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綜穿:拯救意難平
綜穿:拯救意難平 連載中

綜穿:拯救意難平

來源:google 作者:江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笉 洛瑾 現代言情

【綜影視綜名著】暫定世界:美人心計,歡樂頌,仙劍奇俠傳3,哈利波特,漫威系列,偽裝者,延禧攻略,如懿傳,甄嬛傳(書版劇版都會寫),鎮魂,盜墓筆記(原著,非劇版),步步驚心……1.沒有融合世界,都是獨立的,有可能同一個作品會寫兩次2.會偏心自己喜歡的角色3.因為綜影視的小說有很多,肯定會有情節類似之處,如果發現雷同的地方,請務必評論區告知我,我會進行修改~作者有話說:看過很多書和影視劇,總會有意難平之處,每個都寫一部完整的同人實在太累了(對,我就是懶),那就把所有短篇集合在一起,於是這篇文就出來啦~展開

《綜穿:拯救意難平》章節試讀:

洛瑾和儀欣的課程在三日後開始,足夠洛瑾安排一些事情。

這三天里,洛瑾避着人,用空間的丸藥調養身體,配合著李大夫開的葯膳,洛瑾現在氣色甚好。

她也去給阿瑪富察·穆和請了安,拜訪了哥哥富察·奕慎,把原主的記憶和自己所見所得結合起來,在心裏給府中重要人物都做了人物分析。

阿瑪富察·穆和,疼愛女兒,重視長子,但家族利益至上,對振興自己這一支有強烈的野望。

額娘伊爾根覺羅氏,典型的封建主母,管家能力卓越,治下嚴明,對每個孩子都很重視。雖然富察·穆和有侍妾,但府里沒有庶出子女,足以見得伊爾根覺羅氏的不一般。

大哥富察·奕慎,被寄予厚望,但在戶部做事並不開心,心裏應該有其他想法,對弟妹關愛有加。

二哥富察·奕謙,還未曾見過面,印象里是個喜好讀書的文人。

妹妹富察·儀欣,天真活潑,還沒有日後嬌縱無知的性子,最喜歡的是綾羅綢緞、胭脂首飾。

洛瑾這些天一直在思考傀儡術應該用在誰身上。一次性傀儡術只能控制一個人,傀儡的一切行為都正常,只是在自己的觀點和主人不匹配時,主人的想法優先級更高,而傀儡本人是不會發現有人在操控自己。

聽上去很不錯,但這個傀儡術不能用在有大氣運的人或劇情主要人物身上,比如雍正、皇后、華妃、甄嬛等。而用在貼身宮女和宮中太醫身上又有些浪費,畢竟想要一個人的忠誠有很多種辦法。

洛瑾仔細琢磨過後,決定把傀儡術用在富察·穆和身上,不是她不孝順,而是深宮似海,她必須保證富察家和她是一條心。

姊妹倆學習禮儀的前一天晚上,富察·奕謙從族學回來,難得一家人齊聚,伊爾根覺羅氏在花廳辦了家宴。洛瑾在家宴快結束的時候,瞄準富察·穆和發動了傀儡術,須臾,洛瑾識海的一角能完整感知到富察·穆和的情緒和想法。

洛瑾打算現在就試一下效果,她在識海里向富察·穆和傳遞了一個暗示「帶富察·奕慎去書房敘話。」

只見富察·穆和身形一頓,腦海里划過一個念頭,於是他開口讓大兒子隨他去書房夜談。

待洛瑾回到小院,父子倆的夜談才剛剛開始。洛瑾乾脆坐下來,跟吳嬤嬤說要一個人賞月,接着專心留意父子倆的談話。在談話過程中,洛瑾漸漸熟悉了傀儡術的操控方法,她借穆和的口,拋出最後一個問題「奕慎,你今後到底想做什麼呢?」

