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應龍血
應龍血 連載中

應龍血

來源:google 作者:馬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廣成子 都市小說 馬克

【fqxs】(七)轉輪眼「馬小友,應龍血脈正是九黎族的剋星所以,我等把你召喚前來,的確是想請你擔任凡人界的三界使九黎餘孽三界皆有,而且經歷歲月,早已混跡在各個階層之中而你憑着血脈里的感知能力,要找出他們...展開

《應龍血》章節試讀:


(九)芙蕖仙子

馬克隨着心念,駕駛着大白碗飛行穿梭在芥須宮裡,也算不亦樂乎。

他發現,芥須宮包羅萬象,不僅僅是他感興趣的文物書畫,且不論三界,單是凡人界幾千年的文明脈絡皆有保存,浩瀚得無邊無際。這個外表很小的房屋裡竟然包容着三界宇宙的無數文獻和實物。馬百科頓時覺得自己無比渺小,即使走馬觀花,恐怕也是花費幾十年都難以觀摩個萬一。

引用剛才看到的蘭亭集序之中的一段話來形容芥須宮的觀感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所以遊目騁懷,足以極視聽之娛,信可樂也。馬克覺得這段話很貼切,不僅信可樂也,還信雪碧信美年達呢。

若是有時間,他是會一件件將國寶乃至世界級的寶藏逐個看過去的。但是馬克並不笨,他知道廣成子將自己送到這個芥須宮來,並讓柏鑒引路,肯定不是讓自己來參觀博物館的,而是定有意圖。究竟是什麼意圖呢?一時間他有點迷惘。

他開始盤算其中的邏輯。三位師父一個給了自己轉輪眼,一個替自己伐骨洗髓,一個送了自己五行戒。自己是得到了莫大的好處了,但是有了這些就夠了嗎?自己能不能完成自己在凡人界的使命?這並不好說。按柏鑒同學寫的封神演義裏面所描述的,廣成子赤**二仙的徒弟,乃至其他金仙師叔伯們的弟子,有不少是經過身體改造的。比如雷震子的風雷雙翅,楊戩的八九玄功,哪吒的三頭八臂,楊任的目生雙掌,殷郊也有三頭六臂。這些就好比自己的轉輪眼和龍血之體,身體是改造了,但是其他呢?按照套路,金仙們一般都會給自己徒弟兵器、法寶和坐騎的,雖然黃龍師父給了自己一枚五行戒,但是從小說里黃龍真人的一貫表現來看,這法寶應該算不上戰鬥力太強,不能歸類在戰鬥型法寶。

柏鑒這種冷麵傲嬌中年男不可能會吹牛,寫出來的小說看上去就寫得很客觀,關於黃龍師父弱雞般的戰鬥力描寫應該不會太作假。馬克覺得自己來了昊蒼界後,認知開始大為改觀,生平第一次竟然認為封神演義寫得很客觀。

而且,光一個金仙的徒弟就可能得到好幾件法寶和兵器,就拿最熟悉的哪吒來說,他師父,也就是自己還未謀面的師叔太乙真人是個超級護短的神仙,給了徒弟蓮花化身和三頭八臂這兩項高品質身體改造項目不說,還送了超級跑車風火輪,冷兵器兼熱武器功能一體的火尖槍,其他的諸如拋擲型武器乾坤圈、捆綁型武器混天綾、帶燒烤功能的圍困型武器九龍神火罩………等等若干法寶,硬生生把粉頭粉面的小鮮肉哪吒打造成了一個人形兵器。馬克自己雖然很抵觸人體外形改造,畢竟還要回到常人社會,要維持正常的人際關係。但是涉及到日後可能面對的戰鬥,在自己的外形不被改變的前提下,法寶和兵器這東西還是極其需要的。自己雖說剛拜師,形式上也是草草了事,但沒有形式不等於沒有內容,畢竟是三個著名金仙的徒弟,沒道理這麼寒酸的。

