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五年怨種三年逆襲
五年怨種三年逆襲 連載中

五年怨種三年逆襲

來源:google 作者:kukukajiji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余消小 現代言情 筱筱

我好像突然有了金手指...以後再也不當怨種了!展開

《五年怨種三年逆襲》章節試讀:

因為考了全校第一,我被霸凌而死。
一個綠茶魂穿了我,對我說」姐姐,介意我用你的身體談個戀愛嗎?」
我無力阻止,她非要跟霸凌我的人談戀愛。
後來她想談的那個人單膝跪在我面前」你是不是沒有心?
真的對我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我說」我對你的心意沒變過呀,一直想找個牢給你坐。」
1.我在學校里,過着噩夢般壓抑的生活。
霸凌我的同學叫張奈妍,因為我學習突出,她盯上了我。」
你要知道,我們學校特招你這種貧困生,還花錢養着你,是為了升學率。」
而不是為了讓你考試的時候出風頭,更何況,你的成績穩壓我男朋友一頭。」
所以我就是看不慣你,裝模作樣。」
我扶正被踹倒的椅子」你們學校?
你家開的?」
張奈妍笑得很噁心,嗤笑着掀飛了我的書。
我抱着我的書去找老師,才知道這所高級私立學校的背景,還真就是他們這些富家子弟開的。
其中,張奈妍提到的」男朋友」叫時岳。
他家是這學校的董事里,持股最多的那個。
我的心,一下子涼了半截。
老師憐憫地看着我,讓我注重學習,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沒人幫我。
我的衣服被剪破,我的書包和課本被澆上粘稠的膠水。
我含着淚氣得哆嗦,還之以牙,將張奈妍的課本扔了出去。
但換來的,是在衛生間被打了一頓,還被告狀叫了家長。
我爸媽來了,他們不由分說給了我兩巴掌,當著老師的面要拉我回去餵豬。
這兩個孱弱的老人,臉上布滿深刻的皺紋,眼裡滿是惶恐。
他們對上張奈妍那個珠光寶氣的媽媽,忙不迭點頭哈腰,替我道歉。
那是我最狼狽的一天,要不是老師替我說話,我差點就要被拽回去輟學。
被欺負都沒那麼羞恥過,令我近乎崩潰。
從那天開始,」齊韶齊大學霸喜歡叫家長,還喜歡養豬」變成了一個梗。
我的存在開始變得顯眼,變得特殊,被全班孤立,排擠。
就連我很正常地上課回答問題,都會引起莫名其妙的一陣爆笑。
我在他們眼裡不再是個具體的人,而是和鮮活的班級氣氛格格不入的孤島。
張奈妍把自己手機遞給我,當著看好戲的一群小跟班的面奚落我」滾去給我買水,跑快點,我手機熄屏了可就不能買了,別怪我沒提醒你啊。」
在一陣鬨笑中,我顫抖着手接過手機。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在買水的間隙我面無表情地,把早已準備好的 U 盤連着轉接線,**她的手機。
植入了監視病毒。
我心裏有一團火在燒,報仇的計劃慢慢成形。
但在這之前,我得繼續忍着。
我以為我要忍很久,但是沒想到,很快,意外就來了。
那一天,張奈妍在衛生間里,將我的頭狠狠摁進了蓄滿水的洗手池。
我劇烈掙扎,漸漸脫力,失去了意識。
2.再醒來,迷迷糊糊間,聽到有人嬌滴滴地抱怨我。」
姐姐,我還以為你過得有多好,好失望啊。」
這聲音熟悉又陌生,是我,但不是我慣用的語氣。
意識回籠,衛生間空蕩蕩的,已經沒了別人。
我看着」我自己」站在洗手池前,慢條斯理地整理儀容。」
我」擰乾濕答答的校服,對着鏡子笑,茶里茶氣。」
你長得真好看啊,姐姐。」
」你是誰?」
我的身體,被另一個人佔據了!
在求生欲的刺激下,我的意識在身體里左衝右突。
可我始終無法驅逐這個陌生的入侵者——之前被溺水,我此刻實在太虛弱了。」
我啊,我是你妹妹,瑤瑤哦。」
妹妹?
