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有一劍如山海
我有一劍如山海 連載中

我有一劍如山海

來源:google 作者:朝歌長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朝歌長樂 李青山

天昭昭,百里烽煙刀殘陽落燼風瀟瀟,黃沙凶灌袍城破如洗路遙遙,崎路無人曉馬踏水影水滔滔,山河兩袖潮槍戟旌旗鼓聲如雷震天起,高歌詞一曲繁華已去情散盡,烈酒溫醉意枯葉涼路兒郎行,忘卻浮生景腌臢潑皮莫妄語,生殺百陣里大漠蒼茫冢遍地,血染英雄衣玉樓關外硝煙盡,魂卒為歸期年少時仗劍江湖,妄言天涯咫尺,然一路行來回頭笑嘆不自知,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江湖,而這個,是我心中的江湖展開

《我有一劍如山海》章節試讀:

世間才子的快樂無外乎兩種,金榜題名時,煙花柳巷詩。

這天下才子無數,能夠金榜題名的只有寥寥數人。

而魚躍龍門的那些又會去喝花酒慶祝。

所以世間才子的快樂大抵是奔着後者去的。

每每酒過三巡,恨不得將肚子里的墨水全倒出來,以盼佳人能夠刮目相看。

如此可見快樂的根本,是佳人。

而此時的花魁蘇清清便讓李青山很是快樂。

不但貌美傾城,談吐優雅,更是公子長公子短的噓寒問暖,還會與其聊一些所見所聞的趣事。

蘇清清說煙花柳巷地向來不缺名詩,不過大抵都是些俗套路子,可卻偏偏樂此不彼,更有甚者還會舉行詩會,以文會友,以詩贈佳人。

而京城那座萬花樓卻有些例外,或者說是有個人例外。

萬花樓中常年住着一位僧人,面容俊俏,男生女相,紅衣赤腳,酒肉不忌。

卻也不曾沾了哪個姑娘的身子。

聽姑娘們說,他以紅塵做道場,不去寺院,不誦經文。

用那僧人的話講,不入紅塵,何談看破紅塵?不落凡塵,又怎能脫離凡塵?萬法皆空,又為何在意身在何處。

參禪何須尋禪關,吾心凈處即靈山。

要說尋常人是去不起這銷金窟的,可偏偏紅衣僧人不但去得,還常年住那。

這就眾說紛紜了,有說他是私生子的,有說他繼承一大筆銀子的,更有甚者說他已證得羅漢金身,變化後隨意摳點下來就夠用。

李青山聽後直咂舌,直言這傳的也太邪乎了,謠言不能信啊。換做是他的話就直接上去問了,左右又不會挨打,穩妥着呢。

惹得蘇姑娘咯咯咯直笑。

就在這時,有一影衛出現在堂中,單膝跪地,將袖箭與一個腰牌呈在身前,隨即望向窮奇,在後者點頭後方開口道

「報統領,屬下追擊至城東,將刺客擒住後欲使其開口,那刺客咬碎口中毒丸,片刻後便沒了聲息,屬下只帶回這袖箭與其腰牌,另此人肩上有刺青,鬼面圖樣。」

李青山聽後倒沒什麼反應,雖然剛經歷了刺殺,但前後也就一瞬的功夫,還沒緩過神兒就結束了,反倒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窮奇與吳大統領卻為之一驚,鬼面刺青,外加刻有山鬼二字的腰牌,只有一種可能,殺手組織「山鬼」。

蘇清清懂事的沒有做聲,只是站在李青山身後替其揉肩。

李青山看向吳大統領開口道

「吳叔,怎麼個事兒?」

不等其作答,一旁天機公子王語蕭便解釋道

「江湖上難免有些恩怨,反目成仇也好,報仇雪恨也罷,亦或是買兇殺人,當有些矛盾無法依靠自身解決,這時便會尋求一些外界的幫助,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便是殺手。」

