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王者:我在峽谷當李白
王者:我在峽谷當李白 連載中

王者:我在峽谷當李白

來源:google 作者:矢於牧野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鳳求 矢於牧野 穿越重生

我叫鳳求,不叫糞球愛玩刺客,李白賊六借我五十,我買皮膚帶你亂殺,你來嘎嘎我滴個乖乖,怎麼還穿越了啊!還得靠我這手李白呀,看我在峽谷打打殺殺!哎!疼疼疼!咱們還是聊聊人情世故吧~~~展開

《王者:我在峽谷當李白》章節試讀:

」TIMI!「

」歡迎來到王者榮耀!「

」大河之劍天上來!「

我的紅buff!靠!又被猴子搶了!

主宰主宰!集合啊!

」請求集合!「

」吃俺老孫一棒!「

看着灰黑的手機屏幕,我眼看着對面孫悟空搶走了我們的主宰。

」乾的漂亮!「

」乾的漂亮!」

「叮!——」

「叮!「

」別叫了別叫了,你們早一秒來幫忙打,早打完了!「語音轉文字,發送!

哎!又輸了!

看着自己13殺3死的戰績,不出意外的話又是SVP了,下把別再給我排到你們這些軟腳蝦!

「歡迎來到王者榮耀!」

「塔下發育,我國服李白,穩住包c!」我先給隊友打一劑強心針。

「將進酒,杯莫停。」

好!節奏很好!就這樣打,包贏!

「對面要復活了,別浪,先一起拿主宰。」轉文字發送。

推完對面中路,眼看着對面就要復活,我率先回到上半野區,開始動員隊友集合拿主宰。對着感嘆號就是一頓連擊。

「開始撤退!」「叮——!」「請求集合!」

怎麼還在對面高地上浪啊?

我交完一套技能,才打了主宰十分之一血,隊友對此無動於衷,蹲在對面高地閑庭信步,兵線嘛兵線沒有,埋伏嘛埋伏沒有,就干站着等打架。

我不忍在內心啐了一口,大罵一聲,莽夫!

算了算了,誰讓是我鳳求的隊友呢,SVP的待遇,就是帶莽夫飛!

我去拉一組野怪刷出大招,等對面小滷蛋一露頭,咱就兩段位移衝上去給他嘗嘗刀光劍影的血腥,讓他知道知道這地盤兒誰說了算!

來了來了!

一段!兩段!大招!哎?大!大招!

完了!被阿斗暈住了!不講武德啊臭滷蛋,還帶保鏢!

抓緊1技能撤回野區,絲血逃生!在野區繞了一個身位,躲在牆角按下了回城。

不爭氣的隊友果然被對面揍了個七葷八素,射手孫尚香直接撲街,估計是1技能跳對面臉上去了,武則天躲在牆外瘋狂玩丟丟樂,丟那些個技能純純是在跟空氣鬥智斗勇,上單還在對面人堆里激情肉搏,輔助,哎?輔助是誰來着?

輔助在掛機!我就說怎麼這麼順的一局還是打架打不過!

別慌,我回程補個狀態,馬上帶你們飛,七殺零死亡的戰績,滿血的我指定能秒了對面雙C!

「嘭!」

就在回程讀完秒後,站在泉水的李白翩然倒下!

魯班這導彈真是走狗屎運了!我心裏已經默默罵開了。

對面乘勝追擊,勢如破竹,我們的激情上單雙拳不敵四手,醉卧沙場,套圈一樣的法師選手,被三個壯漢重重包圍,金身等死。

」Enemy Quadra Kill!「

滷蛋四殺了……

好消息是,滷蛋拿不到五殺,五殺的目標泡着溫泉呢。

壞消息是,滷蛋帶着一眾壯漢,氣勢洶洶推平了我家的防禦塔,直奔水晶而來!這一刻的滷蛋,雙手沾滿了」鮮血「,一馬當先(雖然沒有騎馬),意氣風發,油光鋥亮的腦袋上頂着大大的大拇指。

」666!「這是敵人對他的稱讚。

封狼居胥,便是如此吧。

我復活了,可隻身一人,再難創造奇蹟,秒掉對面法師正準備對滷蛋下手的時候,滷蛋的御用保鏢直接一套馬殺雞連環控,我的李白動彈不得,被滷蛋兩發噠噠噠打出了復活甲。

李白重傷倒地!