可是,我並沒有妹妹,我只有一個不學無術的弟弟。
此時是上課時間,這個入侵者大搖大擺回到教室,敲門。
講課聲驟停,老師和所有同學都看向門口的我。
包括張奈妍那幾個人。
對上她們噁心的視線,我情不自禁地抖了一下。
入侵者在心裏問」那就是欺負你的人?」
我說」她叫張奈妍。」
」哎呀,真晦氣,跟我一個姓呢。」
瑤瑤……張瑤?
我再次確認,我不認識這個名字,更沒有什麼妹妹。
老師責備道」齊韶同學,為什麼開課十五分鐘了,你才回教室。」
我習慣了面對老師的指責,對張瑤說」道個歉就可以回座位,我學習好,老師不會太過為難我。」
但是張瑤沒動,反而挽起濕答答的袖子。
把一條青青紫紫的胳膊展露人前。」
老師,我不是故意遲到的哦。」
是課間我被人打暈在衛生間,才沒及時來上課的哦。」
那條纖細又醜陋的胳膊上面,各種傷痕觸目驚心。
並且指向——張奈妍。」
是她欺負我哦。」
教室里一片嘩然。
我的同學們神色全都變了,還小聲嗶嗶。」
她犯賤嗎?
敢告老師?」
」她是忘了嗎?
我們學校的老師從來不敢管『優質股』學生的。」
」齊韶今天怪怪的,抽什麼風啊?」
沒人能想到向來軟包子似的我,敢這麼做。
我下意識緊張起來」你別惹他們,你不明白這學校的狀況,別給我添麻煩。」
3.」用得着這麼小心嘛,硬氣一點!」
張瑤大大咧咧,逼問老師」老師,看不見我渾身濕透了嗎?」
您不關心學生這副樣子怎麼搞的,只問為什麼來遲?」
您教書育人的師德呢?」
老師惱羞成怒,手裡的教棍敲得桌子」啪啪」響」齊韶同學,既然進來了就趕緊聽課,別耽擱其他同學。」
同學們,繼續上課。」
我引導她」看到了嗎,別做無用功。」
這個不安分的張瑤,對我似乎有本能的敵意。
這不是她的身體,所以她肆無忌憚。
在將她驅逐之前,我得想辦法讓她聽我的話,別擾亂我的計劃。
張瑤在心裏回我,帶着刺」別教我做事」。
她站在教室門口不依不饒,大聲說」別急呀老師,我要報警呢。」
老師為難地蹙起眉。
教室里,張奈妍不耐煩了。
她踹了一腳前面同學的凳子,發出巨大的聲響。」
愣着幹嗎,沒看見齊韶同學要報警,打!」
囂張至極,有恃無恐。
前面那同學不敢反駁她,聽話地撥打了報警電話。」
喂,警官好。」
我們這邊是新北國際私立學校,有同學起衝突了……」**來得很快。
可校園霸凌若沒有充分的證據,向來很難界定。
在老師的調解下,中年警官語重心長地勸了兩句」你們都是學生,平時玩鬧還是要注意分寸。」
張瑤裝委屈很熟練,細聲細氣」我知道了,**叔叔。」
這樣的表情用我的臉表現出來,分外惹人憐惜。
可是,只有我聽得見,張瑤在心裏歡快地說」呀,這學校看着挺貴氣的,原來監控這麼少呀。」
浪費了一節課,**和老師都離開了,這件事沒引起任何波瀾。
張瑤瞬間收起那副柔弱模樣,轉身出教室,往衛生間方向走去。
才走了兩步,又回頭跑到講台上,抄起黑板擦揣進了兜里。
一路走過去,教學樓上各班學生們探頭探腦望過來。
竊竊討論。
我提醒她」她們在後面跟着你。」
張奈妍,還有她的跟班們,臉上的惡意比往日更甚。
張瑤滿不在乎」喂,姐姐,能不能別這麼慫。」
實在沒人幫你,你找家人要點錢,去校外找更厲害的人打回來不行嗎?」
她說」家人」這兩個字的時候,咬字很重。
字裡行間,無端生出帶着些譏誚的怨意。
4.像以前一樣,我被堵在了衛生間里。
但這次他們不知道,我已經換了芯子。」
出息了,齊大學霸。」
」還告老師,還敢報警,要不要再把你 tm 家長也叫來呀?」
」骨頭又硬了是吧,居然指責奈妍姐,sb,不想上學了?」
我無視這些挑釁,強自鎮定下來,提醒張瑤」你別怕,推開離門最近的人,跑!」
這種事我遇多了,但張瑤看起來比我年紀小,估計嚇傻了。
我必須幫她,儘可能保住我的身體,躲避傷害。
她沒動。
我好不容易強裝出來的鎮定幾乎綳不住。」
跑啊!
