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不是太監!!
我不是太監!! 連載中

我不是太監!!

來源:google 作者:文風喪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容昭明 文風喪膽

【有系統】【穿書】【古言】【搞笑】容昭明不小心穿成了一個太監!所以她要努力逆天改命!走上人生巔峰!等待她的會是什麼呢?展開

《我不是太監!!》章節試讀:

小容子呼叫司司!我要療傷。

「好的宿主,正在為您療傷,請等待。」

容昭明站在澡堂里,一團藍色光暈包圍住自己的身體,容昭明把手臂伸了出來,看見上面的血痕在數秒內漸漸結痂,隨後痂皮又褪了,出現了癒合好的疤痕。待全部疤痕完全癒合後,藍光隨之散去。

「已為宿主療傷完畢。」

容昭明看懂了,系統這個療傷功能並不會把傷痕全部消除,僅僅是加速癒合。

這穿書系統倒是做的挺聰明的,完全消除傷口反倒影響角色劇情。

容昭明身上的痛楚因為療傷完全消失了,這才開始拿木桶把熱水一桶一桶往浴盆里倒去,連着倒了十幾桶才倒滿,累得容昭明滿頭大汗,氣喘吁吁。

等到她真的能洗上澡,身上濕漉漉的衣服都已經幹了大半了。

穿進古言還真是麻煩。

不對,主角倒是不麻煩,幹什麼都有奴才伺候,麻煩的正是自己這個奴才。

容昭明疲憊地嘆了口氣,開始解開自己滿身是血的太監服。

古時候的衣服真是一點也不偷工減料,一層都不帶少的。容昭明覺得自己好像在剝洋蔥,一層沒了還有一層。

她一脫了一層又一層,直到脫完裡衣。

……

等等。

好像有什麼不太對勁?

脫完裡衣後,容昭明驚覺胸前死死地纏了幾圈厚厚的白紗布。

卧槽,難道?

是自己想的那樣嗎?

容昭明立馬加快手速開繞,把白紗布摘了下來。

……

好傢夥!原來我不是太監!

容昭明盯着自己的胸口,不由得在腦海里開始了一段繞口令。

不對,我是太監,但是我不是真太監!

你說我不是太監吧,那我現在的的確確是個太監,你說是太監吧,那我還真不是個太監。

沒錯,就如那幾百年前電視劇俗套劇情一樣。

原主是個女人。

就在容昭明已經打算接受自己太監身份的時候,現實又給了她雷人一擊。又因為這劇情難以言喻,她覺得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那些小說和劇本這俗套劇情再怎麼寫,也合乎邏輯常理。要麼像祝英台扮成男子求學,要麼像花木蘭扮成男子替父從軍,要麼就像某個小姐扮成男子偷偷出去玩,再逛個花樓……

你說說這小容子,好端端的女人不做,更別提扮成男子了,把自己打扮成了一個太監,卑躬屈膝,受盡欺辱,挨打受罵。這不妥妥腦子有坑嗎?

這樣一想,這劇情彷彿在俗套中又夾雜着幾分詭異。

容昭明看着自己的身體,完全可以用遍體鱗傷來形容。

這宦官之間私刑當真是極重,把原主虐得體無完膚。

她從來沒見過這般觸目驚心的疤痕。

它們形狀各異,一條條猙獰地結在原主白皙光滑的肌膚上,像是要把這條軀體吞噬,沒剩下一塊好肉。

容昭明神色沉了沉,把身體泡進了水裡,開始復盤剛剛發生的事情。

原主為什麼要隱瞞自己是女子的身份成為太監?身邊人知道自己是女子嗎?

比如那個小太監,好像對她還算照顧,他故意叮囑她澡堂沒人,難道是因為……

不對。

容昭明馬上否決了自己的想法。她相信身邊只要有人知道原主是個女子,原主根本不可能安安穩穩地留在宮裡當太監。

那小太監說的張公公又是誰?徐公公打她是因為他嗎?

容昭明想不出來。她壓根不了解原主,更沒有原主的記憶。想叫系統出來給她透露透露,但是這個念頭也被她打消了。

因為系統收錄的只有小說內容,也只能回答關於小說里作者寫下的劇情。就算她當時仔細讀過了快穿系統提供的內容詳情,也得不到她想要的答案。

因為她敢肯定小容子這個龍套角色,在書里多一個字的描寫都沒有。

一本小說就是構建一個宏大的世界,這個國家少說也有幾億人。每個人心裏的小九九,就算作者想寫,也如天上的星星,寫也寫不完。

總而言之,原主這一切,全都要靠自己完成。果然是地獄級別的難度!穿書系統!你欠我的用什麼還!

容昭明在心裏咆哮。但是她馬上又不想了,她怕在心裏喊得太大聲,系統萬一蹦出什麼懲罰來,那就得不償失。

容昭明草草洗了洗身子上的血跡,接着捧着水把自己的臉也搓了搓,打算趕緊穿衣服走人。

可這不搓不知道,一搓嚇一跳。除了血漬,還有一坨坨黑色的不明物質。

看着滿手黑泥狀的東西,容昭明馬上意識到這應該也是原主用來掩蓋容貌的方法。

也對,穿書好一會了,還不知道原主究竟長什麼樣呢。

容昭明起身走出浴盆,把白色紗布重新纏上,再把小胖子給的太監服照模照樣的穿好,四處看了看,發現一處牆上掛着一個巴掌大的銅鏡。她走上前,對着鏡子照了照。

她被猝不及防地驚艷到,不禁得看呆了。

鏡中出現了一張明艷動人的臉龐。淡掃蛾眉眼含春,皮膚細潤如溫玉,因剛沐浴,臉上還微微泛着水光。柔光若膩不點而赤,嬌艷若滴。一顆若隱若現的淚痣墜在她的眼尾,讓她秋水般瀲灧的桃花眼更增一分楚楚動人。

這實在是令人驚心動魄的美。別說現實世界,就連容昭明看着小說腦補出來的角色也從未有過這般好看的女子。

難怪原主要這般費盡心思摸上黑泥扮丑,不然生成這樣假扮太監,那皇宮可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容昭明覺得自己沒時間沉迷美貌,她彎腰忍着噁心抹了抹地上的黑泥,心一橫全塗在了臉上,爾後走出澡堂,朝着宿舍走去。

張公公?

我倒要會一會那什麼張公公。

《我不是太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