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我跟吸血鬼有個約會
我跟吸血鬼有個約會 連載中

我跟吸血鬼有個約會

來源:google 作者:涼風有意 分類:懸疑

標籤: 容洵 懸疑 顧懷柔

這是一場別開生面的運動會,人與吸血鬼運動會,贏了皆大歡喜,輸了就地埋你當腹黑裁判容洵,遇到膽大包天選手顧懷柔,每一次交鋒,都刷新人類認知天花板,選手騷操作層出不窮,裁判腹黑毒舌扭轉戰局從最初的護看不順眼,到後來的強強聯手,看他們如何在這場毫無人性的比賽中逃出生天(避雷:非傳統靈異,以無厘頭騷操作為主,經不起任何考究,專家慎入)展開

《我跟吸血鬼有個約會》章節試讀:

「老大,她抓你的娃娃。」H忽然指着顧懷柔道。

某主裁判A靜靜的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W摸不透他們老大的想法,也不敢吱聲,三人就靜靜的盯着她睡覺,多少有點變態。

最後H實在是綳不住了,打破沉默「老大,在不處罰,兩小時就過了。」

好好的處罰,愣是被她弄成了旅遊聖地跟總統套房,連睡覺旁邊都圍着三個保鏢。

什麼生活啊。

最後某主裁判A終於發話了「把她丟給那個野生的老東西,讓她把老東西的牙給磨了。」

顧懷柔終於醒了,頭上頂着三個問號「???」

某位主裁判A覺得還不夠,又補充了一句「磨出來的牙粉熬成湯,給她當晚餐。」

顧懷柔「???」

我的刀呢?

W跟H眼看敘利亞戰爭即將打響,一人一邊架着這位祖宗,馬不停蹄的跑了出去。

又是一處養屍地,不過這裡陰氣比死牛肚穴更重,而且到處都是蜘蛛網,腳下的路鋪了厚厚的一層枯樹葉,顯然很久沒人光顧了。

W一邊在前面開路,一邊好言相勸「你聽我一句勸,以後少跟他置氣,他要是真想要你的命,賽場規則也奈何不了他。」

顧懷柔斜了他一眼,不冷不熱的搭腔「他有這麼厲害嗎?」

你要說這個,W可就不困了。

「那當然了,我們老大可是整個賽區最厲害的裁判,聽說當年差點憑一己之力,把整個賽區給打下來。」

說起某主裁判A的光輝事迹,W就滔滔不絕。

「為什麼是差點?」

W聞言,居然嘆息了一聲「我也不是很清楚,聽說是為了把一個女人送出去,向賽區妥協了。」

「女人?你們殭屍也玩人鬼情未了?」

「什麼人鬼情未了,我們在變成裁判之前,也是人好吧。」W還想再說,H就乾咳兩聲打斷他。

「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去把老東西引出來。」H說著,率先往森林深處走去,臨走前,還特意看了W一眼,提醒他,不要再提老大的事了。

W只能閉嘴。

顧懷柔看懂了H跟W的眼色,於是沒繼續問某位主裁判A的事情,轉而問道「你剛剛說,你變成裁判之前也是人?」

W點頭「廢話,哪個殭屍不是人變的?誰生來就是殭屍?」

顧懷柔被懟得一愣,有道理。

「那你們是怎麼變成裁判的?是參加了這個比賽,輸了?」

W白了她一眼「瞧不起誰呢?」

「每屆參加比賽的冠軍,才能成為裁判,你當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成為裁判啊。」

「我跟你說,那些沒有成為冠軍的人,都變成了比賽對手的盤中餐。」

顧懷柔愣了一下,這倒是出乎她意料,她還以為,只要贏了比賽,就能離開這個鬼地方,現在看來並不是這樣的「照你這麼說,豈不是沒有人能離開這裡?」

W「有啊,那個女人不就離開了嗎?」

顧懷柔皺眉,舉辦了29屆,才離開了一個,還是某位主裁判A拚死換來的,四捨五入不就等於沒有嗎?