如果……如果你不敢,就找個隔間,把門守住!」
等到上課,她們走了就好了。」
聽起來很有經驗。
所以姐姐,一直是這麼過來嗎?」
張瑤說。
出乎我意料,她一點兒也不害怕。
反而面無表情地抬起腿,一腳踹向正準備揪她頭髮的女生。
那女生甚至沒反應過來,捂着小腹哀嚎一聲,向後摔在硬瓷磚地面上。
發出短促的悶響。
緊接着張瑤一腳一個,抽空還回身,將打算跑的張奈妍踹進了廁所單間。
如果我學過散打,就會知道她第一腳是標準的正蹬腿。
就會知道踹張奈妍那一腳,是教科書般凌厲的左側鞭腿。
但我不知道。
我只是覺得帥。
我那平時抱着水桶上四樓都費勁的身體,在張瑤的控制下,行雲流水,快且有力。
張瑤從口袋裡掏出黑板擦,惡聲惡氣十分熟練」別嚎了,來排隊,一人一口,輪流把黑板擦舔乾淨。」
你們精力這麼旺盛,為班級做點小小的貢獻,不會不願意吧?」
那幾個女生跌坐在冰冷的廁所瓷磚上,看着扔到面前的黑板擦。
聽着熟悉的霸凌言語,臉色青白。
她們提前體會到職業生涯被碾壓的痛苦。
張瑤走到單間門口,伸手去拽張奈妍。
我終於回過神,心中舒了一口氣」對她下手輕點,分寸別太過,會被叫家長的。」
張瑤問」為什麼?」
她手沒停,一腳踩在台階上,俯身去掐張奈妍的脖子。
同時把濡濕的黑板擦塞進她嘴裏。
為什麼?
這個問題我沒答,張奈妍答了。
她狼狽蹲在坑位旁,手上剛做好的美甲劈了。
拚命搖頭擺脫黑板擦的動作,讓她的聲音變得尖利。」
齊韶!
你這個土鱉!
還想繼續讀書嗎?」
還想繼續讀書嗎?
這句話,混雜着我的阻止,終於讓張瑤住了手。
見唬住了我,張奈妍有了底氣。」
齊韶,你發瘋之前想好,就算不怕我,你也不怕我男朋友時岳嗎?」
張瑤忽然愣住」時——岳?」
她的眼睛亮了。
5.張奈妍扶牆站穩,又抖起來了。」
知道怕就好,你們這些窮鬼,拿着我們施捨的獎學金,就該感恩戴德才是。」
高舉的胳膊,一巴掌打偏了我的臉。
控制我身體的張瑤,和困在體內的我,都感受到了它的力道。
火辣辣的,燙得半邊臉發麻,耳內嗡鳴。
與其說是抽在臉上。
更像是直接抽在了我心上,比往日更疼。
張瑤的拳頭攥得」咯咯」響。
她沒再動手,只是眼神憋屈狠厲,有點嚇人。
張奈妍還準備繼續打的動作瑟縮了一下,然後跑了。
衛生間寂靜極了。
張瑤走到洗手池面前,打開水龍頭。
一遍又一遍往臉上潑水。
我沉默着,立即決定改變策略。
要說服她,需要她先了解我的處境。」
很抱歉。
時岳家做房地產的,是學校最大的股東。」
欺負我的這些人家裡,也或多或少持有股份。」
我是被這學校的高額獎學金,和免學費制度,吸引進來的貧困優等生。」
那些人我惹不起。」
我明面上能做的有效反抗太少了。
張瑤繼續給臉上潑水。
那瘋狂的樣子,我幾乎要以為她想再溺死我一次。
我發出邀請」張瑤,我不知道你是誰,本來我想先忍着好好學習的,但你讓我看見了你的武力。」
所以,合作吧。」
你別添亂,幫我。」
我有更輕鬆的辦法報復回來。」
作為交換,你想要什麼?」
張瑤扶着洗手池,低着頭吃吃地笑。
水滴從發梢,鼻尖,下巴,成股地滴下去。
她抹了把臉」所謂忍辱負重,通過學習改變命運嗎?」
我可不信這個。」
我信奉忍一時越想越氣,退一步越想越虧。」
跟你合作忍氣吞聲,會憋死我的,多虧啊。」
我有種不好的預感,」所以?
