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夏夕綰陸寒霆_
夏夕綰陸寒霆_ 連載中

夏夕綰陸寒霆_

來源:外網 作者:佚名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佚名 玄幻魔法

展開

《夏夕綰陸寒霆_》章節試讀:

李玉蘭就是夏夕綰的後媽,她年輕時是風靡娛樂圈的一代影后,如今生了兩個女兒依然保養很好,就像風韻猶存的美貌少婦。

這個李玉蘭是小三上位的,不過她手段極高,不但成功壓下小三史,當了夏家主母還憑藉著八面玲瓏的手段在豪門富太太圈混的風生水起。

今天這一場婚禮李玉蘭辦的十分漂亮,就連夏夕綰身上的婚紗都是花了重金從米蘭定製回來了,所有人都在誇讚李玉蘭。

夏夕綰佯裝什麼都不知道,只露出了女兒家的嬌羞,她期待的看向門邊,「吉時到了,怎麼…新郎沒有來接我?」

話音一落下,李玉蘭面色一變。

大家也面面相覷,怎麼回事,難道新娘子不知道自己要嫁給一個病入膏肓的鬼夫么?

她這是去沖喜,這場婚禮註定沒有新郎的。

夏振國上前,目光有些愧疚和閃躲,「夕綰,今天新郎…新郎有些身體不適,就不來了,你直接去吧。」

夏夕綰一滯,很快乖巧的笑道,「好,那我走了。」

夏夕綰一個人上了接她的豪車。

賓客們看着夏夕綰的俏影,都說她是鄉下回來的土包子,只見她穿着一身美麗的婚紗,身形纖柔窈窕,氣質竟說不出的清淡絕麗。

而且她什麼都不知道的乖巧柔順模樣令大家同情心泛濫,所有人看着李玉蘭都開始指指點點,竊竊私語了,

—表面做的那麼漂亮,其實還不是後母,想用別的女兒代替自己的女兒嫁去沖喜。

李玉蘭的臉色變得很難看,這場婚禮本來在她的掌控里,但夏夕綰四兩撥千斤直接扭轉了局面,讓她難堪,看來是她小瞧夏夕綰了。

不過,來日方長,她有的是辦法治她!

……

夏夕綰來到了幽蘭苑,進了新房。

新房裡沒有開燈,漆黑一片,氣氛有些森冷。

夏夕綰一雙黑漉的翦瞳在黑暗裡散發著瑩玉而警惕的光芒,她來到床邊,隱約看到柔軟的大床上躺着一個男人。

這就是她的新婚丈夫。

夏夕綰伸手,想給他號脈。

但是下一秒,她纖細的皓腕被幾根修長的手指一把扣住,天旋地轉,她已經被壓在了身下。

夏夕綰一驚,都說她的新婚丈夫是個病入膏肓的鬼夫,但是現在扣在她皓腕上的手指遒勁有力,分明是一個很健康的男人。

他是誰?

夏夕綰迅速曲膝,往他身下頂去。

但是男人速度更快,他輕易躲過了她的攻擊,曲膝一壓,直接將她壓得動彈不得。

動作快,准,狠。

「你是誰?放開我!」

夏夕綰用力的掙扎,兩個人的身體隔着薄薄的布料摩挲。

很快耳畔響起了一道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新娘子這麼熱情,是想洞房了?」

「…」

下流!

夏夕綰突然想到能出現在這個房間里的應該就是她的新婚丈夫,不過她的新婚丈夫身體沒任何毛病,是一個身強力壯的年輕男人。

這時男人修長的手指已經順着她的下頜落到了她衣襟的紐扣上,正在一顆一顆的解開。

夏夕綰迅速抓住了他的大手,「我已經沒動了,你幹什麼?」

「叫,會不會?」

叫?

這時夏夕綰聽到新房外面傳來了鬼鬼祟祟的聲音,是女傭拉住了陸老夫人,「老夫人,這樣不好,我們還是回去吧…」

「噓。」老夫人生氣的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我就用耳朵聽一聽,不用眼睛看!」

陸老夫人整個人都趴在窗戶上偷聽。

夏夕綰想起身去看動靜,但是陸寒霆一手壓着她的香肩將她摁了回去,「快點叫。」

夏夕綰猜到他這是要做戲給外面的老夫人看,需要她的配合,但是…

「我不會。」

陸寒霆深邃的狹眸在黑暗裡如鷹隼般犀利,他看着身下的女孩,不過二十歲的年紀,現在秀眉輕擰,眸色矜持而羞憤。

陸寒霆兩隻大手來到她的衣襟上,用力往外一扯。

啊。

夏夕綰只覺得肌膚一涼,纖臂護在心前,到底是少女,她嚇得低低驚呼了一聲。

陸寒霆勾唇,「現在會叫了?」

「…」

夏夕綰抬眸,無恥!

陸寒霆兩手撐在她的身側,居高臨下的將她困在自己精碩的懷裡,然後模仿着某種極致動作。

這樣黑暗的房間里,大床被他弄得咯咯響,夏夕綰到底是少女,雪白的耳垂紅了一片。

「繼續叫,不然我就動真格的了。」這時他低低威脅出聲。

夏夕綰羽捷一顫,她一點都不懷疑他的話,所以她閉着眼,配合他叫出了聲。

外面的陸老夫人雙手合十,阿彌陀佛,「太好了,我孫子不是gay,不是性無能,他開葷了!祖宗保佑啊,我要抱重孫了!」

陸老夫人開心的手舞足蹈,很快就走了,去祠堂給祖宗上高香了。

夏夕綰迅速伸手去推身上的男人,這一次陸寒霆也很配合,鬆開了她。

啪,一聲,他打開了壁燈。

洋洋洒洒的昏黃燈光鍍了下來,夏夕綰坐起了身,她快速的扣紐扣,遮住了自己瑩潤的肩頭和牛奶白似的嬌肌。

她抬眸,看向男人。

男人已經下了床,露出了一張俊臉,他生的十分英俊,臉部線條如天工雕琢,舉手投足都透着與生俱來的薄冷疏淡還有冷貴。

但夏夕綰無暇欣賞男人的俊容,相反,她瞳仁微微一縮。

因為這男人…

「是你!」

他是火車上那個男人!

他就是她的新婚丈夫!

夏夕綰知道自己要嫁給一個病入膏肓的男人,她做了很多準備,卻萬萬沒有想到會是他。

那日在火車上她還大聲呵斥了他,振振有詞的說自己是嫁入幽蘭苑的新娘,那時他一定在看她笑話。

陸寒霆薄唇勾出了一道似笑非笑的弧線,「認出我了,我說過,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

他眸里露出幾分玩味,管家告訴他,夏家替嫁過來一個鄉下的土包子。

替嫁就替嫁吧,只要奶奶開心就行。

更何況這個土包子還是她。

只是,土包子是她這樣的么?

他可親眼看見在火車上她是如何讓那個刀疤男倒在了她的身上。

《夏夕綰陸寒霆_》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