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為她破戒!婚後偏執霍總他掐腰寵
為她破戒!婚後偏執霍總他掐腰寵 連載中

為她破戒!婚後偏執霍總他掐腰寵

來源:google 作者:一塊糖粘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棠歲晚 現代言情 霍時川

清冷明艷小狐狸油畫家X陰鷙偏執瘋批總裁雙向救贖刻骨嬌寵婚後撒糖日常後期團寵棠歲晚被霍時川掐着指尖落吻時,怎麼也沒把這個強勢偏執的男人和小鎮上傷痕纍纍的小可憐聯繫在一起她以為只是一場見色起意直到死後看着霍時川為她報仇,才明白原來是情根深種重來這一次,她主動跑出花房,顫着嗓音喊了一句「霍時川……」從此以後,棠歲晚攥住了瘋狗的鎖鏈/京圈令人聞風喪膽的活閻王霍時川,冷漠孤高,狠辣無情卻在某天被人撞見,掐着小姑娘的腰深深落吻,低垂的眉眼間滿是溫柔繾綣小姑娘細腰長腿,眉眼明艷精緻,眼角的紅痣似是綺麗艷筆抬手揪着男人的耳朵,嗓音清甜,含着惱怒,「霍時川!」向來冷傲的活閻王,垂首虔誠應聲,「我在呢,晚晚」展開

《為她破戒!婚後偏執霍總他掐腰寵》章節試讀:

直到收拾畫具時,棠歲晚才倏然想起來,自己忘記要霍時川的聯繫方式了。

前世因為失明,棠歲晚的活動範圍基本困在那棟住宅中,偶爾出行也是被霍時川帶着,十指交扣緊握,男人一步也不肯離開她身邊。

自然沒有需要額外聯繫霍時川的時候。

……本來還想問問霍時川什麼時候帶自己走,她好收拾東西。

棠歲晚一邊漫無邊際的想着,一邊抱着畫板架往別墅中走去。

只是剛踏進客廳,她敏銳的注意到了不對勁。

葉建和坐在沙發上,愁眉不展。

表姐葉夢坐在餐椅上,正掩面哭泣着,聲嘶力竭得好似葉建和已然去世。陳穎就坐在她旁邊,順着葉夢的背輕聲安慰。

棠歲晚不解,但她懶得關心這家人的事情,自顧自的抱着畫板架準備上樓。

陳穎卻不知道發什麼瘋,突然厲聲呵斥道,「棠歲晚,你的教養在哪裡?夢夢都哭成這個樣子了,你也沒有一點關心?」

聽到了棠歲晚的名字,葉夢的哭聲頓了頓,然後愈發響亮了。

棠歲晚站定在原地,轉頭看向陳穎。

明明還是那張漂亮得在昏暗室內像是自帶光暈的小臉,陳穎卻莫名的覺得不對。

小姑娘抱着大半個人高的畫板架,嗓音清潤沁甜,平鋪直敘道,「我是你們養大的,教養可能被你們吃了吧。」

她歪了歪小腦袋,似是真心實意的好奇,「你總是說我沒教養,可是我小的時候大家都誇我,反而是大了才這麼說,那作為把我養大的舅媽,你是不是應該反思一下你自己呀?」

從沒想到一向聽話乖巧的棠歲晚會突然回嘴,陳穎一時間愣在了原地,竟不知道該怎麼說。

葉夢也猛地抬起了頭。她眼眶紅紅,抽泣着開口,「晚晚,你怎麼了,怎麼能這麼說媽媽……」

棠歲晚眼神很好,好奇地詢問,「有人踢了你一腳?」

那碩大一個淺灰色的腳印,看得出極為用力,在葉夢白裙子的胸口實在是太過於明顯了。

葉夢……

她喉間溢出一聲長長的悲鳴,又埋頭大哭了起來。

葉建和唰地一下站起身,沉着臉開口,「晚晚,你……」

棠歲晚小小的嘆了口氣,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在她搬畫板架的時候和她說話——畫板架真的很重。

