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在驚悚游戲裏霸佔主角之位
在驚悚游戲裏霸佔主角之位 連載中

在驚悚游戲裏霸佔主角之位

來源:google 作者:拾子弋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拾子弋 林懿 穿越重生

當世界變成了一場盛大的遊戲,你是會選擇成為一個壞人活下去,還是當一個好人死去『我才是主角』,揭露人性的生死遊戲祂,期待你的每一個選擇**********林懿是一位剛高考完的女高中生,她在買奶茶的時候慘遭車禍再次醒來,她已經被拉入這場慘絕人寰的『主角』遊戲中……女主前期:沙雕熱心市民後期:冷酷拽超強大腿!林懿玩遊戲的三大守則:1.用最平淡的語氣說出最扎心的話2.不作死就不會死,非必要情況下,拒絕作死,拒絕惹事!3.當遊戲逼你作死時,就往死里作!姜影(積極舉手):學會了!其他人:學廢了……*********註:爽文,女主金手指巨大無比,不喜勿入展開

《在驚悚游戲裏霸佔主角之位》章節試讀:

很快,就到了要出嫁的時辰了。

一個自稱是嬤嬤的女人前來催促着沈佳,讓她抓緊時間做好準備,並告知她們馬上就要上轎子了。

得虧之前經歷那些事,沈佳此刻的內心已經強大了不少,她沒有顯露出過多的慌張,只隨便應付了幾句就將人打發走了。

林苒苒慢悠悠地從床底爬了出來後,與一旁的婢女交換了衣服。

是的,林苒苒要做陪嫁丫鬟,跟着沈佳一起進宮去。

在去往大門口的路上,林苒苒一個勁的把頭往下低,小心提防着謝璟宸。

但好巧不巧,在走廊的拐角處,她迎面碰上了剛照顧完『小姐』的謝璟宸。

林苒苒驚了一下,她盡量地把腦袋往裏面偏,不讓謝璟宸看到自己的臉。

但無濟於事。謝璟宸看着眼前匆匆走過的人臉色變了又變,他一把扯住了林苒苒的手,將她拉到一邊。

謝璟宸出聲質問道「你在做什麼?怎麼跟着和親的隊伍去了?」

「額……這個……我,我就去當個陪嫁丫鬟。」林苒苒有些語無倫次,她解釋的聲音漸漸小了下去。

謝璟宸有些無奈,心想他不會真找了個傻子吧?

「為什麼要當陪嫁丫鬟?我帶你進到宮中來是想讓你待在這裡陪我,而不是讓你跟着別人去了。」謝璟宸略有些不滿地說道

林苒苒結結巴巴地開口說著「因為……因為二公主是我舊相識,我看着她出嫁,心裏很不是滋味,就想……想跟着她……」

「舊相識也犯不着去當陪嫁丫鬟呀,大不了有空時帶你去見見她。」謝璟宸此刻頗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差點就被林苒苒氣的跳腳了。

「不行!我們……幾年沒見了,我很想她,很想很想。」

林苒苒斬釘截鐵地說著,一臉倔強。謝璟宸見她這副模樣也不好再說些什麼,她只是怕着林苒苒跟着那二公主去了商宮會受苦。

謝璟宸看着林苒苒一雙纖細白皙的手,想着這麼光滑細膩的一雙手,怎麼能去干丫鬟的活呢?

「哎呀,你放心啦,二公主對我可好呢,不會讓我干那些活噠。」

林苒苒笑着安慰了謝璟宸一句。

謝璟宸斟酌再三,最終還是無奈放開了手,任由林苒苒去了。

林苒苒被鬆開手,她匆匆和謝璟宸道了別後便立馬小跑着跟着沈佳上了轎子。

剛坐進轎子里的時候,林苒苒皺了皺眉,她在心裏隱隱感到有些疑惑。

這裡的人居然管的這麼松,丫鬟都能跟新娘子一起上轎子。而且還沒有那些繁瑣的規矩。

林苒苒忽然回憶起了剛到這裡的時候,她之前雖聽到的是李白所創作的詩,可是眼下這套服飾,卻跟唐朝的完全不一樣。

最讓人感到奇怪的是,這裡的人說的話,都是偏現代的,交流起來都暢通無阻,不用像做文言文一樣。

林苒苒無聲地在心裏說著「系統。」

「哎,我在。」系統立馬回聲。

林苒苒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系統回答道「額……這個本統統也不是很清楚,人家只是個實習生,你是人家接手的第一任宿主啦。」

林苒苒無語地撇了撇嘴,毫不留情地說道「……你是真沒用。」

系統感覺自己的心靈受到了極大的創傷,它委屈巴巴地說著「哎呀,別說這麼扎心的話嘛,人家去幫你問問總部助理。」

「快去快回。」

林苒苒最後一句話沒有聲音應,她也懶得再管了。當務之急,還是先把手頭任務做了再說。

外面傳來聲響,轎子啟程了。

在去鄰國的路上,林苒苒還在想着那張任務卡上的內容。

【找到她。】

這個『她』是誰?這個『她』又是人是鬼?