「我覺得這個芥須宮容納萬物,一定有存放法寶和兵器的地方,只是會在哪個位置呢?」馬克轉念思索。

就在想要有兵器的心念剛開始活動,身體下的白碗就自行飛行了起來,飛速掠過一層層的架子。馬克覺得自己像是站在碗里的鋼鐵俠,在如城市的高樓大廈一般的貨架之間飛來飛去。身邊不時掠過青紅皂白還有黃色的碗,碗上站着各式各樣的「人」。

白碗飛了良久,才在一扇巨大的門前停了下來。門高目測六七米的樣子,彷彿是一個城門。青色的大門緊閉,門拱頂處掛一塊大匾,上面寫着「青龍殿」三個大字。

「有青龍殿,那這裡自然就是芥須宮的東面了,想必其他三個方向還有類似白虎樓,朱雀閣,玄武軒這樣的地方,這個起名真的在玄幻小說里爛了大街,沒有半點創意。神仙也好歹有點想法好不好?」馬克心裏吐槽大仙附體,臉上一片寧靜祥和。

馬克再仔細一看,大門右側還掛了一塊牌子,上面有豎排一行字芥須宮法物流通處。

馬克一口鮮血差點噴了出來。但凡逛過個寺廟,就知道法物流通處是幹嘛的。無非就是售賣宗教用品的寺院三產。而這個如此偉大的芥須宮竟然也有這種地方?這是他所見過的最雄偉壯觀的法物流通處了。難道要花錢買法寶?哦,要說請……花錢請法寶?

馬克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衝鋒衣口袋,才醒悟自己身上沒多少現金,即便有一些也是在格陵蘭兌換成了一些丹麥克朗以備不時之需,大多數時候還是電子支付的。

就在胡思亂想之際,身後傳來一個好聽的聲音「馬師弟,這裡你的碗進不去。」

馬克轉身一看,立即心中千般燦爛,萬道霞光,小鹿亂撞的感覺又來了。那個好看到無法形容的旗袍女子竟然就站在自己面前的地上,而且還在對自己說話。她身體下那個青碗已經不見。

馬克的腦子根本顧不上吐槽這個碗為啥連個名字都沒有,就開始緊張起來。他以前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一個女子的美麗是可以震動心魄的,金庸的小說《書劍恩仇錄》里描寫的香香公主似乎是能達到這個級別,但是誰也沒見過不是?

「你是?」馬克走下來後白碗便自行消失不見了。

「我叫白柒柒,師父擔心你在芥須宮無所適從,讓我過來給你帶個路。」白柒柒說著美麗的臉龐微微一紅,更是絕色無邊。

馬克內心感激,也不知道哪個師父這麼貼心,怕自己搞不定,還指派個容貌世間難尋的美麗仙女來當嚮導。這個美麗的仙女似乎還是自己的師姐。

「其實,讓柏鑒帶我逛逛就好了。」馬克假客氣了一下,真的有點不好意思。

「柏鑒?師父說他是半仙半鬼之體,進不得青龍殿。」白柒柒咯咯一笑。

「那我就能進去嗎?」

「你這個半人半仙之體,原來也是進不得青龍殿。但你的血脈不同,黃龍師叔說你能進去,試試看吧,應該能進去。」

「啊,那白師姐是廣成子師父還是赤**師父的徒弟?」他聽白柒柒叫黃龍師叔,於是認定是廣成子或赤**的弟子。

「唉,你還真是好福氣,四位大羅金仙都要收你當弟子,也不知道你有什麼本事?」白柒柒說的話有點不服氣,但是口氣溫柔婉轉,卻沒半點異樣的味道,反而讓人覺得非常舒服。「我啊,管黃龍叫師叔,廣成子和赤**我都得叫師伯,我是你另一個師父的弟子。」

