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被黑化大佬寵成萬人迷
我被黑化大佬寵成萬人迷 連載中

我被黑化大佬寵成萬人迷

來源:google 作者:漁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無極 梵音 現代言情

【女強男強團寵系統穿越重生病嬌】梵音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穿越到一個垃圾星,成為垃圾星一名孤兒院的孤兒每天吸着有刺鼻味道的廢氣、吃着發霉的黑麵包、喝着渾濁的水這簡直不是人過的日子,梵音一怒之下,直接跳樓,想要再穿越回去沒想到,她直接原地復活!梵音不但沒死,還覺醒了土豪系統只要有錢,什麼都能買到為了變強,梵音開始了撿垃圾,然後再把垃圾賣給系統的苦逼人生......但讓梵音沒想到的是:她一個生在紅旗下,長在春風裡的三好學生,除了在垃圾星撿撿垃圾外,不過就是發了點善心,救了個人,沒想到就被纏上了看着笑的一臉溫和無害,渾身低氣壓已烏雲壓頂的大佬......梵音:救命,這日子沒法過了!展開

《我被黑化大佬寵成萬人迷》章節試讀:

孤兒院所有表現的比較強勢的孩子,年紀相對都比較大,好幾個都已經八歲,馬上就要被院長趕出孤兒院自謀出路了。

還有些孩子,年紀雖然不大,但打起架來不要命,不在乎自己的命,也不在乎別人的命。

得罪這樣的狠角色,很容易半夜睡着時,就會被人給弄死。

梵音現在還太小,瘦瘦小小、力氣也不大,更沒有搖光星人的兇惡和狠厲,在敵我實力懸殊時,她只能選擇先苟着。

第二天一大早,梵音醒後,睡在她隔壁的女孩子也跟着醒了,女孩子眼神清明,看向梵音的眼神帶着別有深意的乖張。

梵音面上一派天真,心中卻哀嘆一聲

真是的,被盯上了。

她只想安安靜靜的撿垃圾而已,怎麼就那麼難。

梵音下床穿好鞋子,走出了宿舍,女孩子也緊跟在梵音身後,除了女孩外,梵音還察覺到了其她目光。

梵音先去餐廳領了早餐。

分發早餐的瑪麗看到梵音後,臉上依舊維持着昨晚的好心情,把黑麵包遞給梵音時,還不忘叮囑一句,「小可愛,今天也要加油哦!」

梵音羞澀的點頭應了,然後跟其餘孤兒院孩子一樣,快速把黑麵包塞進嘴裏吃掉,就往孤兒院外走。

走前,梵音回頭看了眼瑪麗,有些奇怪的皺了皺眉,瑪麗既然那麼喜歡口紅,她為何從未見瑪麗塗過口紅呢?

