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原神:我在提瓦特玩修仙
原神:我在提瓦特玩修仙 連載中

原神:我在提瓦特玩修仙

來源:google 作者:紅塵逍遙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洛羽 穿越重生 紅塵逍遙

意外穿越到了提瓦特?還附帶一把的仙劍?聽說有人要沒?來來來,99億九轉金丹,包你想死都難有人感染孽障?沒事,全都給你洗出來劇情有刀?笑死,根本刀不了(本書無系統,主日常,劇情整體不變,萌新慎入!)展開

《原神:我在提瓦特玩修仙》章節試讀:

「是你......我們已經沒有什麼可談的了。」

「是嗎?你的像是在回憶這首曲子......」

場上的氣氛慢慢平和,就在眾人放下警惕時,一道冰柱突然出現,目標正是溫迪手中的天空之琴。

只聽「轟」地一聲,冰霧遮住了眼前的景象。

待冰霧消散,一個身影漸漸浮現。

「洛羽?!」

沒錯,正是洛羽,只見他一手持劍,一手提着溫迪。

「喂,那個深淵法師,對不起啊,他現在還不能死。」

洛羽掏了掏耳朵,順手把溫迪拋向一邊的眾人。

「吼,巴巴托斯,這些人,是和你一起來獵殺我的嗎!」

特瓦林一聲怒吼,看向詩人的眼神滿是仇恨。

「不是這樣的。」溫迪剛想解釋,但已經被侵蝕的特瓦林顯然不管這些,更不用說它背上的深淵法師還在添油加醋。

漫天的風彈砸落,溫迪輕撥琴弦,淡淡的青綠色屏障擋在眾人面前。

「哼。」眼看攻擊無效,深淵法師輕哼一聲「這條龍該去侍奉它真正的主人了.....你們就繼續留在這裡吧。」

說著就準備離開,但事情顯然不是那麼順利。

「準備走了?」少年打了個哈欠「說的我都困了。」

雖然聲音不大,但對於深淵法師來說,這就是死神的聲音。

哦,忘了,提瓦特沒有死神。

還沒等深淵法師回過神來,纖凝已經抵住了祂的脖子。

「帶我去見見你們的王子殿下吧,我可是仰慕已久啊。」

耳邊傳來惡魔的低語,深淵法師瞳孔猛縮。

這個人類怎麼會知道王子殿下的存在。

............

最終,在眾目睽睽之下,洛羽成功被深淵法師「綁架」,帶走了。

「洛羽。」熒大喊一聲,整個人像是被抽空了力氣,一下子暈倒在地。

等她再次睜眼,首先看見的是潔白的房頂。

「你醒啦,有沒有感覺好點。」溫柔的女聲響起。

一個穿着牧師裝的少女站在她身邊,淡黃色的雙馬尾看起來活潑可愛。

「這裡是?」熒摸了摸頭,似乎想起了什麼,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對了,洛羽怎麼樣了?!」

「呃,我不知道您在說什麼,總之先冷靜下來比較好。」

熒也知道着急沒有用,倒不如先了解現在的情況。

經過交談,熒知道了這裡是西風教堂的醫務室,少女名叫芭芭拉,不僅是個牧師,還是蒙德的全民偶像,甚至還有專屬的粉絲後援團。

根據芭芭拉所說,是琴團長把暈倒的自己送來的,不過她似乎很着急,送到後就急匆匆地離開了。

雖然不知道去了哪裡,不過多半是找盧老爺會合去了。

看來首先要去天使的饋贈一趟了。

就在熒準備動身時,大門突然打開,一個小小的黑影撲了過來。

「哇,熒,你要是出事了,我可怎麼辦啊!」

派蒙淚眼婆娑,在熒的衣服上蹭來蹭去,雪白的T恤衫愣是蹭黑了一塊。

「好啦,我衣服都黑了。」

輕輕摸了摸她的頭,熒的心中一股暖意升起,有人挂念的感覺可真好啊。

「對了,琴團長找你,巴....溫迪好像找到特瓦林的行蹤了。」

「好,我們快去。」

和芭芭拉告別後,兩人直接前往騎士團總部,出乎意料的是,盧老爺居然也在。

「熒,你來啦。」

剛一進門,琴便迎了上來,雖然臉上帶着笑容,但不論是誰都能看出她的疲倦。

「怎麼樣,有消息了嗎。」

溫迪點了點頭

「還記得你之前抓到的深淵法師嗎?我們在擊敗祂後發現了某種能量,其作用似乎是用來隔離我和特瓦林的聯繫,但我可以讀出編製魔力的韻律。」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特瓦林似乎把風龍廢墟當作老巢了吧。」

「沒錯,這韻律的作用就是為了破開外圍的風牆。」

「那,就是要正面面對風魔龍了么?」迪盧克頓了頓,看向一邊的琴「我倒是沒問題,不過......」

「不,恰恰相反,在沒有更好選擇時,就由我承擔責任,更何況,洛羽還在對方手裡。」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這風龍廢墟肯定是必須要去的。

