡快的單車,越來越近。

臭屁手搭涼棚,遮住刺眼的陽光,看了一會兒,認識那人,就跟他打招呼,「嗨!老郝啊?上我們村啊?」

老郝五十多歲,大個子,頭髮有些花白了。他一條腿支在地上,停住了單車,擦着滿頭的大汗,氣喘吁吁的說:「哎呀,我的媽呀,這天熱的,今年熱的可比往年早啊!也不知道哪個傻✘,還就你們村的,都這年代了,放着電話不打,非得寫信。我們過去一直要求,信要交到收信人手裡,最不行也要交到村委會的手裡。你說說,現在那麼多的快遞,咱農村都是放到小賣部代收,讓收件人自己去取了。可就這麼一封破信,還得讓我單獨跑一趟。哎~真是命苦啊!哦~對了,你們村裡有個叫王家有的,你認識這傻✘不?」

臭屁從聽他罵寫信的人,就一直在用眼色示意老郝,叫他別多說話了,可老郝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傾吐滿肚子怨言的機會,哪裡還剎的住車?

臭屁就看二驢子,二驢子滿臉的尷尬,直到老郝說出王家有,臭屁再也忍不住了,哈哈的笑了起來,笑的老郝一頭霧水,「你個臭屁,有什麼好笑的?是不是你看我命苦高興啊?」

臭屁憋着笑,斷斷續續的說:「你……碰……上……我,命就……不苦……啦。哈哈哈……」

老郝卻是一本正經,「嗯?你這意思,是不是說,你認識那個傻✘?你替他代收啦?」

臭屁笑的用顫抖的手指着二驢子,「你……認識……他不?」

老郝認真的看了二驢子半晌,才恍然大悟似得說:「哦奧~想起來了,他好像是你的那個鄰居,叫二驢子是吧?好長時間……」他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哦,剛回來?」

二驢子也「哦」了一聲。

臭屁總算忍住了他的笑,他指着二驢子,「你乾脆直接告訴他,你大號叫什麼?」

二驢子就尷尬而又自嘲的指着自己的鼻子笑着,「我就是您罵的那個傻✘,大號王家有。」

老郝頓時尷尬的臉通紅,嘴裏囁嚅着:「對……對不起,我實在是……」

二驢子卻搶着說:「真應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就因為我剛從那地方回來,手裡沒有錢,還買不起手機,當然,就算是買了手機,那個地方,也打不進去電話的。所以,往後,還短不了給您麻煩。」

老郝連連擺手,「不麻煩,不麻煩,這都是我們該做的,都怪我這臭嘴,老把不住門兒。」

《王二驢的浪漫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