「啊?」馬克有點愣。

「師父來不了,他在值班。鎮守九黎玄金陣去啦。所以讓我來帶你,雖然你沒見師父,但是這個徒弟你是逃不掉的,我這個師姐也是當定了的。」

「那四師父是?」馬克愕然之餘索性順竿子爬,反正這事情只有好處沒壞處啊,師父們沒有門戶之見,當徒弟的當然多多益善。馬克沒那麼拘泥陳腐的老一套想法。

「什麼四師父,你叫三師父才對,我師父是太乙真人。是廣成子赤**兩位師伯的師弟,可是黃龍師叔的師兄。」白柒柒笑道。

「啊啊啊,幸福來得很突然。太乙師父一直是我的偶像,我就喜歡他老人家身上那股護短的勁兒,當他徒弟絕對不會吃虧。何況師姐還這麼美若天仙。」馬克覺得只要習慣了眼前白柒柒的容顏震懾,就沒有在三個師父面前壓力那麼大,嘴皮子也利索起來。

「我本來就是天仙。」

「……」

很多事情真是架不住念想,剛才還在想太乙真人護短,結果就莫名其妙也成了自己師父。馬克倒也皮厚,神仙師父反正多多益善。雖然彼此都是無利不起早,但是自己所得到的當然是利大於弊。

於是乎又多了個師姐,多了個沒見面的師父,應該名義上還有幾位師兄,比如已經封神的殷洪殷郊兄弟,肉身成聖的哪吒,至於師父們還有沒有收過其他徒弟,就不得知了。昊蒼神仙們的收徒都很草率嘛,才來了大半天,根本沒有像樣的儀式,自己就已經集郵一樣湊了四個師父了。當然,四個師父最親的還是廣成子,畢竟其餘三個剛認識其中兩位,廣成子則是在自己夢裡打擾了自己一整年吶。

關於自己為什麼會被師父們看中,變成了仙界的小網紅,用腳趾想想也知道是因為身內的應龍之血,眼下看來,以後自己身上的責任是推不掉了,既然如此,為啥不先多認師父多撈點好處?好處越多保障越大。

馬克忽然想「回到凡人界,我身體里的這個應龍血脈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畢竟我姓馬,萬一被別人起綽號叫馬應龍,會被誤解為生了痔瘡。」

馬克和白柒柒走到大門前,大門上忽然光芒一閃,躍下兩隻動物來。只見兩獸體型差不多藏獒大小,龍頭無角,雙足站地,身有細鱗。背上好像馱着一隻大海螺,就像兩隻碩大的寄居蟹。馬克沒見過這種怪獸,愣是嚇了一跳。

「東左東右,開門開門!」白柒柒喚道。

青龍殿當然是東面,東面左邊的神獸就叫東左?右邊的就叫東右?馬克已經對這昊蒼界的隨意起名大法無力吐槽了。

只見左邊那獸口吐人言「原來是芙蕖仙子,芳駕光臨,有失迎迓,只不知這位仙長是?」東左看着穿着紅色衝鋒衣的馬克,龍臉懵逼。

白柒柒還沒搭言,東右忽然顯出緊張之色,用背上的螺殼輕輕撞了一下東左。東左立時似乎覺察到了什麼,忽然畏畏縮縮不敢多言,二獸一起對着兩人一躬身,同時化作一左一右兩道光芒,回到了大門之上,門扇之上顯現出隱隱的神獸模樣。

大門便緩緩打開了。

二人緩緩入內,馬克心有不解,一臉疑問看着白柒柒。

「我就說能進來吧。」白柒柒微微得意。

「可是為什麼呢?我覺得它倆對我似乎有點害怕。」

「它倆是椒圖獸,所以見你會害怕唄。還不是因為你體內的應龍血脈的關係?」白柒柒抿嘴一笑。

「哦,原來如此。」馬克恍然。

龍族生性比較放蕩,經常會和其他族類的神獸雜交,因而誕下不同種類的神獸,所以凡人界有龍生九子的傳說。其實九為極數,龍生九子只是一個說法,真正被龍雜交過而生下的新型神獸種類恐怕遠遠不止這個數量。而這個椒圖就是其中之一,因為體表有堅硬的外殼,防守力一流,所以司職看門。看這樣子大概是龍族在水域欺負了母貝殼之類的水族而誕生的基因混亂物種。

