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在雪中狂奔的蝸牛,陪跑成了天下
在雪中狂奔的蝸牛,陪跑成了天下 連載中

在雪中狂奔的蝸牛,陪跑成了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壵垚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徐鳳年 徐風月

【懸疑武俠同人逗比】江湖事,江湖了!!!魔改江湖,他本是湖底一怪物,一路與主角陪跑,最後成了天下第一!展開

《在雪中狂奔的蝸牛,陪跑成了天下》章節試讀:

她說。

她想看神仙。

他說可以。

於是他在天上開天門,她在地上喊666。

然後,他突然從天上掉了下來,她也突然暈倒,兩個人剛好摞在一起,像是擁抱。

就這樣,劍神李淳罡成了浪蕩子,南涼王妃大涼龍雀的吳大素成了**的**,徐大驍成了大冤種接盤俠,世人皆笑他,南涼群島異姓王又怎樣?!徐家一鍋里的四個娃娃還不知道姓李還是姓徐呢?!

謠言止於智者。

而這世間。

智者不多。

"老黃,他們說的李淳罡是誰?!我娘難道真的**?! ",連徐風月都在吃自己娘的瓜,一臉憨憨樣。

"世人憨,你也憨?!大涼龍雀的吳大素也就是你娘是何等的巾幗不讓鬚眉!一劍開天門的劍神也就是李淳罡又是何等的磊落光明!他們若是苟且,除非海無水,島無棱。 ",老黃罵著徐風月。

"唉,三人成虎,老黃,你說我娘還有那個劍神是不是升天成仙了?!真的很奇怪!我一定要調查清楚!還我娘一個清白! "

"不知道,據說,當時天門開了!少爺, 現在我們還是趕緊划船吧,再不找個島嶼,身上就要發霉了!還有少爺,我們就快回到南涼群島了,我們先回了家給老爺報個平安,至於王妃的事,我們慢慢查,風物宜長! "

"老黃,這四大洋都讓我們游完了,我們現在也算是大航海家了吧?!把航海日誌改寫成書賣了,是不是能賣不少錢?! "

"算,算,算,少爺說是就是,少爺說了算! "

"老黃,你個老油條,敷衍,我們這天天吃魚,都吃膩了,等上了岸,先偷點地瓜烤,怎樣?! "

"少爺,可以是可以,問題是誰偷?!誰望風?! "

"還是老樣子!看情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隨機應變! "

"OK!my lord! "

"別說西洋話,他們的話像是吵架,不好聽! "

"好,少爺! "

從這隻言片語里判斷,想來這主僕二人,關係應該是親密。

船靠了岸。

少年徐風月先跳上岸綁好了船纜,再看這老者老黃已是滿頭虛汗,不似那少年徐風月俏皮,這老黃雖也魁梧,但唯獨臉卻消瘦,眉毛稀疏,剩下不多的幾根好像也時刻準備着脫離組織,隨時準備只留下眉骨堅守陣地,鼻子似一層皮包骨頭,稜角分明,側臉有一道疤痕,幾多恐怖,正臉瞧去,卻又不見了蹤跡,眼神堅定如鷹,有殺氣,唯獨看着少年徐風月時,才有了一絲柔情和溫意,他背後裹背着一個木匣子,從不離身,看料子,應該是上等的木材,風裡來雨里去,木匣子卻毫無腐敗之氣。

再看這少年徐風月,濃眉眼不大,鼻樑高挺似山丘,虎背又熊腰,皮膚雖也白皙,但並不嬌嫩,幾經風吹浪打,竟不見黝黑疲態,生了一副男人身板,女人臉龐,讓人看了自生歡喜,讓人討厭不起來。

"終於靠岸了,老黃! "

"是啊!少爺,終於接了地氣,舒服! "

"舒服的很! "

"哈哈哈哈哈哈…… "

"哈哈哈哈哈哈…… "

