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無敵鄉村神醫縱橫都市
無敵鄉村神醫縱橫都市 連載中

無敵鄉村神醫縱橫都市

來源:google 作者:我白衣摺扇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我白衣摺扇 李牛至 都市小說

【神醫都市搞笑無敵】「院長!我們心內科13床心衰的病人吃了李牛至的藥丸,病癒出院了!」「院長!我們腎內科9床的病人也吃了李牛至開的葯,現在已經可以下地走路了!」「什麼?李牛至是誰?快把他請來,我要讓他當主任!不,我要把院長讓給他!」…………學醫歸來的李牛至,來到陳家村當鄉醫,第一次出手,就治好了絕症不僅如此,身懷絕世醫術的他,竟然還有着無敵的身手!展開

《無敵鄉村神醫縱橫都市》章節試讀:

突突突....冒着黑煙的手扶拖拉機停下,一行人站在一家規模龐大的醫院門口,抬頭仰望着遙不可及的三層高樓。

醫院門口的牌匾老舊不堪,斑駁的白色底漆上,早已褪色的紅油漆龍飛鳳舞的寫着幾個大字南逄醫院

南逄醫院,是一家一級丙等的鄉鎮醫院,主要服務對象是方圓百里的父老鄉親,以及一些不怎麼開眼想要來看病的鐵頭娃。

一棟看起來快要倒塌的三層危樓,幾間河姆渡文明同款風格的土坯房,加上一片雜草叢生垃圾遍地的水泥大院,就是南逄醫院所有的不動產。

心電圖機的導聯貼心的用電工膠布纏着,上世紀六十年代的蘇聯產黑白色B超仍在這裡服役,泛着紅銹的鐵制病號床可以讓病號快速足量的補充二氧化三鐵,一切都是那麼的充滿人文關懷精神。

