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逐鹿驚悚,從談個蝙蝠女友開始
逐鹿驚悚,從談個蝙蝠女友開始 連載中

逐鹿驚悚,從談個蝙蝠女友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一隻渡渡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祈晚 陳琦

陳琦突然覺得很難受,明明自己在驚悚世界也是個數一數二的狠角色這麼一個能『止鬼兒夜啼』的存在,卻連自己的婚姻大事都做不了主!而現在,他的好父親又追了上來「兒子,別跑!都說爸爸已經幫你相好兒媳婦了,你倆就直接完婚吧!」陳琦欲哭無淚,撒腿就跑「爸,道理我都懂,可…可她是只蝙蝠啊!」展開

《逐鹿驚悚,從談個蝙蝠女友開始》章節試讀:

「請你…救救…我…」

「你到底是誰?」

「請…救救…請…」

「喂!」

「滴零-滴零-滴零零…」

一陣急促的鬧鈴聲響起,陳琦睜開雙眼,甩了下還有些發矇的腦袋。

「又是這條路,又是這個聲音,這到底是…」

陳琦已經數不清這場景在他夢裡出現的次數了。

從兩年前直到今天,他每個晚上都會夢到這個場景

一條沒有盡頭的小路,周邊充斥着讓人感到窒息的黑暗。

意識在清醒和渾渾噩噩之間不停轉換,身子也不受控制地一小步一小步往前蹣跚着。

耳邊不斷迴響着「請你救救我」這一句話,雖然自己在清醒的短暫剎那有過大聲喝問,但聲音的主人並沒有回復自己。

陳琦輕吐一口氣,掀開被子站起身來。

雖然事情有些怪異,但並沒有影響到他現實的生活。

而且去過專業的醫院也沒有明確的診斷結果,索性也就不去管它了。

「砰!」

忽然一聲轟響傳來,房間的門重重倒下,一個身影出現在門口。

「喲!早上好,兒子!今天又是充滿活力的一天啊!哈哈哈哈,今天爸爸的『父愛之踢』也是格外充滿力量呢,看招!拓!」

陳琦滿臉黑線,側身一扭躲過了所謂的『父愛飛踢』,隨即用肩膀朝來人狠狠地撞去。

來人一個不穩,踉蹌幾步趴倒在地上。

「嘶,真是優秀的反應和漂亮的反擊能力,不愧是我的兒子,我已經沒什麼可以教你的了。」

陳天桐哼唧了兩聲,一個翻身彈起,咧着嘴朝陳琦豎起了大拇指。

「是是,趕緊下樓吃早飯了。」陳琦一臉無奈地扶起戰痕累累的門,將其靠在牆上。

「啊,叛逆期將你變得如此冷漠了,我的兒子,你甚至不願意過來扶爸爸一把。」

「閉嘴…下樓吃飯。」

……

餐桌上,陳琦有一口沒一口地吃着麵條,有點心不在焉。

「怎麼了兒子,看起來很沒有精神啊。」

陳天桐遞上一杯熱水,說道。

「沒什麼,只是…」

「是在擔心期末考試的事情吧,哼哼,別擔心兒子,男子漢陳天桐,可不是會對考試成績斤斤計較的小心眼男人。」

「不是因為考試…」

陳天桐站起身來,朝着桌子就是握拳一砸。

「考試算什麼,成績算什麼,都是狗屁!像你這個年紀,就應該提起勁來,多做些像戀愛那種對雙親難以啟齒的事情才對!」

「都說了不是…」

「叮咚…」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了門鈴聲。

「應該是韶華來叫我了,不說了老爸,時間到了我先走了。」

陳琦急匆匆地將麵條圖圇吞下,起身打了招呼就出門了。

陳天桐看着陳琦離去的背影,默默坐下點了根煙,嘆了口氣。

「啊,是在想獄幕的事情吧,確實時間應該也差不多了…」

----------✂----------

「哦,你是在想獄幕的事情啊。」

寧韶華拍了拍陳琦肩膀,安慰道「別太擔心,既然到了強制進入獄幕的年紀,這是躲不掉的。」

陳琦打了個哈欠,有點無奈。

「怎麼可能不擔心,那是驚悚世界,可是會死人的。」

驚悚世界,又被稱之為「獄幕」,但關於它的本質和存在時間卻無從考究。

獄幕代表着恐懼和死亡,那個世界由鬼怪統治,人類進入驚悚世界就等同於羊入狼窟,九死一生。

但危險和機遇並存,完成副本遊戲並活下來的人會獲得不菲的獎勵,大部分獎勵都能在現世換取財富,甚至是地位。

如果你已經成年,那麼就有可能在每周的星期一會被隨機送入獄幕。

當然除了每周一的隨機抽取,還能通過任務獎勵、副本結算以及交易行三種途徑獲取死亡秘鑰。

死亡秘鑰是打開獄幕的鑰匙。