富察·奕慎似是有些難以啟齒,但也許是今晚自家阿瑪醉酒後過於和藹的態度(其實是洛瑾的功勞),讓他敞開心扉「阿瑪,兒子想從軍。」

洛瑾和富察·穆和都沉默了,現下軍中勢力混亂,主力派系有十四貝勒、年羹堯和隆科多,還夾雜着原直郡王一系的人,富察家雖有些人脈,也只夠明哲保身。

但洛瑾知道,軍中是個機遇。

未來雍正會忌憚年羹堯功高震主,卻又礙於准格爾和西南邊境的叛亂,不得不忍着年羹堯,並做出君臣相協的模樣。

誰讓自家親弟老十四和親哥打小就不對盤,長大後還跟在雍正的死對頭胤禩後面鞍前馬後,讓雍正不敢放心把軍隊交給他。

更別提還有一個和太后私通的隆科多(是劇里這麼寫的,不是我有意篡改歷史啊!)讓雍正恨得牙痒痒,一杯毒酒送走了他。

所以如果奕慎能在軍中嶄露頭角,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洛瑾想清楚利弊後不再猶豫,直接傳達同意奕慎從軍的念頭。

在奕慎看來,阿瑪今晚好說話得過分,不僅溫聲和自己談心,還支持自己進入軍中,並打算聯繫富察家在軍中的人脈支持自己。等他躺在床上的時候還有些飄飄然,就怕這一切都是一場夢。

不提奕慎的欣喜,洛瑾在富察·穆和的識海里翻到了他對各位皇子的評價,評價最高的是年輕時的廢太子,其次則是現在的雍親王胤禛,但出於謹慎,富察·穆和沒有投誠,誰也猜不透康熙老爺子的心思如何變化。

洛瑾打算讓自家提前搭上雍正,於是給阿瑪下了「投誠雍親王」的暗示,具體做法不用洛瑾說,只要這個觀念存在,富察·穆和自會去執行。

同時,洛瑾還找到了富察·穆和對兩個女兒的打算,這時候的富察·穆和也不確定康熙還能活多久,但自家女兒要選秀是肯定的,能進新帝的後宮最好,不行也要當個宗室福晉側福晉,這也是大多富察家女兒的前路。

洛瑾直接抹去穆和對儀欣的期盼,就讓儀欣快樂地長大吧,什麼家族榮辱,還是洛瑾一人承擔即可,這也是原主的心愿。

第二天起,洛瑾和儀欣開始了漫漫學習之路。雖然是一樣的年紀,但洛瑾的課業總比儀欣要重些,嬤嬤們對洛瑾的要求也會更高,這完全是因為穆和對伊爾根覺羅氏表達了自己看重大女兒的心思,希望能好好栽培大女兒。

洛瑾對外人看上去高強度的學習還算適應,畢竟能穿越各個位面做任務的人都是佼佼者。她空下來的時候還會思考如何安排二哥富察·奕謙。

系統給她的預知能力,只能知道未來每年發生的大事件,洛瑾不能預知富察·奕謙後來如何了,在原主的記憶里富察·奕謙的痕迹也是最淺的,看來只能使用一次萬事皆知能力了。

「系統,我想知道富察·奕謙上輩子的生平。」洛瑾在心裏默念。

「好的宿主,已查詢到富察·奕謙的生平,現向您展示。」系統語音一停,洛瑾敏銳地察覺到自己識海里多了一段灰色的記憶。

她選擇查看記憶,屬於富察·奕謙視角的一生在洛瑾面前展開。

富察·奕謙,出生後沒有長子受重視,也沒有兩個妹妹受寵,作為夾在中間的老二,他覺得自己很是多餘。只好寄情於書本,漸漸養成了一個冷淡的性子,甚少回府。哪怕是原主去世的時候,他也不曾真心地難過一下。他希望能像納蘭容若一樣留下傳世名篇,又深刻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樣子的人,根本不可能寫出情感真摯的名篇。於是他在一日又一日的自我厭棄中折磨自己,儀欣入宮那年,他在書房懸樑自縊。

