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本佛魔
我本佛魔 連載中

我本佛魔

來源:google 作者:周真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真慫 奇幻玄幻 齊銘

齊銘一心想做一個善良的人,奈何被九世極惡纏身命懸一線之際,在異世大陸覺醒了佛魔雙系統,當為了活下去,一步步站上頂峰時,才明悟佛是我,魔也是我!展開

《我本佛魔》章節試讀:

雷音寺,坐落於帝都西北邊的菩提山上。

相傳在建寺以前,此山上有一棵參天菩提樹。每每有高僧,開壇講經,與友論道都會選擇在這棵菩提樹下進行。在佛法長久的渲染下,久而久之此樹產生了一絲佛韻,之後無論是誰,只要盤於樹下打坐修鍊,必將進入頓悟狀態,修行一日千里。當消息傳開後,一度還引起了修真世界的大戰,要知道當時可是abc 年前,域外天魔還未入侵之時。那個時代,宗門鼎立,大能並起誰也不服誰,就在這僵持之際,一位自稱釋迦如來的僧人橫空出世,於菩提樹下敗盡各路大能巨擘,強勢崛起,最後建寺於此,取名雷音。

隔着老遠,齊銘都能看見被佛光籠罩的群山,特別是中間那座擁有着,遮天樹冠的山頭,上面的殿堂被佛韻光圈單獨包裹,透露出一種神聖不可侵犯的感覺。想必那就是雷音寺的主殿吧。果然,圓覺催動着袈裟直奔中間而去,頃刻間降落在主殿前的廣場上。剛一落地,齊銘腦海里的梵音準時響起了播報

「完成任務通過考核進入雷音寺 」

”獎勵30點功德」

把齊銘送到,圓覺歉意的解釋一聲後便告辭離開了。看着四周來往的僧人們,裏面竟然有不少女弟子,這倒是把齊銘給整不會了,不過他也沒去多糾結。見始終沒人搭理自己,便抬腿自顧自的閑逛,參觀起新環境來。轉着轉着,一位相貌堂堂,身材魁梧與齊銘一樣雙耳垂肩的僧人單掌立於胸前擋在了齊銘前進的路上。眼神複雜的開口說道

「本座乃雷音寺主持,慧法,已在此地等了你十三年。以後將是你的師父,跟我來吧。」

只見他便大袖一揮,帶着齊銘騰空而起。片刻後,落在了一棵參天大樹下。指着大樹說

「想必在來的路上,圓覺已經跟你介紹過這棵悟道菩提樹了。以後你每日打坐修鍊就在這棵樹下進行。」

說完不給齊銘開口詢問的機會,扭頭朝着旁邊那座掛着 惜月居 牌匾的禪院走去。進入院門,來到了中間的一張四方石桌旁坐下後,慧法的聲音再次響起

「左手邊這間 明月房 ,從現在開始就屬於你了,裏面的日常用品全是給你準備的,都是新的,可以放心使用。而我就住在這間正房裡。行了,就這些交代的,你有什麼問題可以問了。」

齊銘打量着這處溫馨典雅的惜月居,內心說不出的喜歡,畢竟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一次擁有了屬於自己的房間(伽明大叔家,住的其實是伽心的房間。)看着不苟言笑的師父,齊銘小心翼翼的問出了自己的第一個疑問

「師父,為什麼咱們寺里有這麼多女弟子」

慧法一臉,早知道你小子會問這個問題的表情說道

「我們是佛修,不是修佛。這二者還是有一定區別的。

修佛,是一個以研究自身人性為基礎,不斷參照古人所留佛學,明悟自身,追求至善,以達到教化眾生為目的。

而佛修,是一個以修行古人所創佛法為基礎,不斷強化自身境界、實力,達到破碎虛空的目的。本質上來說還是一群修行者,所以沒有那麼多僧規戒律。」

齊銘聽了解釋後,向著師父拱了拱手回道

「師父,徒兒受教了,沒有問題了。」

慧法淡然的看了眼齊銘,吩咐着說

「那好,去修鍊吧。」

齊銘乖巧的應了聲後,起身來到了菩提樹下,盤腿掐印進入了修鍊狀態。感受着四周濃郁到化不開的佛元,齊銘又體會到了,當初第一次修鍊時出現的溫暖感。沒多久便進入了入定的狀態。這時慧法緩緩的走了過來,併攏起雙指點在了齊銘的眉心處。經過片刻的探查, 心裏震驚無比

「如此快的吸收速度,這小子修行的佛法竟然不比我的《大日如來真經》級別低?並且他的識海還有一道屏障,時刻阻止着我的探查?嘿! 可以啊!小子的機緣不錯啊。」

看着如此優秀的齊銘。慧法寵溺的輕撫了幾下他的頭。驕傲的回到了惜月居。

隨着太陽的落下與升起,時間來到了第二天,突然,齊銘的意識被動的出現在了蓮台空間,正在他一臉茫然時,空中浮現出了不動明王印的經文要意。慢慢的這些經文融合成了一個黑色小人,開始一遍遍的使用着不動明王印。在齊銘仔細的觀察了一陣後。心裏猛的一震「我懂了。原來還可以這樣。」他嘴裏一邊嘀咕着,一邊下意識的跟着黑色小人不知疲倦的演練。當他不用靠,不動印法來維持梵光寶甲時,黑色的小人如一股黑煙一樣消散了。這時他的意識也退了出去,外界齊銘猛的睜開眼睛,不敢相信的站了起來,嘗試施展了遍不動明王印,結果讓他開心萬分,真的如蓮台空間那樣。從此以後再與人對敵,就不用傻乎乎的一直掐着個印法了。慧法過來時剛好看見了齊銘的演練,忍不住鼓掌調侃道

「啪····啪····啪 , 真是不錯的印法,我都懷疑你小子是不是遇見了佛祖,才得到這麼多高深的佛法。」

聽到慧法的玩笑聲,齊銘從興奮中驚醒了過來,他心裏很清楚,自己擁有系統的這個秘密死都不能告訴別人。只見他眼珠瘋狂的轉了幾下後,恭敬的拱手回到

「師父,徒兒是在一個叫做伽葉寺的破舊寺廟裡得到的這些佛緣。另外在去參加考核的路上機緣巧合幫天機院完成了次任務,他們也獎賞了弟子一些功法。」

齊銘本想着用天機院這個真消息去填補迦葉寺這個假消息,畢竟連他自己都不覺得迦葉寺能有什麼像樣功法,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本來只是開玩笑的慧法,在聽到伽葉寺三個字後,意味深長的說了句

「那這就不稀奇了,迦葉寺的慧真老和尚與佛祖區別也不大了,好了,有大造化是你的福緣,不用這麼小心翼翼,這不,我也是來給你送功法的,不過你先把你會的佛武都施展一遍,我看你在哪方面還有不足。」

當聽到師父給予迦葉寺,那位走起路來都顫顫巍巍的慧真老禪師這麼高的評價,齊銘嚴重懷疑他們說的是不是同一個人?,不過想到這個問題也不是很重要,便沒有糾結了。簡單的準備了下後便將 不動明王印 , 摩訶無量指,施展了一遍。

「師父這就是我會的兩門佛武,同時我這裡還有一本天機院易長老獎勵的《龍象般若功》還沒來得及修鍊。」

說完便將《龍象般若功》遞了出去,慧法拿過來快速的翻了一遍後進行了總結

「這是一本煉體打基礎的功法,雖然級別上比不上你剛施展的兩門佛武,但現階段比較適合你。照這樣看,你現在攻防兼備,唯獨缺的是身法速度,那我就給你一本地品身法秘技《虛踏蓮花》吧!如若練成此法,一經施展,可在周圍瞬間踏出七朵蓮花印記,在印記範圍之內大幅度提高速度和閃避。」

齊銘興奮的接過秘技,對着師父道了聲謝後,便迫不及待得開始查看了起來。慧法看着武痴般的徒弟,啞然失笑道

「別光顧着練功,明天是你的入寺大典。記得提前準備下。」

「知道了,師父。你放心,影響不了。」

齊銘頭也不回的應了師父一句後,接着練起了虛踏蓮花。一個下午的時間,他已經可以熟練的踏出基本的步伐了,看着漸漸暗下來的天色,想起了師父臨走時說的入寺大典,便停止了繼續修鍊,回到了明月房簡單的沖洗了一番後,趟在了乾爽的床上,沒多久便沉沉的睡了過去。第二天,齊銘起了個大早,舒服的打了個哈欠,起床簡單的收拾了下,便來到了院子里,早就坐在桌邊喝茶的慧法看了眼齊銘溫和的笑着說

「起了啊,看起來休息的還不錯。走吧,大家都已經在大殿等着了。」

說完便又一次帶着齊銘飛了起來。這一次當二人降落在大殿門口時。整個廣場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人。大家都好奇的盯着方丈身旁的俊俏小伙。其中不乏有一些大膽的女弟子嘰嘰喳喳的與朋友討論着齊銘的長相

「哇!那個就是咱們雷音寺的佛子嗎?好帥啊,那種禁慾的樣子簡直絕了。」

「人家佛子不只是帥好吧,實力也很強大,最近走在任何地方都能聽見大家討論,雷音佛子一人力壓五大家族年輕一代的壯舉。」

「要是真的話,那我們佛修被嘲諷了這麼多年。這下終於輪到我們揚眉吐氣了」

「·····咚······咚·······咚·······咚······咚·········」

就在大家激動的議論聲中,一聲聲鐘聲響起,這也代表着大典即將開始。只見慧法帶着九位氣息磅礴的老者背對着大殿朗聲說道

「今日是我雷音寺千年盛典。在諸位共同的見證下,請佛子上前受戒。」

齊銘在萬眾矚目的眼光中,緩步的走到了中間,對着慧法及後面的九位高僧,逐一鞠躬後盤腿坐在了事先放置好的蒲團上,這時後方九位氣息恐怖的高僧,分散開來圍繞着齊銘坐下。各自取下念珠開始誦經。在九道深厚的佛氣匯聚下,處在中心的齊銘異象再起,只見他座下原本的蒲團變成了一朵金色蓮花,托着他緩慢升起,最終停在了2米空中。在場眾人雖然有的在刻錄石上觀看過,但是親眼見證後仍然讓他們震撼不已。例如下方的九位高僧,此刻各個面色潮紅,激動萬分。現場唯一還淡定的慧法一步跨出,來到了齊銘身旁,將手放在了他的頭頂,隨着佛元的催動,齊銘的一頭黑髮隨風消散,剩下的是一顆光滑圓潤的腦袋,使得他原本俊秀絕倫的臉龐,多了一絲莊嚴肅穆的感覺。剃度完成後,慧法取出一件白色鑲金邊僧袍,遞給了齊銘,語氣柔和的說道

「「儀式已成,願你自此abc 世界無煩惱,青燈古佛伴長生。」

這時全場齊聲高呼,恭祝佛子「步步清風起,一步一青蓮」,齊銘聽着大家的祝福,內心感動無比,對於雷音寺的歸屬感越發強烈。

《我本佛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