這個問題在梵音腦海中一閃而逝,緊接着,梵音就出了孤兒院,她撿起昨晚丟在門口的塑料棍。

女孩子緊跟上梵音,「喂,帶我去你昨天找到口紅的地方。」

梵音點頭表示答應。

女孩對梵音的識相感到滿意,兩人剛出孤兒院不遠,就遇到了兩個坐在垃圾山上的女孩。

這兩個女孩也是孤兒院的孩子,看到梵音兩人後,兩個女孩站起身,從矮矮的垃圾山上一躍而下,跳到兩人面前。

「莉娜,你們要去哪?」

站在梵音身邊的莉娜眼神警惕的盯着兩個女孩子,「艾迪、卡拉你們怎麼在這?」

四人中個子最高的艾迪,皮膚黝黑、厚嘴唇,有一頭非常惹眼的臟辮,黑漆漆的大眼睛戲謔的看着莉娜,

「莉娜,我對能撿到口紅的垃圾山也很感興趣。」

「你?」莉娜氣的咬牙,可當她的視線掃到旁邊的卡拉時,怒氣硬生生的被壓抑了下去。

卡拉是莉娜的孿生妹妹,兩人今年都已經八歲。

卡拉從小就力大無窮,連孤兒院的男孩子們都很怕她,且卡拉打起架來不要命,小小年紀,臉上就有一條從右眼角斜着向下直到左嘴角的醜陋傷疤。

傷疤如同一條長長的蚯蚓趴在女孩子的臉上,她絲毫不在意臉上醜陋的傷疤,因為那是她彪悍的戰績,很多孤兒院的孩子看到那道傷疤,就不敢再招惹卡拉姐妹。

莉娜不是兩人的對手,只能默認兩人跟上。

接着就是三人目光灼灼的緊緊盯着梵音。

梵音佯裝害怕的樣子,走了半個多小時,就領着她們來到一座她之前撿了不少好東西的垃圾山,當然這座垃圾山跟她之間撿到集裝箱鋼架的垃圾山沒法比。

但這座垃圾山依舊比孤兒院周圍那些被孤兒院里的孩子,不知道翻了多少遍的垃圾山強多了。

仔細找一找的話,還是能找到不少好東西的,比如塑料瓶、易拉罐、鐵鍋、老舊電線等。

莉娜三人看到這座垃圾山,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掏出口袋裡的垃圾袋,迫不及待的開始搜尋起來。

梵音左手拎着自己的垃圾袋,右手用塑料棍在垃圾山下劃拉,撿了幾個塑料瓶後,身影不動聲色的朝垃圾山的另一面走。

等三人看不見自己後,梵音再不遲疑,撒腿就跑。

一口氣跑了半個多小時,梵音終於到了昨天撿垃圾的地方。

看到熟悉的垃圾山,梵音由衷感覺到一股安心的幸福。

梵音沒有急着撿垃圾,而是在周圍轉了一圈,確認無人後,這才歡快的拎着自己的塑料棍開始在垃圾山上扒拉,看到有價值的垃圾,就直接賣給系統。

不知不覺撿了四個多小時,梵音一看電子錶,已經快下午一點了。

梵音雙手因用力劃拉垃圾而有些酸軟,把手中的塑料棍放到一旁,梵音開始查看自己一上午的收穫。

餘額1761.2。

一上午的時間,賺了大約50星幣。

雖然遠遠不如昨天的收穫,但也還行吧。

梵音現在年紀小,正是身體發育長個子的時候,加上原身明顯營養不良,長得不高,頭髮枯黃,身體過於乾瘦。

現在梵音有了點錢,就不想在吃上虧待自己,她還想將來能長個大高個呢。

梵音買了瓶純牛奶、一份三文魚炒飯。

吃完午飯,梵音顧不得酸疼的雙臂和磨得生疼的小手,再次拎起自己的塑料棍,開始撿垃圾。

就在梵音愉快的撿垃圾時,忽然聽到垃圾山的背面傳來成年男人說話的聲音。

有人?

梵音立刻停止撿垃圾,避免發出一丁點兒聲音。

梵音蹲在垃圾山的一個凹陷處,一動不敢動。

聲音順着飽含酸臭味的氣體傳入梵音耳中。

「就扔在這吧。」

「還有口氣!」

這是兩個成年男人的聲音,一個音色尖銳,帶着幾分陰鷙的暗啞,一個音色渾厚,嗓門很大。

兩人說話時的聲音都沒有刻意壓低,似完全不在乎周圍有沒有人,帶着一股莫名的自信。

嗓音低沉的男人再次開口,「少爺在他身上划了二十一刀,說要讓他慢慢死、一點點品嘗痛苦的滋味、一步步迎接死神的降臨。」

「嗯,」另一個嗓音渾厚的男人說,「那就扔在這裡吧。」

緊接着,梵音就聽到地面傳出『咚』的一聲響,似乎有什麼東西被扔到了地上。

緊接着就沒了聲音,幾分鐘過去,梵音以為兩人已經走了,正打算要不要探頭查看一下情況,就忽然感覺到頭頂被一片陰雲遮蓋。

一股極致的恐懼順着梵音的脊椎骨,迅速攀沿至後背,寒氣蔓延,雞皮疙瘩不受控制的起了一身。

「哈,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只小老鼠,」緊接着梵音感覺到脖子一緊,一個穿着乾淨黑西裝的高個男人,在梵音來不及做任何反應時,就已經掐住了梵音的脖子,把她舉了起來。

梵音目露驚駭,難以置信的看着面前這兩個正死死盯着她的男人。

怎麼可能?

