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千金寵妃
重生之千金寵妃 連載中

重生之千金寵妃

來源:google 作者:暗影寒冰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呂曼易 陸泰鴻

相府千金呂曼易是個奇女子在家她不希望加入宅斗,入宮了卻更不可能再願意加入宮斗,所有的女人都為了邪王和葉楓王爭風吃醋、勾心鬥角的時候,她只敢偷偷的想着這倆人以後都變成太監,看這些女人還怎麼爭風吃醋、勾心鬥角的,哈哈!卻未曾想,一道聖旨把她賜婚給了其中一個王爺,逃婚當天又招惹了另一個王爺,被強取豪奪回了王府,她就開始了自己悲催的一生……哎!這不是女主才有的待遇嗎!她只是一個路過打醬油的好嗎!夜楓王:「本王要將這太平盛世送與你眼前,從此世間不再有戰亂疾苦,嗚嗚,王爺太懂我了」呂曼易:王爺,篡位需謹慎!皇帝小外甥:什麼是篡位?他就是西越國的夜楓王,一位憂國憂民的好王爺,從此被人誤會成了千古罪人,他是不是好像娶了一個假王妃……展開

《重生之千金寵妃》章節試讀: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左丞相呂冥河之女呂曼易嫻熟大方、溫良敦厚、品貌出眾,太后與朕躬聞之甚悅,今賜婚予豫王龍清離為側妃,擇日成婚,欽此!」

呂曼易恢復意識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跪在冰冷的地板上。而她面前站着一位穿着宮廷服飾的白鬍子老頭兒,扯着公鴨嗓子在她頭頂宣讀着什麼。

皇帝?王爺?賜婚?側妃?

發生了什麼事嗎?

黑大理石鋪成的地板透出一陣冰寒之意,從膝蓋一直傳到四肢百骸,讓她慢慢蘇醒過來。

呂曼易渾渾噩噩的抬起腦袋,下一刻所看到的景緻讓她呆住了。

入眼的是精緻大氣的琺琅花瓶擺在角落裡,還插着幾根長長的珍貴的白孔雀羽毛,磨光的大理石地面一塵不染,牆上掛着一幅大家的山水名畫,頗有些意境。都透着古典雅緻的味道。

這裡是丞相府的正廳?腦里有一個含糊的聲音是這樣告訴她的。但呂曼易依舊困惑為什麼自己會跪在這裡?明明在昏倒之前我是在……

剛一及觸及腦袋深處的回憶,,她的腦袋便開始隱隱作痛,好像少了些記憶里的東西一樣,讓她茫然所措。

為什麼除了自己的名字,她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呂曼易盯着面前那雙銀絲繡花黑靴子愣了半晌,才恍惚的抬起頭,看向面前這個剛才被她忽視的紅唇白臉的白鬍子老頭。

他正翹着蘭花指拿着明黃色的布帛,剛才他宣讀的就是上面的內容。

「呂二小姐,請接旨。」

宣讀完成,白鬍子老頭兒將那張明黃色的布帛捲起,尖聲尖氣的說道「可是如今呂曼易的腦袋暈乎乎的,白鬍子老頭兒說的話她都沒有聽見。

「呂二小姐,?」白鬍子老頭納悶的挑起眉,又抬高了聲音,但是呂曼易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白鬍子老頭頗為尷尬的清咳了一聲,卻不敢將內心的氣憤表現出來,只能用詢問的眼神看向跪在呂曼易身後的丞相呂冥河。

呂冥河會意,立即挪前幾步,小聲的提醒呂曼易「曼易,趕緊接旨吧。」

「接旨?」呂曼易下意識的回憶了一句。

「對啊,趕緊接旨吧。你不是一直期望嫁給豫王嗎?」呂冥河笑容慈愛地催促道「接了聖旨後,你就是豫王妃了。」

呂曼易並沒有意識到呂冥河在說些什麼,只是聽到他一直在催促她去接什麼東西,因此就伸出了手。

然而她的手連聖旨的邊緣都沒觸碰到,忽然——

碰!

一陣凌冽殺氣的勁風掃過,原本還站在她面前白鬍子老頭兒突然飛了出去,直接穿過屏風。一聲轟鳴之後,屏風被撞出一個窟窿,白鬍子老頭兒墜地的地方揚起一陣灰塵,

「蘇公公!」呂冥河震驚出聲。

轟鳴過後,屏風的窟窿後卻是一片死寂,看樣子那位蘇公公已經昏了過去。

呂曼易遲緩的驚醒過來,但她還未做出反應,呂冥河已從地上一躍而起,往大廳的進口方向怒喝道「豫王,你這是什麼意思?」

豫王?

