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總裁,夫人攜多個馬甲為你護航!
總裁,夫人攜多個馬甲為你護航! 連載中

總裁,夫人攜多個馬甲為你護航!

來源:google 作者:白苓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傅琛 其他小說 白苓

【changdu】第10章「是,這件事就不麻煩傅少了,白苓上學我會繼續想辦法」季易安也認同孫予柔的話傅琛和白苓畢竟只是訂婚,不好為這麼點小事麻煩傅家季家的近況是一日不如一日,若孩子上學還得依靠傅家,傳出去...展開

《總裁,夫人攜多個馬甲為你護航!》章節試讀:


第11章

江時越一開口神色就變了,快速的看了眼白苓,見她還睡着,這才鬆了口氣。

不過聲音明顯小了很多,「不是在A局下單了么?那邊怎麼說?」

「拒絕了。」傅琛的靠着椅背,他此刻的狀態很差,彷彿隨時就要昏過去。

江時越擰了擰眉,凝重的說,「你出價十億,K都不接單么?」

他沉思片刻,「要不就加價,無論如何,請來鬼面給你治病最重要,十億不夠,就二十億,若對方還是不接,就讓他出價,哪怕是傾家蕩產,我也把這錢給你湊齊了。」

「江少,不是錢的問題。」邢宇看了江時越一眼,神色嚴肅,「A局回復我的時候,只說K拒絕接單,以A局的作風,若是為了錢,他會直接告訴我。」

「這可就難辦了。」江時越揉着太陽穴,有些煩躁。

若要錢,他還真沒什麼可擔心的。

傅琛的私人資產至少上了千億。

就算傅琛的錢不夠,還有他們這些兄弟,他就不相信,K的胃口能大到吃下幾千個億。

僅僅是查個聯繫方式,A局也不可能同意K這麼做。

畢竟A局開辦到現在,還從沒有人花兩億以上買過情報。

倒是有人花天價請過鬼面治病。

可對方不是為了錢……

還真是棘手。

「先回去。」傅琛瞥了眼身旁安靜睡覺的白苓,淡淡的開口。

江時越想說什麼,最後還是沒說。

畢竟有白苓在,這丫頭雖然是鄉下來的,不太懂這些事,可總得以防萬一。

車子停在名苑時,白苓就拿開了遮擋着臉上的鴨舌帽,戴在了頭上。

她一轉頭,愣了一下,隨後勾唇一笑。

外界傳聞傅少因為一場大病毀容,眼下看着,傳聞不能當真。

此刻的傅琛,輪廓分明,高挑的鼻樑,狹長的眸子,眸光深邃,薄唇冰涼,他的五官完美的不可挑剔。

「醒了?」傅琛見白苓醒了,溫和的問道。

白苓恩了一聲,打開車門,不平不淡的回了一句,「挺帥的。」

傅琛,「……」

她確定在誇他帥?

剛剛他明顯看到小姑娘眼裡的戲謔,很顯然,他的顏值並不足以讓她驚艷。

「我靠!」江時越驚呼了一聲,「白苓,厲害啊,看了傅爺的臉居然還能這麼淡定的,你是第一個。」

江時越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奇大陸一樣,圍着白苓興奮的嚷嚷。

白苓瞥了他一眼,眉眼顯而易見的嫌棄,「吵。」

「我……」江時越僵在原地,瞪着一雙眼,好半響說不出話。

他居然被人給嫌棄了!

傅琛面無表情的給了江時越一個眼神,「你的確很吵。」

「我特么……」江時越風中凌亂了。

他看着邢宇,一臉不甘的問,「我很吵么?」

邢宇很不給面子的點了點頭,「是。」

江時越臉色鐵青,很想揍人。

可又不揍不了。

傅琛不敢揍。

邢宇揍不過。

白苓……

倒是揍的過,只是成了傅琛的未婚妻,就不那麼敢了。

傅琛領着白苓進了門。

一進門,傅琛就脫了他的外套,連同裏面的高領T一起脫了。

他脫下衣服,白苓就盯着他的身體看,那雙清冷的眸子緊緊眯着,神色冰冷。

江時越和邢宇就站在白苓旁邊,觀察她的表情。

可都被她的表情給弄懵了。

她居然沒有反應?