「那你們舉辦運動會的意義是什麼?給你們加菜?」

W忽然有些憂傷,抬頭看着黑漆漆的天空,道「我也不知道,但是老大說,我們在等一個能把我們全部都帶出去的人。」

「等到了嗎?」

W的憂傷更深了「沒有。」

顧懷柔沉吟了一下,重新組織語言「你們為什麼出不去?」

W「賽區約束,就像你們現在找不到回家的路一樣,我們也找不到,我們等於被困在了另一個時空。」

顧懷柔「那賽區又是被誰操控的?」

誰有那麼大能耐,操控出另一個時空?

W搖頭「不知道。」

顧懷柔又問「那你們老大知道嗎?」

W還是搖頭「應該也不知道,我們老大每次運動會結束後都會被賽區清洗記憶,所以他現在只有上一屆運動會結束後到現在的記憶。」

顧懷柔「……」

這個賽區真牛掰。

「最後一個問題,如果我弄死了你們老大,能不能取代他,成為主裁判A?」

W「……」

他一開始說這些話的目的,好像是讓她別去招惹他們老大吧?

所以他這些話都說給狗聽了嗎?

而且她是怎麼問得出弄死他們老大,取代他們老大的問題的?

是誰給她的勇氣,梁靜茹嗎?

不等W回答,H的聲音就遠遠的傳來「老東西來了,快準備。」

不見其人,先聞其聲。

而後W二話不說,掏出一個繩索,從兩旁的樹繞過去,做了個簡易的機關。

那邊H逆着光跑過來,他的身後一個衣服破破爛爛的殭屍,追着他蹦跳而來,一蹦三米遠,一跳五丈高。

難怪他們當初要用『引』這個字……

顧懷柔躲在邊上,看着他們一個當誘餌,一個設機關,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們口中的老東西捆起來。

然後丟到她面前,同時丟過來的還有一根鐵的磨牙棒「來吧,把他兩個長牙給磨了。」

顧懷柔「……」

老東西如果有思想,第一句肯定是首先,我沒有得罪你們任何一個人。

W跟H把東西丟下,就離開了,還說等她磨完就來接她。

顧懷柔看着在地上扭動的老殭屍,丟掉磨牙棒,默默的掏出了她的鋸子……

等W來接她的時候,看到老東西的兩顆長牙已經沒了,確定她圓滿完成任務,準備把她帶回賽場。

但是顧懷柔要求見一見某位主裁判A,W十分戒備「你又想幹什麼?」

顧懷柔盯着老殭屍,淡淡的道「沒什麼,有點想他。」

W「……」

你看我信不信你就完事了。

但是顧懷柔態度十分堅決「帶我回去。」

W拗不過她,只能把她帶回裁判室。

回去之後,也不等W跟老大彙報,她就徑直走了進去,筆直的立在某主裁判A跟前,死死的盯着他。

某主裁判A抬頭看着她,剛想開口問她還有什麼事,她就伸出手,拳頭緊握。

某主裁判A「???」

似乎是為了回應他的疑惑,她的拳頭猛然一松,一坨米白色的粉末嘩啦的掉進了他的茶杯里。

她終於開口「老殭屍牌牙粉奶茶,治腎虧,不含糖,喜歡嗎?」

W嚇得頭髮都豎了起來,僵在原地,一動不敢動。

顧懷柔在所有人的注視中,轉身瀟洒離去。

良久,某主裁判A才緩緩的伸出手指,指着窗外,道「幫我聯繫一下隔壁08賽場的主裁判,我想跟他換個選手。」

W默不作聲。

某主裁判A又道「或者,我跟他換賽場也行,他裁決07,我裁決08。」

W依舊沒有回答,只能默默的提醒他「老大,你手又燒起來了……」

《我跟吸血鬼有個約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