你想幹什麼?」
她抬起頭,看着鏡子里的成像。
沒了方才的兇狠,又裝得無辜乖巧。」
哎呀,別這麼防備我嘛,姐姐。」
介意我用你的身體,去談一場戀愛嗎?」
我看着鏡子里濕漉漉的,我的笑臉,突然奇異地同步了她的腦迴路。
我只覺渾身血都涼了」跟時岳?」
」是呢,他啊,可是我一直求而不得的白月光呢。」
張瑤竟然認識時岳。
眼見她收拾好自己,哼着歌回了教室。
我被這不省心的玩意兒氣得抓狂」不行!
你不能用我的身體做這種事!」
我就是因為考試名次高於時岳,才被張奈妍針對的。
曾經我反抗過,甚至在孤立無援的時候去找過時岳。」
對不起,時岳同學,考第一不是我特意針對你,只是我需要獎學金,請你不要介意。」
我為我並不存在的罪過,在那個少年面前低下頭,認真道歉。
但是那少年靠着他的卡宴,翻轉着手裡的鑰匙。
態度輕佻,無動於衷。
他輕輕摸了一下我的頭髮,說」齊同學是吧,長得真好看,會開車嗎?」
緊接着把鑰匙遞給我。
很痞。
我卑微地低着頭,看見伸到面前的這隻手。
修長的手指上,戴着一隻看起來極精緻的男士羅馬戒。
他的聲音從我頭頂飄下來,帶着隱約的不懷好意」喏,開我的車,帶我出去兜一圈,我就幫你。」
多麼可笑,這種羞辱。
我特么窮得連摩托車都沒碰過,不然哪兒會被特招進這種學校。
他就是故意耍我。」
我不會。」
我抬起頭,沒忍住眼裡的憎惡。
面對我強烈的情緒波動,他淡淡笑着,十分無所謂。
求助的事就這麼被漠然置之,告吹了。
而現在,張瑤卻要用我的身體,再一次去招惹那少年。」
不一定是我自己哦。」
張瑤笑嘻嘻地糾正我。」
我以前就知道他不喜歡我,所以我更想要姐姐你替我,去跟他談戀愛。」
我特想欣賞一下他愛上一個人的樣子,拜託嘛。」
6.我想讓她換個條件。
在我心裏,時岳也是間接霸凌我的人。
他背後過重的權柄,和對我古怪的態度,都讓我不想靠近。
可是此時的我就像是空氣。
我掌控不了自己的身體,也無法讓周圍人聽見我的吶喊。
唯一能跟我對話的張瑤提筆亂畫我的書本。
被我吵得煩了,她在心裏懟我」你家人呢?
你在這學校活得這麼辛苦,這麼小心翼翼,你家人怎麼不給你辦理轉學?」
我的抓狂,我的憤怒,我對她的討厭……這一切情緒就像火焰熊熊燃燒時,突然被澆了一盆冷水。
戛然而止。
我無言以對。
不是每個家庭,都是孩子的後盾。
張瑤見我沉默,也沒再問。
她冷着臉,握着筆狠狠在我的書本上,塗出大片大片的墨跡。
我看着亂七八糟的書本,心疼極了。
張瑤,她不是一個愛學習的人。
下午回到宿舍,她問」哪個是你的床位?」
唯一一個,鋪着被洗得發白的被褥的那張床,是我的。
張瑤在上面坐了會兒,又去翻我的桌子,我的柜子。」
你的化妝品和護膚品呢?」
她舉着一包郁美凈問我。
我」……」我忍着羞恥」你不是舉着嗎,還問我。」
這次輪到張瑤無語了」就這?」
又問」那你手機呢?」
我」我沒手機。」
她翻了個白眼,隨意地從我柜子里掏出我的筆記本。」
手機都沒有,卻捨得買電腦?
摳死你算了!