她直視着葉建和,眸光平靜淡淡,不像是在看所謂的血緣親人,「我怎麼了?」

被隨手拿來當簪子的鉛筆早已經被收進了袋中,小姑娘濃密烏黑的長髮披散在身後,將那張小臉襯得凝雪般的白。

沒什麼表情時,顯得極為清冷淡然,葉建和恍惚中彷彿看到了霍時川站在自己面前,一樣的冷淡。

讓他將未盡的訓斥話語吞了回去,囁喏片刻,憋出來一句,「你……明天出門記得帶身份證。」

「帶身份證做什麼?」棠歲晚追問。

想到當初花費了好一番心思和金錢打點、才將這套大別墅巧立名目的繼承到自己名下,還沒享受多少年呢,又要拱手讓出去,葉建和只覺得心都在滴血,說話也沒帶慣常的偽裝,沒好氣道,「讓你帶就帶,別問這麼多。」

面對橫眉冷目的葉建和,棠歲晚倒是表現得一派平靜,「哦,我以為你想把我帶出去賣了。」

葉建和臉上的表情一僵。

他抬頭去打量棠歲晚的表情,神色不明,有些懷疑小丫頭片子是不是知道了什麼,聯合霍時川擺了他一道。

卻見小姑娘又倏然彎眸笑了起來,和從前一般無二的溫順乖巧,「開玩笑呢,舅舅。」

葉建和看不出什麼端倪,嗯了一聲,勉強收斂了情緒,「晚晚,你也知道這套房子本來是你爸媽的,當時他們出事時候你還沒成年,所以我就先接手了這套房子。現在眼看着你也長成一個大姑娘了,這套房子還是得物歸原主啊。」

他這邊努力想表現出溫和慈愛,餐廳里聽到的陳穎卻是一臉震驚,猛地站起了身,因為過於激動,還有些破音,「姓葉的,你說什麼?」

她踩着一雙高跟鞋,噔噔噔幾步就衝到了葉建和身旁,一把揪住了人的西裝袖子,眼睛瞪得死死的,「這不是我們的房子嗎?」

葉建和被她狠狠一拽差點失去平衡,臉色瞬間不好看,擺手想讓陳穎鬆開,「你好好說話,別上來就動手……」

棠歲晚在旁邊看得津津有味,也不嫌畫板架重了,將架子支撐在地板上,甩了甩被墜出紅痕的手。

一邊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火上澆油,「對呀舅媽,你為什麼這麼著急,這套房子本來就是我的呀。」

陳穎聽着棠歲晚懶散拖長的語調,只覺得吞進肚子里的熟鴨子就要長着翅膀飛走了,拽着葉建和的手愈發加了力道。

「你給我說清楚,添置了這麼多傢具幫傭,還有這麼多年的修繕費水電費,哪個不要錢,就這麼白白花出去?」

葉建和餘光掃到棠歲晚看熱鬧的模樣,還有矗立在客廳周圍隨時準備聽吩咐的幫傭,一張臉漲得通紅。

他一把扯開陳穎的手,激動之下,連帶着西裝外套的扣子都被拽掉了一顆,「好了,你看看你現在像是什麼樣子,跟個潑婦一樣,斤斤計較的!」

陳穎被葉建和一把甩開,沒穩住身體接連倒退幾步,還是葉夢上來扶住了陳穎,才免去直接摔個狗吃屎的悲劇。

「好啊,葉建和你現在都敢動手打我了!」陳穎火氣上頭,不管不顧的撲上前,剛做了美甲的長長指甲盡數往葉建和臉上、身上招呼着。

葉夢不明白事情怎麼就發展成這樣了,剛剛還是他們一起聲討棠歲晚,怎麼現在就演變成兩口子干架了。

她試圖阻止,幫傭也被她喊上來幫忙,整個客廳亂成了一團。

棠歲晚看了一會兒狗咬狗的場面,就覺得沒意思,轉身抱起自己的畫板架,哼哧哼哧的往二樓走去。

她有單獨的畫室,先將畫板架在畫室放好,才慢吞吞的走回了自己的卧室。

掏出放在口袋裡的手機時,棠歲晚看着屏幕上跳出的好友申請有些愣神。

那是一個純黑色頭像的微信號,名字是,霍時川。

棠歲晚迅速的通過了好友申請,指尖懸空在手機屏幕上晃了晃,猶豫着發過去了一個貓貓探頭的表情包。

上方跳出了「對方正在輸入中……」的字樣。

【霍時川】明天讓葉建和帶你去過戶房子。

棠歲晚倏然坐直了身體,輕輕咦了一聲。

《為她破戒!婚後偏執霍總他掐腰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