「我倒是過膩了這種平淡的生活,想去獄幕闖一闖。你想啊,只要過了新手副本,我們就有概率覺醒類鬼。這可是超人般的力量,不覺得很酷嗎。」

寧韶華越說越起勁,有些手舞足蹈。

「類鬼啊,要是能覺醒個元素型的,操控個風火雷電,太帥了。還有擬態型和…」

「是的太帥了,你可別再說了,再不走快點我們都要遲到了。」

陳琦打斷了寧韶華的話,不滿地提醒道。

寧韶華一拍額頭,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頓時有點慌亂。

「今天第一堂就是我表姨的課,要是遲到就玩完了。抄小路吧,距離近些。」

沒等陳琦反應,寧韶華就拽起他的袖子往另一頭的小路跑去。

兩人一路狂奔,到達出口時卻發現有一伙人堵住了去路。

「臭小子,可算堵到你了,敢不還錢,老子打死你。」

幾聲喝罵聲和嗚咽聲傳來,陳琦循着聲音看去,只見眾人中間蹲着一個抱頭髮抖的人,身上衣服被踩得有些髒亂,但隱約能看出是自己學校的服裝。

陳琦皺了皺眉頭,剛邁出腳準備過去,旁邊的寧韶華卻一把拉住了他。

「別惹麻煩,這幫人是15高的混混,聽說跟黑道甚至還有些交集。」

被打的人此時也注意到了陳琦二人,慌忙爬起身來大聲呼救「朋友,救救我,快報警。」

一個類似混混頭子的黃毛一腳把他踹翻在地,呸了一口。

接着便抄起旁邊的棍子,轉過身來朝陳琦兩人喝罵道「這裡沒你們的事,趕緊給老子滾蛋!」

寧韶華此時也看清了被打人的樣子,突然一臉嫌惡地低聲罵了幾句,拉着陳琦就走。

「這個人我知道,三班的屠覆,品行卑劣心胸狹窄。走,別理這些狗咬狗的破事。」

屠覆看着陳琦二人離開,一時間有些慌亂,又大聲呼喊了兩句,卻被旁邊的混混一巴掌扇倒。

混賬東西,為什麼不救我。

他眼裡閃過一絲猙獰,突然伸手抓住黃毛的褲腳,惡狠狠地說道。

「別讓他們走!抓住他們,他們身上有很多錢,我認識其中一個,是個富家公子。」

黃毛眼睛一亮,連忙吩咐手下攔住陳琦二人的去路。

「這是什麼意思?」

陳琦看着圍上來的眾人,有些不善地問道。

黃毛吹了個口哨,嘿嘿一笑「聽那小子說,你們身上錢可不少啊,怎麼樣,借點給哥幾個花花?」

陳琦看向躲在黃毛身後的屠覆,面露鄙夷「你可真是玩得好一手禍水東引。」

屠覆被陳琦說的話刺了一下,頓時臉有點漲紅。他沒有理會陳琦,咬咬牙指向寧韶華,說道。

「就是他,富家公子,有錢得很。」

「知道我是富家公子還敢這麼玩,你們不怕報復嗎。」

寧韶華輕笑一聲,同時不着痕迹地往後小挪了兩步「還學人家搶劫?你可得先把你媽藏好了。」

「什麼意思?」黃毛止住腳步,皺眉思索。

旁邊混混提醒道「大哥,他下一句話可能要說我測你的碼。」

「草,還敢罵人?」

黃毛氣急,指揮小弟圍堵上去。

寧韶華沒有作聲,一個甩踢將腳邊的沙子朝眾混混臉上踢去。

陳琦順勢一個箭步向前,離最近的一個混混就是一頓拳腳招呼。

另外幾個反應快的混混也嗷嗷叫着朝陳琦兩人撲了過來。

場面頓時變得混亂起來。

……

……

「小心!」

正跟眾人扭打在一起的陳琦忽然聽到背後寧韶華的大喊聲。

側身一看,屠覆趁着混亂已經悄摸到陳琦身後,手裡攥着的長棍就要朝陳琦頭上甩去。

「壞了。」

陳琦心裏一咯噔,正欲躲避,突然異象發生。

就這一剎那,屠覆整個人像卡彈了一樣停止不動,手中長棍掉落,臉色也變得異常慘白。

他猛咽了下口水,顫抖着把視線朝腳下看去。

一隻遍布着奇怪血色紋路的慘白的手,從地面伸出,此刻正死死地抓着他的腳腕。

「是…是獄…」

沒等屠覆話說完,地面傳出鏡子碎裂般的陣陣響聲,隨即形成了一扇門的形狀。

門打開的一瞬間無數只血手伸出,爭相拖拽着慘叫不斷的屠覆進入門內。

「是獄幕!」

有先反應過來的人驚恐地喊道。

「快跑!」

「咔嚓…咔嚓…咔嚓…」

地面破碎的聲音不斷傳來,幾乎在場的每個人腳下都出現了鬼手。

「韶華!」

陳琦第一時間看向自己的夥伴,映入視線的只有寧韶華嘴角的一抹無奈。

寧韶華的腳下,也出現了一隻鬼手。

「咔…嚓…」

沒等他有什麼動作,又是一聲傳來。

令人窒息的恐懼和冷意從腳底向全身蔓延開來,陳琦低頭看去,不禁慘然一笑。

此刻,獄幕降臨。

《逐鹿驚悚,從談個蝙蝠女友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