順着呂冥河的視線看去,只見一個身材挺拔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他俊美絕倫,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稜有角的臉俊美異常,但眼裡不經意流露出的精光讓人不敢小看,氣場更是狂妄。更令人憤恨的是,他對呂冥河的怒容視而不見,譏諷的聲音里透出涼意「就是你看見的意思。」

呂冥河厲聲訓斥「這可是皇帝下的聖旨,龍清離,你這樣做是對皇上的大不敬!」

「皇上?那算得上什麼?」

沒等龍清離說完,一個帶着幾分猖狂的聲音忽然從門外傳來,跟着一個清秀絕俗的女子踩着緩慢的步調出現在門前。

她身着月白色與淡粉紅交雜的委地錦緞長裙,裙擺與袖口銀絲滾邊,袖口繁細有着淡黃色花紋,淺粉色紗衣披風披在肩上。但是她渾身散發著劍氣凜然的寒氣,讓人只可遠觀而不可觸碰。

並肩站在龍清離身側,白衣女子傲慢地抬起下巴,臉上亦是一派傲嬌之色。她用無可置疑的語氣說道「窺覬本王妃的男人,不要說是皇上,就算是天皇老子,也得死!」

「你!」呂冥河氣得臉色通紅,指着女子的手不由自主地哆嗦起來,「許時顏,這裡是丞相府,容不得你在這裡撒潑!」

「撒潑?」不,聽說皇上為王爺納了一位美貌如花的側妃,我只是來探望我的『好妹妹』而已。」豫王妃許時顏嘴6角一勾,不屑的笑容揚起。

龍清離一把將她摟在懷裡,用嫌惡的目光掃了跪在地上的呂曼易一眼,聲音冰涼的說道「這種看着就反胃的女人,就算是倒貼,本王也不會要她!」

呂冥河臉都黑了「豫王你——曼易可是皇上賜婚的,豫王你休得無禮!」

「皇上?那又奈何?別總是用那個木偶皇帝來壓本王!」

呂冥河陰森着臉,聲音透着一股危險的氣息「豫王,你這是打定主意跟我們丞相府作對咯?」

輕蔑的冷笑從龍清離的嘴裏湧出「丞相府?哼,丞相府在本王的眼中不值一提。」

呂冥河的臉色更加陰森「豫王,本相問你,你當真要抗旨?」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

皇上下令,不論你怎麼想,你都得娶!」

聽了呂冥河的話,許時候忍不住冷笑出聲「呂丞相還真是護女心切。難道丞相認為,你的女兒嫁不出去,所以才這麼急切的想要將她嫁出去?恰好本王妃聽聞最近李御史有續弦的想法,既然呂二小姐這麼缺男人,那麼就由本王妃做主,讓李御史迎娶呂二小姐為繼室怎樣?」

呂冥河正要發火,突然許時顏上前向呂曼易抓去,不由大驚失色「曼易,小心!」

呂曼易被這聲音驚醒,條件反射般配抓起旁邊的椅子去阻擋許時顏,卻不想心裏焦急,腳下一滑,一個磕絆,栽倒在地。手一松,椅子便從她手中摔了出去。

「不!」緊接着是許時顏驚慌的聲音。

呂曼易抬頭的瞬間,正巧看見那張椅子從許時顏頭頂飛過,徑直砸向了龍清離。正專心於看戲的龍清離躲閃不及,就這樣被砸個正着!

豫王龍清離,這個比女人還要漂亮的男人——她的唇角還勾着未來得及收起的邪肆魅惑的笑容,如今卻像一朵嬌嫩的小白花一樣倒向地面,昏了過去。

「呂曼易!」愣怔過後,許時顏的黑瞳染上了濃濃的憤懣之色,不容置疑拔出了森然如雪的長劍,疾速如風的砍向呂曼易!」

丞相府的侍衛見許時顏動武,即刻從四面八方出現,擺出陣型將她擋了下來。

「王妃,快來看看王爺。」

一聲焦急的呼喊打斷了許時顏,就在她跑神的剎那,一個侍衛身形微動,直接躍到她的面前,出其不備劈手打掉她手上的劍。

許時顏被狠勁的強力逼得後退好幾步,看着自己隱隱作痛的手腕,隨即對侍衛們怒目而視。

「王妃!」

龍清離手下焦急的聲音再次在她耳邊響起,許時顏回頭望了他一眼,一咬牙,凌冽的眼神掃向那群緊緊將她包圍的侍衛「讓開!」

手握着長劍的侍衛戒備地看着她,還是遲疑地讓出一條路。

於是一群人就這樣不宣而敗,抬着不省人事的龍清離狼狽地離開了丞相府。

這完全就是一場笑話啊!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重生之千金寵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