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妖女她權傾五洲
妖女她權傾五洲 連載中

妖女她權傾五洲

來源:google 作者:殷念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殷女 殷念

【changdu】第5章殷念立刻轉身往家裡跑殷女沒有動,她雙眼陰沉,封家?是那個封家嗎?還有,為什麼好好的白頭山又暴動了?是……是那個人要醒過來了嗎?殷念回到家裡,就在她睡覺的床鋪上,一個小小黑蛋正在顫動,殷...展開

《妖女她權傾五洲》章節試讀:


第6章

白露還記得殷念的威脅呢,她不敢將見到殷念的事情告訴任何人。

她賭不起!

萬一殷念不給她治病了可怎麼辦?

那女人那麼惡毒,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不行,不能再爛下去了,你們救救我,你們都去給我想辦法!」她衝著這些靈醫尖聲道。

靈醫們要不是看她是帝姬的表姐,又是白家的人,才不高興伺候呢。

正在思考對策,突然聽見有女奴跌跌撞撞的衝進來說「靈醫們,快去帝姬那邊,神獸蛋要孵化了!」

靈醫們一驚,白露這點事情和舉世無雙的帝姬哪兒能比?

一窩蜂的全都涌過去了。

蘇琳嬿和帝後兩人正緊緊的盯着靈台上那顆金色的蛋。

「我原本以為那賤種死了連帶着獸蛋都孵化不出了呢,畢竟本命連體。」蘇琳嬿一臉狂喜,「沒想到它竟然要孵化了!」

「傻孩子!現在鳳元在你手上,你就是這顆蛋的主人,和那賤種有什麼關係?」帝後一臉慈愛的看着自己的女兒。

終於,她的嬿兒以後就能成為五洲最尊貴的女子了。

「咔嚓」一聲。

一隻金色的翅膀直接拍碎了半邊的蛋殼,和百變那軟萌的樣子不一樣。

這崽一看就是火爆脾氣!

它哐哐兩下將蛋殼一腳蹬的老遠,金色羽翼上燃燒起血紅色的烈火。

帝後興奮的抓住了蘇琳嬿的手「嬿兒!快看!是火鳳!果然是火鳳!」

那小鳳凰轉眼就成了一個扎着兩個啾啾的女娃娃,女娃娃的眉心還在燃燒着火,一雙眼睛凌厲的很。

她冷眼看了一眼這母女兩人,霸氣的掰下一塊蛋殼咔嚓一口嚼下去,「哼!」

她眼神睥睨的問「你們倆誰啊?」

帝後一愣,臉上連忙擠出一抹慈祥的笑容,「這是你的主人。」

她將蘇琳嬿推上前去。

「給你取個名字吧?」蘇琳嬿感受着女崽身上強橫的威壓,喜不自勝的說「就叫你……。」

「叫我辣辣!我不是火鳳!你侮辱誰呢!」誰想到女童鄙夷的看了她一眼,「你好醜!你不是我主人!」

本命靈獸是能感應到自己的主人的,這長得跟土雞一樣的女人哪是她的主人呢?

山雞哪兒能配鳳凰呢!

她辣辣乃是天上地下獨一無二的血鳳,才不是那種普普通通的草鳳雞!

辣辣實在是太生氣了,一跺腳啪嘰一下踩碎了底下一塊蛋殼。

世上沒有認不出自己主人的蠢靈獸!

蘇琳嬿臉上狂喜的笑容一寸寸的崩裂。

「你說什麼!」蘇琳嬿緊緊是握住拳頭,下一刻身上鳳元猛地亮起,辣辣腳下猛地亮起一個陣法,那是主從陣法,本命靈獸無法違抗自己的主人。

辣辣猛地被壓趴到地上。

她滿眼震驚。

這隻山雞為什麼和她有主從契約?