洛瑾看完覺得有些棘手,奕謙的冷淡性子已經形成了,要想解決他的問題就必須從根源着手,也就是父母的關愛。可是洛瑾拿不準奕謙是否會接受,有句話叫「遲來的深情比狗賤」,這麼說可能不恰當,但興許奕謙會嗤之以鼻,然後越來越封閉自己。

不過父母確實應該對每個孩子都一碗水端平,所以就算奕謙不接受,洛瑾也給穆和下了暗示,讓他和伊爾根覺羅氏多多關心自家二兒子。

效果立竿見影,穆和專門挑了一天沐休,帶着二兒子拜訪有名的學者和大儒,並給二兒子請了一位博學的先生回來。

富察·奕謙從未如此受過重視,一開始還有些無所適從,不知道該怎麼接受來自父母的關愛,隨着時間的推移,他逐步走出自我封閉的陰霾,時不時會從府外帶些有趣的玩意兒送給洛瑾和儀欣。

準備完後勤,洛瑾要開始培養輔助了。伊爾根覺羅氏得到富察·穆和的明示,知道大女兒未來是要進宮的,仔細挑了有家人在府上做事的兩個家生子放在洛瑾身邊,早些和洛瑾建立主僕間的默契。洛瑾給她們取名為竹心、蘭心。

伊爾根覺羅氏還拜託兩位嬤嬤給竹心蘭心講講宮女的規矩,兩位嬤嬤有了富察家幫着養老送終的承諾,自然是盡心儘力。

除了婢女必學的女紅和服侍人的活計,洛瑾還額外讓額娘給竹心蘭心加了課程,兩人都要認字,竹心學醫術,蘭心學武術。

春去秋來,時光飛逝,在洛瑾十六歲這年,雍正提前登基。(稍微改動了劇情,把康熙早三年寫沒了)

此時,富察·穆和是正二品的戶部尚書,深受雍正信賴。富察·奕慎雖只是軍中的四品武官,卻勢力頗豐、人脈甚廣,在富察家的幫助下隱隱能和年羹堯一派相抗衡。富察·奕謙如願寫了許多可以比肩納蘭容若的名篇,以才氣聞名於世,雍正給了他一等侍衛銜,可行走御前。

富察·馬齊站錯了隊,在族裡名望大減,富察·穆和逐漸成為主心骨。對於富察家來說,如今最重要的事情,是即將到來的選秀。這一輩適齡的秀女只有穆和家的雙胞胎,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皇帝必會留下其中一個,各房都想結個善緣,給兩姊妹送了好多禮。

這日,儀欣帶着禮物來找洛瑾,「姐姐,這是三叔母給的,裏面有串珠鏈很是別緻,我覺得最襯姐姐了。還有五嬸娘給的……」儀欣一進小院就說個不停,明明是一團孩子氣,而儀態卻挑不出半點錯處。

洛瑾靜靜聽儀欣說話,臉上帶着寵溺的笑容,兩姊妹一動一靜,比院子里盛開的薔薇還要美麗。

十六歲的洛瑾五官長開,纖穠合度,膚若凝脂,吹彈可破,櫻唇杏眼,眉目如畫。不施粉黛如上好的羊脂白玉,內斂溫婉;上妝後明艷動人,端是一朵人間富貴花。

儀欣的面容與記憶里的富察貴人開始重合,但兩者還是有差距,現在的儀欣依然保持純凈卻並非不知世故,是活潑而不是嬌縱,腹有詩書不再是草包美人。

距離選秀還有兩天,洛瑾暗示富察·穆和打聽甄嬛和沈眉庄是否會參加本次選秀,得來的結果是不會,倒是名單上有個意料之外的安陵容。

看來洛瑾這隻蝴蝶,帶來了不少連鎖效應。

《綜穿:拯救意難平》章節目錄: