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男朋友是遊戲NPC
我男朋友是遊戲NPC 連載中

我男朋友是遊戲NPC

來源:google 作者:臨江夫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言文清 鄒柏

又名《我在推理游戲裏找我的便宜老爹》《遊戲比我爸還期待我找他的員工當老婆》鄒柏的父親鄒禇尤是Thriller的製作人之一,原先鄒柏只知道他是遊戲製作人員,直到有一天,鄒禇尤離奇失蹤,其次就是Thriller離奇出現,隨機時間隨機事件隨機抽取鄒柏不幸的被選中,進入了遊戲,並且繼承了他父親留在這裡的「遺產」世界輾轉服務站對此,鄒柏表示:666鄒柏是受,每個副本都只是切片,但是長的一樣,不用擔心展開

《我男朋友是遊戲NPC》章節試讀:

【世界修補進度30%】

【即將獲得特殊BUFF加成感官加成】

【感官加成

加強感官體驗,在不注意時可以通過感官找到意想不到的驚喜

(僅限本世界應用)

留言

你的感官要比其他人的敏感哦,xql最喜歡的BUFF。

如果是單身的話,也可以嘗試和我們的遊戲NPC談戀愛哦。

遊戲拒絕渣男,渣男噠咩】

鄒柏已經對遊戲的無恥免疫了,他感覺這個遊戲比他老爸還擔心他娶不到媳婦。

笑死,單身貴族,YYDS。

鄒柏找了一張桌子,準備仔細看看這本書,就在鄒柏坐下的同時,外面突然傳來一聲慘叫。

「啊——」

是那兩位女學生的聲音,她們之前打算去 看玫瑰花圃,應該是在花圃出了問題,之前公告牌上寫着,鄒柏原本是想不管的,但是聲音一直沒有停下,一直叫,叫的鄒柏頭都要炸了,他只能放下書,準備去看看發生了什麼。

