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擇玫而棲
擇玫而棲 連載中

擇玫而棲

來源:google 作者:雲夢那個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澤易 柳希玫 現代言情

【外冷內熱悶騷女×叛逆話嘮毒舌男】【前期校園×後期社會】十二歲那年,柳希玫遇見了宋澤易,只一眼,她便久久不能忘懷,從此暗暗追隨他的腳步起初她只想從他身上找回自己,不曾想這場追逐竟讓她徹底淪陷……有些人,一旦遇見,便一眼萬年大概是暗戀到明戀的故事展開

《擇玫而棲》章節試讀:

周一正式上課,早上六點半。

江穎早早地給宋澤易帶來早餐,看到他賴床不起,開啟嘮叨模式。

母子倆面對面坐在飯桌上吃起來,江穎看到他哈欠連聲,走路有些彆扭,問道「你昨天晚上幾點睡的啊?」

宋澤易邊喝牛奶邊說道「十點。」

江穎思索道「你腳怎麼了,被人打了?」

宋澤易「……」

他含糊道「應該是吧。」

江穎有些生氣,「我昨晚上不在,你就給我胡來。你就不能學學隔壁的孩子嗎?」

一說隔壁,宋澤易立即來火,「我學她幹嘛?」

江穎還是忍不住把昨天進門看到的一幕跟宋澤易說了。

宋澤易想起那時他在外面喝啤酒,正好被柳希玫看到,不知是心虛還是怎麼,小聲嘀咕「人家就背個書包,你怎麼知道她是去學校還是去哪?」

江穎沒理他貧的,自顧自地說道「你知道嗎?我今天坐電梯聽到別人說隔壁那孩子一個人把被單什麼的扛回來,我當時聽了都驚呆了。」

宋澤易吃驚道「扛被單?看不出來還是個女漢子啊。」

江穎沒理會他的調侃,臉色沉重「別人說女孩是一路扛回來的,她家裡人怎麼都不來幫忙的啊?」

說起來,昨天到今天,她就沒見過女孩的父母。

似乎想到什麼,她大膽猜想道「我都沒見到過她父母,她應該是一個人住,咱得多照顧下人家。」

宋澤易直接點破她的心思道「你是看她是一中的學生才這麼關心她吧。」

自家母親對成績好的學生可謂是關心至極,她對程野就是如此。

江穎剜了他一眼,自顧自地說道「唉!我是看她一個女孩子,父母都不在身邊,可憐啊。沒個親人跟着,這父母也夠狠心。」

宋澤易本可以默不作聲,奈何那張嘴止不住「那是人家的事,你該不會想收人家做女兒吧。」

江穎眨了眨眼睛,小聲道「我倒是想有個女兒啊,怎麼就生了個兒子。」

宋澤易還是聽到她的話,有些吃味道「那你之前怎麼就不再生個女兒?」

誰知江穎情緒較激動道「你知道生孩子多辛苦嘛,我把你生下來半條命都快沒了。我是不會再生孩子了,你爸心疼我,就你一個湊合養吧。」

說到後面時雙手交叉,似乎在回憶往事。

他又被秀了一波恩愛,怎麼感覺他就是一個多餘的存在呢。

江穎雙手撐在桌上「總之,你就給我好好交流,一定不要在學校欺負人家。」

宋澤易喝完牛奶,打了個飽嗝,拿起書包出門,說道「我走了。」

江穎喊道「記得我說的!」

她必須得叮囑宋澤易,這個臭小子為了不上學,在學校壞事做盡,天曉得他會不會找隔壁孩子的麻煩。

剛一打開門,宋澤易就見到柳希玫站在門口,他愣愣地往後退了幾步。

柳希玫也愣了愣,沒想到會正面迎他。

她深吸了一口氣,將手上的冰袋遞到他面前。

宋澤易還沒開口,身後的江穎走上前,見狀,問道「孩子,你這是幹嘛?」

柳希玫對於昨天晚上的事非常抱歉,她糾結了一晚上,還是決定彌補她的過錯。

她垂着眼睛,視線在宋澤易的腳,「你可以用冰袋敷下。」

這話自然是說給宋澤易聽的,他扭頭與江穎對視了一眼,咬牙道「不用,這點傷根本就不需要。」

柳希玫看他堅決不要的樣子,把冰袋遞給了江穎,「阿姨,昨天因為一些誤會,我不小心……」

宋澤易立馬捂住她的嘴巴,生怕她說出真相,邊捂邊往外走,「快遲到了,媽,我們去上課啦。」

江穎看着手中的冰袋陷入沉思,昨天他們倆有什麼矛盾嗎?

