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陽
仙陽 連載中

仙陽

來源:google 作者:海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海農 道延

「投身天地之熔爐,總有些夢想和意志會因此薪火相傳」「焰為光,光即陽,陽為道,吾為仙——陽道真仙!」展開

《仙陽》章節試讀:

初春,乍暖還寒。

燕祁王朝 大燕歷【555年】

南疆域內, 萬千大山深幽之處。

有一幼影,為仙苦修,名曰道延。

「砰!砰!砰!」深山中傳出一聲聲撞擊聲響,林間幼影,一拳又一拳全力轟在數十丈之高的古松上,直至其轟然倒下。

倒了便換,反覆不止。

時間逝去,大山深處,古木接連應聲而倒,鳥飛獸亂,不算安寧,卻沒有猛獸敢尋他的麻煩。

至於倒塌的樹木,大多皆被當柴火燒了去,唯有少數他留在了深山內。

道延確實累了時,便會回家,他們住在一山中村落中,不窮也非富者。

村口與其同齡的孩童皆在無憂無慮的玩耍,那是最好、最開心的年紀。

反觀他,卻不一樣。

夕照,西方的山嶽將大日吞食了近半,橘紅色的碧落中,偶有大鳥飛過,映襯着暮雲。

大多這個時辰,幼影便會自山林間而出,走向那有裊裊炊煙的村落,山村得名極村,是老老老...村長取的,未有變動過。

「哎呀,怎麼又受傷了?延娃子,讓大娘看看。」村口坐着一個布衣老婦,她慈愛的看着面前的道延,那粗糙的手指慢慢撫去其臉上的血跡。

「岩大娘,小延沒事!這是灰狼身上的血,並非是我的!」道延笑道,語氣中難掩自豪,他的傷是藏在暗處的,也獨有爹爹一人知曉。

臉上的血跡,身上的疤痕,他自認為是輝煌的戰績,道延可是自封了「山中大王」的名號,什麼虎豹豺狼未曾見過,縱然是傳說中的「仙獸」也有過一瞟。

「你啊,又瞞着你爹爹偷溜進去,都四五日了,他恐怕又得訓你了!」岩大娘心疼的說道,額間褶皺微緊了些。

五歲時,道延便去往大山捶鍊,事到如今,不算錯的話,湊了整,是三載了。

問其為何,他說為仙。

仙之名,凡間盛傳,極少有人結識,凡人更是難有得一見,村民們暗地都說道延隨他娘,是欲成仙的蛻凡者。

「岩大娘,我可是要成為仙師的人,天不怕,地不怕!」道延抹了下鼻子,自信的說道。

沒等老婦有所反應,便一溜煙的消失,跟個山猴似的進了村中,倘若不細看,還真以為村子裏進野獸了。

「延娃子,跑慢點...別摔着了!」老婦起身,直直的望向村內,直至身影消失。

她嘆了一聲,臉上的褶皺鬆了松,回眸,彎身坐於桐木凳上,垂眸看着大地出神,不時還喃語幾句。

村內,打鐵聲、犬雞聲...四起,每個村民的着都裝很是樸素,像是幅畫般,有山,有水,有人煙。

「欸,延娃子?!明日記得來拿你爹爹托我做的短斧啊!」

「知道了,五叔!」

「娘,你看,道延大哥哥回來了!」

「安兒,娘看見了,天色不早了,延大哥哥都回家了,我們是不是也得回家了?」

......

