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無名七月
無名七月 連載中

無名七月

來源:google 作者:齊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賀修遠 齊悅

《無名七月》主角為齊悅賀修遠丁楚沅,作者齊悅如沐春風的腦洞跟想像力,情節環環相扣,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直到我們結婚那天,他前女友送來一份禮物,禮盒上落款的名字,叫——齊悅我終於明白,他不是愛七月,而是……...展開

《無名七月》章節試讀:

那天過後,我跟賀修遠徹底陷入冷戰。
我搬回了自己家。
如賀修遠所說,我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
我爸沒去世之前,我媽一直過着喪偶式婚姻,所以她無法跟我共情。
賀修遠來這接我時,她巴不得我快回去。
人家小賀都給你台階了,你見好就收。
我媽不停地催促我,別躲在房裡,趕緊出來。
我幾乎是求她媽,你讓他走吧。
你都懷孩子了,還在這鬧什麼?
這口氣你必須咽下去。
我咽不下去,我就是咽不下去。
婚姻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她掀開被子,對上我發紅的雙眼,語氣稍微軟了些,再說了,小賀也沒有出軌呀。
不是這樣的。
精神出軌比肉體出軌更加可怕。
我語氣特別悲涼,我們在一起三年,他睡在我旁邊想的卻是別的女人,我算什麼?
你就容易想太多,我先跟你說好了,不管你們怎麼鬧,你都別想着離婚,我丟不起這個人。
這是我第一次忤逆她,我非要離。
我媽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看着我,說來說去,還不是怪你沒用?
如果你哪都好,我就不信小賀還能惦記前任。
媽——我崩潰地打斷她,堵住耳朵,我不想聽見任何聲音,我求你別說了,我求你了。
無盡的委屈在心口迅速蔓延,擠得眼眶都掛不住眼淚。
錯的不是我啊。
為什麼要來指責我?
這個世界非要這麼荒誕嗎?
我被迫跟賀修遠回了家。
在我們婚房內,他把手機遞給我,你自己翻,我跟她分手後,就再也沒有聯繫了。
我沒接,冷笑了聲,這能代表你心裏沒有她嗎?
賀修遠沒有回答。
他握緊手機,手指骨節嶙峋突起,用力到泛白。
好半晌,他才沉着臉打開微信,搜索齊悅的名字。
最新的一條消息。
同學群里。
他說,我要結婚了。
他的同學們心有靈犀的問。
齊悅怎麼沒跟我們說啊?
他說,不是和她。
群里一下就沉默了。
幾分鐘過去,齊悅@他恭喜呀,你的婚禮我肯定不能缺席。
他沒有拒絕。
他還說,好。
我們婚禮那天,齊悅來了,穿着一襲白紗裙坐在台下,像極了新娘。
站在我旁邊宣誓的賀修遠,幾次哽咽,幾乎綳不住情緒。
當時閨蜜還羨慕我,沅沅,你算是嫁對人了,婚禮宣誓的時候,賀修遠竟然哭了呢,他好深情啊。
現在回想起來,我禁不住想笑。
賀修遠的演技實在高明。
所有人都以為他在宣誓的時候,腦海中想的是跟我在一起的歲歲年年。
可他分明是擔心坐在底下哭成淚人的齊悅。
看清楚了嗎?
我說過,我跟齊悅清清白白。
賀修遠的聲音把我拉回現實。
我眼睛一闔,剛想讓他滾,他發小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電話那頭,他發小的聲音很是急切阿遠,齊悅進醫院了。
賀修遠身體一僵,眼神複雜地看向我我出去一趟。
我們還沒離婚呢。
他怎麼能明目張胆地見別的女人?
我像瘋了一樣拽住他的胳膊賀修遠,我不准你去。
賀修遠煩躁地捏着眉心,語氣帶着責備你能不能像以前那樣懂事,你怎麼變得不可理喻了?
我轉身推開房門,讓他滾。

《無名七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