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我真不是大凶人!
玄幻:我真不是大凶人! 連載中

玄幻:我真不是大凶人!

來源:google 作者:申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申吉 福…

【fqxs】大潤發養豬場,塢堡中,一間不大不小的石室內申吉手持一把殺豬刀,此刀與尋常的殺豬刀不同,刀長兩尺有餘,刀刃呈圓弧形,刀背厚,刀刃薄,看起來如同一扇小型拱形門這把刀乃是採用天外玄鐵鑄造而成,重達...展開

《玄幻:我真不是大凶人!》章節試讀:


大潤發養豬場,塢堡中,一間不大不小的石室內。

申吉手持一把殺豬刀,此刀與尋常的殺豬刀不同,刀長兩尺有餘,刀刃呈圓弧形,刀背厚,刀刃薄,看起來如同一扇小型拱形門。

這把刀乃是採用天外玄鐵鑄造而成,重達六十九斤,尋常人別說揮舞,就是拿起來都費勁。

在申吉的前方,有一頭獠牙外露,渾身長滿鋼針般的毛髮、重達千斤的大黑豬,別看它外貌猙獰,實際上就是圈養的家豬。

比起前世的大白豬,這種黑豬野性猶存,一旦被激怒,尋常五六個壯漢也難以壓制。

《殺豬功》中的殺豬凝煞,可不是手持利刃,往一頭四肢綁好的大豬脖子上戳一刀就完事。

若是這般容易,木陽鎮內的氣罡強者早就滿地跑了。

想要凝煞,需得直面大豬,以刀正面切碎其腦骨,橫切面平整無凹凸,氣罡自成。

申吉看着眼前這一頭豬,神色複雜。

若是可以的話,他是真的不想殺豬成道,但是這個世界波瀾詭譎,充斥着各種危機,讓他不得不奮進。

即便這個修鍊方式有些羞恥,他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也不知道是《殺豬功》法門特殊,還是這個世界的武功皆如此。罷了,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他這般安慰自己。

「哧!」

昏暗的石室閃過一道閃光,刀風若猛虎咆哮,直撲大黑豬腦門而去。

「吱!」

下一刻,慘烈的豬叫聲響遍整個石室,震耳欲聾。

放眼望去,申吉手中的尖刀沒入黑豬腦骨三寸,黑豬疼的紅了眼,要將他撞碎撕裂。

「喝!」

申吉不避不退,兩顆大腰子中的八缸之力激涌而出,全身肌肉若老樹盤根而起,雙腳如蠻象踏地,雙手似猿臂擎天,死死握緊刀把子,與大黑豬較力。

一個要臨死反擊。

一個要殺豬證道。

說什麼善惡,只是惶惶大世中的一場際遇罷了。

「單刀直入!」

「咔嚓!」

骨裂,豬隕。

一刻鐘後,申吉仍靜靜站在原地,回想之前出刀的一幕幕。

「不是力量不夠,而是發力的方式不對。」

不一會兒,又有一頭大黑豬被送進石室內。

刀落,豬隕。

一刀斃命。

但是,豬腦骨的橫切面並不平整,只是因為巨力而撕裂。

這一次,申吉沉思的時間更長了,足有半個時辰。

「煞氣,天地間或許真的存在這種虛無縹緲的能量物質,但絕不是一個凡夫俗子能掌控的,更別說納入體內。」

「功法中的『煞』應該指的是身上的殺念,以殺念為引,調動周身氣血,化而為氣罡。」

睜眼。

握刀。

揮舞。

刀光如銀龍上下穿梭游弋,石室內的空氣被攪動,風聲嗤嗤如亂雨,又如烈火烤熾,地上整頭黑豬被解體,骨肉分離。

一小堆白骨,一大堆肉山。

收刀。

申吉長呼一口氣,眉頭緊皺,呢喃道「我的殺念還是不足。」

他走出石室,不準備再以大黑豬練功了,因為他已經知道了竅門。

殺豬只是一個過程,培養殺念才是最重要的。

此刻,他算是明白當初羅老太為何不直言破境之法,因為殺念這玩意真的只能意會。

夜已深,今晚的天空烏雲遍布,看不到一點星光,整個大潤發養豬場都籠罩在一層淡淡的薄霧中,看起來不甚真切。

經過一日的舟車勞頓以及馬不停蹄的修鍊,申吉早早就在雅竹小丫鬟的服侍下,沉沉睡去。

塢堡外,除了巡邏人員的腳步聲以及偶爾響起的蟲鳴聲外,整個養豬場靜悄悄一片。

「嘶!好冷,這鳥天氣白天熱的要死,晚上卻如凜冽寒冬。」一個身着短衫的齙牙老漢緊了緊的身上的衣服,冷的直跺腳。

「嘿嘿,女人每個月也有那麼兩三天,還不許老天爺如此嗎?

