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煙愁隨風去
煙愁隨風去 連載中

煙愁隨風去

來源:google 作者:一塵天涯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陶煙 風歌

父兄為國捐軀,自己卻被發配荒地,孤身一人、前路茫茫……「煙兒,我定會護你一生一世!」少年默默守護心愛的女孩「煙兒,可願與我攜手共賞這大好河山?」風歌看着身旁的女孩深情款款「我等誓死效忠城主,願為城主赴湯蹈火!」青朧城五萬軍馬對着十二歲的女孩跪拜行禮,喊聲震天動地「煙姐姐,你一定要等我長大!」陶淘拉着女孩的手不放展開

《煙愁隨風去》章節試讀:

寬大的兜帽下,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像極了從地獄裏剛爬出來的惡鬼,聽了令人直發顫。

「你死了,那賤人也死了,我只能找你們唯一的兒子出氣!哈哈哈……要怪,就怪你們不中用,死得太早了!」

這時候一道身影閃現,一身黑衣的男人朝着女人恭敬跪下,「主人,青影已中了一日散!」

「人呢?」女人的臉上毫無表情,聲音陰冷。

男人低頭,額頭有細細的冷汗滲出,「沒能帶過來……青影他……身邊有個挺厲害的小女孩,我們派出去的人全都……折了!」

「折了?一群廢物!查出那丫頭的來歷了嗎?」女人厲聲喝斥,面具下的臉五官扭曲、陰沉如墨。

「屬下托天機閣查,但一無所獲。只知道那女孩用的寶劍,正是主人尋找多年的寒星劍!」跪着的男人只感覺後背生涼。

女人摩挲着圓盤的手指一頓,聲音發顫「師兄的寒星劍怎會在那個丫頭手上?難道師兄他……」一想到消失多年的師兄,女人此時的心裏掀起驚濤駭浪。

她強壓下心頭的不平靜,咬牙切齒道「哪裡冒出來的臭丫頭,敢拿我師兄的寒星劍,定叫你生不如死!」

一聽到「生不如死」這四個字,蒙面男人渾身一個哆嗦。主人折磨人的手段,他可是見過的。就算是江湖上無惡不作的「玉面修羅」,也不及主人的千分之一。

好一會兒,他才止住發抖的身體,試探着問道「主人,不如我去把那丫頭抓來,給主人您解解氣?」

女人冷哼一聲,緩緩收回放在圓盤上的掌心。

她清晰地感覺到,圓盤上那顆星宿迸發的星辰之力,已經在和她體內的太陰之力慢慢融合,變成一股更加強大的力量。

她的傀儡術、御劍術、蠱蟲術……所有的技能,在這一瞬間都得到了升華!

女人抬起戴着人皮面具的臉,目光如刀,說出的話令人聽了寒入骨髓,「不用你出手,那丫頭自會乖乖送上門來!」

……

「煙姐姐,快看,青朧城!」陶淘沒想到自己有一天真的能看到這座神秘的城。

高高的城牆足有三丈高,城牆正**豎著一面青色旗,旗上綉着一條青龍,龍騰四海。

旗上「青朧城」三個黑字,筆風剛勁非凡。青朧城原本叫「青龍城」,因受了月氏一族的恩,老城主便在「龍」字旁邊加上「月」,改為「朧」,讓青朧城世世代代謹記月氏大恩!

老城主還下了死命令只要月氏一族有需要,青朧城必傾全城之力相助!

高大的城門兩邊,各有一頭神態威武的獅子,獅子的眼睛透着一股震懾天地的氣勢,看上去奕奕若生。

青朧城是江湖俠客嚮往的聖地,能入青朧城者,不論武功高低,不問高貴卑賤,講的只是一個「義」字。

守城的有六人,為首的是一個中年男人。他一身青布短衣,手挎大刀,長得濃眉大眼,渾身上下無不透着陽剛之氣。

「停!」他走到馬車前,高聲喝道。

「吁!」陶煙馬上止住馬車,掏出紅姑給的青銅令牌給中年男人看。

中年男人猛一見到令牌,眼神不停變幻。他愣了好一會兒,隨即打量着眼前的小女孩,然後恭恭敬敬跪下,「王青松拜見城主!」青朧城的人,向來只認令牌,手持令牌者便為城主。

其他幾人見到那獨一無二的令牌,來不及思索便齊齊跪下,聲音宏亮,「拜見城主!」

陶煙被他們這一跪,顯然有些不適應。她連忙跳下馬車,扶起王青松,「王叔請起,大家請起。我是陶煙,以後叫我煙兒就好,煙兒見過各位前輩!」

回了禮,陶煙看向王青松。不知為何,雖是第一次見面,她心裏莫名地覺得這個男人值得信任!

陶淘湊近王青松耳旁,低聲道「我的朋友中了一日散,還請王叔找個隱密的地方,再幫忙找個厲害的醫生瞧瞧!」

「遵命!」王青松一聽,一躍而上,親自駕着馬車送陶煙入城。馬車穿過茂密森林,在一處極其隱密的地方停下……

高牆外,冰天雪地。

而在青朧城的一座大莊園里,百花盛開、花香醉人,勝似春光爛漫的江南。

一位六十幾歲的老人,道士裝扮,臉上不見歲月滄桑,整個人看上去精神矍鑠,他正撒着穀粒喂鳥。

這時候一個暗衛閃現,「大長老,有個小女孩拿着令牌入了城!」

「哦?」大長老申清雲眯了眯眼,然後吩咐道「速請其他三位長老,一起迎接新城主!」

「是!」暗衛領命隱去。

接到通知的其他三位長老急急趕了過來。

「大長老,那令牌已消失十四年,如今怎的突然出現?」四長老蔣震武四十多歲,是個急性子,從來憋不住話,想說什麼就什麼。

「是啊,我也覺得奇怪。老城主去世前,將令牌交給了一個神秘的女子,但那女子只收了令牌,卻不接管城主之位。」接話的是二長老史達,他是四大長老中年紀最小的一位,三十歲,五官清俊,皮膚比女人還白膩。

三長老秦蓮,雖近中年風韻猶存。她的容顏、她的身段都是極具魅力,歲月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什麼痕迹,反而為她平添幾分令人着迷的韻味。她的手微抬,撫弄自己的一縷秀髮,「我倒是想見見這新城主的模樣,聽說是個十二歲的小丫頭!」

申清雲清咳幾聲,「都隨我去迎接新城主吧!」

青朧城,大堂上,四大長老率眾人齊齊跪下,恭迎新城主。

陶煙什麼都沒說,只一抬手,寶劍出鞘,一道劍氣飛掠而過,大堂前院的巨石瞬間被劈成兩半。

「城主威武!「眾人再次躬身跪拜,他們的聲音里,有驚懼、有欣賞、有折服、有崇敬、有虔誠……唯獨沒有懷疑和輕視。

「各位前輩請起,我叫陶煙,大家以後叫我煙兒就行。」陶煙面色沉靜。

這時候,王青松匆匆趕來,湊到陶煙耳旁,「城主,白醫生已經給青影兄弟開了葯,他說葯只能暫時壓制毒藥,最多撐到明天晚上。」

陶煙點了點頭,轉身抱拳道「各位前輩,我還有點事要處理,失陪!」話音剛落,人已消失不見。

眾人茫然……

「王青松,城主她去哪?」大長老申清雲問道。

王青松面露為難之色,「大長老,恕在下不能說,我答應過城主要保密的。等城主回來,您親自問她吧。」

「既如此,你下去吧!」申清雲擺手。

王青松暗暗鬆了一口氣,躬身退去。

《煙愁隨風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