十幾年來,本着做大做強再創輝煌的理念,南逄醫院在院長韓玉婷的帶領下,蓬勃發展,煥發生機,瀕臨破產,差點倒閉。

雖然醫院的藥物少的可憐,尚且不如陳家村裡李牛至的衛生室齊全,但這裡的大夫醫術精湛,缺少藥物的他們,無師自通的學會了一種高級薩滿才會使用的治療方式話療

在醫院特地設立的臨終關懷室里,大夫們可以保證來這裡看病的患者們,儘管來的痛苦,但是走的一定安詳。

一行人邁步走進醫院的大廳,一股消毒水混着豬肉燉白菜的奇特味道傳來。

大廳正中放置的導診台一側,一名護士正蹲在那裡,毫不顧及形象的呼嚕呼嚕吃着碗里的飯菜。

看到一行人的眼神聚焦在自己十幾天沒刷過的黑碗上,護士砸吧着嘴把豬肉咽下去,用焦黃帶着黑垢的指甲剔了剔牙,衝著帶頭的二牛喊道「幹什麼呢幹什麼呢?」

瞅了一眼護士胸前的胸牌,二牛帶着笑臉說「劉護士,啊不,劉大姐,我們來看病。」

「你這人好不會說話!你管誰叫大姐,人家明明才二十七!」

一口夾着白菜葉子的濃痰吐在二牛的腳下,這名叫做劉偉艷的護士瞪大雙眼,不滿的說「往左走!第三個屋!」

推開左邊第三個屋,看着裏面擺放的紙錢花圈紙人,二牛疑惑道「現在的醫院,門診都是這種二次元紙片人風格了?」

「哎!來了來了,讓一讓,讓一讓!」一名醫生熱情的聲音傳來。

黑乎乎的白大褂,油膩膩的袖口和領口,一米五的身材,一百八十斤的體重,讓這名醫生看起來醫術精湛,着實不凡。

一屁股坐在臨終關懷室的凳子上,值班醫生朱鳳玲麻利的扯下一張單子,刷刷的幾下填好,開口道

「先說好,臨終關懷可不是免費的,按人頭算,一個人五十,三人成團的話,打八折。再就是紙錢什麼的有套餐,我們和火化廠的有關係,從我們這買便宜....」

「臨終關懷?大夫,你搞錯了,我們是來看病的....」陳安紅輕聲道。

「奧?不是開火化證明的啊!不早說!走,去隔壁屋!」朱鳳玲一聽這話,愣了一下,把手裡的火化證明放在一邊,十分惋惜的說。

「你這個情況,需要查一個胸部正位片,咱們醫院沒有CT,不過咱們有增強X片,跟我來吧!」朱鳳玲聽完二牛的描述,跳下椅子往外走去。

穿過雜草叢生的大院,小心的避開地上的大黑耗子和游過的草蛇,猶如約德爾人般靈活跳躍的朱鳳玲頭也不回的解釋道

「這些都是本院的藥材,不咬人的,別擔心……有道是藥材好葯才好,本院的藥材都是現用現取,新鮮的很,這是我們院里的特色....」

一處黝黑的地下防空洞內,朱鳳玲伸手將地上的煤油燈點亮,將燈拿在手裡,她跳起來拍了拍足有一米八高的機器,嘀咕道「也不知道還能不能用....」

擺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台軍綠色的奇怪機器。

F35矢量噴口式樣的噴嘴替代了正常的X線照射部,一張散落着牛皮束縛帶的鐵床被焊接在噴嘴的前方。

油漆斑駁的操作台看起來就像老式車床一般,幾行俄文早已無法辨認,只能依稀看出SU-26-СухойСу等字樣。

拍了一下腦門,朱鳳玲笑着說「哎呀,看我這記性,我去把管影像科的大夫叫過來,等我一會。」

不消片刻,邁動着小短腿的朱鳳玲走了回來,她的身邊多了一名同樣身穿白大褂的醫生。

這名醫生身材高大魁梧,令人聯想到烏干達茂盛的叢林里的野生大猩猩。

胸牌在煤氣燈微弱的燈光下搖擺,上面擁擠的寫着雜七雜八的頭銜

徐凱麗 影像科主任醫師 公共衛生科副主任 院感辦主任 老幹部慰問所所長 汽修八級鉗工 摩托車修理部顧問 品酒協會特級會員 失戀男孩收容所名譽所長

二牛指着那台機器,面帶疑惑道「這玩意兒,是X線機?」

從白大褂的口袋裡拿出一個鋁製酒壺,將接近九十度的伏特加吞下,徐凱麗從工裝褲口袋裡掏出個扳手,敲了敲操作台,說

「當然了,這可是蘇聯進口貨呢,全名叫啥來着?X線粒子對撞機原型機,不提這個,還等啥啊,誰查體?快過去吧!我還有的是事情干呢!」

一行人七手八腳的把陳紅她老叔陳兩發捆在鐵床上,退回到操作台附近,好奇的看着徐凱麗的舉動。

只見徐凱麗拔開一個桃型的塞子,往裏面咕咚咕咚加了半桶柴油,又從腰帶上解下一個拖拉機的搖把子,插在操作台上的一個插口處,奮力搖了起來。

突突突突的聲音傳來,讓二牛想起陳老五那輛開了快二十年的時風牌手扶拖拉機。

滾滾黑煙從操作台下的排氣管里冒出,嗆的人鼻涕眼淚直流。

伴隨着柴油發動機的怒吼,一團刺目的白光在噴嘴處形成,令黑暗的防空洞瞬間亮如白晝。

嘟嘟嘟的聲音響起,操作台上的蓋格計數器開始狂叫,五顏六色的指示燈像跑馬燈一樣瘋狂閃爍。

與此同時,這個深處地下的防空洞開始晃動起來,土灰砂石嘩啦嘩啦的落下,彷彿馬上就要坍塌。

伴隨着白光同時出現的,是陳兩發的慘叫聲「我了勒個去,我滴親娘啊,老漢我啊,看見異世界的大門了!我這就要轉生去異世界啦!」

《無敵鄉村神醫縱橫都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