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吟遊歸雲處
吟遊歸雲處 連載中

吟遊歸雲處

來源:google 作者:才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庄游賢 蕭雲吟

剛考上研究生一場車禍竟然穿越重生了!系統說只要完成復仇任務就可以回家了!什麼?居然還有絕世美男還不止一個!成年人的世界,不需要選擇我全都要了!展開

《吟遊歸雲處》章節試讀:

進入桃花谷,彷彿來到了世外桃源,綠草叢蔭,很濃郁的薄荷味道,這裡的薄荷遍地都是,深秋絲毫沒有給這裡帶來凋零,蝴蝶翩翩起舞,一棵看起來有幾百年的彎彎柳垂下飄舞的枝條。

一座略顯簡陋的兩層木頭屋立柳樹旁,一道柵欄將木屋與柳樹圍起來,進了小院,透過窗戶,隱約看到一張床和半塊桌角,還有一些不知道幹嘛用的工具。

「到了,進去坐坐喝口水花茶,休息休息吧」老頭子推開屋門,坐在木桌前,倒了杯水自顧自的喝着,喝完抬頭看着我和少年還站着說「自己倒水,還等我老頭子給你倒嗎?雲歸,以後這就是你師妹了。她叫……話說你叫什麼來着?」

我好笑的回答「師父,叫我雲吟就好。」

老頭子點點頭又說「雲歸,以後這就是你師妹了。你等會去隔壁把雜貨收拾一下。」

「師父,隔壁又臟又亂,還有蟲子,讓師妹住在那裡不好吧?」說完語氣裡帶着些幸災樂禍。

「說什麼胡話!等會兒你去樓上,把你的東西收拾收拾滾到隔壁住去,罰你趁我不在偷跑出去!」老頭子拿起笤帚就想揍他,少年立馬跑了出去,看到我捂着嘴偷樂,老頭子便收回了手,又回歸了世外高人的姿態,然後讓我坐下。

我放下包袱,坐在對面。看着老頭子給我倒茶,然後他說「先住上幾日,我教你如何練習你的那本劍譜,收留你也是因為無意間看見這本劍譜,又發現你身上毫無內力,怕浪費了這本劍譜,便想着指點你一二,等過些日子,你學會了,我叫這混小子送你出谷,看你衣着華麗,應該是達官富商家的千金,肯定有親人在的,早日送你回去,免得你家裡人擔心。」

「徒兒暫時不想回去,不瞞師父說徒兒家中還有親人,但是現在不是回家的最好時機。還希望師父能夠收留徒兒。」回去了免不了和王氏、蕭雲心明爭暗鬥,王氏的父親現在在朝中官居中書令正三品,王氏的哥哥還是皇上手下的御史中丞正四品上,女兒還是宮裡的月貴人,正得寵。而父親剛剛晉陞黃門侍郎正四品上,免不了被穿小鞋。與其這樣,還不如在這裡學習本領,以後有的是機會斗!

老頭子看出我有難言之隱,便答應下來「用不用回封書信?報個平安?」

「不了,免得打草驚蛇。」我搖了搖頭。

「那你要是想長期住下來,可就當真做我徒兒了。」老頭子捋了捋鬍子,眯着眼看着我。

我立馬站起身,拿着茶杯跪下「師父在上,徒兒以茶代酒敬師父一杯。」

老頭子見我下定決心,仰頭大笑,接過水杯一飲而盡,笑着說「乖徒兒,起來吧。想不到我桃仙人這麼大把年紀了還能收個女徒弟,還是心甘情願的,這要是傳出去花姑子估計要氣死了罷!哈哈哈哈…」

我起來拍了拍膝上的塵土,坐在師父對面好奇的問「花姑子是誰?」

師父收起笑臉正色道「是我的師妹。」

「那怎麼不見她呢?」我給自己也倒了杯水,喝了幾口。

「被逐出師門了。」師父冷淡的回應。

我見師父不願多談,便拿出劍譜轉移話題「師父,這劍譜很厲害嗎?」

師父看到劍譜眼前一亮,見我不了這劍譜的厲害解釋道「這劍譜你是從哪得來的?這劍譜只適合女子練,練大成者可稱鼎江湖,練小成者也可以一敵十,學皮毛者也可防身。這把劍也不是凡品,用了上好的玄鐵打造而成,削鐵如泥。」說完又愛不釋手的摸了摸劍譜。

