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原神:盾牌的職責,就是守護!
原神:盾牌的職責,就是守護! 連載中

原神:盾牌的職責,就是守護!

來源:google 作者:老年飯勺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穆雲 老年飯勺

外族入侵,天理失蹤,七神被鎮紫月顯妖,領主降臨,獸潮來襲提瓦特大陸將迎來史無前例的黑暗這是名為【永夜紀元】的殘忍末世重生回來的穆雲將攜着自己的大盾,去守護曾經失去的一切…………當無邊無際的獸潮猶如滔天巨浪般湧來時穆雲手持一面巨盾站在了最前方「大盾會保護你們,如果它失敗了,還有我」「有我在,沒有人能攻破這兒」…………當無數外神徹底降臨提瓦特大陸,七神紛紛落敗時一面巨大的盾牌籠罩了整個提瓦特大陸「盾牌的職責,就是守護!」「守護愛人,守護友人,守護親人,守護一切值得守護的人」展開

《原神:盾牌的職責,就是守護!》章節試讀:

「你的意思是,我們得去把那金色光球給拿到手?」甘雨顯然是明白穆雲是什麼意思的。

「對。」他點了點頭。

「如果這樣的話,那些不知情的人……」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捫心自問,你自己相信這些事情嗎?」沒等甘雨說完,穆雲就打斷了她的話。

甘雨是想通知璃月的所有人為這場災厄做好準備,但沒有人會相信末日會在風平浪靜的日子就這樣突兀的降臨。

「…………」穆雲的話使甘雨低下了頭,她沉默着。

確實,這件事是多麼的荒謬絕倫。

如果不是穆雲精準的說出了她內心最大的秘密,她也不會相信會有世界末日這種事情發生。

準確的說,即便是現在,她也不是百分之百相信。

畢竟,外面的一切都是那麼平靜。

她望向了窗外,夕陽將這片大陸染成了紅色。

夕陽紅映照在每家每戶,每一寸土地上。

但誰又能想到,這看似普通的一次落日,卻是提瓦特大陸最後的一次落日。

一想到這兒,她便明白了穆雲的想法「你是想讓我跟你一起去把那兩顆金色光球拿下嗎?」

穆雲點了點頭,目的非常明確。

「你可以去跟凝光說一聲,即便她現在不相信,那也算是有一根預防針,不至於真正發生的時候像個無頭蒼蠅一樣。」

穆雲的話給了甘雨提醒,看着逐漸下落的夕陽,她意識到了時間的緊迫性。

「我現在去跟她說。」

「行,一會兒在天衡山下集合。」

「好。」

約定之後,雙方便各自離開了。

良久,他們又在天衡山下相聚。

「怎麼樣?」穆雲明知故問道。

甘雨苦澀的搖了搖頭「沒信。」

「沒事,換做任何一個人都不會相信這些。」他並沒有感到意外。

「那我們是要走一起,還是分頭行動?」

甘雨知道現在的穆雲相當於一個先知者,聽他的話總沒錯。

退一萬步說,就算穆雲在撒謊,在騙人,又用了什麼詭異的能力獲得了她的秘密,那也比世界末日來得好。

聽聞甘雨的話,穆雲陷入了沉思,他從剛剛就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狩獵者會根據光球的強弱程度來降臨數量和力量。

但初期降臨的狩獵者只是最低級的,能操控元素之力的他們應該不難解決那些傢伙才對。

顯然,分頭行動是最好的選擇。

這樣效率高的同時也能以最快的速度回來支援璃月。

但,穆雲上一世僅僅是撿到過一個藍色的光球而已。

守護金色光球的狩獵者數量他自己也不清楚。

如果數量和強度超出了他的想像,那該怎麼辦?

