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嫁給的必定是皇親貴胄
我嫁給的必定是皇親貴胄 連載中

我嫁給的必定是皇親貴胄

來源:google 作者:邴仕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祁佳恆 祁堯華

【幼時看的話本子里,神女總是和砍柴的、打漁的、做長工的兒郎有好姻緣】【可是,我記事起就清楚地知道,我嫁給的必定是皇親貴胄】我,護國大將軍嫡長女——傅悠,婚姻必定展開

《我嫁給的必定是皇親貴胄》章節試讀:

」幼時看的話本子里,神女總是和砍柴的、打漁的、做長工的兒郎有好姻緣」」可是,我記事起就清楚地知道,我嫁給的必定是皇親貴胄」我,護國大將軍嫡長女—傅悠,婚姻必定門當戶對。
錦朝的稚兒歌曰「窈窕兮傅家女,人人盼以求娶。」
琴棋書畫,女紅廚藝,我無需精學,人人都說我日後是執掌中饋的,無需會這些掐媚討好的。
於是,總角時便端得大方模樣,跟在夫人身後巡視鋪子、管理賬冊、發放月銀。
及笄年歲得主上賜婚當朝太子—祁鈺,年後擇日完婚,我便入主東宮,我自以為日後也是如此的,替夫執掌中饋,管好後院。
祁鈺的外祖家是當朝丞相,主上恐外戚把持朝政,便讓這文相武官互相制衡。
祁鈺不愛我,我也不愛他。
祁鈺府邸里也有許多官家小姐,我不知道其中有沒有他所愛的。
賜婚之後,主上便也不急了,但仍美其名曰讓我們培養培養感情。
於是這太子時常呈了帖子到府上,攜着勞什物子的拜會父親,也會遞了帖子邀我去游湖、賞花、看燈會。
我依着禮數應下許多,可我對他,似乎沒有些許芳心萌動。
所幸,太子在人前也總是大方得體的,沒有做出讓我們兩家難堪的事。
這日,他呈了帖子給父親,邀我去上元燈會。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此情此景,恬淡清雅。
我應下邀約,且喚媵兒為我更了粉藍的羅衫,套了襲雲線勾勒出花朵的絨裳,外罩着鵝黃呢子,襯着透亮潤白的肌膚,畫遠山、點絳唇,我看着銅鏡里的自己,悟不出和別的小姐有甚不同,也罷,我的家世告訴我自己和她們是不一樣的。
蓮步款款,跨過門畿,帶上了家丁和媵兒便去赴約。
我剛出門,準備邁出步子上馬車,霎時間心有些慌,一抬頭便看見了門房旁躲着的一位公子,他青藍的衣衫洗的有些發灰,我好似在哪兒見過他。
斂下心神,轉而換上了個得體的微笑便去赴約了,我不甚在意今兒的遭遇。
車輪滾滾,壓着路吱呀作響。
我掀開帘子看向路邊,上元佳節,商販們都擺上了看家的花燈吸引客人側目,各種式樣的,還有那掛出來的燈謎,也就圖個熱鬧、尋個彩頭。
馬車停在鬧市街頭難...

《我嫁給的必定是皇親貴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