林苒苒神色沉凝。

這是柯丞的回合,要做任務還是得先找到柯丞才行。

不過有一說一,這常國到商國的路途還真是挺遙遠的,要走整整三天三夜呢。

正想着,忽然,一陣顛簸,林苒苒感覺到自己身處的轎子被放了下來。

外邊的人傳來了聲音。

「二公主,請下轎吧。」

林苒苒皺了皺眉,她先一步伸出手攔下了剛要起身的沈佳。

「等等,去鄰國的路那麼遠,這才走了不過幾個時辰呢。」林苒苒出聲詢問道。

「現在夜色暗了,路上危險,去鄰國要走三天三夜,我們得先到路邊旅館休息,明早再出發。」外面的人回答着,這個理由似乎合情合理。

「行吧。」林苒苒鬆了口。

但她依舊讓沈佳先坐在轎子里,等自己先下了轎子以後,才攙扶着沈佳出來。將丫鬟這個身份做得盡善盡美。

林苒苒跟着一行人,她剛一腳踏進這旅館的大門,就感受到了撲面而來的陰森可怖的氣息。

林苒苒挑了挑眉,她心想着這下可以把新解鎖的技能試試水了。

她走進了旅館,剛一抬頭,一塊十分顯眼的破舊木板正掛在前台旁邊的牆壁上。

【歡迎各位旅客入住本旅館,一下是本旅館的入住須知

1.進了房間以後請務必要鎖緊房門

2.晚上十點到早上五點禁止再出來遊盪

3.如果您真的有急事出了門,就抓緊時間辦事

4.如果在中途碰見了什麼奇怪的東西或人,不要回頭,不要猶豫,直接跑,跑回房間鎖緊門,不要讓那個東西抓住你】

林苒苒看着木板奇怪的告示,心裏暗暗生出了一個計劃。

到了對應的客房後,林苒苒幫着沈佳卸下了她頭上頂着的繁瑣的飾品。

林苒苒邊拆邊在心裏抱怨着這什麼殺千刀的陪嫁玩意兒。這麼多是想重死誰?拆都不好拆。

好不容易才拆完了,又得幫着沈佳接下嫁服。

林苒苒心裏直翻白眼,這嫁衣一層又一層跟疊羅漢似的。此時此刻,她想殺人的心都有了。

……

深夜,林苒苒悄悄地將頭探出門外,在確認沒有人後小心翼翼地鑽了出去,並輕輕地將房門關上。

這個時間點,其他人應該都睡了,可以放心地執行任務。

林苒苒貓着腳步在走廊上走着。從進了旅館開始,她就一直覺得有哪裡不對。

在這個旅館的內部,溫度要比外面的高出很多。這放在林苒苒那個時期還好說,但現在她穿越了啊,在古代是沒有暖氣這種東西的。而且這裡還是在南方,屋子裡應該比外邊還要冷才對。

最主要的是,這裏面的燈光很亮很亮,亮的不正常。

林苒苒挪步走上了三樓,在樓梯口有兩邊通道,她斟酌了一會兒後優先選擇了右邊。

林苒苒路過了一間又一間房門,卻什麼都沒發現。

不是,說好的奇怪的東西或人呢?都走半天了,連個鬼影都沒有。林苒苒默默腹誹着。

忽然,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傳入了林苒苒的耳朵。她放輕了腳步和呼吸,耳朵變得極為敏感,仔細尋找着聲音的由來。

她猛地一轉頭,樓梯口突然出現了一個舉着燈的人影,林苒苒驚了一下,她定睛一看,是店小二。

可眼前的人早已沒了之前那活潑開朗的樣。

現在的店小二,臉色鐵青,嘴唇慘白毫無血色,瞪大的雙眼裡布滿了紅血絲。就連走路姿勢都十分地僵硬。

店小二一看見林苒苒,就發了瘋似的朝她衝過來。

林苒苒見勢不妙,撒開腿在走廊里跑了起來。

店小二在身後窮追不捨,一邊追還一邊用着尖銳的嗓音喊着「你違反了規則!你要受到懲罰啊啊啊!!!」

林苒苒邊跑邊想。

這什麼靈異事件啊喂?!這人是失智了嗎?

店小二的叫聲彷彿有一些神秘的力量,林苒苒在聽到之後就感到了陣陣眩暈。

林苒苒跑得越來越困難,眼看着店小二就要抓到她。

忽然,林苒苒停住了逃跑的步伐,轉身抬腿就是一腳。

沒錯,她獲得的兩個技能之一——【魂踢】。

因為有5%的力量加成在,店小二一個沒注意,直接就被林苒苒踹飛到了牆上。

林苒苒眼看着事情成了,趁着那0.25秒的恍惚時間,一溜煙就跑沒了影。

【嗶——】

【恭喜宿主完成隱藏任務】

【完成任務化險為夷】

【獲得積分100點】

林苒苒埋着頭,氣也不喘急匆匆地跑回了房間。她將大門鎖緊,方長舒一口氣。

瑪德,那玩意兒真是丑到我的眼睛了。

系統……

林苒苒問道「對了,你事情查的怎麼樣了。」

系統回答道「是這樣的宿主,上頭說前不久有人闖進了空間系統大鬧了一頓,把裏面的時空晶球全部打碎了,造成了時空錯亂。現在的世界應該都是由幾個不同時間片段所組合起來的。」

林苒苒「行吧,反正也不妨礙我做任務。」

《在驚悚游戲裏霸佔主角之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