怎麼可能?

她不害怕嗎?

一般女孩看到傅琛的身體,恐怕會嚇的暈死過去吧。

別說一般女孩,就是江時越和邢宇一開始都被嚇到了。

傅琛穿衣服的同時,也在盯着白苓看,對她的反應也很意外,「怕么?」

聞言,白苓抬眸,跟傅琛對視良久,收回目光,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痞痞的笑,「身材挺好。」

怕?

這世上還沒有什麼東西能讓她害怕的。

她盯着傅琛看,只是在研究他身上的瘤子。

下半身白苓不知道,但上半身,密密麻麻,全部長滿了瘤子,有的已經開始流膿了,很噁心。

整個上半身,沒一處是好的。

也虧了傅琛的心理素質好,若是其他人,早就被這滿身瘤子給嚇死了。

傅琛,「……」

江時越和邢宇,「……」

江時越嚴重懷疑白苓的智商是不是有問題。

這幅鬼樣子,特么叫身材好?

她怕是對身材好這三個字有什麼誤解吧?

傅琛僵硬了片刻後,微微一笑,「房間我讓人打掃了,你先休息一會,等會帶你去周邊走走。」

「行。」

白苓是第一次來歷城,的確對歷城不是很熟悉,應該了解一下,畢竟今後有很長一段時間要待在這裡。

上樓的時候,邢宇要幫白苓拿行李箱,白苓沒讓拿。

她走到樓梯口,忽然頓住腳步,回頭看傅琛,「你最多還有兩個月可活,我給你的藥丸吃了吧。」

說完,白苓頭也不回的上樓了。

下車時,白苓故意拉了傅琛一把,其實是想替他把脈。

後來看了傅琛的身體,就明白了。

他不是生病,是中毒。

而他的毒,除了鬼面,無人能解。

樓下的三個人,聽了白苓的話,全部僵在原地。

傅琛盯着白苓的背影,眸子眯着,渾身散發著危險的氣勢。

「傅爺,我發誓,你還有兩個月的消息不是我們放出去的。」邢宇回過神,渾身都在冒冷汗。

江時越也急忙道,「也不是我。」

外界傳聞傅爺還有兩年可活,其實不是,他只剩兩個月的時間。

傅爺的身份,不僅僅是傅家大少爺,他關係到很多人的命運,他一死,所有跟他有關的人都會遭到瘋狂報復。

所以傅琛讓他們放出他還有兩年的時間的消息,就是為了在最後的兩個月里,把所有事情安排好。

可白苓怎麼知道的?

原本嫁給傅琛的應該是季馨,卻偏偏是白苓嫁過來,她有什麼目的?

江時越想着,眸子里泛出一道冷光。

任何想對傅琛不利的人,他都不會放過。

哪怕是個孩子。

傅琛收回視線,從兜里拿出白苓給他的藥丸,良久後,薄唇微啟,「邢宇,倒水。」

他的嗓音有些乾澀,修長的手指緊緊捏着那顆藥丸。

邢宇一聽,臉色大變,「傅爺,這不能吃!白苓的身份有問題,不能相信她。」

江時越也擰眉道,「這丫頭太詭異了,還是查清楚再說。」

「倒水。」傅琛冷着臉,面無表情的又說了一遍。

「傅爺……」邢宇還想勸兩句,傅琛一個眼神過去,他頓時就噤聲,乖乖的去倒了水過來。

傅琛沒有停頓,一口喝了藥丸。

藥丸剛下肚,傅琛渾身像火一般再燒灼,汗水頃刻間就浸透了他的衣裳。

他一抬手,扯掉衣服。

江時越急的不行,剛想打電話叫人過來,一看傅琛的身體,頓時瞪大了眼,「傅爺,你的身體……」


《總裁,夫人攜多個馬甲為你護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