「我就是你主人!」蘇琳嬿神情扭曲的像個瘋子,「我是天生鳳元,你自鳳元而生,你就是我的靈獸,你敢不聽話,我就打死你!」

這段時間蘇琳嬿已經完全接受了鳳元是自己的這一說法。

可辣辣結結實實的給了她一巴掌。

就彷彿用事實在告訴她,搶來的,永遠都變不成你自己的。

辣辣拚命的掙扎,但主從契約是絕對的,她根本無力反抗。

她細細的喘了兩口氣,說「好,你是辣辣的主人,辣辣不鬧了。」

蘇琳嬿冷哼了一聲,撤了那陣法壓制。

可下一刻,辣辣猛地從原地跳起,變成一隻小火鳳,猛地對着四周噴出滾滾烈火。

整個屋子在瞬間就燒了起來。

「不鬧個屁!燒了你的草雞窩!」辣辣插着腰,猛地對着外面飛去,「我要去找我真正的主人!」

她的天生傲骨和主人一脈相承,怎麼可能對着這麼兩個卑鄙小人低頭?

血鳳一族寧死不屈!

可才飛出去沒多遠,一股滔天威壓籠罩下來,直接將剛出生的小血鳳給撕扯了回來。

帝後冷着臉,一揮手,那火焰就被狂風吹散。

她能將這萬獸國捏在手心裏,可不只是因為背靠強大的娘家,她自身實力也是非常強大的。

「母后!」蘇琳嬿忍不住委屈的抽泣。

「嬿兒放心。」帝後冷眼看着不斷掙扎的辣辣,「小寵物不聽話,往死里打,就會聽話了。」

辣辣咬着牙瞪着這兩人,心底卻一陣陣的泛酸。

剛出生的崽崽是最需要主人呵護的。

她也想要自己真正的主人。

可下一刻,帝後手上那一記可剝血肉的鞭子就重重的往辣辣身上抽去,而靈力作為囚牢將辣辣困住。

辣辣連忙蹦躂着躲開,一邊躲還一邊氣急的罵道「你們給我等着,等辣辣晉級了,找到主人,打不死你們的!」

「到時候辣辣要把你們身上的毛都燒光!醜八怪醜八怪!」

帝後氣的眉毛倒豎,卻又不敢真下手殺了辣辣,只能聽她一邊躲一邊和炮彈一樣突突突的罵人。

同一時間,遠在魔澗的殷念心口猛地抽痛,她好像感應到了她的另一個崽崽了。

她連百變都沒有抱穩,捂着心口蒼白着臉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主人!」

「念念!」

魔物們一擁而上。

等殷念醒過來的時候,滿鼻子都是藥味兒。

「小丫頭醒了?」一個滿頭綠毛的十歲小童站在她身邊,明明是個孩子,卻背着手裝出老人樣兒。

其實他確實已經非常非常老了,今年沒有個六千歲也有五千歲了。

「老毒師?」殷念捂着心口坐起來,「我怎麼了?」

「沒事。」以老毒師的本事也看不出是什麼原因,畢竟本命羈絆這東西難說的很,「可能是身子太虛了,我給你開藥補補。」

「可別!」殷念怕死了老毒師的『補補』!

上次讓她吞掉了一大把鼻涕一樣的玩意兒,可把她噁心壞了。

「對了,那個換魂丸?」殷念實在是等不住了。

「來來,我都沒給老妖婆看。」老毒師衝著她招了招手,先給你看看。

他手上放了一個盒子,盒子里是兩顆透白的藥丸。

她和要被換魂的對象一人一顆,而且時間有限制,不過她就用白露的身體去幹些『好事』,那點時間完全夠用了。

當然,她還活着,白露肯定是活不了了。

從一開始,殷念就沒有打算讓白露繼續活下去。

「老毒師,你沒什麼仇要讓我幫你報的嗎?」殷念看着他問,「我答應幫我阿娘報仇呢。」

魔澗的這些大魔們,都不是自願待在這裡的。

它們個個背負着血海深仇,這是殷念聽那些小魔物們喝醉了酒說的。

「哈哈哈。」老毒師輕笑了一聲,踮起腳尖拍了拍殷念的頭,「小丫頭片子,想給我報仇,就你這樣的還不夠我仇人一根手指頭摁摁的。」

「拿着吧。」老毒師將換魂丸丟給她,沉默了一瞬後說「我沒有別的要求。」

「我只要你出去之後,別給我們魔族蒙羞,不受委屈,不吃掛落,不畏懼任何人。」

「殷念,你要永遠記住,你是被所有大魔們憋着一口氣養出來的孩子!」

「我們不要求你為我們和那些老妖怪宣戰。」

「但那些人的後輩,年輕一代的那些所謂天才,來一個你要打一個!」


《妖女她權傾五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