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保悟空向西遊
我保悟空向西遊 連載中

我保悟空向西遊

來源:google 作者:萌神吃妖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唐真 奇幻玄幻 萌神吃妖怪

魂穿西遊界,身附唐玄奘唐真一覺醒來已經在西天取經的路上了徑過雙叉嶺,夜住劉伯欽正到了那兩界山中,五行山下,唐真正琢磨着怎麼效仿原著救他脫離苦海卻正趕上大變故正是那真君鬧神通,二郎神要殺孫悟空,這五百年已過,什麼仇什麼怨啊悟空莫怕,為師救你來也展開

《我保悟空向西遊》章節試讀:

東勝神州,傲來國。

常言道,水火無情,世間但有水災火患之地,必是生民塗炭,百姓遭厄。千古以來都是如此,然天有不測風雲,這風雲是好是壞尚未可知,人有旦夕禍福,福禍終不易辨。是故人定勝天也。

話表那顯聖二郎真君的六個兄弟,梅山六聖者,既康、張、姚、李四太尉,郭申、直健二將軍。正坐在東海便發愁。

說是東海,實際已西出東海之畔幾十里,自那妖魔肆虐之後,東海邊之水每日愈漲。早淹沒附近田舍漁村、阡陌古路。

一時間,淹溺者、流離者陳橫遍野,暴亡者、失散者不絕於地。

傲來國百姓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那梅山老大康安裕道「幾天了,每日都有人死去,死亡數與日俱增,事在緊急,這二爺怎麼還不回來?」

李煥章、姚公麟道「這天天苦等也不是辦法,我兄弟幾人到此除了打退那九頭蟲外,一無所成,而今百姓苦不堪言,我等卻在這裡坐着。」

康老大道「閉嘴,你懂什麼,我等只管聽令行事,不可擅動,就是這大水來了將我等淹死,也不得擅離職守。」

直健是個急性子,站起來罵道「老大,你這是愚忠,大丈夫行事,當以社稷為先,黎民為重,你在此婆婆媽媽像什麼樣子。」

康老大聞言也眼睛一蹬站起來,要說些什麼,但憋了半天,眼珠轉了轉,又給憋了回去,只坐回原地不說話。

張伯時道「老六你怎麼跟大哥說話呢?我等既為兵將就該以二爺命令為先,怎可三心二意,顧此失彼,你還是太年輕,豎子不足與論。」

直健眼紅道「你罵誰豎子呢。」

說罷二人扯開袖子就要動手。

五弟郭申趕忙過來勸架「二哥。六弟,這大敵未至,我兄弟幾人豈可內亂,切莫傷了和氣,快消消氣,消消氣。」

六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就這樣耗着時光,轉眼間已不知過去多長時間。總之吵了半天,一個百姓也沒能救起。

話分兩頭,再說那東海龍王水晶宮之中,那敖廣此時酒醉正酣,眼前有龍女、美姬歌舞,身邊有龍後、龍妃作伴,周遭的蝦兵蟹將手持重兵替他守着家業,當是其樂無極也。

「父王,你這次又投不中,還得再罰一杯。」

有龍女以投壺為引,和龍王賭賽,此刻想是又贏了父親,拍手歡喜,那敖廣見女兒開心,一臉寵溺,道「好好好,我繼續喝。」

龍王高舉手中的海螺酒杯,瓊漿滿上,低頭復飲。

偶有蝦兵蟹將來報海嘯災情,都被龜丞相九千歲攔在門外,道「莫擾龍王雅興,大王吩咐過,今日高興,不得拿海邊的事兒來煩他,你且退下。」

旋即接着奏樂接着舞,整個水晶宮共登極樂天國,這正是此間樂,不思蜀也。

再說到唐真一行人,自南贍部洲五行山界出發,一路東行,過大唐國界,又過南海,到了東勝神州,路途之遙,可見一斑。飛了幾個時辰,唐真終於在鷹背上窺見了大海的輪廓。

「那前面便是東海了吧。」

二郎神道「不錯,飛了這許久,終於到了。」

很快,大鵬、巨鷹,載着唐真自雲端滑落,在離梅山兄弟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那六兄弟目光皆聚集在巨鷹身上,認得是自家爺爺,趕忙上前迎接,吵架的事暫且忘到一邊。