她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這兩個男人是怎麼發現她的?

而且,她在山的另一面,這兩個男人不可能看見她。

到底是怎麼發現她的?

聲音渾厚的矮個男人長得有些胖,也穿着乾淨的黑西裝,一雙黑沉沉的眸子,看向梵音時,帶着漠然,眼神空洞的好似梵音只是無聊的空氣,不值得他傾注半分注意力。

高個男人金髮藍眼,臉頰額骨凸出,眼神狹長,帶着幾分狠厲之氣,有一個醒目的鷹鉤鼻。

「殺了吧,」矮個男人說完這句話,就轉身離開,他說話時的語氣很隨意,隨意的彷彿梵音不是一個人,不是一個鮮活的生命,只是一隻螞蟻,一隻隨意受他們支配的、且沒有任何還手之力的螞蟻。

高個男人輕笑一聲,然後在梵音震驚的目光下,一個閃爍着晶瑩寒光的冰凌椎在男人面前緩緩成型,尖銳的頂端對準了梵音,接着絲毫沒有遲疑的刺穿了梵音的心臟。

梵音的呼吸很快停止,男人隨手把梵音的屍體扔在垃圾山上,彷彿梵音原本就是一件不值得他們注意的垃圾。

兩人身影很快消失,這片天地再次恢復寂靜,只有幾隻長着黑色翅膀,『咕呱、咕呱』叫的烏鴉慢慢從遠處飛來。

半個小時後;

「呼!」

梵音猛地從地上坐起,長舒口氣,右手輕撫着自己的心臟,彷彿依然能夠感受到當時心臟被貫穿時的窒息感和被巨大的疼痛包裹的瞬間。

那是什麼?

人怎麼能凝聚冰凌呢?

普通人類當然不可以,難道他們是非人類?

還是異能???

難道這個世界,還有異能這種東西?

原主一直生活在孤兒院,根本沒見過那種特殊的、強大的力量,梵音就更不知道了。

她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種力量很強大,絕不是她可以抗衡的。

梵音喘了幾口氣後,立刻用右手捂住嘴,眼神警惕的四處張望,又不發一點兒聲音的傾聽周圍的動靜。

除了烏鴉的叫聲,周圍很安靜!

走了吧?

應該走了!

這裡不能再待下去了,要儘快離開,誰知道那兩個殺人不眨眼的傢伙,會不會再回來。

梵音這麼想着,身體已經非常誠實的往垃圾山下跑,繞過垃圾堆,拎上自己的垃圾袋,沿着來時的垃圾路返回時,梵音一不注意,直接被腳下的東西扳倒。

梵音低低罵了句倒霉。

在這遍地充滿垃圾的地方,一不小心就會被垃圾扳倒。

梵音站起身,這才看清,扳倒自己的不是什麼垃圾,而是一個人。

確切的說應該是一個血人,一個身型比自己稍微高一點兒的小孩子。

梵音下意識咬唇,心知,地上的男孩子應該就是剛才那兩個男人口中的『少爺』殺死的。

男孩渾身都是血,彷彿被鮮血侵染,應該已經死透了。

哎,梵音心中暗暗嘆息一聲,對着男孩說了句「對不起!」

這裡實在是太危險了,她沒時間把這個可憐的小男孩埋起來了。

梵音右腳抬起,正要從小男孩身上跨過去,沒想到,忽然,一隻纖細的、略有些粘膩的小手緊緊抓住了自己的腳踝,略有些沙啞的、依舊能聽出幾分稚氣的童音緊接着響起,

「...救我!」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我被黑化大佬寵成萬人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