村內,爐煙裊裊的一座木屋內。

大廳

「延兒啊,你可是又去了那大山深處?」一個中年男人穩坐於木椅上,神情很是不悅,眉宇間透露着糟糕的心情。

「爹爹,我......」道延低着頭跪在地上,不敢說話,像極犯了大錯的孩子。

道延內心直呼好傢夥,剛開門便跟父親撞臉了,自己明明一絲腳步聲都未散出,巧到家了,早知該從後門進的。

道延並不是怕爹爹,而是因前往深山錘鍊是他明面上不贊同的事情,自己卻是不聽,逆其言而行,爹爹因此也是操碎了心。

齡未至中年,容貌卻已到。

看着道延的模樣,男人輕嘆一聲,心又軟了,眼神凝重的看着他,許久,才開門見山道:「延兒,起身來說,你是如何知曉仙師這等名號的?」

道江鎮也很是疑惑,仙師這等名號他可從未告知過道延,凡間盛傳,村中卻未談論這些 ,自己也並未帶道延出過村;難不成延兒遭遇所謂的世外高人了,他搖搖頭,自己想的有些扯。

延兒自三載前便開始了苦修,看的他這個做父親的心如絞痛,每日歸來都是傷痕纍纍,就算道延是知曉了仙師的盛名,又為何如此堅毅,僅是嚮往嗎?

今日,他忍不住了,定要砸破沙鍋問個底出來。

聞言,道延緩緩站起身,不敢直視,低聲道「爹爹,我之前...偷聽到你跟一個黑衣人的對話了...」

言語間,他眼角泛淚,難以說下去,道延強止着淚,卻還是不爭氣的滑落在了臉頰間,夾雜着一絲泥灰。

道江鎮先是微微一震,眼角動容,緊蹙的眉瞬間鬆緩,他知曉為什麼了,疑雲瞬開。

他起身問道「延兒啊,你可...真的想去尋找他們嗎?」

「嗯!」道延昂首,將淚水擦去,小臉上掛滿了不容置喙的堅定,眼底的情緒卻猶如狂風驟雨在翻湧。

得到回應後,道江鎮才緩緩轉過身去,內心的情緒波濤洶湧,彷彿在做一個極難的決定,片刻後,他沉聲道了句:「延兒,先把葯湯喝了吧。」

「好。」道延應了聲,他明白,爹爹很難抉擇,真的很難決定。

男人踱步走進堂前,端出一個熱氣騰騰的銅爐,藥味充溢房內,穩穩的放在了舊木桌上,剛剛好蓋住一個陳年的爐底印。

道延早已乖乖的坐在椅子上,將黑衣褪去,露出傷痕纍纍的上身,有獸爪傷,有焰燒傷......是個人看到都會心疼,更別談道江鎮了。

道江鎮先是仔細查看了番他的傷痕,只微嘆一聲,右手遞給道延一個瓜瓢,就讓他舀着喝,自個則是從口袋中拿出一個舊袋子,將裏面的黑粉有章有法的塗抹在道延的背上,手法極熟練,卻還是忍不住落了淚。

道延神情痛苦的喝着葯湯,脖頸青筋暴起,後背冒出絲絲黑血,他沒有哭喊,忍住疼痛一口又一口的喝完葯湯。

......

子時 夜色濃了

爹爹暗疾複發,於房中緩解痛楚,道延於心不忍,躲在自己的房間內,盡量不去想父親那不可治癒的暗疾。

他半躺在木床上,錘鍊的酸痛都在這一刻消失無跡,望舒透窗灑在房內,比燭光還亮上些許,道延雙眸緊緊盯着窗紙外的那輪白月,自問「我會成功嗎?」

爹爹答應他走仙途之事了,其實早便同意了,只不過往昔是心底的回應,方才給予了言語上的允諾。

對於仙師的嚮往他是矢志不渝的,於道延的識海中,無所不能者——仙師。

不僅僅是無限嚮往,更多的是難言的執念。

平心而論的話,嚮往大於執念,也不知為何,好似天生他便該走這條路。

思緒飄的很遠,透過窗紙的破洞隨風而去,直至這小孩閉了眼。

拂曉時,幼影自村口走入了大山,一以貫之,道延都在大山中,同猛獸博斗,於瀑布下鍛體,夏以焰淬身,冬以冰煉體,早出晚歸,風興夜寐。

今日也亦是如此。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仙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