「這本劍譜和劍是個有緣人相贈於母親,母親傳給我的。」我扯了個謊。

師父之前知道我是上山進廟祭奠母親的,知道我母親已過世,看我才六七歲的模樣,覺得我是個可憐的人,「莫難過,以後師父疼你。」

我笑着點點頭。

師父打開劍譜第一頁,簡單教了我應該如何舞劍,一張圖一張圖的教我「這第一式就教完了,為師不能一招一式的比劃給你瞧,若是這樣教有損為師的修為,畢竟這是女子的劍式,至陰至柔,本門派學的則是至剛至陽的《正陽內經》,雖說沒有具體的功夫招式,但是隨便配一本武功秘籍,就能輕鬆入門,想要學大成者,還得靠自己的悟性。不過本門派的這本內經傳男不傳女。」師父不知想到了什麼,露出些許複雜的神情。

「那像我這種沒有內力的怎麼辦?豈不是連門都入不了。」我的心被一盆冷水澆了個透心涼。

「為師這裡有一本內經,你可以拿去練,可以輔助你練鳳鳴劍不會那麼吃力。」說完遞給我一本書。

我喜上眉梢,連忙接過來,書上兩個金黃的鍍金大字差點晃瞎了我的眼《內經》!真的是好一本《內經》啊!

我哭笑不得,連忙起身謝過師父。

這時,少年灰頭土臉的走進來準備上樓收拾東西,師父看着他說「等會收拾完,帶着你師妹去河邊捉魚,中午弄點好吃的,小丫頭還在長身體呢!」

少年看了看我,我示威的沖他仰着頭,少年忽然嘴角彎起一個弧度回應師父「謹遵師命。」說完三兩步上了樓。

「你也拿上東西上去吧,簡單收拾一下,適應適應。」師父交代着。

「是,師父。」說完也往樓上走去。

老頭子看着小丫頭上樓的背影滿意的點點頭,看樣子是個能吃苦的,不像名門世家那些個地方出來的女娃子那麼矯情。

上了樓梯,少年正在卷着床被,見我上來,一臉壞笑着挑着眉,用勾人的丹鳳眼看着我小聲地說「喲~小胖葫蘆~是不是在家受委屈了?吃不飽,所以不想回家啊?叫聲師兄,等會我多給你烤兩條魚。」

我面無表情的走到他面前伸出手,吐了兩個字「還錢!」

少年用袖子輕拂開我的手說「師妹真是小氣!大不了等會師兄多給你捉幾條魚就當還你錢了。」說完突然湊近我彎下腰,長長的睫毛根根分明,我頓時渾身緊繃,下一秒額頭一痛,他收回手轉身抱着被褥下樓了。

頓時無語,拜託,你很幼稚耶!

我看着床上只有一層稻草,扶額道這怎麼睡啊?

正想着,少年拎着一個大包袱從樓梯上來,「這是給師父新買的,先給你用吧,省得某人又小氣的要銀子。」

我點點頭,準備接過包袱,少年撥開站在床邊的我,動作麻利的解開包袱,將包袱布鋪在底下邊角塞進草墊下,再鋪上褥子,最後又鋪了一層薄布在上面,然後放好枕頭,轉過頭準備走。

「謝謝」我小聲的說了句。

他頓住身子,挖了挖耳朵轉過頭說,「你說什麼?太小聲,我沒聽清。」

「謝謝。」我望着窗外又重複了一遍。

「謝謝誰?」宛若星辰的眼睛看着我,嘴角微微翹起。

「謝謝你,師兄!」我大聲吼道!幼稚!

「哈哈哈…我在樓下等着小師妹哦!」雲歸笑着下了樓。

我氣得錘了一下桌子,想到師父說要他帶我去河邊,便跟着下了樓。

雲歸看我下了樓,眼閃過一絲戲謔「走吧。小師妹。」

我瞪了他一眼跟在他身後,走過茂密的草叢,遍地的薄荷,路上還有些許野花,幾隻從未見過的彩蝶,這麼美麗的地方竟然沒有別人發現。不過這樣也好,少了些煙火氣,多了些自然的美,像仙境一般。

「門派就我們三個人嗎?」我抬頭問道。

「記得叫師兄。」雲歸嘚瑟着說。

「知道了。師!兄!」我又是一記白眼。

「哈哈哈…有個師妹真是讓往後的日子變得精彩極了!」雲歸大笑着。

幼稚!