再說了,少爺早上每人賞十斤肉,你不要肉,只要了一截豬鞭,還不夠你個老貨補?」一旁的眯眯眼中年男子舉着火把笑道。

「哎,年少不知養身子,老來…不說了,大號來了,上個廁所先。」齙牙老漢捂着肚子,一路小跑沖向茅廁方向。

「老人屎尿多。」

眯眯眼搖頭失笑,突然,他雙目圓錚,渾身青筋暴起,霍的回頭望向身後那一排排茅草屋。

黑壓壓一片,只能看到大致的輪廓。

靜,說不出的安靜。

之前還能聽到大豬的呼嚕聲,而此刻卻半點動靜都沒有,彷彿整個世界都失去了聲音。

「誰?」眯眯眼大喝,聲音回蕩在養豬場上空,卻沒有任何回應。

下一刻,他發現自己全身都動彈不了,像是鬼壓床一般,明明意識清晰,卻無法控制身體的一根手指。

一股莫名的恐懼蔓延至他全身。

「啊!救命啊!」

就在這時,後方傳來了殺豬般的尖叫聲。

這時候,籠罩在眯眯眼身上那股壓抑感才漸漸退去。

「是齙牙蘇的聲音!」

「他怎麼了?」

值夜的人被驚動,紛紛舉起火把,循着聲音朝西邊的茅廁衝去。

「嗯?」

申吉從睡夢中醒來,第一時間摸向身旁的殺豬刀,簡單披了件外套後便走出了房門。

他剛出來,就看見門前站着四個虎背熊腰的護衛以及隨車而來的老僕。

「少爺,外邊可能來了賊人,要小心。」守夜的老僕迎了上來,臉色凝重道。

「賊人嗎?有點意思。」申吉準備去看一看。

「黑燈瞎火,暗箭難防,不若先遣人去打探,順便集合眾人,堡里有強弓硬弩,一般的賊人未必能攖鋒。」

老僕謹慎道,他的眼眸來回掃視着周圍,神色不善,生怕這是一場針對申吉的圈套。

「那便依福伯所言。」申吉點了點頭,他知曉這位老人江湖經驗十分老辣,所言確實是最穩妥的。

在木陽鎮內,申家只能算是二流勢力,暗地裡窺視養豬場這塊肥肉的望族幫派可不少。

他雖破甲圓滿,卻也不是金剛不壞,被利箭穿心也是會死的。

「妖怪!妖怪!」

「快…快跑!」

這時候,塢堡外面又傳來喊叫聲,聲音凄慘,帶着滿滿的恐懼。

「不好了,有妖怪正朝塢堡這邊衝來!」一個臉色青白的少年郎衝到申吉屋外大喊道。

「妖怪長什麼樣?你在哪看到的?」福伯擋住少年,喝問道。

「我在瞭望台上看到的,像是人,全身長滿茅草,朱管事他們抵擋不住,四散奔逃。」少年郎顫抖道。

「像是人的妖怪,還長滿草,你小子連個好一點的借口都不會編嗎?」

福伯眸中閃起殺光,他在木陽鎮生活多年,什麼牛鬼蛇神沒見過,真當他好糊弄。

「我說的都是真的。」少年郎嚇得一哆嗦,直接就跪下了,一個破甲上三品的武者氣勢可不是那麼好抵抗的。

「福…伯,我哥不會撒謊的。」這時候,小丫鬟雅竹站了出來求情。

眼前這個少年郎正是她的親哥哥·大竹。

「福伯,別嚇着他了,人也好,怪也罷,時間緊迫,讓眾人快些集合吧。」

此刻,申吉的身上已經披上一層金絲軟胄甲,腦袋上也套了頭盔,一手持刀,一手拿盾,幾乎武裝到了牙齒。

「是。」福伯點頭,而後又湊了過來,悄聲道「若事情不妙,還請少爺及時撤離。」

「放心,我曉得。」

申吉心中一暖,誰言世間皆是爾虞我詐,僕從只會溜須拍馬,忠心之人不就在眼前嗎?

……


《玄幻:我真不是大凶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