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謝你贈我三千風霜
謝你贈我三千風霜 連載中

謝你贈我三千風霜

來源:google 作者:喬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言 現代言情 譚松臣

「沒有足夠的證據,沒法將勤勉送進去,對嗎?」喬言呼吸發顫的問了一句就因為上輩人的恩怨,秦勉就要殺了她爸媽簡直……瘋狂到沒有人性這個人,太可怕了...展開

《謝你贈我三千風霜》章節試讀:

「陸晚清的話能信?」
喬言哼了一聲。
她不覺得陸澤真的會傷害自己。
如果陸澤想害她,當初被綁架就不會護着她。
「言言……不要帶着偏見,這件事必須重視。」
顧燁霆嘆了口氣。
喬言蹙眉,顧燁霆還是責備她對陸晚清有偏見。
「不是偏見,陸晚清的話確實需要斟酌。」
譚松臣護着喬言。
「陸晚清把那份相冊給了我,我讓人去比對過字跡,確實是陸澤的。
而且,和言言結婚之前,陸澤就來見過我,說讓我看好喬言,否則他就會將喬言帶走。」
喬言緊張的看了譚松臣一眼。
「那年被綁架,那些綁匪對我很不好,只有陸澤護着我,還因此差點被打死。」
譚松臣幽怨的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就是這個王八蛋,一刀子差點捅死我。」
喬言更震驚了,鬼使神差的想要去撩譚松臣的衣服,看看他的傷。
「言言!」
顧燁霆臉色一沉,伸手就將喬言扯到自己身邊。
「一道疤有什麼好看的。」
「我女朋友看看我的疤怎麼了?」
譚松臣也上來脾氣了,撩起上衣就要讓喬言看。
喬言一臉尷尬,視線落在譚松臣清晰可見的人魚線上,快速扭頭。
「那個……我們還是說正事兒吧。」
顧燁霆臉色不是很好看,警告的瞪了譚松臣一眼。
莫名……有一種危機感。
十分強烈的危機感。
「我最後一次見陸澤是三年前,你被人算計那一次。」
譚松臣沒再氣顧燁霆。
「我最後一次見他是結婚前。」
顧燁霆低頭,心口總有些不舒服。
他怕喬言真的不要他了。
「這三年,我一直都有讓人找他,怕他對喬言和陸晚清再下手。」
「我一次都沒有見他。」
喬言搖頭。
三年前也沒有,只有十年前被綁架的那次記憶。
「我不會允許他見到你。」
顧燁霆沉聲,他曾經自認為將喬言保護的很好。
「顧燁霆,你考慮一下我的話,我們合作吧。」
喬言坐在病床邊,再次開口。
「秦勉害死我爸媽,我不會放過他,他必須要受到應有的懲罰。」
不解決秦勉,喬言對不起爸媽。
「我會替你解決好,再給我點時間……」顧燁霆聲音沙啞,緊張的看着喬言。
「很快,我能解決,你相信我。」
這些年,他一直都在計劃一件事,那就是徹底解決秦勉這個隱患。
他不會被秦勉威脅一輩子。
「他為什麼可以肆無忌憚的威脅你?
你在他手裡的把柄是什麼?」
喬言想知道,顧燁霆現在害怕的是什麼。
以喬言對顧燁霆的了解,他根本不至於去怕秦勉。
顧燁霆別開視線,什麼都沒說。
喬言嘆了口氣,顧燁霆還是依舊還是喜歡什麼都不說……顧燁霆抬手,握住喬言的手腕。
「再信我一次,無論發生什麼。」
喬言想要抽回手。
「我不會再像以前一樣坐以待斃了。」
她現在已經有了明確的目標,她必須反擊。
「目前來說,斷了秦勉的念想,就是和我復婚。」
顧燁霆不肯鬆開喬言。
「顧燁霆,你要點臉,趁火打劫!」
譚松臣蹙眉。
「譚松臣,就算是兄弟,我也不可能把喬言讓給你。」
顧燁霆和譚松臣又開始針鋒相對。
「那你別把我當兄弟了,謝謝。」
譚松臣寸步不讓。
「就算斷了秦勉的念想,能保證他不會想出其他辦法來對付我們?」
喬言不能理解為什麼一定要她再婚。
「那樣……秦勉的注意力就會重新放回到我身上……」如果不是他一時衝動答應離婚,秦勉根本就不會注意到喬言。
這三年,他一直覺得自己把喬言保護的很好。
至少……秦勉沒有將注意力放在喬言身上,而是放在他身上。
「那就跟我結婚。」
譚松臣心慌的看着喬言。
他不想讓喬言再和顧燁霆有任何牽扯。
「喬言,我不覺得把譚松臣這種只會衝動的人牽扯進來,會是好事。」
顧燁霆同樣很慌。
如果喬言嫁給別人,他不敢想自己能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
他寧願互相傷害,也絕對不會讓喬言離開自己。
「顧燁霆,顧家如果沒有收養你,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兩個人都在氣頭上,說話互相不留情面。
「我已經離婚了,現在有自主選擇的權利,顧燁霆……解決了秦勉,顧家的一切都是你的,你不能太貪心……你不能什麼都要,我是不會復婚的。」
喬言起身,牽住譚松臣的手,這是她第一次鼓起勇氣,想要和顧燁霆挑明。
「顧燁霆,我一直都是個很自私的人,譚松臣給我的,正好是我需要的。」
沉默了很久,喬言再次開口。
「我們都是成年人了,各取所需。」
顧燁霆坐在病床上,雙手根本不受自己控制的發抖。
先招惹他的人……明明是喬言。
說愛他的是喬言,輕易放棄的也是喬言。
「他能給你的……我也可以。
我說了……我會改,我可以彌補。」
顧燁霆聲音顫抖,無力感縈繞全身。
他只是希望喬言再給他一次機會。
他真的可以好好對她。
「殺了人以後,就算彌補,那個人也活不回來了。」
喬言牽着譚松臣的手,走出病房。
譚松臣全程沉默,他不怕喬言利用他刺激顧燁霆,他最怕喬言離開病房就鬆開他的手。
喬言說,他給的,正好是她需要的。
譚松臣很清楚,這麼短的時間,喬言根本不可能從上一段感情中走出來,並且愛上他,最多……是有好感,或者是依賴。
從前,譚松臣不屑於用這種近乎於道德綁架的方式將喬言綁在自己身邊。
可現在……他居然覺得,只要能讓喬言留在他身邊,無論什麼方式都好。
喬言眼眶紅的厲害,呼吸起伏。
就算明知道顧燁霆有苦衷,她依舊不敢去想結婚後三年的每一天。
這三年,每一天都是煎熬。
顧燁霆在用他的方式,一點點把她逼瘋,直到崩潰。
「言言……」譚松臣想安撫喬言,可喬言卻好像在抗拒着所有。
「對不起,不該把你牽扯進來……」譚松臣搖了搖頭。
「不用跟我說對不起。」
「我這幾天腦袋很亂,我只想查清我父母去世的真相,找到全部的證據,讓秦勉受到應有的懲罰。」
喬言坐在長椅上,用力握緊自己的手指。
她根本不想,也沒有時間去考慮感情的事情。
可她不是傻子,她知道譚松臣對她好。
她也在慢慢依賴譚松臣,這其實……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謝你贈我三千風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