柳希玫剛才確實是要說她的過錯,只是當宋澤易的手捂住她的嘴後,她整個人都僵住了。

宋澤易鬆開以後,她已經想不起來她要說什麼,任由他拽着自己往電梯走去。

她大腦一片空白,只覺得腦袋嗡嗡的,根本聽不進宋澤易的話。

「你到底有沒有聽到我說話啊。」宋澤易拍了拍柳希玫的肩膀。

他講了那麼多,警告她不要說出昨晚發生的事,她卻一副置之度外的樣子,心中火大。

感受到肩膀的觸碰,柳希玫回過神,抬頭看了看宋澤易。

她站在宋澤易的左邊,很容易看到他一頭純黑的短碎發下左耳的黑色耳釘。

這讓她不禁疑惑,他怎麼打耳洞了?

視線與宋澤易對上,柳希玫歪頭,「你想說什麼?」

宋澤易雙手抱拳,發出咯吱的聲音,裝出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我跟你說了不要說昨天的事,你是想死嗎?」

本以為柳希玫會被他這架勢嚇到,誰知她很鎮定地看着自己,眼中似乎還帶着一絲不解。

宋澤易不禁鬱悶。

大姐,你這樣顯得我很呆好嗎?

柳希玫是在想他的「腳傷」畢竟是她的錯,沒必要連媽媽都瞞過去。

「叮咚~」

外面進來了幾個上班族。

宋澤易頓時收斂起來,離柳希玫遠了些。

柳希玫看到他的動作,不由得挑眉。

待他們出了電梯,柳希玫緩緩說道「我不說就是了。」

宋澤易偏頭看了眼柳希玫,捕捉到她臉上掠過的淡漠。

他望着她的瘦削背影,腦中忽然閃過一個畫面。

很快,他就不再胡思亂想。

兩人一路無言。

進了學校,廣場**是一塊大的花壇,他們隔着花壇,各走各的。

花壇兩邊可謂是兩幅景象,柳希玫走在右邊。

周圍的同學看到柳希玫,大多數同學都往右邊走去,頻繁朝她望去。

柳希玫扎着高馬尾,上身藕粉色的T恤,下面穿着淺粉色褶皺抽繩半身裙。

身上背着黑色書包,顯得她既俏皮又帶些穩重,雙腿暴露在空氣中,細長白嫩。

宋澤易在進入校門口前將校服的衣領立起,右手挎着書包,踉踉蹌蹌地走在左邊。

同學見他在左邊,紛紛走往右邊。

只有少數不得不往這邊走的同學跟在宋澤易後面,離他幾米遠。

……

高一六班,早讀課結束。

「啊——」隨之而來的是飯盒落地的聲音。

班上同學紛紛向外望去,柳希玫亦轉頭看向外面。

只見外面聚集一群男生,為首的一個男生揪住滿臉是痘的男生,「老大給你出氣,你就這麼報答他的啊!」

「祺哥,我……我也是怕惹麻煩,真不是我故意送的。」

「要不是因為你,昨天的籃球比賽那傢伙能贏?」

班上不知情的同學問道「外面的人是誰啊?怎麼這麼囂張。」

「宋澤易的小弟,能不囂張嗎?」

「宋澤易他們經常欺負同學的,你可得小心啊。」

「真是搞不懂宋澤易這種差生怎麼還沒被開除!」

「他怎麼考進一中的啊。」

「人家有背景,你有嗎?」

聽着周圍人對宋澤易的評價,柳希玫眼皮跳了跳,他的風評這麼差嗎?她正想着,外面響起一道聲音。

「你們別在這裡打架,趕緊回自己班上!」這時又來了一個男生,長得眉清目秀。他一路撥開人群,神情嚴肅。

「是吳揚學長,咱們的學生會主席。」

林子祺鬆開手,轉頭看向吳揚,眼神充滿不屑,「你省省吧,不怕老大揍你?」

說到「老大」,吳揚嚴肅的臉上露出一絲難堪。此刻周圍的同學都看着他,他有些舉步維艱。

「欺負同學違反校規第七十二條,威脅同學違反校規第五十三條。」柳希玫已經起身走到教室門口,面色淡然地看向林子祺。

林子祺不認識柳希玫,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吳揚,「你們是一夥的?」

「準備接受處分吧。」柳希玫根本沒理他這句話。

被柳希玫這麼一攪和,周圍的人都有些出乎意料。

大多數同學知道她是個不太愛說話的人,沒想到在這一刻,居然會幫忙說話。

林子祺是單純有些懵,頭一回看到有人把校規記得那麼牢,而且柳希玫身上有種無形的氣勢壓着他。

他環視周圍越來越多的人,不想鬧太大,「嘖,多管閑事!」

說完帶着兄弟們離開了。

這場鬧劇終於結束,周圍人漸漸散去。

六班的同學對柳希玫刮目相看,圍在她身邊道「你剛才好勇敢啊。要是我,肯定會被他嚇死的。」

「謝謝。」滿臉是痘的男生被人扶起來後,朝柳希玫憨笑道。

柳希玫搖搖頭表示沒什麼。

吳揚走到她跟前,淺笑道「柳希玫同學,謝謝你。」

柳希玫頓了頓「你認識我?」

「中考市狀元,誰不認識?」吳揚說得很自然。

《擇玫而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