唐真從鷹背上跳下,整理好衣冠,那大鵬、巨鷹也都搖身一變,皆現出本相,是孫悟空、二郎神也。

「二爺,你回來了。」康老大趕緊上前問詢。同時心裏已經安定。他已經看到那五百年前的齊天大聖站在一旁,想是二爺此行不負眾望,將那天河定底神珍鐵取回了。

「老大,我走後,水勢如何?」二郎神問道。

康老大哀嘆答道「二爺,別提了,這水勢甚囂塵上,已阻擋不住,若再不想想辦法,只怕那傲來國要亡國了。」

直健陰惻惻道「呵,那當然了,六個大老爺們兒就在這兒干坐着,那百姓不死絕就有鬼了。」

康老大、張伯時一起回頭低聲道「老六,閉上你的嘴。」

二郎神無視這一切,對他們道「先別說這些了,我已將如意金箍棒請回,我先和孫大聖去定水吧。」

「好好,我們快去。」孫悟空早就等的不耐煩了,那二郎神載着唐真飛的慢,一路慢慢悠悠才到,要是他自己來,一個筋斗十萬八千里,這會兒早就過來把水患平了。

「等等。」唐真叫住他們,心裏始終覺得不妥,「你看我等是不是先查明海嘯的原由,再擬定治水之策,你們這般莽撞的過去,這金箍棒有沒有用還未可知呢。」

孫悟空對師父笑道「師父,有這個必要嗎?我等快去快回,不可再耽擱了。」

說罷與二郎神共架祥雲,到了海平面上,看那海浪翻滾,洪波湧起,真箇是兇險萬分,若是凡人掉進去,斷不可有生還之理。

二人對視一眼,孫悟空既從耳朵里掏出一根繡花針,道「這寶貝五百年不曾用過,今日出世,要成一番大事也。」

接着將繡花針晃了晃,吹口仙氣,變作碗來粗細,十幾丈長,用手一拋,便丟進海中。

等了片刻,不見動靜,更不見海水退去,二人心中疑惑,便想細看那水中變化。

不多時,一道兇猛的浪花直衝雲霄,如雷霆崩裂。浪花離孫悟空近,二郎神遠,大聖反應不及,已被那海水淋得濕透,忽覺身體一重,再也無法在雲上停留,直挺挺落下去,掉進汪洋大海中。

突生的變故讓所有人始料未及,那六聖、唐真也在岸上看的心驚神慌。

二郎神不做猶豫,搖身一變,變作一條大魚,直接躍進水中,尋找孫悟空的蹤跡。一邊找,一邊呼喚孫大聖,期望他能聽到。

岸上的人看不清水裡的情況,只能焦急等待。

終於,隨着一聲大浪,那海中一隻大海龜探出了頭,背上馱着一隻昏厥的猴子。

上了岸,那老龜現出本相,原來也是二郎神變得,還未站穩,那真君便累的跪倒下來,沒半點力氣站起。

「好重,好重。」二郎神口中不住的說著。

六聖皆覺得奇怪,這只是一隻猴子,有那麼重嗎?想當年,二郎母親被壓在桃山下,二郎擔山趕日,斧劈桃山,亦不見勞困,怎麼此番被一隻猴子壓成這樣?這猴子比山還重?

唐真蹲下身,瞧着二郎神那憔悴的俊臉,問道「真君,你這是怎麼了?」

二郎神道「唐長老,這水下有古怪,我自沾上那海水之後,便覺得渾身奇重無比,載上孫大聖后,更是覺得重如泰山,此番從海底將他馱上來,幾近把吃奶的勁兒都使了,這絕不是尋常海水。」

梅山六聖聞言,無不心驚膽戰,自家二爺爺是三界數一數二的戰神,尚且差點爬不上來,若換做他人,只怕永無出頭之日,莫非這是天要亡傲來國?

正說著,孫悟空已從昏厥中驚醒,他到底是金剛之軀,雖猝不及防之下被重水壓昏過去,但恢復的倒是挺快。

「師父則是怎麼一回事?」孫悟空百思不得其解,這金箍棒丟下去怎麼不僅沒能定住江海,反而讓水勢更兇猛?那奇重無比的海水又是怎麼回事?

唐真面色凝重,暗自思忖其中緣由金箍棒,海中水,這是一金一水。水奇重,沾上就沉下去上不來……難道……

唐真眼前一亮,道「賢徒,真君,你們說有沒有這樣一種可能,這金箍棒和海水,正是五行相悖,五行之中,金為水之母,金生水也,那海水得了金氣,水勢愈漲愈強,故臨陣爆發,直衝天際,而這重水,你們有沒有聽過這樣一句話,弱水者,鴻毛漂不起,蘆花定底沉。」

「這……」孫悟空、二郎神相視一愣,旋即恍然大悟「對啊,我等怎麼就沒想到。」

可以說,唐真的猜測是唯一一種解釋。

「可是,這弱水是哪兒來的?絕不可能是東海原有的,想是被那九頭蟲混合進去,這才使海岸海嘯不止。」二郎神如是說。

唐真道「既然如此,真君,此事已耽擱不得,你須速速行動,助我平定水患。」

二郎神道「有何吩咐,你只管講來就是。」

唐真道「你須往昆崙山西北,不周仙山之處,尋訪山洞,找尋大禹王治水時留下的先天息壤,那息壤以一化百可擋弱水,且五行之中,土克水也,正應相生相剋之理,你要快去快回。」

二郎神被他大膽的想法震驚,一時也不知能不能行,但看他篤定的眼神,也只有選擇相信「既如此,我去也。」

唐真拉住他又叮囑道「你此去,可能會遇到一個人,那人是上古大神刑天,他奉遺命看守息壤,恐怕不會輕易給你,你恐怕要和他苦鬥,但你要記住,這天下蒼生皆等着息壤救命,萬民之重皆在你二郎真君身上,你只可勝,不能敗,知否?」

二郎神眼神堅定,鄭重的向唐真拱手「長老放心,二郎此去,定不負所望。」

唐真合掌還禮「有勞真君了。」

說罷,那二郎神縱身一躍,也不知哪兒又來的力氣,架祥雲,向西飛去。

悟空道「師父,我去助二郎神一臂之力。」

唐真道「賢徒且慢,我另有要事交付與你,你不可隨他去。」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我保悟空向西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