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無限:我的男友是頂配玩家
無限:我的男友是頂配玩家 連載中

無限:我的男友是頂配玩家

來源:google 作者:龍舌蘭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空青 顧生

【雙男主無限流靈異恐怖懸疑推理團體作戰玄學八卦】無意中進入「盲卡」遊戲的大門,懸疑推理的圓桌遊戲、詭異恐怖的民俗傳說、神秘靈異的玄學八卦、刺激驚悚的密室逃殺……組隊上分,無限流新玩法一個是思維縝密、天賦異稟、遇鬼殺鬼的頂配玩家、一個是能掐會算的神婆、一個是專業躺贏身負隱秘技能的小白…盲卡遊戲非生即死,他們在一局局錯綜複雜的遊戲中艱難求生…展開

《無限:我的男友是頂配玩家》章節試讀:

「分頭行動?」 西裝男人眯起眼睛,咂着嘴道「我看我們最好還是一起吧。」

空青當然明白他的意思,無所謂地點了下頭「隨意。」

眾人在一樓展開地毯式搜索,卻並沒發現有人藏匿的蹤跡,而一樓到二樓也只有唯一的通道。

眾人站在樓梯口,目光望向二樓。

西裝男氣喘吁吁道「我找不動了,我在這兒守着吧。」

濃妝女倚靠在樓梯扶手邊,撥動着自己的長髮道「我在這兒與你一起守着。」

顧生知道此時此刻,不論是誰與誰之間,都已經沒有絲毫信任可言。顧生下意識望向空青,空青感受到顧生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抬起眼眸堅定地望着他。

二樓只有十間卧室,打開房門則一覽無餘,卧室里沒有衣櫃,床底也是乾乾淨淨,沒有能藏人的地方。

三樓只是一個放置雜物的小閣樓,半空中漂浮着灰塵,眾人仔細地翻找了每一個角落,仍舊是一無所獲。

眾人都有些沮喪,更是疲憊,聚集在客廳中,坐在各自的座位上。

突然,窗外的景色變得陰暗,暴風雨瞬間席捲而來,暴雨的聲音清晰又粗魯,砸在窗戶上。

西裝男先開口道「我們應該去外面檢查一圈!」

「沒有這個必要。」空青說道「昨晚進入別墅之前,我就已經仔細觀察過整個別墅的外形,牆體是傾斜的,沒有可以攀登借力的地方。」

「那會不會是鬼?會不會是鬼殺了我女朋友!」 情侶中的男生情緒幾近崩潰。

「游戲裏有時候確實會出現鬼怪,但鬼怪殺人的方式有很多種,但應該不會用J殺。」 顧生皺着眉頭。

「你怎麼知道?鬼跟你說了?那萬一是個色鬼呢!」 西裝男情緒激動。

「如果是鬼,我們便沒有活路了。除非我們當中有會捉鬼的大師。」 空青環視了一圈,輕笑兩聲道「 遊戲是不會設置死局的。退一萬步講,就算有鬼,那個鬼也是在我們之中。」

「你什麼意思?」 紋身大叔不耐煩道「痛快說完。」

「在座這九個人當中,一定有一個人的通關條件與其他人不同。我們是在這裡成功存活七天,而那個人應該是在七日之內殺光其他人。」

客廳的氛圍一下沉重起來,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十分凝重。

一聲拍桌的沉悶聲響驚回眾人的思緒。

紋身大叔指着情侶中的男生罵道「一定是他!就塌么這小子在現場,他說他一點沒聽見動靜,騙鬼呢!傻.B才會信!那是個活生生的人!殺豬還有聲響呢!」

言罷,紋身大叔操起桌上的銀制刀具便要衝過去了斷男生的性命。

男生嚇得眼淚鼻涕一起流,「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求饒。

幸好醫生快人一步,攔住紋身大叔道「你先冷靜一下!這是個團體遊戲!」

醫生指着空青道「如果真像這位先生說的那樣,遊戲不會出現死局,那麼就說明兇手殺人一定有限制條件,不然為何不在我們毫無防備的第一夜將我們全部殺死?為什麼不在飯菜里下毒?第一夜只死了一個人。有沒有一種可能,遊戲限制兇手一晚只能殺一個人,那麼七天之後,我們還能剩兩個人存活,兇手的任務也會失敗,但如果盲目猜疑,自相殘殺,只會幫助兇手更早的完成任務。」

空青斂了神色,抬眼仔細審視着這位年輕的醫生,他第一次參加遊戲,就能讓自己如此快速的冷靜下來適應環境,並且思維縝密清晰,實屬難得。

空青暗自笑了一下,這個年輕醫生與遊戲真的很契合。

紋身大叔氣急敗壞地坐下道「那你說該怎麼辦?」

年輕醫生將嚇壞的男生扶到座椅上,隨即自己也坐下道「我認為他不會是兇手。」

「因為他是新人么?你怎麼能確定他不是撒謊?」 小女孩兒歪着頭質疑着。

醫生解釋道「如果他是兇手,且任務是殺光其他人,那麼他一定不會先殺自己的女朋友,把自己打成嫌疑最大的焦點。這樣他以後再想下手可就太難了。無異於是給自己的遊戲增加難度。」

「也不會是你,醫生。」 空青抿了一口涼透的咖啡,慢悠悠說道「 真正的兇手唯恐天下不亂,期盼着我們互相殘殺,而你卻出手阻攔並盤清邏輯,所以,你應該是個好身份。」

「更不會是我。」 空青繼續說道「 如果我是兇手,一定不會先提出排查是否有人藏匿這個建議,因為這樣做會直接把兇手範圍縮定到我們九個人身上。真正的兇手是一心想着把水攪渾,而不是分析局勢。」

西裝男冷笑道「呵,你們兩個人把自己摘得倒是個一乾二淨!還順帶把嫌疑最大的這小子排除了。這麼看來,兇手就出在我們三個里了,幸福三選一?」

西裝男指着自己,顧生和紋身大叔,手指正指向紋身大叔之時,卻被紋身大叔凶神惡煞威脅的眼神恐嚇了回來。

「誰說兇手就一定是男人呢?」 空青眯起眼睛,犀利的眼神瞬間射向在場的三位女士道「女人一樣有嫌疑,包括這位可愛的小蘿莉。」

職員女的臉上先是疑惑,再是焦急的想要辯解。

小女孩兒則是一臉淡然,完全不在意空青的話,像是自己早已洗脫了嫌疑一般。

濃妝女人的目光與空青相接,絲毫不閃躲,似乎是在等着聆聽空青繼續說下去。

「開什麼玩笑!」 西裝男虛假又猥瑣的笑起來「你是不是忘了那個女的是被J殺的了!女人哪有那個功能。」

「並沒有留下JY不是么?」

空青神色嚴肅。

西裝男也收斂了笑容。

小女孩兒雙手托着下巴,稚嫩的聲音說道「哥哥,我還只是個孩子呢。」

「能通過遊戲的孩子必定不是尋常小孩兒,你說對吧?」 空青回應着她。

顧生望向紋身大叔道「你剛才好像很想藉機殺人,未免殺心太重。」

職員女見到終於有人敢把矛頭指向紋身大叔,趕忙小聲附和道「對,他之前還說要殺了我呢!」

「你小子什麼意思!敢他.娘.的懷疑老子!老子的殺心可不是進了這破別墅才重的!你要是想死儘管來試試!」 紋身大叔的情緒又激動起來。

《無限:我的男友是頂配玩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