徐風月和老黃按照約定好的,上岸第一件事。

偷地瓜。

這一次。

徐風月望風兼親身入虎穴吸引老虎注意力,老黃暗度陳倉順地瓜。

說是老虎,其實就是手無寸鐵,拿着耙子幹活的農家大爺。

「大爺,我們的世界一共有四大海洋,南極洋,北極洋,東珠洋,西珠洋,水多的很,這些您都是知道的,我呢這是剛從海神那遊歷歸來,冒着生命去探索未知,這是多麼偉大的冒險精神啊,也是未雨綢繆,要知道我們的陸地很緊缺的,就兩塊,一塊叫北蠻在北邊,很是荒涼,一塊叫中原在南邊,土地肥沃。中原乃兵家必爭之地,南涼位處中原的最北邊,比鄰北蠻,一海之隔,卻近到海峽相望,大船有風,半日便可達。所以,南涼有時也被中原人稱作北南涼,南涼是中原和北蠻之間的第一道屏障,南涼亡,則中原亡,南涼鐵騎,天下無敵,南涼王,徐大驍,便是一軍之長,不但震撼北蠻,也震撼着中原王室,於是,便有了這江湖相安十年,而小爺我,就是南涼王府的世子,徐風月,我不能被餓死,那丟的可不是我自己個的人,丟的是我們整個南涼的人,您也是南涼的一份子,您不能見死不救吧,說不過去,您覺着呢?!」

徐風月說著故事,愣是把農家大爺給說睡著了,這可超出了預期,老黃不慌不忙,往衣服里塞着地瓜,忍不住笑了出來,驚醒了大爺。

「今日一個地瓜,改日十金重謝,大爺,你千萬別喊,我丟不起那人,我真不是賊,就是身上沒了錢,一時落魄,您要是實在不肯借我幾個地瓜,海邊有一艘小船,可以抵押給您,如何?!」

「來人啊,有人偷地瓜,抓賊啊!」

「少爺,你個二愣子,趕緊拍屁股,顛啊!」

老黃,趁着風,比兔子跑的都快,丟下了徐風月。

「你個不要臉的老黃,又扔下我不管,大爺的!」

「我不是你大爺,拿了地瓜就得給錢!」農家大爺抄起手邊的耙子對着徐風月,作攻擊勢,絲毫不讓半步。

徐風月看情況不對,趕緊扔下剛拿起的地瓜,趁着農家大爺晃神,躲開了耙子,也趕緊開溜。

徐風月在前面跑,農家大爺在後面追,愣是跑了五六里路。

徐風月一邊跑還在一邊解釋「會給錢的,就是早晚的事,會給的,大爺,您別追了,您也累。」

「你就是個賊,還裝南涼王世子,我就沒見過這麼寒酸的世子,連地瓜都吃不起了,還世子,世你個瓜蛋子,豎子給我站住,再跑,我就跑不動了!」

「我也跑不動了,您回吧,別送了,怪累的!」

終於,農家大爺先倒了地,實在是跑不動了,都是山地,跑起來確實累人,再加上幹了半天的莊稼活,早沒了力氣。

徐風月也着實跑不動了,他跟老黃上了岸,就沒進過食,空着肚子,也沒了力氣,可想着老黃在前面手裡是揣着地瓜的,又來了精神。

跑是沒勁了。

走還是可以的。

為了地瓜!為了地瓜!為了地瓜!

