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宗門全是天才
我的宗門全是天才 連載中

我的宗門全是天才

來源:google 作者:一代小俠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代小俠 奇幻玄幻 許長歌

【系統】【搞笑】【非後宮】【非無敵】【重生】穿越少年許長歌意外激活宗門系統開局便遇到撕毀婚約的戲碼,這不是妥妥的莫欺少年窮么?肯定是個天才,招進門內!「這位小姐請留步!」我觀你骨骼驚異,天賦異稟,可為我萬劍宗外門弟子,不知意下如何?展開

《我的宗門全是天才》章節試讀:

「老頭兒,實在不行咱們就給這山頭賣了吧,換些銀子也比這風流快活啊,到時候找三五個小娘子伺候你,平平淡淡的度過這餘下的時光,多好!」

許長歌坐在一個矮凳上,嘴裏叼着一顆狗尾巴草,自小便生的頗為俊朗,雙眼有神,劍眉虎目,說不盡的器宇不凡。

坐在對面的老者,身穿一襲灰袍,長須飄飄說不清的仙風道骨,不說修為,單論賣相來說妥妥的高人風範。

老者是他的師傅又是這山頭的主人,名號張靈甫,此山名為萬劍宗,是這方圓數十里唯一一處仙家門派。

張靈甫聞言氣的鬍鬚顫抖,指着這個不孝徒弟就是口吐芬芳,「三五個?放你個屁,這是祖宗傳下來的基業,也就是你的老祖宗留下來的,低於十萬兩白銀是絕對不可能賣的!」

許長歌吐出狗尾巴草,嘆氣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我問過這十方鎮上的狗大戶了,人家最多出一萬兩白銀,死活就是不加價。」

張靈甫聞言一愣,隨後就指着許長歌的鼻子跳腳大罵,「好你個小兔崽子,別以為為師不知道,前些年我問過那些人,願意出價五萬兩,你竟然想私吞如此之多。」

說著就起身擼起袖管,「好,好,好,今日不給你點教訓,你就不知道這山頭是誰罩着的。」

許長歌譏笑一聲,也站起身擼起袖管,「正好,近日有所突破,便拿你這老頭兒練練手。」

隨後二人相對而立,許長歌單腳立地作金雞獨立狀,許靈甫弓着身使出螳螂刁手。

「老頭兒,吃我一招小鷹找蟲!」

「孽徒,看我螳螂七星刁手!」

「啊!啊!」

伴隨着兩聲痛呼,師傅二人都伸手護住下身,雙腿夾着微微顫抖。

張靈甫眼神閃爍,看着許長歌道「好小子,你果真快要突破進入鍊氣了?」

許長歌撇了撇嘴道「那是自然,區區鍊氣境而已,都說了我是萬中無一的天才。」

張靈甫哈哈大笑,拍了拍唯一弟子的肩膀道「不錯不錯,自萬劍宗成立兩百年的歷史中,你是第一個在十八歲便跨入練氣的天才,不枉費為師的苦心栽培啊。」

「不是師傅,弟子有一個疑惑不知當不當講。」許長歌歪着頭看着老頭。

張靈甫滿面紅光,高興壞了,捋了捋長須頷首道「自無不可,說來聽聽。」

許長歌掰着指頭,「你看哈,咱們宗門成立兩百年,您呢今年一百二十歲,也就是說上一代宗主,也就是您口中的祖宗,很可能是您的師傅,對不對?」

張靈甫捋着長須微微頷首道「不錯,正是我的師傅,我師傅在四十餘歲在此處建立萬劍宗,只收了我這麼一個徒弟,可惜他老人家在接下來的八十年里最終沒能突破到築基期,最終壽終正寢。」

說到這,張靈甫無不唏噓,當真大道無情歲月悠悠啊。

許長歌黑着臉,「那您為什麼叫自己的師傅叫祖宗,還時常告誡我老祖宗如何如何,您直接說師爺不就行了?」

「愚蠢!你去打聽打聽,哪個宗門不是第一代掌門都喊祖宗,這樣才顯得傳承悠久,說出去多唬人啊。」

聞言許長歌拂袖而去,懶得搭理這個老傢伙,他感覺自己馬上就要突破到練氣了。

回到茅草屋內,裏面陳設已經不能用簡單來衡量了,就一張木床,一張小小的方桌,老鼠進來都要抹着眼淚出去。

許長歌盤膝坐在木床上,很快便根據萬劍宗的不傳功法,「萬劍訣」進入修鍊狀態。

在許長歌感覺什麼東西被打破了之後,腦海隨之響起一道聲音

「叮——檢測到宿主突破至鍊氣境,正在為您激活宗門系統。」

許長歌聞言一愣,興奮擊掌道「我就說嘛,哪個穿越人沒有系統?」

「叮——宗門系統已經激活。」

「系統系統快說說你的作用!」

「宗門系統,宿主每次為所在宗門招收一位弟子,便可以獲得隨機獎勵,招收的弟子越是天才,獎勵則越豐厚。」

許長歌有些遲疑問道「那系統我現在換宗門來得及不?」

「叮——已經綁定宿主所在宗門萬劍宗,不可更改。」

許長歌悔恨的捶胸頓足,心想「早知道五萬兩白銀就給他賣了,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能招到什麼天才?」

頓了頓許長歌有些不確定的開口「那個,系統就沒啥新手大禮包?我看人家系統可都有的。」

「叮——那是自然,別人有的你也有,檢測到宿主有個新手大禮包,是否打開?」

「打開打開!」

「叮——恭喜宿主獲得五雷符咒三張,(只對金丹以下有用)下品法器驚鴻劍一柄,獲得神通金光眼(可查看對方修為,最多跨越一個大境界,可檢測天才等級)獲得築基丹一枚(成功率百分之百)」

許長歌高興的搓手,雙眼放光,都是好東西啊,白光一閃,手中出現三樣東西,分別為一柄玄鐵寶劍,三張五雷符籙,和一枚築基丹。

仔細打量了半天,將三樣東西依依不捨的放進的一個口袋中。

乾坤袋,裏面有一丈大小的空間,算的上萬劍宗的鎮宗之寶了,是許長歌軟磨硬泡了八年,張靈甫才答應賜給他的唯一寶貝。

走出大門,才發覺自身上下都出現了一層薄薄的黑色粘液,「莫非也就是傳說中的人體污穢?」

幸好宗門內就有一條小溪,許長歌一個鷂子翻身就撲入水中,將自己渾身的污穢洗乾淨之後,換上了一身漂亮的行頭,從頭到腳一身白,這才跨步而去,直奔山頂。

那裡是他師傅平日里閉關打坐之地。

推開木屋大門,在張靈甫疑惑的眼神中,許長歌一屁股坐下,看着張靈甫沉聲道

「師傅,我已經想明白了,老祖宗的基業不能斷絕在我手中,所以我決定為宗門招收弟子,不為別的,只是想讓咱們宗門傳承下去,畢竟我為人有情有義,這點您是知道的。」

張靈甫嘴角抽了抽了,雖然不明白自己唯一的徒弟突然之間抽了什麼風,但也是感動的不行。

伸出雙手將許長歌的手握在手裡,老淚縱橫道「已經晚了,為師已經答應賣掉萬劍宗了……

《我的宗門全是天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