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言情›我們註定相遇
我們註定相遇 連載中

我們註定相遇

來源:google 作者:呆桃殿下 分類:言情

標籤: 厲薄欽 莫蘭 言情

在厲氏集團遭受風雨的洗禮時,莫蘭義無反顧的嫁給了厲薄欽,多年的奉獻,終於助他重新展開

《我們註定相遇》章節試讀:

京城近郊公海。
「救命!
救命!」
「救命......救救我......」 厲薄欽,救救我。
莫蘭的呼救聲越來越微弱,兩側一側是咸濕的海水,一側是陡峭的山崖,退無可退。
臉龐被側面的車燈猛然照亮,莫蘭慘白着臉退到了海邊低矮的護欄前。
她清清楚楚的聽見綁架她那人說道「莫蘭,莫雪,選一個......」 「莫雪。」
電話那頭傳來男人不曾猶豫的聲音。
她頓時閉嘴,心如死灰。
這個她愛戀的男人,就這麼輕而易舉將她的心臟撕碎。
他在兩人之間,毫不猶豫的放棄了自己,即使她還懷着他的孩子。
下一秒,眩暈感襲來,莫蘭被那群黑衣人一腳踢在了小腹,而後翻下護欄。
冰涼的海水瞬間侵蝕着她的全身。
她好恨!
小腹一陣劇痛襲來,莫蘭的視線逐漸陷入一片黑暗。
昏迷之前,莫蘭想,如果能活着,她一定不要這麼過下去了。
為了這麼一個男人搭上了自己一條命,不值得。
莫蘭撿回來一條命。
她被出海的漁船救了,送到了最近的醫院。
只是她的孩子沒了。
那個她憧憬了很久的小寶寶永遠的留在了公海里。
刺眼的白熾燈在她眼前晃來晃去,莫蘭躺在病床上精神恍惚。
她被救到醫院的第一天就通知了厲氏與莫家。
如今恍惚過去三天,竟是一個來看她的人都沒有。
病房的電視上播着京城的社會新聞—— 「莫家姐妹疑似被綁架,原因竟和厲氏內鬥有關?
!」
「厲氏集團塵埃落定,厲薄欽成為集團最年輕總裁。」
微涼的手指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
莫蘭諷刺的笑了一聲,艱難的拿起鋼筆在紙上寫着什麼。
這回,她是徹底死心了。
落日時分,病房的門被推開。
「不好意思夫人,厲總要處理一些事情所以來晚了。」
莫蘭聞聲攥緊了手邊的被單,將視線移到西裝革履的男人身上。
「秦助理,坐吧。」
莫蘭想稍微挺起腰板,卻疼得使不出力氣。
「小產的事情......厲總知道了。
不過厲總說過,會補償的。」
補償?
莫蘭想問問,一條人命他打算怎麼補償?
「厲總。」
秦助理忽然側身朝着門口恭敬的喚了一聲。
莫蘭順着秦助理的目光看過去,高大修長的身影逆着光從走廊盡頭邁步而來。
周身氣場即使是在醫院這種肅穆的場所,也能一眼看出強烈攻擊性。
兩人對視一眼,病房就陷入了冗長的寂靜中。
「厲總,夫人雖然小產,但是醫生說夫人體質好,已經沒有大礙了。」
白熾燈下,厲薄欽喉結微微滾動。
他落座後,面容隱在光里,半明半暗,額發半遮住漆黑狹長的眼。
厲薄欽點了根煙,打火機的火映着眼下那道疤痕,為他添了幾分冷漠與殘忍。
「什麼時候能出院?」
厲薄欽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只是莫蘭從他的語氣中聽不出一絲感情。
他甚至沒有關心一下那個沒出世的孩子。
要知道小產那條,如果不是打了鎮定劑,她也許會崩潰。
也對,自己替嫁進厲氏,本就不討他喜歡。
她對這個男人再沒有任何期待。
她只是替自己那個未出世的孩子痛心。
他的父親從未期待過他的出生。
莫蘭自嘲的一笑,引來厲薄欽不經意的一瞥。
「後天。」
三年了。
三年的婚姻,她卻不止愛了他三年。
可這個在東南亞護着自己的少年長大了,早就把她拋在了腦後。
而她也該清醒了。
「嗯。」
男人例行公事的到來,又任務完成般起身推門打算離開。
兩人平時就很少交流,都是秦助理傳達他的意思,為數不多的獨處就是在家裡的床上。
「厲薄欽。」
莫蘭叫住了他。
這是她第一次叫厲薄欽全名,從前她總是死皮賴臉的叫他老公。
厲薄欽一頓,側眸回望。
「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莫蘭剛開口就被一陣手機鈴聲打斷。
「薄欽,你在哪?
我現在好害怕,我剛剛夢到我又被綁架了......」電話里傳來一陣甜膩的撒嬌。
厲薄欽不再停留。
很快他離去的背影就隱沒在醫院來往的人群中。
一時間,病房內的氣氛有些尷尬。
秦助理小心翼翼的開口「夫人,厲總說會補償您中心花園的一套別墅,還有店鋪,您看還有什麼想要的儘管提......」 呵。
從前厲薄欽一無所有,公司被人虎視眈眈,她吃糠咽菜的陪他。
如今......厲氏集團發展的越來越好,他也學會了拿錢來敷衍她。
「我想要離婚。」
早就想好的事情,說出口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難,莫蘭此刻的表情甚至帶了一絲冷漠。
「夫人,這......您別說氣話。」
「不是氣話,更不是耍手段。」
莫蘭把寫滿字的紙交到秦助理手裡。
「這是離婚協議,麻煩你交給厲薄欽。
讓他好好看看,我的要求並不過分。」
「可是夫人......」 莫蘭闔上眼,不再言語。
秦助理也識趣的退出了病房。
沒等秦助理再來,莫蘭自己就辦了出院手續。
她不想回厲薄欽那裡,於是聯繫南淮幫她找了處公寓。
南淮倒是不忌男女大防,熱情的邀請她和自己合住。
可他好歹也是出道的公眾人物。
當初和他一起吃個飯都被拍到,還說是她是緋聞女友。
害得厲薄欽那一個禮拜都冷着臉對她。
怎麼又想起了厲薄欽?
莫蘭搖搖頭,把思緒趕出腦海。
就在她打掃公寓的衛生時,秦助理打來了電話。
「喂,秦助理。」
莫蘭踩着板凳,一手接電話,一手去夠櫥柜上方的蜘蛛網。
「夫,夫人。
那天您提的離婚,還有離婚協議書我拿去給厲總看了。」
秦助理的語氣不太自然,不過莫蘭沒有在意。
「嗯,厲薄欽打算什麼時候簽字,什麼時候去民政局辦一下離婚?」
「厲總說,離婚協議還要當面商議,想請您來公司一趟。」
「不用,按照他的想法來也可以,只要把贈予我的房產給我就行,或者折現,我只希望儘快離婚。」
站在秦助理旁邊的厲薄欽聽到儘快離婚四個字,不由地黑了臉。
決定好的事情莫蘭只想快刀斬亂麻。
既然多年的陪伴捂不熱那顆心臟,那她就放棄。
電話里的秦助理還沒出聲,莫蘭就聽到了那頭傳來了陰鬱低沉的,熟悉的聲線。
「現在,立刻,來我辦公室。」
說完這句電話就被那人掛斷,莫蘭淡然地收起手機,誰知凳子不穩,她直接從上面摔了下來,看着逐漸紅腫的腳踝,莫蘭咬了咬牙,還是先去解決離婚這件事。
 

《我們註定相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