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懸賞十個億抓前妻
懸賞十個億抓前妻 連載中

懸賞十個億抓前妻

來源:外網 作者:夏汐顏陸北沉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夏汐顏陸北沉

第6章玻璃碎片已經劃破了她的脖頸,鮮血沿着鎖骨流淌下來,在她雪白的肌膚上綻放。陸北沉臉色鐵青地看着她,插在褲兜里的手拳頭......展開

《懸賞十個億抓前妻》章節試讀:

玻璃碎片已經劃破了她的脖頸,鮮血沿着鎖骨流淌下來,在她雪白的肌膚上綻放。

陸北沉臉色鐵青地看着她,插在褲兜里的手拳頭緊握。

「把玻璃放下,我帶你去。」

「走,現在馬上帶我去!」夏汐顏沒有把玻璃碎片放下,她已經不信他了,擔心自己放下玻璃碎片就會被他強行帶走。

陸北沉的怒火在胸腔里燃燒,他清楚夏汐顏的脾氣,逼急了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新婚夜那天差點跳車。

他走在前面,夏汐顏跟在身後。

進入到一個房間後,她終於看到了金牌律師莫頌。

莫頌坐在沙發上端着酒杯正和旁邊的人說話,三十齣頭的年紀,長相俊朗,戴着一副金絲邊框的眼鏡。

「陸先生有案子找我?」莫頌主動開口打招呼。

「是我有案子找您,莫律師。」夏汐顏從陸北沉的身後走出來。

染血的脖頸,禮服上盛開的血花,加上她精美的五官,便給人極強的視覺衝擊。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夏汐顏,就是一個月前在婚禮上親眼看着父親被抓的那個新娘,我父親叫夏士傑。」她快速說道,「我想請莫律師為我父親辯護爭取減刑。」

說完後,她便緊張都盯着他看。

她的手還在滴血,上面的碎玻璃沒有取掉,很疼,但她臉上沒有表現出分毫。

莫頌的目光在她身上上下打量了一會,笑着說,「你是夏士傑的女兒,如此說來,你們的資產已經被凍結,你根本支付不起我的律師費。」

「還說你的丈夫陸北沉先生願意為你支付高額的律師費。」他特意加重了「高額」兩個字,語氣裡帶着幾分戲謔。

他的眼神和陸北沉的眼神碰撞,陸北沉沒有說話。

「如果我能支付的起律師費,你願意成為我爸的代理律師嗎?」夏汐顏目光灼灼地盯着莫頌。

「律師費最少八百萬。」莫頌翹着二郎腿喝了一口酒隨口說道。

夏汐顏的心一沉,八百萬,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都不是一個小數目,對於現在的她來說,無疑是個天文數字。

「我會去準備錢。」

「我和陸先生是朋友,看在他的面子上,只要你拿出錢,我可以答應你。」

陸北沉面色不佳,他不知道莫頌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因為他和莫頌根本不是朋友。

「這是我的名片。」莫頌將名片遞到了她受傷的那隻手,她微怔後伸手去接,可她的手抖的厲害,使不出一點力氣,甚至都拿不住名片。

最後是陸北沉接了過去。

他摟着夏汐顏對莫頌說,「多謝莫律師,那我們先走了,這個案子不簡單,還請莫律師多加費心。」

「案子問題不大,倒是陸太太的手很嚴重,再不及時治療,怕是要廢了,這麼漂亮的手,多可惜。」

夏汐顏並沒有從這幾句話里聽到關心,反而更多的是調侃。

陸北沉帶着她去了醫院,將她手上的碎玻璃處理乾淨。

不過她手上的傷很重,被許心月踩出了淤傷,手心又是外傷,讓醫生有些犯難。

「怎麼傷成這樣?」醫生懷疑她被家暴了,就試探性地問。

「被情敵弄的。」夏汐顏苦笑一聲。

醫生看了陸北沉一眼,便語重心長地對夏汐顏說,「姑娘,有些地方必須得清理掉才能好,比如剛才那些碎玻璃,清理的時候很疼,但不清理會腐爛,就更疼了。」

「謝謝醫生。」

離開醫院後,夏汐顏沒有跟陸北沉要莫頌的名片,而是向他借錢,「借我八百萬,我會慢慢還給你,可以寫借條。」

「你怎麼還?」陸北沉譏笑。

「所以你不願意借給我?」她本來就只是抱着試一試的心態,倒也談不上失望,「麻煩你送我去酒會的地方,我去找別人借錢。」

陸北沉突然將她壓在座椅上,像一頭虎視眈眈的獵豹。

「八百萬,你怎麼借?用你的身體借嗎?」

「陸北沉,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齷齪嗎?」她恨恨地瞪着他。

「齷齪?」他笑起來,「夏汐顏,你怕是不知道齷齪這個詞真正的意思吧。」

他欺身咬住了她的唇,唇上頓時劇痛,鐵鏽的腥氣在口腔中瀰漫開。

霸道強烈的氣息將她包裹住時,她意識到他的想法,立即掙扎反抗,「陸北沉,你滾開!」

「反抗沒有用,乖一點。」他強勢地掐住她的腰,纖細的腰在他火熱的掌心無處可逃。

「陸北沉,你瘋了嗎?」這是在車上!而且還有司機在開車!

「對,我瘋了,從娶你的那一刻,我就瘋了!」他去扯她的肩帶。

而夏汐顏在聽到「娶你」兩個字時頓時怒上心頭,張口狠狠咬住了他的肩膀。

陸北沉悶哼一聲,單薄的襯衣根本擋不住尖利的牙齒。

他將夏汐顏推開,抵在座位上,兇狠警告「信不信我把你的牙拔了?」

「別跟我提婚禮!」她毫不畏懼,牙齒上都是血跡,分不清是她唇上的血還是他肩膀上的血。

陸北沉煩躁地抓開領帶坐到了車門邊上,他將窗戶打開吹風。

夏汐顏看了看一絲不苟開車的司機,嘴角露出一抹諷刺的笑容,這種情況下依然可以將車開的這麼穩,難不成陸北沉之前有過類似的經歷?

司機並不知道夏汐顏在觀察他,他臉上全都是汗,緊張的不行。

他以為上次跳車已經是最恐怖的事了,誰曾想還有更恐怖的。

回到家後,陸北沉氣得將夏汐顏抵在牆上,寬大的手掌壓在她的臉頰上,另一邊的臉頰貼在牆上。

「夏汐顏,你可真有能耐,又偷跑出去!」她的臉被他的手指壓出紅印,「我是不是得拿鐵鏈鎖着你?」

「我聽話的前提是你幫我爸減刑,而不是耍我!」她反抗,用力去推陸北沉,可根本不低他的力量,導致她受傷的手再次出血染紅了紗布。

陸北沉先是一愣,隨即譏誚,「我有答應過你嗎?」

這一刻夏汐顏覺得自己就是個笑話,她輕笑了兩聲,眼淚從眼角無聲地滑落,她抬手擦掉,用平靜地口吻說,「陸北沉,我們離婚吧。」

《懸賞十個億抓前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