李白再起不能……

「這還國服李白呢!」「租來的號吧?」「哎,我怎麼會相信普信男可以帶飛呢?」隊友冷語相向,對倒地不起的我作最後的補刀。

復活的間隙里,對面滷蛋突掉了我們的水晶!

猩紅的失敗二字刺痛雙眼!

「你這技術要是國服李白,我都是職業選手了!」隊友留下一句不滿言辭憤然離開。

痛!太痛了!

冊那!你為何!要讓我遇到這種隊友!

這就是強者該遭受的待遇嗎?

作為本局SVP,我沒有獲獎感言,只是痛苦地捂住雙眼,我累了,我該如何帶領這幫小次老取得勝利。我都已經如此,還要我如何?

我叫鳳求,鳳求凰的鳳求。

我王者玩的賊六,正在做代練,就愛玩刺客,刺客里偏愛李白,飄飄欲仙。

當然我不愛喝酒,也不愛耍劍,要說我跟李白有什麼相似點,那大概就是寫詩吟詩了。

」抽刀斷水殺昏頭,豈知隊友是豬頭!「我好氣,出口成臟。

」抽刀斷水水更流,新人更比舊人愁~「一聲清幽淡雅的男低音悠然響起。

我一激靈,從未聽過這聲音,是不是家裡遭賊了?於是伸長脖子在房間四處打探。

」是誰,你出來,還沒造成犯罪既定事實,我不會報警的,咱有話好好說,有啥困難咱能幫的就幫,都不容易不是,和氣生財,和氣生財啊。「

空蕩蕩的卧室,燈光閃了兩下,緊張地把空氣也凝成了一張弓,似乎每個角落都有可能藏着什麼,越是安靜就越是令我心悸。

可依舊,除了我,空無一人。

莫不真是被我老娘說中,玩遊戲玩傻了,幻聽了?

不是吧,那我進醫院不得上新聞了?精神病醫院?進去了還玩的了手機嗎?

不行不行,千萬別是幻聽和精神病!

不對!要不是毛病,那不是被人入室偷竊了?希望是個劫財不劫色,啊呸不劫命的,不然小命可就交代在這了。還有那麼多好玩的遊戲沒玩呢。最主要的是,好兄弟欠我十個皮膚我還沒找他要!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此間陋室,甚得我心!」依舊是那清幽男低音在房間回蕩。

「是誰!裝神弄鬼非好漢,有本事,正面battle,出來掰扯掰扯?」我蹲起馬步,放下手機隨時準備從身邊找順手的傢伙。

「在下青蓮居士。」

我怔了怔,聲音居然是從手機里發出的!

青蓮居士不是李白嗎?真會給自己套面子,不請自來,非賊即盜!我不可能放鬆警惕的!

」閣下亦會是青蓮居士。「

什麼意思?我懵了。

」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男低音突然放高音調,用假音似的吟唱在屋內造作起來,餘音繞梁久久不滅。

當真是魔音貫耳,不會唱歌就別唱啊!我忍不住想捂住耳朵。

嘩嘩嘩————

轟轟轟————

突然,一襲棕黃江水鋪面而來,如千軍萬馬湧入我的卧室!

捏麻!樓上廁所炸了也沒這麼大場面吶?樓上這位置也是卧室,擱這幹啥呢,人工降海呢?

咕嚕嚕。咕嚕,咕嚕咕嚕……

咱明兒個要上新聞頭條咯,花季少年被糞水淹死,死不瞑目,生前仍惦記好友欠他的十款皮膚。抖音肯定要給我安排上大場面了,這事兒,建國以來,誰見過?

我!鳳求!死也死出個別具一格!

不對,那不正好被我哥們說中綽號了嗎?鳳求,糞球……

神聖的屎(holy shit)!我還不想死,救命!

」酒,敏,救命!酒!「

咕嚕咕嚕,咕嚕,噸噸噸,咕嚕嚕……

《王者:我在峽谷當李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