快告訴我密碼。」
我恨不得從她手裡搶回來。
那是我最值錢的東西了。
張瑤噼里啪啦打開了學校八卦論壇。
我發現她在找關於時岳的蛛絲馬跡。
心梗了一下。
意識到她不是在開玩笑。」
哎呀姐姐,幫幫我嘛,我給你出主意啊。」
搞定時岳的話,你在學校里的生活會變得很好的哦!」
我嘆了口氣」作為交換,你以後做事,尤其是打人,得聽我的。」
還有,無論如何,別想讓我去大庭廣眾下告白。」
張瑤又開始茶里茶氣裝無辜。」
告白是小孩子才會做的事,成年人該直接勾-引,勾-引第一步,拋棄人性。」
姐姐讀了那麼多書,沒聽過這句話嗎?」
變成貓。
變成虎。
變成被雨淋濕的小狗。
《四重奏》嗎,我當然知道。
三種勾-引方式。
看張瑤興緻勃勃的樣子,是想讓我給時岳上全套。
一想到這些手段,我要全部用到時岳身上。
我就恨不得直接拿刀砍了時岳!」
喂,姐姐,我會聽你話,但是你要認真談哦。」
我好想看看時岳談戀愛的蠢樣子。」
我冷着臉」虐戀算嗎?」
」可以呀,你隨便怎麼虐他,讓他愛上你就行!」
我點頭」那行。」
7.張瑤查到自己想要的信息,看了一眼表。
去宿舍衛生間打理了一下髮型和衣服。
她的手很巧。
平平無奇的衣服不僅變得修身,還恰到好處露出一節——只要俯身就能勾勒出最佳形狀的細腰。
緊接着,從桌子上隨手拿起不知誰的刮眉刀和眉筆。
搞定毛茸茸的自然眉毛,和隱約不可見的幼圓眼線。
加上蓬鬆的馬尾發,露出白皙的脖頸。
我整個人氣質大變,趨近無害嬌俏的模樣。」
要加油哦,姐姐!」
她將身體還給了我。
這個時間,通常時岳會去提車離開,他不住校。
這所學校給有錢的學生,配有專門的停車場。
而時岳的停車位是固定的,很好找。
我在張瑤的催促下,自然地走過去,」迷茫」地四處望了望。
然後很」湊巧」地站在時岳車窗前。
我俯身,對着不透光的鏡子整理儀容。
不設防的少女,情態畢露。
張瑤在我身體里開心大叫」姐姐,你棒極了!」
我對着車窗露出一個極好看的笑容。
同時在心裏回她」我能把我學到的所有東西,分毫不差地表現出來,向來如此。」
還沒笑完,車窗……降下來了。
露出時岳似笑非笑的臉,嘴裏還叼着一小根竹篾條兒,手裡有一隻沒編完的竹雀兒。」
滾。」
他說。
我退後一步,像只受驚的貓,瞪大眼睛有點不知所措。」
對……對不起,我在等人,我以為車裡沒人,所以當成鏡子了!」
誠懇地鞠躬,恰到好處露出一抹白線似的腰身。
緊接着她站起來,美好的風景一閃而逝。
毫不留戀,轉身離開。
身體控制權切換。
我縮回身體里,去看身後時岳的反應,而後我沉默了。
時岳大概以為我不知道,所以追隨的目光才那麼肆無忌憚。
我說」他在看我。」
張瑤得意地勾起唇,在心裏回我」當然,姐姐你不知道你的表現力有多強。」
」是你的建議奏效。」
我面無表情回她。
她對討人喜歡這種事,簡直手到擒來。
因為合作關係,張瑤開始對我退讓。
身體控制權暫時歸我。
這所學校的晚自習是很自由的,我抱着電腦去了圖書館角落。
我手指翻飛,張瑤盯着電腦界面,忽然驚訝道」你在監控張奈妍的手機?」
我頓了一下,」別聲張。」
張瑤」咯咯」笑起來。」
了不起啊,姐姐,我還以為你只會逆來順受呢。」
她興奮起來」你有這本事,為什麼不用?」
把她拍的**照全部發出去。」
把她和跟班們那些下作的聊天記錄公之於眾,這多爽啊!」
8.我」不行。」
怕張瑤自己亂操作,我耐心地跟她解釋。
這種手段可以讓跟班們得到懲罰。
但張奈妍損失不大,她爸爸開公司的,還跟時岳家牽連很深。
所以最多一時名聲掃地,很快輿論就會被她花錢壓下去。
並且,她會立刻換一個新手機。
現在她在用的手機,是之前我藉機拿到手裡才得以操作的。
下一次我可沒這種好機會。
張奈妍——提起這個名字我心裏就哆嗦。
被她霸凌太久,我的身體形成了生理性畏懼。
拜她所賜,現在死也沒死透。
連身體都要看別

《五年怨種三年逆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