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雨落蘭亭
雨落蘭亭 連載中

雨落蘭亭

來源:google 作者:江予淮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江予淮 洛織

記憶拉遠,我的視線逐漸模糊那年,邊境動蕩,我隨父親征戰四方時,遇到了江予淮彼時,他以一介謀士的身份自薦從軍我阿爹求才若渴,自然應允我自小舞刀弄槍,在馬背上長大,身邊也多是皮黑肉糙的漢子還是第一次見這麼好看的男子展開

《雨落蘭亭》章節試讀:

江予淮似乎是怒極了,他臉色漲紅,嫌惡地看着我後退了幾步。
數十道黑影從天而降,將我團團圍住。
我聽到他說廢掉她的武功,打入冷宮。
我這時才明白,他也許從未愛過我,他愛上的是我爹的兵符,是我身後的洛家軍,是那高高在上的皇位。
他最愛的,是他自己。
我重傷剛愈,根本不是訓練有素的黑衣人的對手。
我被人狼狽地壓倒在地上,宮裙臟污,髮髻凌亂,臉頰紅腫。
然後我親眼看着江予淮小心地護着那女子離開了,一個眼神都沒有給我留下。
直到再也看不到他們的衣角,我才任眼淚淌了下來。
原來,廢掉武功的痛,都不及心痛萬分之一啊。
08押我去往冷宮的人,是跟了江予淮多年的護衛冷一。
我知道他只效忠江予淮一人。
可我還是沒忍住,向他求證一件事。
冷護衛,你跟了他有許多年了吧?
冷一恭敬應是。
那位女子,可是丞相府嫡女?
我的聲音有些澀然,委實不夠好聽。
冷一沒有猶豫,再次應是。
我苦澀一笑,早該想到的。
卧床養病那段時間,就有閑言碎語傳到我耳朵里。
其中,說得最多的還是關於江予淮的未婚妻的。
據說他們是青梅竹馬。
就連婚約都是江予淮主動去求的,可見珍重之意。
可我總是不信的,畢竟那人對我的深情不似作假,我和他多年夫妻,舉案齊眉怎麼可能是假?
但我終歸是輸了。
此刻,我才明白,我不過是他們愛情故事裏的一個背景板罷了。
朝堂上圍繞我的爭論還在喋喋不休。
我無聊地坐在房樑上,把每個人的表情都盡收眼底。
江予淮面無表情地坐在上位,手指無意識地敲擊着龍椅。
他這個動作我太熟悉了,他在等。
等別人斗個你死我活的時候,他好坐收漁翁之利。
以丞相為首的文官,和以我叔伯為首的武官,吵得不可開交。
如今江予淮藉著武官的勢力初登皇位。
按理說,應該論功行賞的時候,他卻選擇立了文官之女為後,還變相幽禁了我這糟糠之妻。
其中的緣由,恐怕該懂的人都懂。
所以文官的氣焰才敢如此囂張。
他們吵了一早上,也沒有爭論出一個結果。
江予淮耐心耗盡,退了朝。
早朝過後。
按規矩,帝後新婚,江予淮要和皇后一起用膳。
我隨着他來到棲梧宮。

《雨落蘭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