徐風月終於還是趕上了老黃。

這黃老頭,已經烤好了地瓜吃上了,他見徐風月紅着眼,衝著地瓜跑來,立馬把那黑乎乎的地瓜收了起來。

「老黃,又藏!」

「一壺酒!」

「半壺!」

「兩壺!」

"成交! "

徐風月拿起地瓜,連皮都沒剝乾淨,就往嘴裏塞。

"少爺,你慢着點吃,再噎着了!我去給你弄點山泉水來,山泉水比這河水甘甜! "

"這河水你喝過了不好喝還是咋的?!費那勁幹啥,這河水不也是山上流下來的,你是想拿山泉水再換我酒喝吧?! "

"換酒喝是真的,但這河水不好喝也是真的,你自己選,河水還是泉水,我老黃覺着吧,泉水更高貴,既然上了岸,還是泉水襯着你的身份!你說呢?! "

倆人正討着價,一隊快馬從河裡奔騰而過,濺了兩人一身水,領頭的又折了回來,上下仔細打量着徐風月。

此時的徐風月剛吃完地瓜,一嘴的黑,那模樣比乞丐還像乞丐,估計他娘吳大素都認不出他來。

"你倆,南下可見着有人着錦衣而過?! "

"回大哥的話,不曾看見,我們這破敗樣兒,就算有人錦衣路過也會躲着我們不是?! "徐風月搭着笑臉回了話。

"你小子倒是會說話,想吃肉的話,腳力快一點,到前面菩薩廟,賞你們肉吃! "

"謝了您,大哥慢走!我們隨後緊趕着就到啊! "

徐風月看着遠去的這一隊人馬,鎖起了眉頭。

"唉,老黃,你覺不覺着這幫人不像麻匪,倒像是行伍之人! "

"少爺,我們還是躲着點吧,這好不容易馬上就到涼州了,別在外面吃了虧,出了差池,不值當! "

"你不想吃肉?! "

"想! "

徐風月和老黃幾乎是瞬間就達成了共識。

主僕二人可謂是心有靈犀。

一塊肉。

徐風月捧起河水,咕咚了兩口又吐掉,嘴裏嘟囔着,是真難喝。

然後。

又在剛吐掉的水附近捧起了水洗臉,於是臉乾淨了不少,但人還是破敗樣,人靠衣裝馬靠鞍,他這身衣服,穿的可夠久了,撐不起他的世子身份。

果然。

前面幾里路的腳程還真有一菩薩廟!

"老黃,奇了怪了,我們出來的時候不記得這有一廟啊! "

"少爺,我們當初出來的時候是騎着快馬,剛出門身上銀錢足着呢,哪有現在這閑功夫是一步一步的挪,馬上速度快,看不見很正常! "

"這倒也是,在馬上看風景和親自下馬腳上沾着泥巴看風景,真的是雲泥之別,雖說風景都一樣,看到的卻不一樣!何不食肉糜啊?何不食肉糜啊! "

"少爺,你趕緊的,有肉味! "

"我咋沒聞見! "

"我也不是聞見的,是看見的,你看啊,那麼大的鹿頭扔在廟門口呢!暴殄天物啊!鹿腦、鹿臉肉也很好吃的,他們就這麼扔了,這群笨蛋! "

"還真是啊,趕緊的進去! "

徐風月立馬來了精神,一眨眼就跑到了老黃前面。

一進廟門,驚呆了徐風月,也驚呆了老黃。

一廟裡,全是乞丐,蹲坐在邊上,正中間是剛才的那群麻匪,正架着肉烤着。

那領頭的一眼就認出了徐風月,還沒等徐風月開口,一把大刀就從他眼前掠過,扎在木樑上,嚇得他一身冷汗。

"行走江湖,居然不會武功,反應如此呆笨,你這小子怪得很啊! "

"賤命一條,又沒人稀罕,資質太差,又學不來刀劍,要不怎麼會淪落成這副德性,您,別嚇我成嗎?我膽子小!可是您讓小的我來廟裡吃肉的! "

領頭的讓手底下的人,片了兩塊肉,給了徐風月,徐風月接過,分了一塊給到老黃,主僕二人也蹲坐着啃了起來。

徐風月吃着也不閑着,眼睛到處打轉尋摸着。

他看見了一面中軍大纛,立馬心裏有了幾分主意,想來這幫麻匪該是大楚的殘軍舊部。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在雪中狂奔的蝸牛,陪跑成了天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