這倒不是不相信他的實力,只是,誰也不知道,深淵教團到底來了多少人。

但很顯然,他們想多了,我們的主角正舒舒服服地坐在特瓦林身上。

「喂,那個誰,風龍廢墟還沒到嗎?」

洛羽搖了搖手中的果汁,拿下墨鏡,看向一邊製冰的深淵法師。

「馬上就到了。」深淵法師順口答道,轉過頭輕笑道「就讓殿下來收拾你。」

不多時,殘破的建築出現在洛羽眼前,但特瓦林沒有絲毫減速的意思,對着風牆沖了過去。

「我們怎麼......」

剛想問怎麼進去,一轉頭,哪裡還有深淵法師的影子。

洛羽冷笑一聲「呵,和我來這套。」

他閉上眼,右手掐了個法訣,嘴角露出笑容,下一秒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

「殿下...您的僕人又為您帶回了一場勝利,當您的國度重......」

「哎呀,你個小矮子跑得還挺快。」

還沒等深淵法師表達完忠心,一隻手把祂提了起來,順帶打了個招呼

「喲,空。」

「你是誰?」

空眉頭微皺,他居然沒有感受到有人過來,這傢伙,很強。

順手拿出無鋒劍,身體下彎,擺出攻擊的架勢。

洛羽把手中的深淵法師扔回去,摸了摸額頭,這場景...似曾相識啊。

他總算是知道熒那性格是怎麼來的了,合著真就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唄。

「放心吧,我沒有惡意,況且......」

空眼前一花,無鋒劍已然抵在了自己脖子上。

洛羽笑了笑,輕聲說道

「要殺你,可比喝水容易多了。」

「呼,呼....」

劍鋒逐漸移開,絲絲汗水順着髮絲滴落。

空抬起頭,深吸一口氣,緩緩呼出,試圖安撫自己劇烈跳動的心臟。

「說吧,你想幹嘛。」

「終於冷靜下來了?」

洛羽也是鬆了一口氣,畢竟是自己未來大舅哥,他也不希望第一次見面就鬧得不愉快。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你未來的妹夫,洛羽。」

「你是說,熒她......」空的拳頭緊握,但很快放開,嘆了口氣「這樣也好,反正她遲早要知道的。」

「放心吧,我還沒告訴她深淵的真相。我這次找你,是為了......」洛羽笑笑,向天上指了指「合作。」

............

「呼,終於把丘丘人清理完了。」熒接過派蒙手中的毛巾,擦了擦汗「現在可以開了吧。」

溫迪點點頭「沒問題。」

拿出懷中的天空之琴,一段奇怪的呃.....音樂傳出。

風牆晃了晃,化作【風】消散。

「從這裡就正式進入風龍廢墟了,各位小心。」

琴說著率先抽出劍,走了進去。

幾人相視一眼,紛紛掏出武器,至於熒則是拿出了從丘丘人手中搶來的木棒。

「真奇怪,明明特瓦林的體型這麼大,它是怎麼回家的呢。」

剛走上一座石橋,派蒙化身好奇寶寶,對風魔龍怎麼回家很是關心。

溫迪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道「它又不是人,它會飛啊。」

「哦,對噢,嘿嘿嘿。」

幾人走到正門前,卻發現被倒下的柱子堵住了。

「看來只能繞路走了呢。」

「嗯...房頂上不是有個大洞嗎,也許我們可以飛進去。」

順着熒的目光看去,一個風場正好位於其下,理論上飛進去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說干就干,眾人順着階梯向上爬,一路上出乎意料沒有遇到任何障礙。

「哎呀,總算到了。」

剛剛抵達頂端,溫迪嘆了口氣,坐在了一旁的石塊上。

「虧你還是個神呢,體力這麼差。」

「喂,我只是個吟遊詩人啊,你見過哪個詩人鍛煉身體的,相比較其他人,我已經很勤奮了好嗎。」

勤奮?幾人面面相覷,他說出這個詞,真的不會臉紅嗎?

「喲,各位都在吶。」

一個人影從石堆後走了出來。

「洛羽?!」

派蒙捂着小嘴,不敢相信他居然會出現在這裡。

剛想衝上去,但很可惜,有人的速度更快。

熒一把抱住了他的腰,腦袋埋進衣服里,輕輕抽泣着。

「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我已經失去了哥哥,不能再失去你了.......」

洛羽摸了摸頭,先是一驚,轉而狂喜,原來他在熒心中的地位已經這麼高了嗎。

看着不遠處幾人的瘋狂暗示,他訕訕一笑,伸手環住了懷中的女孩。

「我保證,以後再也不這樣了,好不好?」

「嗯。」

歲月靜好,一群人看着抱住的兩人,臉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良久之後,溫迪小聲說道「我們...是不是該解決龍災了?」

「不急,再等一會兒。」說話的居然是迪盧克。

看不出來啊,原來你是這樣的盧老爺。

好在琴靠譜,輕咳兩聲,熒嚇了一跳,紅着臉掙脫了洛羽的懷抱。

「英雄的詩篇,終於進入決戰的篇章啦。」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原神:我在提瓦特玩修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