我不理他繼續往前走。

「哎呀,小師妹生氣了,行了行了,我告訴你罷了,反正早晚師父也會跟你說的。本門派祖訓,一人一身只能收兩個弟子,一男一女。師祖桃花仙人收了師父桃仙人和花姑子,門派《正陽內經》傳男不傳女,花姑子得到一本《內經》練了許久,但是眼看着師父的修為與她相差越來越多,於是以為師傅偏心,扔下內經就出谷了,後來入了邪派,不知練了個什麼,容貌盡毀,但是修為暴漲,善用蛇。師祖駕鶴西去之前,她還經常回來下毒害師父和我,於是就被逐出師門了。」雲歸平靜的說著這段往事。

「我看師父對她好像沒有恨,還想向她炫耀收了我這個女徒弟呢!」我不解的問。

「師父對她一般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雲歸搖了搖頭回答道。

原來是這樣。

又走了幾百米,看見了一條小河 ,雲歸挽起褲腿和袖口,雖然才十幾歲,但是經常練武,修長的胳膊和小腿上還有些大大小小的傷疤,不然這白玉無瑕似的肌膚,讓我這個二十多歲的老姑娘都自愧不如。真羨慕有些人天生就白,怎麼曬都曬不黑。

雲歸拿起河邊從里的木棍,木棍前端是削尖了的,看來是經常來這裡叉魚。

我也走到河邊,蹲下身子,手伸進水裡,用清涼的水洗了個臉,整個人也精神了不少,剛起身,雲歸就插着一條魚站在我面前,剛把木棍插入水裡,準備炫耀一番。

木棍插入水中和我一般高,魚剛好對着我的臉,臨死前翻騰了兩下,來不及躲閃,甩了我一臉水,頭髮也打**些。

我用衣袖擦着臉上的水,閉着眼睛都能聽見他爽朗的笑聲!

我擦完水,惱羞成怒的盯着他,他笑着在我頭上胡亂的揉了幾下「師妹真可愛。」

我不跟小孩一般見識!

我木着一張臉,跟他伸手說「刀給我,我去洗魚。」我雙手舉起來用小手抱住魚頭,從木棍上取下來。

雲歸將刀遞給我,「小心別劃傷了手,哭鼻子。」說完又拿着魚叉去河中心叉魚去了。

我拿着刀,心想着這條魚就是雲歸,先把魚鱗去了,頭都被叉爛了,再把頭切了,再開膛破肚,小心翼翼的挖出內臟,別弄破了苦膽,切掉尾巴,最後切掉小屁屁!

「看不出來師妹這個蕭家的嫡長女也會做這些啊!」雲歸眼裡流露出驚訝。

「哼!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我把魚放進河水裡又清洗了一遍,放在旁邊。

雲歸又再地上放了三條魚,「今天中午就烤這四條魚,剩下的等會我拿去會晒成魚乾。」說完又回到河裡繼續叉魚。

看着這三條肥美的被爆頭的魚,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殺雲歸」。

弄完之後,我擦了擦額頭的汗,洗乾淨刀,他也拎着五條魚走過來,「這些我回去慢慢洗」,說完用草攛成繩捆着魚,左手右手各拎着魚帶着我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我看到有很多金銀花,夏枯草,菊花,居然還有鬧羊花,可以鎮痛,當麻醉用,以前看科普的時候了解過,聽說羊不吃這種草,才有了這個名字。這些可以入葯,也可以泡茶喝,看來我的《傳世醫書》也可以慢慢學了。

兩個都學,雙管齊下,花銀子買的,不能浪費!

回到院子,雲歸讓我先去休息,然後進了伙房。

我回到屋子裡,師父不知什麼出去了,我上樓打開包袱拿出《論語》,然後翻開目錄一行一行看着,什麼身上這裡痛該吃什麼草藥——第幾頁,哪裡痛該用什麼草藥——第幾頁,蛇毒該用什麼草藥——第幾頁,傷口該用什麼草藥——第幾頁,還有疼痛都可能有什麼癥狀——第幾頁,誤食毒藥,怎麼解——第幾頁,這不是類似一本《十萬個為什麼》嗎!還算有點用,我還以為要學什麼把脈針灸呢!

浪費感情!

然後將書扔在一邊,躺在床上,那要是吃了鶴頂紅能解嗎?我又拿起書開始翻目錄,食用鶴頂紅—解法----第189頁。

食用鶴頂紅極微量(0.5毫克以內)—食用人類糞便或用手扣嗓子眼進行催吐。

超過極微量-無解。

……

行了,還是用的時候再看吧。我碰了下玉佩,將書收進空間。

那就專心練習劍譜吧。

《吟遊歸雲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