他把書還給了圖書女士,打開門,門後站着一個人,在打開門看見那身燕尾服時,他就知道是誰了。

「小先生怎麼出來了?」霍爾斯頓這回笑得比較有誠意,最起碼這次沒有那種陰森森的感覺了。

「沒什麼,想出來走走。」鄒柏不動聲色的將手往後收了收,現在有了感官加成,他更不想和霍爾斯頓有什麼肢體碰撞了,圖書女士和霍爾斯頓一樣,他們似乎聽不到慘叫。

真幸運,這慘叫就像是殺豬一樣,吵得我腦子痛。

鄒柏現在覺得加強的是感官也不錯,最起碼不是聽覺。

「小先生要去哪裡呢,需要我的幫助嗎?」

「不需要。」

「但是小先生記得路嗎?」霍爾斯頓摸了摸鄒柏的頭,嗯,很軟。

「……」鄒柏一瞬間覺得那張貴氣十足的臉有點欠揍,感官加強讓他清楚的感受到了霍爾斯頓的手在他頭上揉來揉去。

「看來小先生不記得了啊,」謝謝,我不需要你再次提醒,「不過很可惜,我現在有事情要解決,只能讓這隻小貓頭鷹來幫助你了。」

霍爾斯頓笑容更欠揍了,剛剛這位小先生的眼神恨不得殺了他,還挺可愛的,不過誰殺了誰可不一定。

鄒柏現在就想趕緊離開這裡去看看外面什麼情況,那慘叫一直沒停,讓他很頭痛,面前還有一個非常欠揍的傢伙。

那隻貓頭鷹從霍爾斯頓的肩膀上飛起來,為鄒柏帶路,鄒柏也跟着他走了,在鄒柏走後,霍爾斯頓走進圖書室。

圖書女士看見霍爾斯頓有些驚訝,畢恭畢敬的說「少爺。」

「嗯,」霍爾斯頓並不在意她的失態,問道「剛剛那位,在這裡看了什麼書?」

圖書女士把剛剛鄒柏看的那本《救世主生平》拿了出來。

霍爾斯頓看着那本書若有所思。

父親告訴過他,這群人是專門來記錄莊園和救世主的生活以及當年那位黑魔王。如果是這樣的話,身為這隻隊伍里的一員,那位小先生不可能不了解研究對象的生平。

真可惜,現在的小先生不像金色雀了啊,不過沒關係,麻瓜的人偶娃娃,他也不是不能接受。

鄒柏跟着貓頭鷹出了別墅,這絕對是他這輩子最難忘的時刻,在別墅里那慘叫聲還算輕的,只是一直叫讓人很煩當還不至於耳膜出血,那現在鄒柏好不懷疑自己的耳膜開始出血了。

別墅外的玫瑰開始瘋長,帶刺的藤蔓牢牢的抓着一位女學生,那位女學生身上全是藤蔓劃開的血痕,她的臉色蒼白,應該是已經失血過多暈過去了。另一位和她一起的女學生正在逍遙懷裡抽泣,秦哥拿着一把長刀對着想要抓住他們的藤蔓亂砍。被砍掉的藤蔓掉在地上會立刻消失,然後長出新的藤蔓,那一聲聲慘叫就是那些該死的藤蔓發出來的。

藤蔓感受到鄒柏的存在,想要抓住它,藤蔓速度很快,鄒柏手裡沒有武器,差不多和自投羅網沒什麼區別。就在千鈞一髮之際,那隻貓頭鷹擋在鄒柏面前,藤蔓像是感應到什麼,停下了進攻的趨勢,慢慢退回到花圃。

在藤蔓退回花圃後,地上留了一張紙條。

「這位先生請原諒他們的無理,但我需要休息,您的朋友剛剛打擾到我了,請您轉告他們。」

是很漂亮的藝術體,如果不是英文就更好了。

紙條上有一片百合花瓣,至於擋在鄒柏面前的貓頭鷹已經不知道飛到什麼地方去了。

逍遙拍了拍那位一直在哭泣的女學生,轉身走到鄒柏身邊,詢問他剛剛的藤蔓是什麼情況,鄒柏將紙條遞給了她,感到有什麼東西在盯着他,他轉身看向別墅。

在別墅二樓有個小陽台,上面有幾盆綠植,霍爾斯頓站在陽台上靠着欄杆,他剛剛可是看着小先生站在樓下的空地上,像是看見了什麼恐怖的東西,然後他父親的貓頭鷹擋在了小先生的面前,然後就出現了小先生手中的紙條,當然還有在不遠處揮舞刀具的大叔,以及兩個抱在一起的女孩。

還有一個,浮空且渾身是傷的女孩,他對於這隻來記錄生活的小隊沒什麼興趣,如果不是小先生突然出現在他的房間前他壓根不會理會這隻隊伍。這個女孩他倒是有些印象,在他帶着參觀莊園的時候,這個女孩還和另一個女孩交流什麼遊戲,他並沒有多想,畢竟在魔法界生活的人們玩的遊戲有很多,兩個女孩看着不大,就只當是來那個巫師家裡讓來蹭救世主眼緣的,現在他對於這個遊戲有些興趣了。

嗯,小先生看見他了嗎?

霍爾斯頓看着樓下的鄒柏,黑色頭髮棕色眼睛,標準的東方古國人,記得之前父親去過哪裡,嗯,等會看看有沒有記載,這隻鳥有些瘦,也有些小。

鄒柏看着陽台上的霍爾斯頓,那個男人站在陽光下,看不起他的臉,站在陽光下,靠着欄杆看着他們。

逍遙看完紙條正準備說什麼,就看見鄒柏抬頭看着什麼,等她抬頭看去,她瞳孔微縮,是那個人。

那個人似乎知道自己在看他,伸出手用手做了一個手勢,雖然在陽光下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逍遙可以確定,那是在後花園那兩個女僕玩鬧時比得手勢。

等逍遙回過神時,秦哥已經走過來了,他剛剛去看了看被綁的那位女學生,很可惜已經走了,失血過多。

而這時候NPC納爾斯教授走了過來,對着大家說「各位辛苦了,已經1200了,我們現在可以去別墅里吃飯了,帕特里克先生已經為我們準備好飯菜了。」

「等等教授,」說話的是逍遙「教授,我們這裡只有三個人,還有人沒有到。」

「哦,梓萱他們先回去了,至於其他人他們已經在裏面等着你們了。」納爾斯教授說完就消失了。

梓萱是那個已經死了的女學生,按照納爾斯教授所說,這個世界似乎在填補那些已經死了的人的空缺,以至於這個世界可以進行下去,不至於半路崩壞。

這個世界真是讓鄒柏越來越看不懂了,現在不確定殺沒殺人的霍爾斯頓,一直沒有露面的救世主,還有一堆活着的藤蔓以及一個隱藏的終極BOSS。

心累,還是去吃飯吧。

《我男朋友是遊戲NPC》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