「一起行動吧,先去遁玉陵,再去靈矩關。」

穆雲不敢賭,也賭不起,萬一出了意外那可就真的麻煩了。

「好!」

在甘雨的答應下,雙方即刻動身出發。

現在的夕陽已經徹底落了下去,兩人打着火把走在樹林間。

走了兩個小時,他們才終於來到了遁玉凜。

現在距離十二點還有相當的一段時間,他們便席地而坐,靜靜等候這場災厄的到來。

「穆雲,其實剛剛我就一直想問,狩獵者是什麼?它們長什麼樣子,又有怎樣的攻擊方式?」

見到時間尚且充足,甘雨這才開口詢問着。

「狩獵者是一種類人生物,約有兩米高,下半身被黑色鱗甲覆蓋,上半身則是黑色毛髮,手很長,能拖在地上。」

「腦袋很小,只殺人不吃肉,就是天生為殺戮而存在的怪物。」

「它們主要攻擊方式就是雙手,力氣大的嚇人,指甲非常鋒利,像是鐮刀一樣,能輕易撕開人體。」

「它們跑的很快,善於隱藏腳步聲,由於渾身都是黑色,所以在永夜紀元的它們就像是藏在暗處的獵人一樣,故而稱為狩獵者。」

「在狹窄的地方比較好對付,但在寬敞的平原地帶,它們就非常恐怖了。」

其實所謂的獸潮就是由大部分狩獵者組成,這種東西一旦形成軍團,那將非常恐怖。

力氣大,移動速度又很快,加上數量龐大的話。

基本上任何明面上的避難所都不可能擋得住。

聽聞穆雲的描述,甘雨不禁打了個寒顫。

突然就覺得丘丘人什麼的也太可愛了。

這種東西固然強大且恐怖,但有元素之力的話,對付起來還是比較輕鬆的。

畢竟再怎麼樣也都是血肉之軀,戳穿了身體,該死還得死。

但在普通人眼裡,這種玩意兒就是真正當之無愧的殺戮狂魔了。

任何冷兵器在那怪物眼裡都形同虛設。

「那……」甘雨頓了頓,繼而道「你有什麼計劃嗎?」

「有。」

得到肯定的回答後,甘雨突然臉色一喜,當即就安心了不少,隨後迫不及待的追問着「是什麼?」

「拿了就跑。」他開口着。

「啊?」甘雨當即一愣。

「那不然還能怎樣。」

「呃……不是,我以為你有什麼厲害的計劃能把那些傢伙都解決掉。」

「並非沒有,但這是下下策。」穆雲望着天空上的那輪皎月,有些惆悵道。

「為什麼?」她不解。

「解決它們是個麻煩事兒,而且殺了也沒有任何好處,它們是殺不完的,殺了也會繼續冒出來。」

「與其浪費這個精力和時間,不如早點去到靈矩關,拿完兩個金色光球後,我們還得抓緊時間返回璃月。」

「那些傢伙對普通人的威脅太大了,千岩軍在它們面前就跟個螞蟻一樣。」

甘雨一臉震撼的看着穆雲,她沒想過殺死那些傢伙會有什麼好處,但她萬萬沒想到那些狩獵者是殺不完的。

她本想着,如果提前有計劃設下埋伏解決了這邊的狩獵者後,遁玉陵也會相對安全一點。

結果卻沒想到,那些怪物是殺不完的。

死掉還會繼續冒出來,那也意味着,無論他們殺再多,璃月也始終無法保持安全。

也難怪能叫末日……

能被殺完的怪物,那能叫末日嗎。

那隻能叫共存。

「差不多了。」穆雲緩緩起身。

「要來了嗎?」甘雨也是有些緊張的馬上站了起來。

「對。」

抬頭望去,只見那抹圓月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紫色。

冷色調的月光也在此刻迸發出了妖異的紫色光芒,籠罩了整個提瓦特大陸。

世界各地的人都發現了這一異樣,一個個紛紛從屋子裡探出腦袋,注視着這詭異的月亮。

很快,天空就下起了五顏六色的「雨」

那便是穆雲所說的光球。

其中有兩個散發著金色光芒的光球朝着他們落了下來。

周圍的地面像是活了過來一樣,竟然詭異的蠕動了起來,一隻長滿黑毛的手從那蠕動的中心區域伸出,並撐在了地面上。

頃刻間,無數的狩獵者就這樣從大地里緩緩爬出。

「甘雨。」穆雲目光兇狠的注視着那些不斷冒出來的狩獵者。

被叫到的甘雨也是下意識的轉頭朝他看去。

「請記住,從這一刻開始。」

「世界將不再屬於我們人類來主宰了。」

穆雲仇視着那些狩獵者,發出低沉的聲音。

《原神:盾牌的職責,就是守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