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陵渡
武陵渡 連載中

武陵渡

來源:google 作者:天一方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洛 陳四月

那年洛陽大雪,老祖下山,帶回初生的嬰孩,生養於武陵仙源內,聞春風,聽夏蟬,拾秋葉,賞冬雪……年十四,下山,結交英傑,風雲漸起展開

《武陵渡》章節試讀:

數百里的羅霄山脈橫亘在湖南道東部,南北走向,倒也不是人煙稀薄,在山脈外圍有如同散落在棋盤零星棋子般的小村莊。

家家耕種,養些家畜,本就處于山邊,不乏木柴,倒也有些世外桃源的意思了。

這天夕陽西下,將蔥鬱的茂林染的金黃,村子的炊煙裊裊升起,很少有外人來的小村莊來了幾個外面的人。

一來還是三個,少年。

一人身着的華麗黑袍讓不少村民看得如見仙人一般,乖乖,那真的是人能織造出來的衣服嗎?

另外兩個少年倒是穿的樸素,也比那個黑衣服的少年看着面善一點,倒像一個少爺帶着兩個年近的伴從。

三人長得都沒話說,用本地人的話就是俊。

三人見天色不早,便打算在村子中留宿一晚,便住在了那個引着他們過來的男孩家中。

男孩叫做順子,遇到三人時在山裡撿拾些柴火。

順子家裡就他一人,母親進城便失去訊息了,父親便離開村子去找,一去也大半年沒有回來過了。

村裡人多少會給這個獨留在家的孩子一點照顧,日子雖苦倒也過得下去。

今天順子家裡瀰漫著肉香,與同齡人相比偏瘦的順子站在一旁不停地吞咽着口水,眼神發亮。

等着那個吳哥哥做好在山裡打的野味時,夜幕已經低垂,四個人一起坐在屋外,大口吃着油香四溢的野雞時。

只有林哥哥沒有怎麼動過野雞肉,而是很認真地吃着一盤野菜,家裡還有一些年前留的粗糧,看得出來,大家對這頓飯比較滿意。

吃飯時村裡的叔伯路過,笑着打趣順子吃得野味香氣在村那頭都聞到了。

吃過飯,順子收拾好碗筷便去睡覺,三人少年走在村間小道上,表情凝重。

走出村頭三人才開始交流。

「上一次發現那人是在幾十里外,然後再無蹤跡如同人間蒸發了一樣。」

「除了我們,還有數十隻隊伍在各個方向以包圍之勢往中心進發,他不可能毫無蹤跡便逃出去的。」

三人正是林洛陳東隅吳亮。

大半個月以來,三人在羅霄山脈中一點點搜尋過去,和其他為了賞金進山的人合作,漸漸將範圍確定下來了,在這個村子往東去數十里外大家終於將那個屠戮甚眾的魔頭圍困起來了,誰知仍被他硬生生殺出重圍。而三人為了照顧林洛腳力,趕到時只看到了那人遠遁的背影。

再就是毫無頭緒的幾天,在山脈里憑着感覺走,晚上陳東隅和吳亮輪換着值夜,倒也沒發生什麼兇險的事情。

連續的追蹤讓三人多少有些疲憊,如果再沒有什麼線索,那麼三人便只能暫且退走,出山休整一下。

也無更多值得交流的,三人沿着路,回到順子家,在事先安排好的房間里睡下。

星斗滿天,一夜無事。

次日醒來,林洛千篇一律地練拳,然後在旭日東升之時在一處小山頭上打坐。

陳東隅和吳亮閑來無事在切磋武技,乒乒乓乓的也不知道有沒有打擾到凝神靜氣的林洛。

等到回到順子家,順子已經準備好了早飯,一人一碗米粥。或許是山裡井水的緣故,米粥呈淡綠色,溫潤如玉,吃起來十分香甜。

借宿一宿,林洛三人給順子留了點銀兩,準備離開時一個背着個包袱的男子走進了順子家,見到家中有三個外人,也沒驚詫。

順子叫了聲叔,那男子答應了一聲,走進裡屋把包袱放下走了出來。

順子很開心地介紹着「叔,這是我在山裡遇到的三個哥哥,在我們家留宿了一夜。」

回頭又跟林洛三人介紹,三人才知道這是順子父親的弟弟,也就是順子的親叔叔,本來是在外面城裡討生活,之前寫信回來聽說了家裡出了變故,於是決定回來照顧順子。

順子叔叔是一個看上去很中正平和的人,沒有村裡人的木訥,反而倒是有些書卷氣,林洛想起來了,昨夜屋子裡確實有些書卷,想來那便是順子叔叔的屋子。

順子叔很自然,招呼道「幾個小哥是來山裡遊覽的嗎,多住幾日也無妨,不麻煩的。」

陳東隅皺起眉頭,林洛見吳亮也不說話,只能接話道「我們還準備深入山裡看看,好不容易來一次的。既然大哥你回來了,好好照顧一下順子吧,順子這段時間過得真的挺苦。」

說著拉起了順子那因寒冬凍裂尚未長好的小手,順子的手如同幾十歲務農男子般粗糙。

看着林洛眼裡的暖意,順子叔點了點頭「這是自然,既然幾位小哥要走,順子你去送送吧,趕緊回來,中午給你做城裡帶回來的好吃的,然後下午檢查一下你小子的功課,不知道小時候教你的字還認不認識。」

順子隨着林洛三人走,不大的小村子很快便走到村口了。

吳亮示意順子不用再送了「順子我們下次再路過這裡,給你帶些衣服什麼的,在家好好生活。」

順子點了點頭,眼中莫名其妙就帶着淚水了,雖然相處極其短暫,但三個哥哥確實真心實意是對他好的,他能感覺得到。

揮手作別,走出百米外順子如夢初醒,喊道「哥哥,你們在城裡如果有我爹娘的消息,請告訴他們,順子在家裡等着他們回來呢。」

吳亮高聲回答了一聲好。

「告訴他們順子很想他們。」

……

三個少年帶着習習清風走在山間,滿目蔥鬱,蟲鳥相鳴,有那麼瞬間,林洛甚至覺得自己回到了自己長大的武陵源。

途中遇到了一同進山的江湖人士,大家交換情報,結果大家都已經失去了那個魔頭的蹤跡。

此事極為惡劣,甚至驚動了京城裡身居高位的大人物,授意下來才有了這回的懸賞,羅霄山脈周圍的城鎮不僅立起關隘,嚴查過往人群,更在幾個容易被人逃出的地方駐紮了軍隊,理論上來說那魔頭插翅難逃,但是當下卻陷入了僵局。

林洛三人決定先退回外面,這樣毫無頭緒地去找效率很低,林洛提出先回去搞搞案子的來龍去脈在做下一步決斷。

接受了頗為嚴格的排查,三人徑直趕路來到了那個被屠戮滿門的郴州。

郴州位於湖南道南部,在羅霄山脈西邊,那魔頭正是殺出郴州,一路逃竄入山脈之中。

進城後發覺郴州的氣氛很是壓抑,人們似乎不敢高聲交流,彷彿高聲語驚動到那位不知所蹤殺人不眨眼的魔頭自己小命不保。

路上遇到一個文士裝扮的中年人,吳亮上前向他打聽被屠戮的陶府怎麼走,那中年文士如同聽到什麼晦氣到極致的事情,根本不作答,臉色鐵青,快步離去。

又問了幾個路人,大家都頗為忌憚,根本不肯指路。

最終還是在一個古稀老人處打聽到位置。

那麼接下來,就去那個發生數十口人命的陶府。

《武陵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