應龍乃是祖龍,三界之內但凡含有龍族血脈的,見了身負祖龍血脈的自己,不害怕才怪。這種來自血統級別的碾壓,掙扎都掙扎不得。

馬克開始得意起來,看來龍血也有分高級低級,**的龍們恐怕血脈的級別遠不如自己啊。

「師姐,你說,身體里有龍血,我還是個純粹的人嗎?」馬克想到了一個叫做忒修斯之船的哲學命題,大概意思是指一艘船如果經過無數次的修葺整改,船體的每一個構件都已經不是最初原來的組成部分,但是這船雖然經過逐步整改更換,外形卻仍然是保持原來的樣子,那麼這艘船從嚴格意義上來說還是不是原來那艘船?於是,他惶惑間提出了一個類似的傻問題。

白柒柒聞言一愣,歪着可愛的腦袋想了想,說「算龍人吧?」

「頭上有犄角,身後有尾巴,誰也不知道,我有多少秘密……」馬克一陣鬱悶,腦子裡傳來熟悉的旋律,把剛剛醞釀出來想裝一下逼的一點點哲學思緒一下子打得冰消瓦解。

「其實,昊蒼一脈,有教無類,何必去在意純粹不純粹呢?如果按你的說法,我也不是個人呢。」白柒柒道。

「你是天仙。」馬克一個馬屁隨口而上。

「不是這個意思。你沒聽剛才東左叫我芙蕖?你知道師父用蓮藕鎖住哪吒師兄的魂魄,然後再造了師兄的身子嗎?」

馬克點點頭,這故事拜柏鑒的小說所賜,凡人界可以說盡人皆知,卡通、動漫、電視劇、電影都不知道拍了多少,最近一款以哪吒為題材的3D動漫電影還紅透了半邊天。馬克倒是輕易不敢提這事兒,畢竟凡人界的影視作品還是有藝術加工的,師兄被塑造成二世祖形象,胡天野地也就算了。關鍵白柒柒的師父太乙真人,也是自己未見面的三師父,萬一模樣性格和電影里的搞笑形象絲毫不沾邊的話,誰知道一個金仙因為自己被醜化而發起火來會造成什麼後果?何況電影里還說一口川普。

「師父用餘下的蓮藕又造了一款軀體,數千年來一直溫養在瑤池水裡。直到三百年前師父才得到了一副魂魄,納入了這具蓮花化身之內,才有了我呢。」白柒柒幽幽說道。

「所以師姐和哪吒師兄一樣,也是蓮花化身?」

「是啊,所以大家都管我叫芙蕖仙子。」

「那麼哪吒師兄是不是一直梳着雙抓髻,光着膀子穿着肚兜,還穿着一條蓮花裙子?」馬克說出了慣常認為的哪吒形象。

白柒柒忍不住笑得花枝亂顫,連連擺手「千萬別讓師兄知道,你說的這是什麼形象啊?師兄又不是小孩子,那可是三壇海會大神,掌管崑崙域數十萬軍馬,怎麼可能穿成那樣?」

「呃,我們凡人界關於哪吒師兄的傳說都是那個樣子。」

「咦?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我想看看。」白柒柒覺得好笑,心裏好奇心陡起。

「我想辦法哦。」馬克想到芥須宮的影魂之術,不知道會不會把人界關於哪吒的繪畫作品啥的搬來昊蒼,如果那樣,哪吒師兄自己去芥須宮應該能找到關於哪吒自己的畫啊書啊啥的,倒是有趣。

「那師姐是否知道這副魂魄的原主人是誰?」馬克繼續問白柒柒。

「不知,我只知來自凡人界。我倒是也想去凡人界探個究竟,可惜絕地天通三界分治之後,去凡人界並不是那麼容易。不過,我並不是純仙之體,應該還相對方便些。」

「好像師父說,只有非純仙之體方能勝任三界使者,白師姐也去當個三界使,興許就方便些?」

白柒柒聞言眼前一亮。

遠在九黎玄金陣值班的太乙真人忽然眉毛一跳,不由暗自思忖,心血來潮掐指一算,頓時大感不妙。


《應龍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