李青山打斷道「憋整些沒用的,這些我聽說書的都說過。」

王語蕭聽後直白楞他

「猴急什麼!這不沒說完呢嘛,這些殺手都是有組織的,由組織去與事主聯絡,後根據刺殺難度分為天地玄黃四階,據說天階殺手即便是「天人」境界,也可殺得。」

「天人是什麼意思?」李青山不解。

天機公子王語蕭一臉看白痴的神情看向李青山,而後者就差把滿腦子問號寫在臉上了。

王語蕭轉頭看向吳大統領與窮奇後問到「你們家少爺不練武的嘛?」

吳大統領一臉懵的說「不知道啊。」

一旁窮奇也搖搖頭,琢磨着他二人剛把便宜大皇子接回來,會不會武他們上哪知道去,這誰也沒問過啊。

王語蕭憋了半天只憋出一句,「啥也不是!」

隨即向李青山解釋到

「世間武學千千萬,無外乎分為凡夫與天人。

凡夫很好理解,分為四境,三流高手、二流高手、一流高手、絕世高手。

三流高手分三境,淬體、內息、開竅。

淬體不必說,強身健體罷了,入門都算不得。

當淬體到一定境界,武者可感受到體內遊走的那股真氣,便進入內息境,自此開始,武學入門。

而控制這股真氣打通全身的竅穴後,則為竅穴境。

二流高手分兩境,開山、御氣。

當全身竅穴打通,體內氣息奔涌不息時,拳可開山,腳可裂地,此為開山境。

內天地已大成,開始真氣外放,是為御氣境。

一流高手只一境,真武。

也是從此境開始有半步、圓滿、大圓滿之分。

當真氣外放已到一定程度,內天地與外天地交合,融會貫通,收發自如,此為真武境。

絕世高手也只一境,金身。

內外天地同時淬鍊肉身,達到金剛不壞之身,金身境。

上述這些皆為凡夫,而天人則不得了。

天人分四境,登封、天象、法身、彼岸。

登封,顧名思義,登峰造極。人之極境是為天人。

天象,與天地共鳴,借法天地。

法身,法天象地。

彼岸,可破開天門,到達彼岸。」

李青山在一旁都聽傻了,說書的是真沒說過,怪不得自己為何連劍一都入不了門,還天天傻呵的摟着睡,以為還未與劍產生共鳴呢,敢情最起碼也要御氣境才可使得劍一。

壞了壞了,下次周圍空無一人時,若再遇刺殺,小命不就要交代了嘛。

李青山滿臉愁容。

得想個辦法學些武功,不然御氣之下保不齊哪天就完犢子了。

只聽天機公子王語蕭又繼續道

「上述這些為武學境界,而殺手組織對待天人之上的目標則會派出天階殺手。

相傳最初是有三方殺手組織,其一為『山鬼』,其二為『隱月』,其三為『太歲』。

此三家行事風格不盡相同。

『山鬼』主張拿錢消災,不問緣由,不看因果,銀錢到位,皆可殺得。

『隱月』則不同,隱月樓只殺該殺之人,問明緣由,查明真相,而所收報酬也因苦主自身情況而定,但絕不會免單,這是規矩。

反觀『太歲』則比較神秘,江湖上對其知之甚少,距上次太歲現身則是幾十年前了。遂無從考證亦無從說起。」

天機子話鋒一轉

「今日這貨明顯便是『山鬼』組織中人,一擊不中遠遁千里,訓練有素,但觀其功夫底子,應是『山鬼』中較低層的存在。

只是,這人明顯殺不得你,可為何依然會派來行刺,這等過錯不像是『山鬼』組織會犯的。」

王語蕭並沒問其為何會被刺殺,誰還沒點秘密,再說了自己又不是算不出個大概,天機公子可不是浪得虛名,想到這王大公子滿臉春風得意。

反觀一旁李青山卻愁眉苦臉的,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

他可是被刺殺的正主,又無半點武學底子,連不入流算不上。

睡覺的時候又不能摟着吳大統領睡,這漫漫長夜,殺手們可不有的是機會?

李青山抬眼求助般望向吳大統領,後者察覺後,緩緩開口

「現今有兩種應對之法。

其一,火速回京,到時有老爺罩着,一切便迎刃而解;

其二,去盧陽城內黑街打探消息,如此便可知刺殺源頭,順藤摸瓜。但無法保證是否還會有後續刺殺行動。」

只見李青山急了

「那還打探個屁!這節骨眼不回家找老子罩着還瞎蹦躂啥?!」

隨即恍若浩然正氣附體,大手一揮道

「回家!!」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我有一劍如山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